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第三個……

他們或許心中悲切,或許有所不甘。

但現實讓他們的膝蓋都軟了下去。

拓跋雷眼看著大乾國的這些大官兒們,一個個的跪倒在自己麵前,他再次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哈!”

“大乾?”

“不過一群螻蟻!”

“哼哼,若讓我拓跋雷帶兵,二十年前早就踏平你們大乾了!”

那狂妄跋扈的笑聲,迴盪在大殿裡,迴盪在朝臣們的頭頂上,憤怒和恥辱,壓得他們抬不起頭來。

就在這時,一聲大喝,如驚雷一般,將他們驚醒。

“嗬嗬,既然朕的禦林軍耳朵都聾了,那麼,靠山軍何在!”李玉瑤大喝一聲。

“在!”

大殿兩側,十名手持精鋼寶刀,身著輕鋼鎧甲的靠山軍士兵,大步上前,抱拳躬身。

殿外就有禦林軍職守,但禦林軍掌控在林中手裡,這林中雖然也口口聲聲說效忠自己,可眼下讓他的人去殺北蠻使臣,怕是借他兩個膽子他都不敢!

李玉瑤正是早就猜到會是這個結果,所以特意在這大殿的殿前、殿中和殿後,都安插了靠山軍的人!

雖然不多,但此刻,足夠了!

“給朕砍了他的腦袋!”

李玉瑤指向拓跋雷。

“是!”

靠山軍士兵毫不猶豫,起身便朝拓跋雷圍了過來。

他們纔不管對方是誰,也不管局勢怎樣。

他們隻知道,臨行前,楊先生叮囑他們,保護好夫人,一切全聽夫人安排!

如今眼看著夫人威風凜凜,高坐朝堂之上,成了大乾皇帝,他們也都跟著熱血沸騰。

而那什麼北蠻使臣,竟敢口出狂言羞辱夫人,若非楊先生曾叮囑過他們一切都要依令行事,不能輕舉妄動的話,他們早就要弄死那個囂張的傢夥了!

眼見十個身著古怪黑甲,手持銀亮鋼刀,威風凜凜,殺氣騰騰的士兵圍來,拓跋雷也意識到情況不妙,下意識後退兩步,連忙指向端坐在龍椅上的李玉瑤,破口大罵。

“你個女皇帝,你要做什麼?”

“你敢動我?”

“我看你是找死!”

“你若敢動我一根汗毛,你們整個京城的人,全都得陪葬!”

拓跋雷狠狠指向滿朝文武。

他不相信,這女皇帝真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在被大軍圍城的時候,殺他這個雄鷹王國的使臣?

然而,那些向他逼近的士兵們卻是絲毫未停,他們眼中的殺氣,讓拓跋雷心驚肉跳。

眼見這剛回到皇宮的女皇帝真的要殺拓跋雷,剛剛都像啞巴了似的群臣,此刻卻是紛紛激動起來。

“陛下,萬萬不可啊!”

“不要胡鬨!拓跋將軍乃是雄鷹王國的使臣,殺不得啊。”

“是啊,莫說使臣,就算平民百姓,也不能胡亂隨意殺人。”

“我大乾乃禮儀之邦,豈可如此野蠻?”

“若是惹怒雄鷹王國,我大乾可就要滅國之災了!”

“陛下,拓跋將軍的條件也不是不可答應,您難道想祖宗的基業,就這麼葬送在您的手裡嗎?”

群臣們一個個義憤填膺,這一刻彷彿全都是大乾的大忠臣,為了大乾敢與皇帝對峙。

聽到這些聲音,拓跋雷笑了。

他就知道,大乾人根本就不敢打仗!

這些大乾人,隻會舞文弄墨,弄些什麼詩詞歌賦,詩做的好,文章寫的好就能當官。

哼哼,不過是一群軟包,慫貨而已!

他知道大乾是以禮治國,君臣關係也是相互製衡,如今滿朝群臣全都反對,他就不相信女皇帝還敢和整個朝堂所有大臣們對著乾?

拓跋雷高高地揚起頭顱,正要得意大笑,卻愕然發現,那些朝他逼近的士兵,卻冇有停下。

而龍椅上的女皇帝,臉色依舊冰冷,根本冇有下令讓這些士兵住手。

“你……你們……”

拓跋雷臉色大變。

“女皇帝!快讓他們住手!”

“還有你們,都給我攔著!”

拓跋雷隨手扯過一個大臣,就朝靠山軍士兵們那邊推去。

雙方近在咫尺,眼見李玉瑤仍舊冇有要停手的打算,一意孤行,朝堂上的群臣們臉色煞白,紛紛失聲大喊起來。

“不要亂來!”

“使臣不能殺!”

“你這是害了我們,害了整個大乾啊!”

“唉!我就說,女人怎麼能當皇帝,頭髮長見識短,什麼都不懂,隻會壞事!”

“糟了糟了,誰快攔著啊!”

群臣們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這莊嚴的大殿內,此刻卻嘈雜的堪比菜市場一般,而這些百姓們眼中高不可怕的大人物們,此刻卻猶如螻蟻一般,認為他們的命,全都在這北蠻使臣一人的身上……

他們想要阻攔,但麵對殺氣騰騰的靠山軍士兵,卻冇人敢上前半步。

不過,朝堂上的混亂隨著兩名靠山軍士兵上前,毫不遲疑地掄起手中鋼刀而結束。

“我大軍入城,你必死無葬身之地!”

“啊……不要……”

“饒命啊……”

“嘭!”

驚慌失措中,拓跋雷想去撿扔到地上的彎刀。

但手起刀落的靠山軍士兵,速度則要更快。

一刀下去,那顆梳著一根根小辮兒的腦袋,就和脖子分了家,骨碌碌地滾落到地上,脖子斷口處鮮血噴得到處都是。

“咣噹。”

屍體隨即也跟著轟然倒地。

那雙圓瞪的雙眼瞪得老大,此刻還在透著驚恐和絕望。

拓跋雷臨死前最後那一瞬,他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拓跋雷頭顱滾落的那一瞬,無數尖叫聲隨之響起。

拓跋雷周圍的大臣們,更是紛紛逃得遠遠的。

朝臣們這一刻全都懵了。

北蠻的使臣,就這麼給砍了?

驚懼過後,一片嘩然!

“陛下,糊塗啊!”

“壞了!壞了!”

“殺了他們的使臣,北蠻人非要屠城不可!”

“京城完了,大乾完了!”

朝臣們一個個捶胸頓足。

這一刻,一雙雙憤怒的眼睛,卻是齊齊朝龍椅上的李玉瑤望來。

他們的家族、他們的財富、他們的未來……所有的一切,這下全都毀了。

太師秦木雲走了出來,深深歎息道:“陛下,為今之計,隻有您親自出城,去找北蠻主帥賠罪纔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