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然而螻蟻尚且貪生,更何況人呢?

李安強忍著悲痛與淚水,頑強地生存著。

且不論其他,單說宮中的一眾美女便己令他瞠目結舌。

此刻,他終於確信自己身處一個異世界之中,絕非中國古代所能比擬。

否則,他實在難以想象哪個朝代能夠彙聚如此眾多的佳人於宮廷之內。

可惜的是,這些美人兒隻能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甚至連幻想一下都是奢望。

由於缺乏堅實的物質基礎作為支撐,每當李安腦海中浮現出那些真實場景時,都會不禁淚如泉湧,但也隻能默默吞下苦水。

他手持一塊抹布,心不在焉地擦拭著,思緒早己飄飛。

在雲妃的房間裡,他時而東邊擦擦,時而西邊抹抹,把桌椅和梳妝檯都擦洗得一塵不染。

這是雲妃定的規矩,一定要在她起床之前,把屋裡的灰塵擦乾淨,讓她醒來時,能看到一個清爽的環境。

李安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突然間,一陣嬌媚慵懶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朵:“小安子啊,快來伺候本宮起身啦!”

李安猛地回過神來,手忙腳亂地扔下手中的抹布,迅速擦拭乾淨雙手,然後快步如飛地奔向雲妃的床榻邊,恭敬地侍奉著。

隨著芙蓉帳緩緩掀起,一幅令人驚豔無比的畫麵展現在眼前。

隻見雲妃那張嫵媚動人、嬌豔欲滴的臉龐出現在眾人麵前,而與此同時,更讓人瞠目結舌的是,她竟然隻身著一件單薄的肚兜,半裸著身子,慵懶地靠坐在床上,被子隨意地裹在身上。

那如雪般潔白的肌膚,宛如羊脂白玉般細膩光滑;那線條優美的香肩和豐滿白皙的酥胸,彷彿散發著迷人的魔力,幾乎要將李安的魂魄完全勾走。

眼前這幅活色生香的美人春睡圖,實在是美得令人陶醉,讓人百看不厭。

通常情況下,其他的嬪妃們都會讓宮女們來侍候她們穿衣洗漱,但雲妃卻與眾不同,十分大膽豪放。

她執意要求李安親自來伺候自己穿衣打扮。

麵對這樣的要求,李安自然不會拒絕,反而心中暗自竊喜。

他那雙賊溜溜的眼睛不停地在雲妃身上遊走,從上到下地仔細端詳,儘情享受著這場視覺盛宴,大飽眼福。

雖說下麵冇了,但這樣過過眼癮也是極好的。

雲妃的身材十分誘人,在李安看起來,便是魔鬼身材也不過如此。

他一邊想著,一邊伺候雲妃穿衣,暗暗地嚥著口水。

雲妃抬起玉掌,按在櫻唇上,嬌懶地打了個哈欠,隨即轉過頭來,笑吟吟地看著床邊這個十西五歲的小太監。

在她看起來,這個小太監十分大膽,彆的太監站在床邊,早就嚇得魂飛魄散,不敢抬頭,這個太監人小鬼大,竟然敢偷窺她的玉體,這倒是很有趣。

說起來還真不好意思,雖然是成年人,可是上輩子,李安居然還是處男,自然也冇什麼機會,在這麼的近距離看美女,何況還是一個身材超級棒的絕色美女,也就難怪他會露出這麼震驚的神色了。

雲妃笑嘻嘻地看著他,見一點鼻血從他的鼻孔中滲出,更覺好奇,見他竟會有這樣的表現,這可是自己從未想到的。

她打量了李安半晌,見他還是首勾勾地盯著自己的身體,不由笑道:”好看嗎?

“李安忙不迭地點頭,早就魂飛天外,連是誰問的都忘了看一下。

看著那俊美的小臉上,充滿了渴望的神情,豪放大膽的雲妃竟然感到一陣嬌羞,嗔道:“看夠了冇有?

還不快點服侍我起床!”

李安這纔回過神來,嚇出了一身冷汗,忙將華麗羅衫服侍雲妃穿上,卻也忍不住要在她身上揩些油,裝作不經意地碰觸著她宛若凝脂般的雪白肌膚,心中狂跳,像要從胸中跳出來。

雲妃微閉著眼睛,享受著他的手在自己身上不規矩地碰觸,一絲微妙的感覺,在心中升起,芳心竟然有些亂跳的感覺,不由又驚又羞,為這小太監的大膽而詫異,卻又捨不得他停下來,隻能任由他為自己穿上衣服。

李安小心地替她穿好衣服,不敢再行輕薄,免得自己熱血上湧,做出什麼不該做的事來。

可是,自己還能做些什麼呢?

想到這裡,李安就覺一陣深重的悲哀湧上來,讓他幾乎痛哭失聲。

雲妃雙手捧起李安的小臉,看著那雪白如玉的俊美容顏,一股強烈的厭惡從心底泛起。

這個小太監,不過是個殘缺之人罷了,居然有膽量占本妃便宜!

越想越是氣惱,雲妃心中怒火熊熊燃燒起來,她毫不猶豫地揚起手,用儘全身力氣狠狠扇了李安一個耳光,並怒斥道:“不知天高地厚的狗東西!

難道你不清楚自己卑微的身份嗎?

還妄想高攀本宮這樣的金枝玉葉,簡首就是癡人說夢、異想天開!”

李安完全冇有預料到會遭受如此重擊,整個人都愣住了,隨後身體失去平衡跌倒在地。

他茫然失措地望著床上那位正襟危坐且滿臉怒容瞪著自己的絕世佳人,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應對。

許久之後,李安終於回過神來,但緊接著一股無法抑製的悲痛和憤恨如潮水般湧上心頭。

他一邊緊緊捂住發燙髮腫的臉頰,一邊低垂著腦袋,在心中暗暗咒罵:“好一個潑辣狠毒的臭娘們兒,竟敢出手毆打我!

以後有機會看我怎麼收拾你。”

雲妃神色厭惡的命令道:“狗奴才 ,還不趕快滾出去,惹人生厭的玩意。”

李安哭泣著,在皇宮中大步狂奔,滿心的悲憤,讓他恨不得立刻死去纔好。

這裡是皇宮內院,冇有侍衛巡邏,因為天色還早,路上也冇有太監、宮女經過,因此,冇有人看到一個年輕的小太監帶著滿懷的傷痛,哭泣著在路上跑過。

“不如死了,不如死了!”

一邊奔跑,李安一邊哭著嘟囔,眼淚如斷線的珠子一般,灑在臉上、胸前。

像這樣的日子,還有什麼好過的,真不如一頭撞死,免得受這無窮無儘的痛苦煎熬!

他知道,從來到這個世界那一刻起,自己就不再是李安,而是一個叫做小安子的太監!

小安子痛苦哭泣著,隻想最後跑到皇帝議事的大殿處,看一眼龍椅的模樣,然後一頭撞死在玉階前,用自己的死,來控訴這人吃人、人壓迫人的萬惡的舊社會!

可是跑到宮門處,李安又停下了腳步:在那邊,有十幾個侍衛守護,個個刀劍在身,自己跑過去,一眨眼就會被他們擒下,說不定還要抓去嚴刑拷打,訊問自己想逃出宮去到底是有什麼陰謀,那就真的生不如死了。

李安垂頭喪氣地往回走,一邊走一邊尋思著尋死的方法,不知不覺便偏了方向,走到了皇宮內院的一處密林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