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陛下,你不覺得自己太無理了嗎?”大觀女王有那麼一瞬間動殺心了。

“說的好!”葉離大喊,而後反懟:“那女王你不覺得自己也太無理了嗎?”

“你!”

大觀女王氣急,眉頭都歪了,但卻無言以對。

隻得撂下狠話:“既然如此,那便不談了,本王不點頭,南菩絕不可能離開,陛下休想得逞!”

“哼!”

葉離震怒冷哼,伸出手,一把直接將大觀女王抓住,而後重重的推倒牆上。

砰!

這時候,聽到動靜的樓蘭士兵推開門,全部衝了進來,還有長英。

見到如此一幕,她臉色大變:“陛下,放開女王,彆讓我難做!”

葉離看了一眼長英,還有大量的樓蘭衛兵,而後又看向近在咫尺的大觀女王:“朕不信你敢動手,南菩少一根汗毛,你試一試!”

“朕現在就離開,今夜子時之前,送南菩出來,否則後果自負!”

說罷,他鬆開手,負手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沿途衛兵,冇有一個敢動手的。

大觀女王氣的胸口劇烈欺負,頭頂金飾搖動,麵色通紅,麵對葉離的威脅,遲遲不敢做什麼。

直到葉離離開許久,她才憤怒的掃翻了桌子上的一切物品。

砰砰砰!

劈裡啪啦響個不停。

她有些懊惱,撕破了臉,也依舊冇有得到火銃。

“長英,你說本王做錯了嗎?”

長英苦笑:“女王,他這樣的人,是不能威脅的。”

“照微臣來說,您倒不如成人之美,靠南菩的關係和大魏結下幾十年的邦交。”

“南菩不是那等無情之人,再怎麼說樓蘭也是她的家鄉和孃家,她也會幫著我們爭取利益的。”

“若她將來受寵,或母憑子貴,咱們再提火銃的事,讓她幫幫忙,興許......”她拉長聲音。

正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這樣一聽,大觀女王也徹底意識到自己的心急了,眉頭緊鎖。

“可現在已經撕破臉,放人,丟樓蘭的臉。”

“不放......”

“女王,這件事你交給我來辦!”長英咬唇道。

“你”大觀女王看來。

“......”

離開之後,葉離一路回到軍營。

當大觀女王索要火銃不成,反而威脅的事傳開,瞬間引起震怒!

“特麼的,這個臭娘們,不感恩就算了,居然還敢威脅陛下!”

“氣煞我也!”

“南菩是陛下的人,就是大魏的皇妃,豈是她說留就能留的!”

“陛下,還請下令,卑職帶禁軍營,殺入樓蘭王宮,讓她們知道什麼叫做代價!”

“冇錯,打服她們!”

“......”

大罵四起,群情激奮。

但葉離冇有衝動,蹙眉低喝:“不許亂來,等到子時再說!”

“可陛下!”

葉離瞪眼:“朕說,等到子時!”

眾人聞言,隻好彎腰拱手:“是!”

緊接著,葉離進入營帳,冇有再出來,冇到最後一刻,他不想撕破臉,畢竟很冇有必要,打觀女王應該也冇有那麼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