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當帶人出城的楊林,站在這座瀝青山前,望著那座漆黑中透著光澤的小山,嗅著那熟悉的瀝青氣味兒,被深深震撼到了!

這座小山,坐落在群山之中,雖然隻有有近百米高,但光禿禿的,油亮亮的,看上去還是讓人十分震撼。

為了尋找到這座小山,楊林特意找了個當地的村民當嚮導,並瞭解情況。

村民叫許富貴,一路走來,就熱情地跟楊林他們介紹著這座瀝青山的情況。

“我們村裡人都管這座山叫黑油山,常山城裡賣的那些黑油就是這座山裡流出來的,運氣好的時候,上了山隨便找個地方鑿開,黑油就呼呼往外冒!一次能接好幾桶呢,要是運氣再好些,說不定還能接到幾十桶,上百桶黑油。”

“人都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們村太窮,種地收成也不好,大夥兒隻能靠這座黑油山,冇事就去山上鑿黑油,拿到城裡去賣錢。”

“雖然這黑油不值錢,但有了這黑油,大夥兒倒也都餓不死了。”

“不過這黑油也越來越少了,也不知道這山裡還能有多少,我們這一村子的人,還都指望黑油活著呢。”

許富貴一邊介紹著,卻是一邊偷偷打量著楊林的表情。

他不知道這位少爺是哪來的大人物,但看對方對這座黑油山這麼有興趣,許富貴很擔心這位少爺把黑油山占了去,以後自己就冇辦法再賣黑油了。

認真地聽完許富貴的介紹,楊林點了點頭。

他當然知道,石油並非真的是從山裡流出來的。

或者可以說,石油並不是真的在這些瀝青裡。

這是一處距離地表極淺的油礦!

可能是因為地質運動,也可能是其他原因,就像火山爆發那樣,地下的石油衝破地表,流了出來。

而流出來的石油,揮發後經年累月就變成了瀝青,積少成多,經過數千年,甚至數萬年的流淌,這才慢慢變成眼前這座瀝青山!

村民們之所以鑿開瀝青,就有石油流出來,那是因為這座瀝青山的內部,經過沉澱,必然形成了很多細密的孔洞,它們如神經和血管一般,遍佈整座瀝青山。

若是運氣好些,找對位置,挖破錶麵瀝青,自然就會有石油流出來。

而這些石油,歸根結底,還是來自於

村民們可以上山碰運氣接石油。

但他要把這地下油礦,變成可持續開采的油田,就不能再用這種原始方式了。

許富貴有些著急。

眼見楊林隻盯著那座山,也不說話,他越發擔憂,這位大人物看上了這座山!

“少爺啊,黑油除了便宜,其實並不好用,燒起來冒黑煙,味道還嗆人,都是我們這些窮人才用的,您要不看看彆處吧,這滿山都是黑漆漆黏糊糊的石頭,實在冇啥好看的!”

楊林擺了擺手:“哎,我就對這黑油感興趣,走吧,咱們過去看看。”

許富貴心中咯噔一下。

看來這人打定主意,要對他們的黑油下手了?

那以後村裡該怎麼辦啊!

這黑油不值錢,一大木桶,拿到三十裡外的常州城,才能賣兩文錢。

但他們村裡的人,就指著這兩文錢才餓不死的。

跟在楊林身後的紫衣,看出了許富貴的顧慮,同時也想到,楊林和李玉瑤說的,要把各種礦產,以及這黑油全部收回朝廷。

那麼以後這些村民該怎麼辦?

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山腳下。

雖是冬日,但這整整一座山的瀝青,味道還是很大的。

但在楊林眼裡,這就是一座大寶山!

楊林先是派人上山去鑿油,驗證許富貴的說法。

很快,結果就出來了。

和許富貴說的一樣,他們在山上隨便找了幾個位置開鑿,前兩個鑿了一尺多深,都一無所獲,但第三個很快就鑿出了黑油!

黑油流淌的並不快,預估要一個時辰,才能裝滿一木桶。

對此,楊林也心裡有數了。

在來之前,他最擔心這是一個烏龍。

不過,在親眼見到瀝青山,許富貴的講述,以及真的鑿出了石油,讓他確定了,這裡產油的這件事!

對他來說,確定了這一點,這就夠了。

如何打油井,往外抽油,那是接下來技術人員要做的事。

他隻需要把控大方向即可。

“行了,咱們回去吧。”

楊林轉身就走。

不過剛準過身,見紫衣和那個許富貴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楊林笑了笑,停了下來。

他早就看出這兩人的心思。

“這位許大哥,你是擔心我接管了這座黑油山,以後你們接不到黑油了,對吧?”

“我……我……”

許富貴支支吾吾起來。

楊林擺了擺手:“我也實話跟你說,這座山,我是一定要拿下的!不過你們的生計問題,也不用擔心,我全都包了!”

楊林拍了拍胸脯。

“包了?”許富貴愣愣問著,不知道楊林這句“包了”是什麼意思。

“當然!”

楊林轉頭望著瀝青山,看向眾人問道:“你們知道山上那黑色的石頭是什麼嗎?”

眾人紛紛搖頭。

許富貴連忙說道:“我們都叫它黑石頭,這石頭能燒火,但一點也不好燒,味兒特彆大。”

紫衣一愣,疑惑道:“難道這也是煤?”

一同前來的廖紅英、曲婷、小九以及李婉兒等人,也都疑惑地看向楊林。

楊林搖頭:“這種石頭,叫做瀝青,叫它石頭,其實並不準確,因為隻要溫度達到一定程度,瀝青就會融化。”

“對對對!”許富貴連忙點頭說道,“少爺真是博學多才呀!少爺說的一點冇錯,這黑石頭大夏天的時候就會變軟,一腳踩上去,都能把鞋子粘住!”

眾人全都驚呆了。

想不到天底下,還有這麼奇怪的石頭?

楊林繼續說道:“瀝青有很多用處,不過現如今……最大的用處,就是修路。”

“修路?”

眾人又都是一愣。

這是他們怎麼都冇想到的用處。

“所以,無論是開山挖瀝青,還是修路,我都需要很多人手,你們村的人,全都可以來給我乾活。”

“工錢……你們平日是多少?”

楊林望向許富貴。

許富貴一愣,立刻咬牙道:“我們乾一天活兒,要四文工錢呢!”

故意多說了一文,許富貴心頭忐忑起來,他擔心自己要的太多,對方會生氣。

然而,楊林卻擺了擺手:“四文錢太少了,幫我乾活的人,最低不會低於五文,而且又是挖山修路這樣的累活兒,十文錢一天好了。”

許富貴徹底吃驚了。

十文錢一天?

這怎麼可能!

而且,他竟然還主動加價?!

“你……這位公子,你到底是什麼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