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53章種種挑唆

江中援寧扶貧幫困工作,涉及經濟社會生活的方方麵麵,除了10個億的扶持資金之外,還有醫療、教育、商業設施等方方麵麵,第一年涉及的項目就達一百多個。江中援寧指揮部,就是整天在忙忙碌碌地幫助對接這些項目。

此次,江中省書記帶隊赴寧考察,隨行人員主要是由江中省委組織部選定範圍、熊書記親自審定;而到了寧甘之後到底看什麼?江中省委辦公廳已經事先跟援寧指揮部通知了,一定要讓他們選擇好、把關好,既要體現“廣度”,又要體現“力度”,還要體現“鮮明度”。

所謂的“廣度”,是指江中對寧甘的幫扶不是一個點、一條線,而是涉及經濟社會和黨的建設方方麵麵;所謂的“力度”,就是大項目、大工程、大投入,一兩年後要出大形象;所謂的“鮮明度”,就是強烈的工作特色,人有我也有、人無我也有!

這“三個度”,就是選點的指南,已經通過江中省委辦公廳明確傳遞給了指揮部。江中省副書記陸在行也非常重視,給指揮部黨委書記古翠萍、指揮長張維都打了電話,希望他們要加強與寧甘省方麵的溝通協調,認真做好考察點的選點工作,可以讓熊書記從點上瞭解寧甘整個麵上的扶貧工作和成績。

古翠萍和張維自然高度重視,他們外派在寧甘,平時推進各項工作就如學生上課和完成作業,而此次江中省書記的親自考察就更像是迎來了升學大考!古翠萍和張維在工作上相互之間,還是有不少的不同意見。可在迎接這次考察團的工作上,目標是一致的,都希望考察團特彆是熊書記,能看到援寧工作的成效!所以,在項目選擇上也都相當的慎重。最後,決定還是采取一貫的做法,由寧甘方麵提出考察點的初步名單,再由指揮部討論把握,再反饋給江中省委辦公廳,報請領導審定。

由於時間比較緊湊,算來算去,此次寧甘省書記一行能看的點,最多也就五個左右,撐死了看六個點!所以指揮部請寧甘省方麵提出12個點以供選擇。寧甘省委雖然覺得12個點有點多了,但鑒於江中省第一批扶持資金就給了10個億,這個“財神爺”最好還是不要得罪,要是這次考察接待得好,江中主要領導一高興,說不定又追加10個億也不是冇可能,正好可以給寧甘氣若遊絲的財政一個喘息的機會。

特彆是山川白,他是嚐到過了扶持資金甜頭的,儘管選點讓他覺得有些傷神,可回報非常的豐厚,為此那些麻煩他都忍了,要提供12個點的名單那就12個吧。蕭崢所在寶源縣的紅色項目被其叉掉之後,山川白又將盤山市的“路霸整治行動”給叉掉了,他又補充了兩個自己認為可以去看看的項目,這樣可供考察的點一共正好12個,分彆是:賀蘭山文化旅遊綜合開發項目、寧甘紅葡萄種植和葡萄酒生產基地項目、山水林田湖草沙係統治理項目、風能發電機組項目、寧東100萬噸煤製油項目、西六市馬鈴薯基地、江寧吊莊搬遷項目、中寧枸杞生產基地項目、冷涼熟菜生產基地項目、高階牛肉灘羊和奶製品生產基地項目、江寧合作全日製小學、吊莊中心醫院。

這批12個參觀點名單中,有3個是央企主導的重大項目,直接服務於國家黃河保護綜合治理和能源開發的項目,這些項目是利長遠的,從領導層到專家、技術人員到用工人員,都是央企直接派人,對短期內地方的經濟和解決就業冇有直接作用,其他的一些項目,和江中支援的資金、選派的專家和技術骨乾有直接的關係。

指揮部一直就在負責選派、協調、督促,並幫助寧甘地方和專家人才解決實際問題。因而自從指揮部到達寧甘以來,指揮部上上下下全部開足了馬力,像馬鎧這樣的副指揮長,他就親自負責賀蘭山文化旅遊綜合開發,提供江中相關成功案例,同時協調老師、醫生到剛剛新建、條件艱苦的小學、醫院正常開展工作,幫助他們解決工作和生活保障問題。就算副指揮長劉永誓、陽輝等人的肩膀上也被壓上了任務,有他們忙的。

所以,到了寧甘指揮部的這班人,都是乾了一些事的,想要完全閒著基本冇有可能。區彆在於有的人,為公家而忙;有的人,一邊忙一邊摻雜著私心。很少有貪腐的乾部,是不忙的。隻有忙的人,手裡纔有項目,纔有資金,纔有權支配資源,並與老闆之間進行交易。為此,在指揮部裡,張維、劉永誓、陽輝等人在忙,古翠萍、馬鎧、何雪、蔣小慧等人也在忙,表麵上都忙忙碌碌,你看不出各人的區彆。乾部與乾部的區彆,都是發生在私下裡的、很多發生在工作時間之外的圈子裡。

山川白將這12個項目圈定之後,讓辦公廳屬下形成正式的書麵名單,讓秘書去與薑書記的秘書約時間。這時候組織部長鹿濤桂打了電話過來,問山川白有冇時間,想來商量點事情。山川白對組織部長鹿濤桂還是比較客氣的。他說有空,讓他過來好了。

鹿濤桂很快來到山川白的辦公室,兩人點燃了至尊版的“塞上江南”捲菸,鹿濤桂問道:“山省長,江中省有一名年輕領導乾部叫蕭崢的,正在我們寧甘省的寶源縣掛職擔任縣委書記,不知你是否瞭解?”山川白自然是瞭解的,還打過幾次交道,本來山川白要將江中支援的10個億資金,全部用到自己的項目上去,結果就是因為這個蕭崢,其中3個億被爭取到了寶源縣發展紅色旅遊了!

所以,山川白心裡對蕭崢的意見非常大,他和戴學鬆、列賓等人一樣,都希望這個蕭崢能早點離開寶源縣。

這會兒,組織部長鹿濤桂竟然來問蕭崢的情況,山川白就探問道:“鹿部長,蕭崢這名同誌,我還是有所瞭解的。你問他的情況,是有什麼需要嗎?”鹿濤桂道:“這個情況呢,本來是保密的,但是薑書記授權了,說讓我可以來問問山省長,所以相關情況,我就跟山省長透露一下。”山川白哈哈一笑道:“看來,我今天是難得的有權利瞭解一些組織機密了!”山川白心情相當的不錯,剛纔鹿濤桂的話,說明省書記薑魁剛還是非常信任和依賴自己的,這樣他要做些什麼,就冇人敢跟自己過不去了!

鹿濤桂就將華京組織部對寧甘提出的優化年輕乾部結構要求,對山川白說了。特彆是其中“32歲以下的副廳級乾部必須要有1人,且必須要有縣區黨政正職的工作經驗”這個要求,目前寧甘方麵,冇有合適人選,但是掛職縣委書記蕭崢,卻恰好符合這個條件,薑書記的意思是,是否可以把蕭崢給爭取過來,成為真正的寧甘乾部。

聽完這個話,山川白立刻搖頭否決道:“不妥!不妥!不妥!”連續三個不妥,讓省組織部長鹿桂濤不得不重視,問道:“山省長,你說‘不妥’,肯定是有道理的。你給我具體說一說。”山川白道:“蕭崢這個同誌,工作積極性可能是比較足,他也總是對人說,他是為了老百姓考慮。可是這個同誌,有兩個明顯的不足:一是不講組織原則,經常越級打報告,之前在10個億的援助資金分配上,他竟然通過指揮部黨委書記古翠萍的關係,直接找到了薑書記那裡。他有冇有考慮過,省裡其他領導對這筆資金是有通盤考慮的?他卻通過在薑書記麵前亂打包票,強行爭取了3個億的資金下去,完全打亂了省裡對扶貧資金的考慮。

二是工作隨意性非常大。本來,他把那3個億的資金爭取下去,好好的去搞扶貧也就算了,至少可以發展紅色旅遊經濟,把寶源縣的經濟給發展起來嘛!這樣至少對薑書記也是一個交代!可是,他卻不。縣裡的教職員工知道了這筆資金之後,到縣衙門口搞靜坐、絕食,他可能怕了,擔心教職員工鬨事不可收拾,他就把扶貧資金用來發了教職員工拖欠的工資和補貼,這樣一來本來用來基建的錢,一下子用光了!當初,他向薑書記表態表得很好,說是紅色旅遊‘一年見形象、一年半華京領導來考察’,現在隻能乾瞪眼了!這樣的乾部,你說可以用嗎?”

“有這樣的事?!”組織部長鹿濤桂大為吃驚,“這個事情,薑書記知道嗎?”山省長道:“我不知道薑書記是否已經知曉,我是不想去說,省得壞了薑書記的心情。反正,表態是蕭崢自己向薑書記說的,後果也由蕭崢自己去承擔。我一個副省長去說一個縣委書記的話嗎?這個事情,我乾不出來。要是蕭崢這個人,有點自知之明,他應該自己到薑書記這裡來彙報吧?”

鹿濤桂點頭道:“這倒也是。這麼看來,蕭崢這個同誌,還是相當不成熟的。”

“成不成熟,我不好說。”山川白道:“但是,有一點啊,要是蕭崢這個人,果真是非常的優秀,江中方麵又如何捨得將他外放到寶源縣來掛職呢?優秀乾部,為什麼不放在自己的省裡培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