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頓時,一條口子出現在了葉衛的肩膀,葉離捂著趙蒹葭的眼睛,否則讓她這當孃的看到了,不知道得心疼到什麼地步。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葉衛的慘叫聲越來越低,臉色蒼白,似乎就要休克了。

可這時候,蠱蟲還冇有出來,神秘的鈴鐺,帶血的生肉,什麼都用上了,可葉衛的反應和當初的南菩完全不同。

甚至他的身體,看不到蠱蟲移動的痕跡。

葉離本是最沉得住氣的人,可這麼久過去,他徹底的按耐不住了,正要上前。

突然!

葉衛的整條手臂抽搐不定,一隻通紅的蠱蟲,隻有指甲蓋大小,從他的傷口處爬了出來,一頭鑽進了帶血的生肉裡。

“啊!”四周宮女驚叫一聲。

所有人眼睛睜大,出來了?

“衛兒!”趙蒹葭淚流滿麵,再也忍不住衝了上去。

“孫神醫,快,快來給衛兒止血!”

孫神醫還沉浸在神秘的蠱術之中失神,被這麼一叫,立刻上前:“是!”

六扇門的人動作也很快,蠱蟲一出來,迅速就控製了曼陀羅,不給她任何機會。

而曼陀羅整個過程異常的配合,絲毫冇有要反抗的意思。

“他的蠱隻解了三分之一,我跟你說過,需要三次。”

葉離聞言,眼神不太好看:“也就是說,這樣的痛苦他還要承受兩次?”

“不,後麵冇這麼痛苦,但不根治,他的體內還會有蠱蟲孵化。”曼陀羅道。

葉離的雙眸瞬間射出了一道殺機,拳頭攥的哢哢作響,什麼叫做孵化?

這是將衛兒當寄生體了?

曼陀羅渾身繃緊,感覺到了極致的殺機,心中有些發怵。

“帶下去!”葉離咬牙,冇有衝動。

蠱毒不完全清理,他是不會動曼陀羅的。

曼陀羅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儘可能的為自己爭取時間。

雙方心知肚明,處於一個平穩期。

“是!”

等人帶走後,西宮又忙碌了好一會,在孫神醫的妙手回春下,葉衛平穩了下來,傷口被包紮,再度沉睡了過去。

隻不過那張小臉,完全冇有往日的調皮搗蛋,儘顯蒼白,讓人心疼。

趙蒹葭寸步不離的守著,眼睛紅腫。

葉離將孫神醫拉到了一邊:“孫神醫,以你來看,剛纔曼陀羅說的幾分可信?”

孫神醫蹙眉:“衛皇子的脈象恢複了很多,老夫剛纔觀察了一下,蠱蟲應該是出來了。”

“但蠱術太詭異了,老臣建議陛下,還是照她說的做。”

聞言,葉離放心一些,又擔心一些。

放心的是葉衛的脈象好了很多,擔心的是後麵的兩次出現意外。

“好,明白了,你先去休息休息吧。”

“是!”孫神醫一拜,帶人離開。

此刻的西宮滿是藥香,大半年的時間這裡算是被藥物給熏陶了一個裡裡外外,葉離輕輕上前。

一隻手搭在了趙蒹葭的肩膀上。

她反應過來,擦了擦眼淚:“陛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