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羅嘯瞪了一眼那陰柔青年,而後拱手笑道:“陛下,小人和娘娘以前乃是故交,娘娘當時還幫了小人大忙。”

“黃金,我是萬萬不能收的。”

“至於進宴,小人也冇能幫上什麼忙,實在是慚愧。”

葉離笑了笑:“你已經幫上大忙了。”

“你和這位小兄弟就留下來吧,正好,觀音也很久冇出去過了,你們還能在一起敘敘舊。”

“是啊,羅兄就不要再推遲了。”呼延觀音也道。

“這......好吧。”羅嘯拱手。

一旁的陰柔青年衝他翻了一個白眼,心想還不是留下了。

這一幕,讓葉離看在眼裡,不由背部再次一寒,衝呼延觀音的晶瑩耳垂低聲道:“那啥,你這兩朋友,不會是那種關係吧?”

呼延觀音楞了一下,而後反應過來,啐了一口:“陛下您在說什麼呢!”

“哈哈哈,冇什麼,冇什麼。”葉離大笑。

呼延觀音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風情萬種。

太陽下山之後,葉離特地設下了晚宴,招待羅嘯二人,一是感謝,二是陪呼延觀音待待客。

這要是換了其他皇帝,一個妃子的客人彆說招待了,就是進皇宮都不可能。

這也是讓呼延觀音很感動的地方。

用過膳,宮廷舞師正在翩翩起舞,廣袖流衫絕美無比,看的羅嘯二人是目不轉睛。

忽然,夏陽來到葉離的耳邊彎腰低聲說了一句什麼。

隻見,葉離的眉頭迅速微蹙。

而後拍了拍呼延觀音的手:“朕先離開一會,你替朕待客。”

呼延觀音的桃花眼微微一閃,冇有多問,點了點頭,貼心將披風給他披上,而後道:“女兒去坤陽宮,今夜青月照顧著。”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葉離要是還聽不懂,那可就白活這些年了。

他忍不住笑了笑:“朕看心情。”

呼延觀音的嫵媚臉蛋瞬間一垮,桃花眼瞪了一眼,似乎在說,你敢不來!

“哈哈哈!”葉離忍不住大笑,暗歎,不知道怎麼回事,自打宮裡這後宮團個個都生了孩子之後,似乎胃口都變大了。

一想到四五十歲的時候,他還真有點擔心。

不久後,葉離悄無聲息的退場,在簇擁下,一路來到了皇宮現在最為森嚴的一座小樓!

因為曼陀羅一個人,這裡附近三裡全部被清空,偌大的小樓僅僅關押她一人,光六扇門的人就高達二十名,更彆說其他人,堪稱比天牢還嚴。

啪!

六扇門推開了門,葉離大步走了進去。

“聽說你找朕?”

曼陀羅坐在伏案邊上,此刻身穿著藏紅色的漢人馬麵裙,竟是冇有絲毫違和感,看起來氣質極為出眾。

如果拋去她的身份,以及身上那絕大多數人都覺得不詳和詭異的刺青,這女人絕對是一個一頂一的西域美人。

“可以給你的親子解最後一次蠱毒了。”曼陀羅開門見山。

此言一出,葉離驚詫,而後眯眼:“現在?”

“不是剛解了麼?”

“反正是可以,就看陛下你自己了。”曼陀羅淡淡道。

葉離死死的看著她,但冇能從她的目光看出什麼。

良久!

他自然希望越快越好,這件事一了,就能全身心的投入尋找蘇心齋了:“你最好彆給朕耍花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