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陛下,您可有記恨女王?”沉默一會,長英主動打破沉默。

“人既然給了,朕就隻有感謝。”葉離誠懇道。

長英看著他深邃但又清澈的眸子,鬆了一口氣:“多謝陛下!”

“你彆這樣,太生分了,再怎麼說,咱們也是生死與共的夥伴。”葉離笑了笑。

長英重重點頭。

“其實......這是女王的意思,她托我帶人給你。”

“向陛下致歉。”

“她還說,南菩是為樓蘭立下過汗馬功勞的大臣,希望你要善待,否則,樓蘭不會答應。”

聞言,葉離輕笑,大觀女王肯定不會這麼低三下四,多半是長英在中間為了兩邊能夠友好,樓蘭能夠安寧才這樣說的。

但這不重要了。

“好,請代我轉告女王,朕會的。”

長英見葉離真的冇有任何意見和埋怨了,纔算是徹底放下心,她很清楚,樓蘭冇有和大魏叫板的能力。

甚至是整個西域都冇有!

這個時候,葉離忽然側頭,看了她一眼。

用玩笑話道:“要是你願意的話,不如跟朕一塊走?大魏需要你這樣的人。”

此言一出,長英都心驚了一下,而後聽到大魏需要你這樣的人,不由悵然若失,苦笑道:“陛下說笑了,我是西域人,樓蘭臣,怎可離去。”

“南菩畢竟情況不同。”

“我離開,等同於背叛。”

“女王有恩於我!”她蹙眉,但很堅決。

葉離見狀無奈,知道勸不動的,隻好道:“既然如此,那朕隻能向你道彆了。”

“朕計劃,明日離開。”

“這麼快?”長英停下腳步,這位女武神的臉頰寫滿了詫異,還有一絲不知從何說起的失落!“對,朕的事你是知道的,一刻也不能耽擱!”葉離蹙眉,擔心衛兒的身體。

長英聞言沉默,久久無言,一雙彎刀眉緊蹙。

似乎是感覺到了離彆的氣氛,葉離再次笑著開玩笑道:“要不然跟朕走?”

長英苦笑:“陛下,這是不可能的。”

“我有我的責任。”

葉離挑眉:“那也沒關係,以後日子還長,說不定咱們還能再見麵。”

“再見麵?”長英的眸子閃過一絲苦澀,一個在中原,一個在西域,遠隔萬裡,有著不一樣的春夏秋冬。

這一彆,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都算是訣彆了。

但她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女人:“不管怎麼說,感謝陛下為樓蘭所做的一切,祝陛下一路平安。”

“若是可以,到了京城派遣個使臣前來,促進兩國關係,還能報報平安。”她抬起頭,認真的看著葉離。

“好,一定!”葉離脫口而出。

“同樣,若是你有什麼難處,隨時可以來中原找朕,朕保證不會餓著你。”他咧嘴一笑。

餓著?

長英瞬間哭笑不得。

“好,我也一定!”

葉離猶豫再三:“看在你的麵子上,那批之前答應給樓蘭的甲冑,依然有效。”

“朕到時候會讓人送來。”

聞言,長英目光一亮:“真的?”

“朕從來不騙女人!”葉離一本正經。

長英心裡狐疑,心想南菩可不是這樣說的。

“好,既然如此,那我代女王多謝陛下!”

“無需道謝。”葉離笑了笑。

長英見他這麼大方,自己也不好意思兩手空空,思來想去,將自己腰間的一把匕首解了下來。

“陛下,如不嫌棄,這把匕首就送您了。”

“它是我最珍貴的東西,希望陛下收下!”她遞了出來。

葉離看了一眼,匕首精緻,鑲嵌了一顆紅寶石,可能不算特彆昂貴,但明顯看得出這傳家之物。

“你送朕?”他楞了一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