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陛下,來了,他們來了!”夏陽大喊著衝了進來。

葉離和千月同時一震,來了?什麼意思?送人來了,還是動手來了?

葉離鬆開千月,噌的一下站了起來。

“怎麼回事?”

夏陽跪地:“陛下,樓蘭王城有一支軍隊出來了,大約兩三百人!”

“怎麼辦?”

兩三百?

但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葉離就知道最擔心的事冇有發生,而後他二話不說衝了出去。

隻見綿延不絕的火把下,沙漠通明,兩百多號軍隊一字排開。

而大量禁軍已經半包圍了他們,嚴陣以待。

“退下,不得無禮!”葉離低喝。

“是!”頓時,烏泱泱的人才後退了三步,留出了足夠多的空間,讓場麵看起來不至於那麼窒息,那麼像是對峙。

隨後,葉離走上前。

長英苦笑道:“看來,你真的以為我們會動手。”

葉離笑道:“防人之心不可無嘛。”

長英沉默,夾在中間不好做人,更不好說話,英氣的眸子閃過一絲自責:“抱歉,我冇有想到今天會發生那樣的事。”

“你不用跟朕道歉什麼,那是朕和大觀女王的事,你我之間,是朋友。”葉離誠懇。

聞言,長英懸著的心放了下去,就怕因為白天的事,葉離覺得自己在坑他。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說著,她讓開了。

葉離看去,甚至以為是大觀女王來了,誰知,從車輦走出來的卻是南菩。

她完好無損,褪下了女官的華服,穿著西域獨有的普通羅衫,鬢髮學漢人盤著,一支金釵醒目,那樣子,絕了,像是一個富貴人家走出來的俏阿姨。

二人相視一笑。

“南菩大人!”夏陽等人驚詫,人真送來了?

千月不由露出喜色,雖然和南菩有些不對付,但看到南菩被送出來,還是高興,至少不用大動乾戈。

“過來扶我。”不知為何,南菩忽然有幾分矯情起來,以前可也是雷厲風行的性子。

葉離走了過去,伸手扶下了她。

“好傢夥,你胖了點。”他忍不住嘀咕一聲,自己女人自己最清楚,不過她雖說胖了一點,但卻是愈發好看了。

南菩這個年紀的女人,豐腴起來,那簡直是男人的殺器!

“還不是因為你。”南菩白了一眼。

“朕,朕怎麼了?”葉離挑眉。

南菩看起來心情不錯,有些按耐不住的欲言又止:“這個......一會再說。”

她風韻美眸煽動,示意長英還等著。

葉離看去,長英一直冇走,應該是還有話說。

“長英將軍,不如進去說?”

長英微微一笑,邀請道:“不知道陛下敢不敢和我走走?”

“這有什麼不敢的,朕又不是大姑娘,還怕長英將軍做什麼嗎?”他調侃,眨巴著眼。

長英忍不住被逗笑。

“好了,都回去吧。”

“朕和長英將軍有話說!”他擺擺手,既然人都給了,那軍營再這麼嚴陣以待就顯得有些不大氣了。

“是!”眾人抱拳。

隻有晉十三等人遠遠跟在身後,而葉離和長英並肩而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