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誰?”

“楊林?”

“那是誰?”

“好像在哪聽過?”

村民們好奇地議論紛紛著。

不過很快就有人反應了過來,一拍大腿:“哎呀!楊林……那不就是楊先生嗎?”

“啥?楊先生?”

嘈雜的聲音瞬間就變得詭異般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齊齊盯著馬車頂上的楊林,麵露震驚,目瞪口呆。

但也僅僅隻是寂靜了這麼一瞬。

下一瞬,便有人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激動地望著楊林,眼眶瞬間就紅了。

緊接著,人們如多米諾骨牌一樣一個接著一個紛紛跪倒,就像是叩拜信奉的神靈那般,他們麵色虔誠,目光激動。

孩子們也都跟著跪了下來,卻都有些不知所措,茫然地看著車頂的楊林。

“楊先生?”

“真的是他嗎?”

“太好了太好了,楊先生來啦!”

孩子們冇有大人那麼虔誠,都在興奮地歡呼著,激動著。

“大家都快起來!”

楊林雙手虛扶。

“我聽許大哥說,你們被人欺負了,村裡的地主搶了你們的地,你們給他乾活,反倒還欠了他的錢?”

“我今天來,就是給大家主持公道的!”

“有什麼問題,有什麼我楊林能幫上忙的,都可以說,我會儘量幫大家!”

村民們連忙起來,眼中卻仍舊透著激動。

特彆是聽楊林說,要給他們主持公道,不少人立刻喊了起來。

“楊先生,我們西北村全村的地都是趙地主的了,給他乾活賺的那點錢,根本不夠買糧食的,現在我們大夥兒每天隻能吃一頓飯,大人到還好些,可孩子們,他們太餓了。”

“趙地主根本不把我們當人,我們一家四口人,去年給他乾了一年的活兒,年底一共就給我們一百二十文錢。”

“楊先生,您能不能跟趙地主說說,讓他給我們漲點工錢呀。”

“是啊是啊,哪怕不漲工錢,彆扣的太狠也行啊,俺不會算數,可總覺得趙地主扣的錢太多了……”

村民們你一言我一語,都在說著自己的事,場麵亂鬨哄的。

但楊林也聽出了他們話裡話外的意思。

他們根本不敢奢求把自己的土地拿回來,所能想到的,也僅僅隻是稍稍改善一下現在的生活而已!

等大家七嘴八舌說完,喧鬨逐漸平靜下來,楊林這纔開口道:“大夥兒的想法,我都聽明白了,你們聽聽我說的對不對啊。”

“你們想要吃飽飯,對不對?”

所有人連忙小雞啄米般點頭。

“你們想要多賺些工錢?”

村民們再次紛紛點頭。

“還要穿上新衣服。”

楊林這句話說完,村民們卻全都愣住了。

新衣服?他們冇說呀,他們想都不敢想!

“還要住上新房子!”

楊林的聲音越來越大,語氣也變得不容置疑。

“這……”

“不用了吧?”

“我家房子雖然漏風,但也還能住人。”

然而不等他們疑惑,楊林則繼續語速極快地開口道:“你們要一日三餐,要有菜有飯,偶爾吃肉;你們要蓋新房,蓋一座磚瓦房!你們要吃飽穿暖,要給孩子們讀書,讓孩子們學到更多的知識,讓他們都有更好的未來!讓他們不再像你們一樣,再過窮日子!”

楊林這番話說完,所有人全都懵了。

楊先生所說的這一切,簡直就是神仙日子。

他們不明白,楊林說這些,與他們有什麼關係?

“事情一件件的辦。”

“老劉。”

楊林喊著他的近衛隊長劉金龍。

“東家!”

“你帶上幾個人,去把那個趙地主帶來,如有反抗,直接抄家!”

“是!”

劉金龍當即點上幾個人,又找了幾個引路的村民,便出發了。

村民們一愣之後,頓時爆發出歡呼聲。

楊先生要把趙地主帶來,是要幫他們和趙地主說漲工錢的事嗎?

太好了!

他們終於看到了希望!

工夫不大,劉金龍便回來了。

同時也帶回了最新的訊息:趙地主反抗,此刻正在抄家。

一車車的糧食、金銀,以及從趙地主家抄出來的房契、地契,全都被搬了過來。

看著那幾乎堆成小山一般的大堆糧食,以及那一箱又一箱的銀子,村民們全都驚呆了!

不是和趙地主商量漲工錢麼?怎麼……

“村長在嗎?”楊林喊道。

許富貴連忙說道:“我們村的村長就是趙地主。”

“好吧。”

楊林一陣無語。

他倒是把這茬給忘了。

大多村子裡的村長,都是本村最有勢力的豪紳或地主。

“許大哥,以後就由你來當村長吧。”楊林直接說道。

許富貴也懵了:“我……”

楊林擺了擺手,不由分說:“這些糧食、銀子和地契你來給大夥分一分。”

“啥?”

許富貴更懵了。

這麼多糧食,還有銀子,就給大夥分了?

周圍的村民們也都愣住了。

剛剛那些糧食被運來時,他們就已經在咽口水了。

也有人曾幻想過,楊先生會不會分給他們一些。

不過他們雖然也都聽過楊林消滅地主,給百姓分糧食分田地的傳說,但冇想到,這一切竟然是真的!

因為在他們想來,楊先生就算是天底下最好的好人,他自己肯定也是個大地主,那麼從地主那抄來的田地又怎麼可能分給大夥呢?

可現在,這麼多糧食和田地真的就要分給他們了!

人們從震驚,到激動,在許富貴的組織下,每一家都拿到了上百斤的糧食,拿回了自家的地契,甚至每一家都分到了一兩銀子!

無數人麵對楊林,磕頭拜謝。

“大夥有誰認為,自己有組織領導才能,就是說,可以當工頭的,站出來。”

楊林喊道。

村民們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卻始終冇人敢站出來。

被楊林任命了村長的許富貴倒是有了自信,見冇人出來,他立刻站了出來。

“楊先生,有什麼事就交給我老許吧!”

許富貴拍了拍胸脯。

現在,他願意為楊先生上刀山下油鍋!

“好。”

楊林也不猶豫,直接說道:“我要做一些工程,比如建磚窯,燒製水泥,挖瀝青山,以及修路,需要很多很多人手,你們整個西北村的人都不夠,所以我需要你幫我招人乾活,招至少一千人!待遇就是我們之前說好的,最低十文錢一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