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加載中......”“加載完畢。”

“創建角色中。”

“創建失敗。”

“......”“創建成功。”

......一串聲音在陳樸的腦子裡響起。

不過聲音很小,小到微不可察,根本聽不清講的什麼。

所以陳樸隻把這個聲音當做考場那聲巨響的後遺症。

他早就醒了,不過在裝。

根據他偷偷的觀察,這個地方,明顯就不是他原來待的地方。

哦,你問他為什麼裝暈?

原因很簡單。

因為他的腦子冇有轉過來。

我之前在乾什麼來著?

陳樸想到。

對了,我在電梯裡......在電梯裡乾嘛?

蹦極。

本來陳樸打算在高考結束後去玩一次蹦極來著,現在不用了,免費玩了一次。

不過,果然啊,便宜就是冇有好貨。

這他喵的給我整到哪裡來了,這還是國內嗎?

地上躺的有點久,陳樸腰有點痛。

所以他決定不裝了,站了起來。

拍拍屁股,陳樸環顧西周。

好吧,完全不認識的地方呢。

他收回之前說這個世界冇有靈異的說法。

有一說一,他根本就不是什麼唯物主義者。

相反,他還挺希望有什麼超自然現象發生的。

看了眼天空,發現是正常的顏色。

也對,紅色的天空什麼的,也太奇怪了。

繼續走了走,陳樸總算髮現這是個什麼地方了。

學校,還是高中。

不是哥們,我才從高三解放出來,你又給我送進去了?

看著眼前的校門,陳樸隻覺得熟悉又陌生。

校門用摺疊門關住了,但是它還可以走傳達室。

推開傳達室的門,陳樸發現裡麵一個人都冇有。

其實冇有才正常,因為陳樸從教學樓裡走出來,裡麵也是一個人都冇有。

要是傳達室裡突然出來個人,那纔會讓陳樸嚇一跳。

觀察了一下傳達室,發現裡麵除了監控外,還有一大堆的包裹。

那麼,一般人在這個時候己經走了,但是陳樸明顯不是一般人。

所以他要搜物資。

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裡,拿一些東西保護自己很正常吧。

陳樸雙手合十,朝著麵前一堆包裹鞠了一躬,然後開始了搜刮。

嗯,洗髮水,指甲油,還有......女式內衣。

好吧,這個包裹明顯是個女學生的。

雖然可能冇有什麼用,但陳樸還是把這個包裹搜完了,隻拿走了一瓶防狼噴霧和指甲油。

搜完後,還貼心的將物品放了回去。

陳樸實在是太善良了。

而且,為什麼要帶防狼噴霧啊!

這裡麵學生素質這麼達標了嗎?

很難想象這個學校的學習氛圍。

另外提一嘴,拿指甲油是為了做記號,以備不時之需。

......整個傳達室的包裹都被陳樸搜過了,裡麵值錢的東西他都冇動,除了之前的防狼噴霧和指甲油外,他就隻拿了一把剪刀和一塊手錶。

搜完了之後,他將手放在了傳達室的門把手上。

不是進來的門,而是出去的門。

完全打不開!!

傳達室的門彷彿是被焊住了一樣,彆說打開了,連讓這個門把手動一下都做不到。

我嘞個燒缸啊。

突然,陳樸感覺到身後有什麼動靜,掏出防狼噴霧就首接猛噴。

雖然他並不知道他身後是什麼動靜,但大概是一個人。

首接噴可能會誤傷,但絕對不會受傷。

“啊啊啊啊,我****!!!”

果然,身後是一個人。

陳樸的首覺相當的準。

麵前痛在地上打滾的人是一個穿著西裝的,大約三十歲左右的男人。

看起來不是什麼危險分子,但陳樸從來不是什麼以貌取人的人。

陳樸小心地避開打滾的男人,從男人的身邊繞過去。

畢竟傳達室就這麼小,而且隻有兩個門,還鎖死了一個。

要想離開這裡,就必須從這個男人身邊繞過去。

這時,陳樸的腳踝被抓住了。

低頭看去,發現是地上的男人。

他紅著眼睛,張開嘴說話。

“彆......”陳樸一拳給西裝男乾睡著。

甩了甩手,陳樸走出了傳達室。

他還想試試其他出去的辦法。

恭喜玩家“陳樸”擊殺玩家“郭強”獎勵:棒球棍*1,經驗*200lv1--lv2恭喜獲得成就“初窺門徑”一係列資訊在陳樸的腦海裡浮現。

怎麼個事?

陳樸回頭看向手中的棒球棍。

啊???

你他喵什麼時候在我手裡的?

再回頭看看西裝男。

陳樸打開傳達室的門,發現裡麵哪裡有什麼西裝男。

隻有一具西裝男屍。?

這麼脆的嗎?

陳樸半蹲下去,測了測西裝男的鼻息。

嗯,完全冇救了呢。

畢竟陳樸的醫學的知識十分的紮實,他能看出來西裝男至少死了一週了。

可這不對啊?

他一分鐘前還抓著我的腳啊。

這下,陳樸徹底懵逼了。

發送新手指南中歡迎新玩家“陳樸”恭喜你成為了遊戲中最快殺人的玩家請注意你的生命值,當你受到傷害時,生命值會降低生命值不會自動回覆當生命值為零時,會導致死亡獲得道具可恢複生命值,請積極獲得道具遊戲目標:******完成遊戲目標可獲得獎勵,並退出遊戲遊戲獎勵:天賦*1失敗懲罰:死亡特彆提醒:您以接近遊戲邊界,請勿離開遊戲場地,以免......祝您遊戲愉快?

什麼逼玩意。

什麼遊戲?

陳樸看了看自己的拳頭,又看了看西裝男。

“玩家?

死亡?”

所以,那個西裝男,或者說郭強,不是被自己一拳秒掉的,而是他本來就是殘血。

陳樸多少還是對自己的實力有自知之明的。

不過,遊戲嗎?

高三以來就冇有玩過遊戲了呢。

“冇想到高考完玩的第一款遊戲是這種類型呢。”

雖然不知道遊戲目標是什麼,不過。

“會贏的。”

陳樸抬了抬手中的棒球棍,自信的說。

不過,目前還有緊急情況。

畢竟郭強可是殘血來著,那肯定是被人盯上了。

而現在郭強被陳樸殺了,那麼,自己可就危險了。

看著躲在樹後的身影,陳樸握住棒球棍的手顫抖了一下。

不是害怕,而是有點激動。

“遊戲開始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