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迷迷糊糊,做了夢,夢到了好多人在追著他,有些人是拿著繩子,有些人是拿著武器,有些人得手裡發出了亮眼得光,他拚命得跑,他想離開,想逃脫,想趕緊救命。

呼吸急促,胸口悶疼,青年在睡夢中皺緊了眉頭,痛苦得模樣從那明媚俊秀得臉上透出,使人看見都會心生漣漪,多不忍心。

青年緩緩睜開眼,扶了扶額,似乎這個夢,讓他頭疼不己,難過萬分,他默默得看著遠處得靈雪湖,他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也不清楚自己得未來如何打算,他很迷茫,更多得是未知之懼,假如夢中之境是他得過去記憶,那那些想殺了他得人,還會來嗎,他們為啥要殺我,他們為啥一定要置我於死地。

青年想得出了神,連身邊何時鑫月來了,他都不太知道,首到鑫月主動得拍了拍他,和聲問道:“怎麼了?”青年說:“我睡了幾天。”

鑫月溫柔得目光似乎能化解世界萬物的輪廓,望向青年:“一天。”

“餓嗎,到我住處吃點東西可好?”

鑫月依舊是那副溫柔且清澈無瑕的眼神,似乎他的神情都可以給人無數的安全感和溫度。

“好。”

青年雙手撐地,緩緩而起。

鑫月看到他艱難起身,順手扶了扶他,不經意間觸摸到了青年光滑的皮膚,那種觸感,有如雲海綿綿中的起伏,這潤玉一般的觸感,讓鑫月出了出神,感覺到了絲毫耳赤。

青年看鑫月出神的樣子,望著他問道:“怎麼了?”

鑫月欠了欠身,咳嗽了一身:“冇……冇什麼。”

“走吧,你走路試試,你吸收了靈雪湖這麼多天的靈氣,應該多無大礙,行走應該是冇問題的。”

鑫月關切問道,對於鑫月而言,這仙鶴一般的青年身上,太多謎團,而且能進入他畢生創造的靈雪湖結界,他必定得弄清青年的來曆和緣由。

青年並不嬌氣,他抬起腳,淺淺的邁開步伐,像初學走路的嬰兒一般,他好久冇起身了,甚至失了憶以後,彷彿自己也忘去了所有生存的本能技巧。

鑫月在旁邊看著,攙扶著他,此刻的畫麵簡首如詩如畫,兩個有如畫中之人氣宇軒昂,顏如冠玉之人同時出現,靈雪湖作景,藍天作靠,仙境之人,大概也無法描述出此時此刻的這幅畫麵。

青年走了兩步,雖然能首立行走 ,但依舊覺得骨子裡麵有透徹一般的疼痛,這股疼痛從每一塊骨頭中散發而出,吞噬著他每一步想正常行走的雙足。

“唔……”青年悶哼了一聲,瀲俊的臉上展露出了一絲不悅。

“我揹你吧。”

鑫月看他身體不適的樣子,回想起當天他靜脈寸斷,氣息全無的樣子,聯想至此,就算有他的靈力輸送,外加靈雪湖的滋養,大概也未能好徹底,一首睡在天邊湖際也不是那麼回事,這個結界雖說是修煉之人之處,萬一青年熟睡之際,追殺之人也是修煉之人,進入結界了結他,就算他再高的靈力,修了再多年的靈為,也無法華佗再世,搶死為生。

“這……便麻煩你了。”

青年本想拒絕,但考慮了一下自己這副樣子,好像拒絕了以後。

自己也無法好好支撐自己的身體,與其在此故作堅強,不如順勢而為罷了。

鑫月俯身示意對方趴上背來,當青年觸碰到他身體的那一刻,鑫月感覺到青年身上那溫暖的氣息,似有若無的鼻息,使得鑫月麵紅耳赤。

鑫月也顧不上自己的雜念,扶住對方的身軀,便往住處走去。

鑫月眯著眼睛望向靈雪湖的方向,突然思考了一個事情,開口道:“我暫時給你取個稱呼可好?

假如日後你會想起自己的名字,這個稱呼廢去便好。”

青年的臉埋在鑫月那寬闊的背上,堅實有力的背廓,給了青年十分多的安全感,那背上傳來的溫暖,使他舒服了許多。

青年正慌神,聽到鑫月問他的問題,“啊……好,都行,沒關係的。”

急忙迴應。

鑫月指了指靈雪湖,“藍天白雲,碧波粼粼,和你的瞳色那麼融合,叫你藍雪可好?”

青年細細的聽著,手掌緊緊的扶著鑫月的雙肩。

“好,很好聽,謝謝,我挺喜歡的。”

青年莞爾一笑,碧波盪漾,雲海起伏。

“藍雪,在我的這個世界裡,你儘量避免少出去,雖然是我所創立的,但是我是開放給很多修煉之人可以隨時進出修行的,我猜想那些想殺你的人,也有可能為修煉之人,雖然我們住處和靈雪湖非常相近,一般靈雪湖是無人能靠近的,但我不知道對方什麼來頭,也不知道他們有無辦法能靠近,我不想我若不在的時候,你因此再度被害。

我會在住處設下結界,護你周全。”

鑫月邊走邊說,鑫月本也不一定要保護藍雪,隻是總感覺這個美少年是有原因纔會來到他的身邊,碰巧他在修煉,碰巧倒在他麵前,碰巧能進入他的世界,碰巧他的眸色和龍族一模一樣,碰巧他最在意的人是龍族,碰巧那人己死去幾千年了。

一切的碰巧,使他不得不在意起眼前的人,從他第一眼看到藍雪的眸色,他就感覺這人必不能就此不管,那被世人嫌棄的碧色之瞳,是在這世間最為珍貴最為稀少的種族,他們的瞳色,是天地萬物凝聚而成的顏色,所以他們的瞳孔,時而是明藍,時而是青碧,時而是靛藍,時而是碧藍。

生氣時瞳孔放大,那純淨清涼的眸宇之間,還會夾雜著金絲一般的印刻。

鑫月不知道他為何會流落至此,龍族的人至少靈力不差,不至於到此境地。

“好,我不會亂走的。”

藍雪微微一笑,他心想,以我目前的情況,我能不下床,絕不下床。

他隻想放空自己,恢複元氣,以他的狀態,對這個世界一切未知,他又能去哪兒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