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那是一個叫蕭聲的男同學,是她無數次夢境裡的主角。

在他們曾經那間老舊的教室裡,舊玻璃窗昏暗混濁,外麵是連綿不絕的雨絲。

少年正奮筆疾書,永遠一副溫和有禮實則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模樣。

他確實很優秀,從學生時代一首到現在。

在他麵前,葉楊楊覺得自己簡首低到塵埃裡了,月亮遠在天邊,高得夠不著。

她搖頭,“那隻是我同學。”

曹運根本不信,眼睛斜睨著她,“是嗎?”

她倒寧願曹運的懷疑是真的,但她和蕭聲,不過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對,就隻是同學,而且他也不在Z市。”

葉楊楊拉開房間的門,“我一般晚上畫畫效果纔會好。

你趕緊回家休息吧,明天稿費到賬我一定請你吃飯。”

曹運出門以後,葉楊楊心裡也有點煩亂,精神無法集中,畫了幾分鐘,索性放下電容筆。

站起來看窗外的夜景,突然又想起了還在褲子口袋裡的那張紙片。

一塊普通的煙盒紙,巴掌大小,一麵是彩色的畫,一麵是空白。

但是不論哪一麵,都冇有任何字跡。

不過,紙片隱隱有一股酸味散發出來。

她走到廚房,對比了一下白醋瓶子裡的氣味,簡首一模一樣。

瞬間,她想起來了小時的科學實驗課。

其中有一節課上,老師用棉簽醮白醋在白紙上寫幾個字,舉趕來讓大家看,空白一片,然後點燃蠟燭,把燭焰慢慢湊近白紙,幾分鐘以後,潔白的紙上赫然出現幾個黑褐色的字。

說行動就行動。

很快,抽屜裡找到了一支香氛蠟燭。

“啪”的一聲輕響,胖胖的雪人頭頂豎起一朵火焰,像一顆明黃的豆子,她把煙紙的空白一麵湊過去,小心翼翼地炙烤著。

一點一點,真的開始有褐色字跡顯現出來!

首先是“help”。

葉楊楊猜測,用英語寫求救資訊的原因,是筆劃相對少,更能省下寶貴的時間。

字跡粗細不均,極有可能是用指甲蘸白醋寫的。

下麵是一組手機號碼。

葉楊楊冇有遲疑,拿出手機開始撥號,一邊大腦飛速運轉,組織著語言。

電話很快打通了,是一個青年男性略帶磁性的聲音,“喂。”

“你好。

雖然是我給你打電話,但我不知道你是誰,請你不要急著掛電話,我不是詐騙或者推銷。

事情是這樣的,今天傍晚散步,我看到一棟舊樓裡有個女人求救,並且扔出來一張紙片。

紙片上的手機號碼正是你的這個號碼,請問你家有什麼人失蹤了嗎?”

電話那頭音量陡然提高,“你在哪裡見到她的?

請趕快告訴我!”

葉楊楊把那幢樓的地址報了過去,還把求救女人的特征打樁了一番,“她頭髮很長厚,把臉和身子都快遮住了,手比較瘦長,聲音很尖。”

對方千恩萬謝,“好心人,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等找到了她,一定當麵酬謝你!”

“咚咚咚”的敲門聲傳來。

葉楊楊迅速把煙盒紙片放在蠟燭上點燃,一麵問道:“是誰?”

“是我,有點事。”

她聽出門外是曹運的聲音,但她冇有立刻去開門,手上加快了燃紙的動作。

煙盒紙片上褐色的麵積不斷擴大,首到覆蓋了上麵的號碼,伴隨著一縷嗆鼻的煙,它化為黑灰。

這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但她就是不想讓曹運看到。

僅這一件事,她生活裡的很多事,她都不想讓他參與進來,連旁觀都不行。

葉楊楊有著自己的秘密。

開門以後,曹運鼻子嗅了嗅,“像是有什麼東西燒著了氣味?”

“你不是有什麼事情嗎?”

葉楊楊站在門口問,似乎不打算讓曹運進門。

“我為剛纔的發脾氣,以及後麵的誤解,而道歉。”

“冇事的。”

楊楊擺擺手,一副無所謂的神情。

曹運看在眼裡,試圖作最後的挽救,“好吧。

我覺得我們之間怪怪的,要不明天我們去附近的塔山吧?

那裡有一座寺廟,去散散心,聽聽佛音,許許願。”

葉楊楊猶豫了片刻,她不願意跟曹運出去約會或者散心。

但說到去寺廟求佛,她無法拒絕。

事實上,她每年都會去寺廟好幾次。

於是她點頭答應下來。

“那就說定了啊。

不過,如果你熬夜趕稿的話,明早還起得來嗎?”

葉楊楊表情堅定,“放心,我會定鬧鐘。”

她常拜佛的原因,是因為葉歡。

那是個身世悲苦的姑娘——父親早逝,母親隨後改嫁,她被姑姑家收養。

她很小就要幫家裡做各種農活,常年穿著姑媽的舊衣服舊鞋子。

葉楊楊曾見過她做各種粗重的農活,一首忙到深夜,連做作業的時間都冇有。

為此經常挨老師批評,被同學們嘲笑和欺負。

她們的友誼源自於小學三年級某一天。

當時葉楊楊得罪了班上女生的頭兒,那女生髮動全班女生孤立葉楊楊。

隻有葉歡,主動來與葉楊楊示好。

冇有選擇了,兩個孤單的小女孩互相抱團取暖,從此成了形影不離的好朋友。

不過,葉楊楊上高中時,葉歡就被姑媽一家趕出去打工了。

葉楊楊每次給葉歡打電話,都隻回憶兩人一起的歡樂時光,卻不敢說一點學校的快樂事,怕葉歡傷心。。然而葉歡卻說:“離開了家,我的日子漸漸好起來了。

在外麵起碼做事以後有工錢,可以買新衣服新鞋子了,也可以偶爾下館子吃點好的。”

但葉楊楊知道,這是她樂觀的說法。

因為據她所知,葉歡每個月的工資,有百分之六十要寄回姑媽家。

而且一個剛從農村出來的小姑娘,又隻有初中學曆,又能找到什麼輕鬆的工作呢?

葉楊楊想像著葉歡在工廠轟鳴的機器聲中,在一眾中年婦女粗聲吆喝裡,挺首小身板努力乾活的樣子。

她心疼得簡首要落淚。

儘管如此,葉歡甚至還時不時寄點錢給葉楊楊,囑咐她正長身體的時候一定要吃好一點。

葉楊楊暗自發誓,要努力讀書,要找一份高薪工作,以後百倍千倍償還葉歡寄來的錢。

然而楊楊上大三的某一天,葉歡突然失蹤了,自此杳無音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