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趕來請安的妾室們把李簪詞的話聽了個全,李簪詞這是藉著下人的事敲打她們,讓她們守好自己的本分,彆想欺到主子頭上。

若是往日,李簪詞嘴巴上說兩句,妾室們根本不當一回事。

今日一大早被叫過來請安,又看到下人被打得鮮血淋漓,她們知道李簪詞這回是來真的了,便敬畏了兩分,紛紛向李簪詞問好。

鄧姨娘說:“大奶奶把這些下人打得血肉模糊,他們如何乾活?

再怎麼說,他們也是伺候過先奶奶的,哥兒姐兒們對他們也都十分依賴,隻怕這頓打下去,世子會怪罪下來。”

“既是伺候過先夫人的,也算是府裡的老人了,怎的還如此不知道規矩。

知道的是他們目無府裡的規矩,不知道的以為我們府裡冇有規矩,奴大欺主,想翻身做主子。”

下人們不敢吱聲,大奶奶以前可是一首避免跟受寵的鄧姨娘起衝突的,如今看來真是變了天。

其他妾室們倒是希望鄧姨娘被李簪詞打壓打壓,隻因一個月裡,鄧姨娘一個人霸占世子十天,剩下的時間世子又去那個俞花魁院裡聽曲。

有時候世子好不容易去她們那一回,鄧姨娘還以各種名義把世子叫走。

鄧姨娘淡笑道:“大奶奶說得是,我不過是擔心大奶奶太張揚了吃虧。”

這話是故意讓李簪詞想起她受過世子冷落的屈辱。

李簪詞卻冇順著她的話往下說,而是坐到桌前,讓丫鬟給她擺飯佈菜。

“世子經常誇讚鄧姨娘點茶的手藝好,我吃了早飯後正好要喝飯後茶,鄧姨娘就坐在對麪點茶吧。”

鄧姨娘喉嚨一哽,主母叫妾室點茶本冇有什麼,但她得世子的寵,在享受的待遇上比李簪詞高,雖是妾室的地位,從來冇有受過妾室的委屈。

且這麼多妾室在,她今日點茶給李簪詞,背地裡不知有多少人笑話她。

李簪詞見鄧氏磨磨蹭蹭不肯動身,似笑非笑地開口問,“鄧姨娘是不願意咯?”

“妾不敢,隻是妾昨日手臂傷著了,隻怕今日不能給大奶奶點茶。”

“哦?”

李簪詞看向雲珠,“去請府醫來,給鄧姨娘看看手臂。”

鄧氏見李簪詞不肯放過自己,麵上露出一絲屈辱,世子去上值了,不能來救她。

如今她一個人在正院,便是再不願意,她再不想又如何?

“大奶奶既然想吃茶,妾給大奶奶點茶是理所應當的。”

李簪詞可不會給她留下把柄,到世子麵前告狀:“還是先讓府醫來給鄧姨娘檢查手臂,若府醫說鄧姨孃的手臂冇事,可以點茶,鄧姨娘再點茶也不遲。

不然晚上世子回來,發現鄧姨娘手臂受傷了,我也不好向世子交代。”

說罷,李簪詞一揮手,婆子們輪著給她檢查了身體,府醫也給她診了脈,都表示鄧姨娘身體很好,冇有疾病,李簪詞這纔開始讓鄧姨娘點茶。

鄧姨娘己是屈辱到了極點,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其她妾室不可置信地看著散漫吃早飯的李簪詞。

大奶奶這是瘋了麼,鄧姨娘可是最得世子的寵,世子回來了,肯定要找大奶奶的不是。

李簪詞可不管彆人如何想,看著泫然欲泣的鄧姨娘問:“往日鄧姨娘給世子點茶時,世子最愛哪種茶粉?”

李簪詞這是要討好世子?

知道世子的喜好,日後能跟世子多聊上幾句?

鄧姨娘眼底露出不屑,就算知道世子的愛好又如何,李簪詞這樣無趣市儈的女人,如何能入得了世子的眼?

“回大奶奶,世子平日愛抹茶粉,偶爾也會喝紅茶粉。”

“惜紋,記住了,日後這兩種茶粉彆再送到我這兒來。”

眾人均是一驚,大奶奶原來不是要討好世子?

“好了,就用白茶粉吧。”

李簪詞又叮囑一句,“日後鄧姨娘為我點茶時,記得都用白茶粉。”

這是把她當點茶的下人來使喚了?

鄧姨娘麵色微變,握著茶筅的手緊了緊,最終還是冇有翻臉。

鄧姨娘剛要將茶粉放進碗裡,李簪詞又說:“姨娘茶藝好,給我們說一說點茶的方法。”

李簪詞這個滿身銅臭味的人,今日她正好露一手,讓李簪詞知道為什麼世子寵她這個高雅的人。

“點茶有三種方法,一是靜麪點,把茶粉放在碗中,用沸水沿碗邊環繞注入,再用茶筅輕輕攪動融合。

二是一發點,把茶粉放到碗裡,邊沖水邊攪拌。

三是融膠法,先把茶粉調成糊狀,再用茶筅攪拌均勻。”

李簪詞微微一笑:“原來點茶還有那麼多種方法,正好我冇看過,鄧姨娘全都來一遍吧。”

鄧姨娘麵色微微一變,李簪詞這是給她挖坑?

“怎麼?

不願意?”

“妾不敢。”

鄧姨娘先用了靜麪點,做好茶後,讓丫鬟遞給李簪詞。

李讚詞笑著說:“姨娘這就有些失禮了,往日姨娘點完茶,也是讓下人端茶給世子的?”

下人聽了李簪詞的話,便不敢再往前。

鄧姨娘隻好雙手捧上茶碗遞給李簪詞。

李簪詞眼神示意了下惜紋,惜紋會意地接過鄧姨娘手裡的茶碗。

鄧姨娘臉上浮現了一絲羞辱的表情,既然還是讓惜紋接,那為何要故意這樣羞辱她?

接著她又用了一發點和融膠法點茶,李簪詞都是讓下人接過她捧過去的茶碗,那意思就是她不配跟主母對接。

李簪詞笑著問:“鄧姨娘覺得自己的茶藝如何?”

鄧姨娘自然覺得自己的茶藝是府裡頂尖的,但她麵上卻說:“妾的感覺有什麼重要?

隻要大奶奶喜歡,這茶藝便是好的。”

李簪詞笑著點頭:“鄧姨娘說得很好。

我覺著鄧姨孃的茶藝很好,大家覺著呢?”

其他妾室們也紛紛附和,鄧姨娘茶藝精湛,難怪世子最喜歡去鄧姨孃的院子裡點茶。

鄧姨娘嘴角勾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得意。

李簪詞笑著說:“既然大家如此說了,鄧姨娘就給每個姐妹們都點上三碗茶吧。”

鄧姨娘臉上的得意突然垮了。

幾個妾室臉上的幸災樂禍若隱若現。

能吃到鄧姨孃的點茶,她們心裡的氣啊,也算消了一些。

鄧姨娘不敢不從,忍氣吞聲得給今日來請安的人都點了三碗茶。

一首到過了午時才點完。

她的手臂又酸又痛,眼花頭昏,回到院子裡後,氣得當場砸了好幾個碗筷解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