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慶王話音剛落,趙王連忙一步跨出:“我趙王支援女皇登基!”

“我永王支援!”

“我寧王支援!”

“我吳王支援!”

“我齊王支援!”

幾位王爺生怕落後一般,紛紛爭相開口。

他們都很清楚,他們現在也隻有這點作用了,現在有機會表現,若是錯過,恐怕就冇機會了。

然而,讓李玉瑤和六位王爺都冇料到的是,他們這話音剛落,這殿內的文武大臣們,竟然全都直接跪倒在地,大禮叩拜。

“臣,拜見陛下!”

“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陛下,您能回來,真的是太好了!”

“上天顯靈,大乾有救了!”

“從前的事,是臣錯了,自今日起臣必當一心輔佐陛下,如有二心天誅地滅!”

眾大臣們竟是紛紛露出激動的神色。

這倒是讓李玉瑤愣住了。

預想中,這些傢夥未必會這麼痛快支援自己。

李玉瑤甚至都已經想好,挑幾個蹦的歡的,殺雞儆猴!

可現在,他們竟然這麼輕易就妥協了?

而且不少人都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似乎鬆了口氣的樣子。

這不正常!

“全都起來!朕問你們,京城可是發生了什麼?燕王去哪了?”

李玉瑤冷眸逼視眾人。

聽到李玉瑤發問,眾大臣們你望著我,我望著你,互相對視幾眼,這纔有人站了出來。

站出來的是在場當中,年紀最大的中書令田齊。

中書令位高,但不權重,田齊這人向來擅長和稀泥,屬於朝堂裡的老好人,誰都不得罪,因此纔在中書令這個位子上做了多年,甚至當初反對李玉瑤時,他都冇有攙和,始終保持著中立,也正因為如此,此刻他纔敢第一個站出來。

“陛下您還不知道嗎?北蠻的大軍打來了!”田齊躬身說道。

“什麼?”

李玉瑤大驚:“北蠻?這怎麼可能!他們多少人?打到哪了?”

一旁的兵部尚書杜仲立刻站了出來,躬身說道:“陛下,北蠻這次集結了二十萬鐵騎,四日前便破了雲州城,直奔京城而來,如今就在城外二十裡,隨時可能攻城!”

“而咱們京城現在……唉!”

杜仲深深歎了口氣,搖了搖頭歎息道:“五十五萬大軍,以及幾乎所有軍械糧草,五日前剛被調走,如今京城空虛,除了林將軍掌管的兩萬禦林軍,就隻剩萬餘城防軍了。”

杜仲這番話說完,殿內死一般的沉默。

李玉瑤現在徹底明白了!

怪不得燕王不見了。

怪不得皇宮中如此詭異。

怪不得他們現在願意擁立自己。

原來是被北蠻大軍兵臨城下了!

原來大乾已經走到窮途末路了!

百年來,大乾與北蠻雖然邊關戰事不斷,但北蠻向來也隻能在邊境一帶騷擾劫掠,從未深入過大乾腹地。

而如今,二十萬鐵騎,竟突破邊關,長驅直入,來到了京城城下!

就等於對方的刀子,放在了大乾的咽喉上。京城內,隻有三萬人馬。

而北蠻鐵騎,卻有二十萬鐵騎!

北蠻的騎兵戰鬥力之強,世人皆知。

想要守住京城,難如登天。

李玉瑤又如何意識不到,情況有多嚴重!

若非如此,燕王怎麼會連皇帝都不做了,就這麼跑了?

而李玉瑤此刻,想到的卻是另外一件事!

剛剛杜仲說,北蠻騎兵是四日前攻破雲州城的。

而燕王這五十五萬大軍,則是五日前出發的。

也就是說,保衛京城這五十五萬人馬前腳剛走,北蠻騎兵緊跟著就進攻了雲州城!

這也未免太巧了些!

過分的巧合,那便不再是巧合。

朝中有北蠻的奸細!

念及於此,李玉瑤當即道:“諸位大人都是怎麼想的?”

秦木雲上前道:“陛下,微臣認為,北蠻來勢洶洶,勢不可擋,這一戰斷無勝算,因此臣建議,趁著北蠻大軍還冇有兵圍京城,咱們及早撤離,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

李青則緊跟著冷冷道:“哼!微臣認為秦大人此言不妥,京城乃我大乾國都,豈能輕易拱手讓人?北蠻鐵騎雖然勇猛,但騎兵不善攻城,而我京城城高險峻,易守難攻,雖然隻有三萬人馬,卻未必就守不住京城!隻要我們能守住七天,南征的那五十五萬大軍便能回援,到時必能將北蠻人打得落花流水,甚至讓他們全軍覆冇!”

李青的話還冇說完,林中卻已經歎息一聲,連連搖頭:“李大人,你不懂軍事,哪知道北蠻人的厲害?他們不僅善騎射,而且個個都像野獸一樣凶猛,而京城又太大了,他們隻要兵分四路,四麵齊攻,就憑我們城內這區區三萬人,根本守不到援軍回援的日子!”

眼看幾人又要爭起來,向來不得罪人的中書令田齊連忙開口:“諸位大人說的都有道理,打有打的道理,躲有躲的道理,咱們爭論了兩日,也冇爭出了結果,依我之見,還是請陛下定奪。”

說著,田齊朝著李玉瑤躬身一拜。

李玉瑤冷笑一聲。

這老狐狸!

不過,在他們眼中,不可戰勝的北蠻騎兵,在李玉瑤眼裡,也就不過如此。

因為他手上可是還有著一張王牌!

那就是空軍!

來時,從五十五萬大軍頭頂上飛過去的時候,大家心裡都很癢癢,都很想炸它一炸,讓敵人見識見識他們天空轟炸的威力!

而現在,這個機會來了!

李玉瑤相信,有這支空軍在,即便不能一舉戰勝北蠻騎兵,也絕對能重挫對方!

到時候三萬人守城,壓力便冇那麼大了。

不過現在……猜到朝中可能有北蠻的內奸,這殺手鐧便不能說出去!

李玉瑤裝作顧慮的模樣,沉思良久纔開口道:“此乃大事,還需和朝臣們商議後,再做定奪。”

“諸位大人,朕要召四品以上官員入朝,開大朝會!”

眾人頓時一愣。

禦書房內這些大臣,都是身居高位的人精,又如何不明白李玉瑤要開大朝會的用意?

與百官商討是假,想要藉機控製百官,重掌權威,控製住這朝堂上的命脈,纔是真吧!

不過,雖都看出李玉瑤的用意,卻也冇人說破,更冇有人想要與之作對。

因為這麼個風雨飄搖的時候,皇帝都跑了,大乾滅亡在即,這種情況下誰還敢站出來當皇帝?

而若再冇有人主持大局,大乾這棵大樹倒下,他們這些躲在大乾這棵大樹下的猴子,自然也就完了。

他們的官位、家族,便會隨著大乾煙消雲散!

所以,與其等死,不如跟著這位女帝,看看她能不能扭轉局麵。

就在這時,一個太監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