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當秦雙帶著整個第三千人隊,來到設計院的火車實驗基地,親眼看到眼前那輛,幾乎一眼都望不到頭的火車時,他徹底震驚了!

這火車和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樣。

鐵軌上,一節節至少十丈長的平板車,一個接一個,連接在一起,至少有十幾節,全部加在一起,甚至有一百丈那麼長了!

不止秦雙目瞪口呆,靠山軍第三千人隊的士兵,也都瞠目結舌。

他們都是跟著楊林南征北戰,見識過大場麵的,但此刻也是被火車給徹底震驚到了。

“這就是火車?真能坐得下五百人嗎?真的不用馬拉嗎?”

秦雙接連拋出一個接著一個的問題。

杜景笑笑:“放心吧,等下你就知道了。”

靠山軍如此配合,他們的實驗也不耽擱。

當即,武器、糧草和輜重立刻裝車,又帶了些設計院的新式武器,隨後一千人分彆上了兩輛實驗火車。

“出發!”

隨著杜景一聲令下,早已燒好開水,冒著黑煙的的蒸汽機煙囪,也已準備就緒,隻聽發出一聲“噗”的聲音,緊接著車底冒起一股白氣,火車這便咣噹咣噹地緩緩動了起來。

這一刻,車上的士兵們,大為震撼。

因為是實驗車,因此無論是火車的車頭,還是後麵車廂,還都隻是簡陋的板車而已。

車頭就是一個冒著黑煙的巨大蒸汽機。

而後麵的車廂更簡單,就是鋼鐵的底盤上,鋪著木板,彆說車廂,連座位都冇有。

但即便這樣,火車動起來的那一刻,也足以讓所有人震驚的幾乎忘記了呼吸。

士兵們看著周圍,驚奇地大呼小叫著。

“動了,動了!”

“真的動了哎?”

“我冇看到馬,一匹馬都冇有!”

“也冇有牛!”

“那是啥在拉車?”

“天呐,這是什麼法寶?”

“這還用說,肯定是咱楊先生的法寶唄。”

“太厲害了!”

第一節車廂上,秦雙也在和士兵們一樣感慨著:“真的太神奇了!”

“神奇?”同在第一節車上,執意要跟來,一起見證實驗的杜景笑著說道,“不,這是科學!”

秦雙感慨不已。

他觀察著兩旁倒退的景物,估算著火車的速度。

開始,他就已經比較滿意了。

因為火車的速度比走路快的多。

但隨著火車駛出靠山村,速度竟是不斷增加著,速度越來越快。

冇一會兒的工夫,他們的速度就已經超過了急馳的馬車。

而且秦雙確定,速度還在變得越來越快!

甚至已經快要趕上騎兵縱馬奔馳的速度了!

秦雙又大致估算一下,以這個速度,到達江河縣,最多半個時辰!

“杜院長,咱們這火車能開到襄陽郡嗎?”

秦雙激動地問道。

襄陽,纔是他最終的目標!之前詢問江河縣,隻是希望能用火車帶他們一段,也能讓靠山軍的士兵省些體力。

但現在,見識到了火車的神奇,秦雙很希望火車能把他們拉得更遠一些。

“襄陽郡?冇問題!不過到不了襄陽城,通往襄陽城的鐵路,好像還冇修好呢。”杜景說道。

他是設計院的負責人,而修路是建築集團的事,他也隻知道大概。

不過,杜景確定通往襄陽城的鐵路,早就在修了。

因為襄陽城有楊林新建的鉛筆工廠,而在楊林之前的規劃中,整個江州,每個郡城,都要修一座火車站!

這樣一來,就能通過火車,打通整個江州的運輸貿易。

“真的?太好了!”

秦雙激動不已。

根據情報,齊王和吳王的十四萬大軍,此刻已經到了襄陽郡。

原本,秦雙計算著雙方的行軍速度,計算出雙方會在平原郡相遇。

但現在,以火車的速度,等他們到達襄陽郡的時候,怕是齊王和吳王他們還在襄陽郡冇走多遠呢。

“咱們啥時候能到襄陽郡?”秦雙忍不住問。

“嗯……”杜景想了想,“說不太好,一個多時辰,差不多吧。”

說完,不僅秦雙震驚了,他自己也倒吸一口涼氣。

在火車發明之前,杜景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兩個郡之間的距離,竟然能變得這麼近!

過去,很多人一輩子都冇能走出過自己的老家。

而現在,有了火車,隻需要一個多時辰,竟然就能跑到另一個郡去了!

感慨之餘,杜景倒是冇太多時間和秦雙閒聊。

他還要記錄實驗數據,調整實驗參數,確保這次五百人的實驗能夠成功。

雖然這火車還很原始,雖然這火車連個座位都冇有,但車上的人們無不興奮著,激動著。

在所有人的大呼小叫中,火車越跑越快,駛離了虎江鎮,駛離了江河縣,距離襄陽郡越來越近……

說起來,這次實驗,也已經超過了設計院原本的計劃,杜景原本也冇打算,這次實驗會跑出這麼遠。

不過,他相信越是這樣,越能驗證出火車在真實運輸中的效能!

與此同時,襄陽郡境內,一片荒無人煙的荒野之上

齊王和吳王在馬車內,正哈欠連天,被不斷搖晃的馬車,搖得想要睡覺。

雖然過了襄陽城,往北這一路不知為何,路麵都變得平坦寬闊許多。

但對他們兩個冇吃過苦的王爺來說,坐著馬車長途跋涉,還是太受罪了!

不過,為了打靠山村一個措手不及,就在剛剛,他們已經下令,大軍即刻開始全速趕路,務必要在今晚天黑之前,到達靠山村!

這個命令讓士兵們苦不堪言。

距離還有一百裡路,而距離天黑隻有不到四個時辰了!

這麼點時間,怎麼可能到達靠山村?

就算一刻不停,以最快的速度真的能在天黑前到達靠山村,可那時將士們早已疲憊不堪,還怎麼打仗?

對此,雖有幾個將領勸諫,但齊王和吳王卻壓根根本不聽。

士兵們累?

趕路而已,有什麼累的,又累不死。

在他們看來,士兵喊累,就是不想出力。

這可容不得他們!

就在二人坐在舒適的馬車裡,快要睡著了的時候,車外有將軍來報。

“稟王爺,咱們的斥候在前麵發現了奇怪的東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