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就在這時,太師秦木雲連忙開口道:“貴使既然是來議和的,不如說說議和的條件吧。”

拓跋雷從懷裡抽出一本文書,隨手丟給了秦木雲,狂傲地說:“你們隻有兩個選擇,要麼按照我們的要求議和;要麼,等著我大軍破城!”

“至於大軍破城會怎樣,相信你們應該很清楚吧!哈哈哈哈!”

“你們這些南朝人,統統全都得死!”

拓跋雷做了個手起刀落的手勢。

朝臣們臉色钜變。

他們當然知道破城會發生什麼。

屠城!

北蠻人自稱雄鷹王國,但因為他們為人野蠻,每破一城,都是屠儘城中人口,搶儘城中財物,最後再一把火,燒的乾乾淨淨!正因他們如此野蠻,大乾才稱呼他們為北蠻。

而這次北蠻長途奔襲千裡,打到了京城腳下,送上來的戰報,北蠻人也多有屠城屠村。

所以大家都清楚,一旦被北蠻人破了城,那麼整座京城,也必然會被北蠻人屠戮殆儘!

正因為都明白這一點,朝堂重臣們才大多都想要議和。

秦木雲接住文書,展開一看,卻是麵露喜色。

“陛下,北蠻的議和條件很有誠意,咱們這就議和吧。”

“嗯?”李玉瑤微微皺眉。

“說說看,什麼條件?”

她不相信,兵臨城下的議和,會有什麼誠意!

秦木雲捧著文書,念道:“北蠻的要求隻有九條。”

“第一條,拆除北境長城;”

“第二條,割讓燕州、雲州、靖州、康州,四城之土地;”

“第三條,賠償雄鷹王國糧草一百萬石;”

“第四條,賠償雄鷹王國白銀三百萬兩;”

“第五條,開放幽州、湖州榷場隨意雄鷹王國來往貿易;”

“第六條,賠償戰馬一萬匹,牛羊各十萬頭;”

“第七條,改雄鷹王國與大乾關係為叔侄之國,大乾對雄鷹王國永世稱臣;”

“第八條,誅殺於忠,楚傑兩位大臣……”

李玉瑤猛地一拍桌子。

“停!彆讀了!”

如此喪權辱國,這豈是能忍的?

秦木雲卻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高聲說道:“陛下,臣認為,雄鷹王國開出的條件,咱們可以接受。”

“於忠、楚傑這二人,本就犯下謀反之罪,該殺!”

“而燕州、雲州、靖州、康州這四州之地,不過是邊陲小城,苦寒之地,我大乾地大物博,區區邊陲小城而已,他們想要,送給他們是了。”

“至於賠償他們些糧草和銀子,也不是什麼大事,雖然近年來國庫空虛,但來年多加些賦稅,湊一湊也就是了。”

秦木雲這話說完,拓跋雷則晃著膀子上前,依舊囂張地說道:“女皇帝,是不是我們的條件太仁慈了?”

“嗬嗬,那我給你再加一條!”

說著,他目光貪婪地在李玉瑤身上掃視著,猛地一指龍椅上的李玉瑤,淫笑道:“女皇帝,看你姿色還算不錯,這最後一條,就要你跟著本將出城,去城外給我們主帥跳舞、獻酒,伺候好我們主帥,我們雄鷹王國便同意議和,放你們大乾一條生路,哈哈哈哈哈!”

拓跋雷狂笑起來。

如此膽大妄為的羞辱,滿朝文武卻冇人敢吭聲。

李玉瑤掃視朝堂,失望的眼中一片寒光。

她明白這些人打的什麼小算盤。

議和,割的是大乾國的地,賠的是大乾國的款。

但要讓外敵入了城,他們多年來搜刮的龐大家業,豈不就拱手讓人了?

國弱,他們不會弱;

民苦,他們不會苦。

所以,他們隻想議和,不想冒險開戰。

大乾危在旦夕,京城隨時會拱手讓人,他們更不敢在這種時候,得罪對方的使臣。

不過,讓李玉瑤詫異的,卻是拓跋雷和他們大軍主帥耶律齊,這兩個名字。

作為大乾的勁敵,李玉瑤自然對北蠻很是瞭解,他們雖然自稱是雄鷹的王國,以草原上的雄鷹為圖騰,為信仰,但實際上北蠻過不是一個遊牧部落王國,以十幾個大大小小的部落構成,大家都自稱雄鷹,但部落和部落之間,也並不融洽,甚至時常還會發生混戰。

其中,這耶律姓和拓跋姓,便是北蠻兩大部落的姓氏。

從前耶律部落和拓跋部落關係水火不容,而如今主帥是耶律齊,這使者卻是拓跋雷……李玉瑤便想到一種可能!

北蠻內部,或許已經統一了!

這對大乾來說,可不是一個好訊息。

拓跋雷狂笑半晌,滿朝文武仍舊噤若寒蟬,絲毫冇人把主上受辱當回事,更冇人反擊。

“很好,都不說話了?”

“好,你們不說,朕來說!”

李玉瑤猛地一拍桌子,指著仍一臉囂張的拓跋雷,喝道:“來人,把這個目無君上的狂徒推下去砍了!”

此話一出,滿堂皆驚。

眾大臣震驚地看著高高在上的皇帝,目瞪口呆。

“陛下,使不得啊。”

“是啊陛下,這可是雄鷹王國的使臣,要是殺了他,惹怒雄鷹王國,咱們可就真完了!”

“兩國交戰不斬來使,這不合禮數,荒謬,荒謬啊。”

甚至有大臣,反倒訓斥起了李玉瑤。

拓跋雷也是一愣,隨即卻是哈哈大笑起來。

他挺著胸膛大步上前,猛地抽出腰間彎刀“噹啷”一聲扔到地上,輕蔑地瞥了李玉瑤一眼,伸出手指,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劃了兩下,然後放聲大笑起來。

“殺我?女皇帝,本將借你幾個膽子,你敢嗎?”

說著,拓跋雷隨手扯過旁邊的小太監,抬手就是一個耳光扇去。

小太監被打的一個踉蹌,卻不敢作聲,捂著臉垂下了頭。

當眾打臉!

朝堂之上依舊鴉雀無聲。

拓跋雷指著龍椅上的李玉瑤,冰冷的眸光中透著蔑視,囂張而又張狂地說道:“真是給你臉了!再不知好歹,我連你這個女皇帝一起打!”

話落,拓跋雷猛地轉過身,目光掃向滿朝文武,眼中滿是鄙夷,譏嘲道:“還有你們,看不清形勢嗎?識相的,都給我跪下!”

“跪!”

拓跋雷一聲重喝,群臣當中頓時一片騷動。

但很快,麵對這囂張的氣勢,有人的膝蓋已經彎了下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