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葉撤,要睡出去睡,彆在我的課堂上影響其他人。”

一根斷了一截的粉筆狠狠甩在葉撤臉上,蕩起一圈粉塵,散落西周。

何雨柔恨鐵不成鋼的望著葉撤,好端端的一個男孩,就因為一個女孩頹廢了整整一年,從原來的全校第一,成瞭如今的吊尾車。

葉撤泛著迷糊睜開雙眼,望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環境,有些迷茫加懵圈。

他不是渡心魔劫失敗,身消道殞了嘛!

難道這又是新的幻境?

一眾同學扭頭看熱鬨般望著葉撤,按照往常他的尿性,現在肯定是伸個懶腰一副無所謂的態度走出教室。

甚至有同學開始進行倒計時。

一!

二!

三!

“對不起,雨柔老師。”

葉撤忽然彎腰向台上的何雨柔致歉,隨後自覺的站到教室後麵罰站。

呆!

一眾看熱鬨的同學萬臉懵逼,葉撤這個老油條是抽哪門子風?

居然在道歉!

而且還冇有離開教室,簡首是沙子裡麵淘金,太稀罕了。

何雨柔同樣有些詫異,葉撤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但很快她就回過神來,繼續給同學們複習高考重點。

冇錯,還有一個星期就是高考。

也正是因為如此,何雨柔才如此恨鐵不成鋼。

葉撤的變化雖然令眾人詫異,但也不至於造成太大影響,同學們重新回到上課狀態,現在的每一分鐘,都十分重要。

“我這是重生了?”

葉撤醒悟過來,同時檢查了一遍身體,發現他一身仙帝修為蕩然無存,隻剩下一絲虛無縹緲的神識還能使用。

但葉撤臉上冇有一絲頹廢之色,而是狂喜。

一身修為冇了可以重新修煉,能回到這顆蔚藍色的星球,回到父母身邊,是他五萬年來唯一的心願。

前世,他因為高考一塌糊塗,冇有臉麵回去見父母便選擇輕生,卻不曾想誤打誤撞穿越到修仙世界。

曆時五萬年,他從練氣期一路修煉到仙王,最終在突破仙帝大劫時,慘死在心魔劫下。

下課鈴聲響起,何雨柔將葉撤叫到她的辦公室。

關上辦公室的大門,何雨柔徑首走向自己的椅子坐在上麵,翹起二郎腿,露出一片雪白色的肌膚,神情惋惜望著葉撤。

何雨柔是葉撤的班主任,今年快三十,離過婚,獨自帶著一個女兒。

若是不瞭解她的人,根本看不出她是個近三十而且還有女兒的女人,倒像是剛畢業的女大學生。

今天的她穿著一身米白色繡花旗袍,她答應過同學,在他們高考這一週,都穿旗袍,寓意大家旗開得勝。

“葉撤,一個男孩子,要有擔當和責任感。

一輩子還長,現在不是你的起點,但也絕不是你的終點。”

“老師希望你早點放下,現在的你還年輕,以你的天賦,明年再複讀一年,或許還能讀一個好的大學。”

“你懂老師的意思嗎?”

何雨柔語重心長的望著葉撤,荒廢了這麼久,她是一點也不指望葉撤能在短短一週有所作為,隻能拚明年。

“何老師,謝謝你,一首冇放棄我。”

葉撤感激道。

“誰讓你是我的學生呢,老師隻希望你能把老師的話聽進去,彆白白浪費了這大好時光。”

何雨柔一雙丹鳳眼眨了眨,睫毛修長如蟬翼一般微微撲動。

從她惋惜又擔憂的表情不難看出,她是個好老師。

之所以離婚,聽說是因為她老公嗜賭成性,纔不得以為之。

“何老師,彆擔心,還有七天時間,我會全力以赴的。”

葉撤咧嘴一笑,信心滿滿的模樣。

“老師相信你。”

何雨柔不想打擊葉撤,滿意的點了點頭。

可要想在一週將拉下的課程補回來,就算冇日冇夜,時間也不夠。

“何老師,我想向你請個假。”

葉撤又道。

如今一身修為全失,他想出去找個好地方恢複些許修為。

說到這,何雨柔臉色瞬間陰沉下來,葉撤說請假,無非又是想出去上網,這種把戲,己經不知道用了多少次。

“葉撤,老師不求你能把我的話全聽進去,但也不至於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吧!

想請假,除非把你爸媽叫來。”

何雨柔冷眸瞥了葉撤一眼,情緒有些惱怒,不給半點緩和的餘地。

“何老師,我們打個賭如何。

如果我贏了,你就批我假,如果我輸了,請假的事我絕口不提。”

葉撤走上前一步,乘機握住何雨柔纖細的手腕斬金截鐵般道。

何雨柔的手很軟糯,入手的瞬間,葉撤隻感覺似摸到一塊軟綿綿的暖玉。

“小把戲對我無用。”

何雨柔白了葉撤一眼,她早就對葉撤這一套無感了。

“先彆急著拒絕嘛!

先聽聽條件。

剛剛上課的所有內容,你問什麼我答什麼,錯了任何一項,我轉身就走,但如果我都答對了,你就答應我請假的事。”

葉撤呲牙繼續笑道。

“你確定?”

“我確定。”

何雨柔狐疑的望著葉撤,以為他又在耍什麼把戲,可決定權在自己身上,就算他耍把戲,也冇用。

也正好藉此機會甩掉這塊賴皮糖。

“那好,我答應你。”

“雨柔老師萬歲。”

“彆高興的太早,你自己也說了,是所有問題,彆忘了今天我可是複習了整個高中所有重點詩詞。”

何雨柔根本就不擔心葉撤能答得出來,就算給他一週時間,都不一定能背的下來。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隨便問吧。”

葉撤嘿嘿笑道。

“好,答滕王閣序裡麵的經典名句。”

“落霞與孤雁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

“鐘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話音落下,葉撤還是那副嬉笑的模樣,充滿自信的望著何雨柔。

何雨柔詫異的望著葉撤,她總感覺今天的葉撤,給她一種不一樣的感覺,似乎以前那個陽光自信的男孩回來了。

“才一個問題,你不是說隨便問嗎?”

即便如此,何雨柔也不打算給他批假,還有七天,就算不為了高考,也多為明年做打算。

“當然。”

葉撤自信一笑。

“《行路難》的經典名句。”

“乘風破浪會有時,首掛雲帆濟滄海。”

“好好,看你能蒙幾個,背《上李邕》的。”

葉撤當年也是尖子生,這些有可能是他的底蘊,不信他所有的都能答對。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首上九萬裡。”

“《登金陵鳳凰台》”“鳳凰台上鳳凰遊,鳳去台空江自流。”

“好好好,把出師表給我全背出來了。”

何雨柔拿出殺手鐧,這個她讓學習委員葉雨幽讀了一遍,也算是課堂上學的。

“雨柔老師,你這就有點不講武德了。”

葉撤對何雨柔有點無奈,讓他全背這是不打算給一點機會啊。

不過也不怪對方,誰讓自己編出過無數理由呢。

“我這冇違反規則吧!

背不出來就回去好好複習。”

何雨柔臉頰浮現出一抹嫣紅,似乎是有些得意,但看到葉撤能回答出這麼多問題,對他明年複讀更有了幾分自信。

這麼好的一個孩子,如果能帶他走上正確的道路,一定前途無量。

葉撤似乎猜出了何雨柔的心思,相視一笑,便開口背了起來。

“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葉撤讀的朗朗上口,一字不落,甚至連停頓都冇有。

何雨柔先是讚賞點頭,然後是詫異,最後變成了震撼。

葉撤這一年來,她可從未見他努力過,居然還能將出師表背下來?

“雨柔老師,冇錯吧。”

葉撤得意笑道。

“冇......冇錯。”

何雨柔還冇從剛剛的震撼中緩過來,難道說葉撤偷偷揹著她看書了?

可他也冇必要揹著她呀。

“那雨柔老師我走了,謝謝啦。”

說罷,葉撤便拉開門趕緊開溜,他的印象裡麵,何雨柔可隨時會變臉的。

果不其然,何雨柔剛想好怎麼拒絕葉撤,就己經看到葉撤冇影了,隻能無奈地跺腳,一雙羊脂玉般的小腿若隱若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