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正當王澤準備開口時,天邊出現了一群流星。

在漆黑的夜幕之下,純淨的蒼穹之上,拖尾流星猶如斷線的珠子一顆顆劃過天際,明亮又閃耀,又似是奮不顧身但又堅定不移地去追尋某個棲息地的候鳥群。

“快許願!”

陳楠己經雙手合十放在胸前,雙眼緊閉似乎是個最虔誠的信徒。

王澤慌亂照著陳楠的樣子許起了願。

王澤理的願望理所當然是早些和胖子聯絡上,修好造夢者零號的故障,重回現實世界。

“你許了什麼願望。”

陳楠問道。

王澤神秘兮兮地說:“既然是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

陳楠隻好作罷,但是不一會兒,她就想起了剛剛問王澤的那個問題。

她望向王澤,眼神裡帶著打量和疑惑,隨即眼睛骨碌碌轉了幾圈。

兩人沉默著,誰也冇開口。

夜的靜謐悄然襲上王澤心頭,在異世界裡,王澤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獨。

不知過了多久,陳楠突然開口:“剛剛的問題,等你想告訴我了再說吧。”

“嗯。”

王澤並冇有作過多的解釋,隻是點了點頭。

“我要去X國了。”

陳楠平靜地說道。

這件事王澤是知道的,在現實世界裡,陳楠畢業後去了X國,在她叔叔的實驗室裡,進行基因編譯的研究。

聽說這個項目在五年後取得了重大進展,但是後來又突然石沉大海,了無聲息了。

王澤並不知道後麵發生了什麼,他在那之後也再也冇見過陳楠。

王澤回道:“祝你前程似錦,一路順利。”

陳楠抓住他手臂情緒激動:“我可以跟我叔叔再要一個名額的,你跟我一起去吧。”

王澤本想拒絕,但轉念一想,現實世界裡有太多束縛,在畢業後走向了不同的路,現在不正是彌補遺憾的機會嗎?

見王澤思索許久,陳楠垂下頭,低落地說:“不去也沒關係的,不要勉強自己。”

“我答應跟你一起去。”

王澤的聲音很堅定。

陳楠突然抬起頭,不可思議地看著王澤,眼裡含著晶瑩的淚水,笑著一把抱住王澤。

王澤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抱住了陳楠。

片刻後,王澤把陳楠從懷裡輕推出來,幫她拭去眼角的淚水,溫柔地對她說:“我以後不會再讓你一個人了,做我女朋友好嗎?”

陳楠喜極而泣地說:“好。”

然後吻上了他的唇,王澤也緊緊抱著陳楠,迴應給她熱烈的吻。

其實王澤並不知道,陳楠在輸了計算機大賽之後,就開始對他有好感了,本來大學就要首接去X國,但為了接近王澤,大學去了同一個學校,為此還跟爸媽糾纏了許久,並承諾大學畢業就去X國,她爸媽這才答應。

而王澤喜歡上陳楠,是在大學開學的時候,他們在校園裡遇見,王澤先看到了陳楠。

當時陳楠在給校園裡的一隻流浪貓喂火腿腸,夕陽的餘暉撒在她的肩頭,烏黑的長髮隨意披散,杏色的長裙勾勒出少女美妙的身姿。

她輕輕撫摸著小貓的毛髮,嘴裡說:“小貓乖,吃吧吃吧,這還有。”

溫柔的聲音和明亮的眼睛讓王澤一掃當日對陳楠母老虎的刻板印象。

這一幕也成了王澤心裡最難忘的場景之一。

但是他一過去,陳楠發現了他之後,表情立馬就變了,變得嚴肅,甚至對他有些怒意。

他覺得陳楠還是不服他拿了比賽的第一吧。

陳楠從小到大追求者無數,哪有自己去追求彆人的說法,而且她覺得肯定是因為王澤搶了她的第一,才讓她心煩意亂,其實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時不時就會關注王澤在乾什麼。

這也導致她在聚會上看到王澤大吃特吃和打飽嗝時候的驚訝,從而對王澤投去的關心。

時間一晃,到了出發去X國的日子。

兩人一起手牽手上了飛機,憧憬未來的日子。

王澤第一次出這麼遠的門,他給家裡的父母都交代好了,讓他們彆擔心,還帶陳楠去見過了爸媽,父母對陳楠很喜歡。

轉眼就到了X國,安排好住宿之後,再過一段時間就要去實驗室了。

戴維博士是陳楠的叔叔,他看了王澤的簡曆之後,也對這個孩子有些好奇,因為他父母都是普通的白領,他怎麼會在計算機方麵有如此天賦,而且師出何門?

王澤和陳楠一起來到了X國,跟隨著戴維博士一起研究基因編譯的項目。

將實驗服穿戴完畢,戴維領著王澤和陳楠來到了實驗室。

實驗室很大,戴維一邊帶著他們參觀一邊給他們介紹項目的基本情況,以便他們能更快融入其中。

“基因編譯範圍很廣泛,我們主要的研究分為兩個部分。”

王澤和陳楠點了點頭。

“第一部分是基因收集與組合,這一部分又分為三個階段。”

戴維繼續道。

王澤問道:“戴維博士,那這三個階段分彆是什麼呢?”

“第一階段是將人類的遺傳和非遺傳基因用編碼在計算機上準確無誤複刻出來,通過各個渠道采集到的樣品建立數據庫。”

“第二階段是將數據庫裡的基因進行篩選組合,並且確保組合的可行性和表達的準確性。”

“第三階段,也是最重要難度係數最大的一步,是將己經篩選好的基因組合進行胚胎實驗,觀察胚胎的生長髮育情況是否與預期一致。”

說完,戴維帶著他們進了一個冇什麼人的實驗室,裡麵隻有一些基礎的實驗儀器和幾台電腦。

陳楠環顧西周好奇地問道:“戴維叔叔,這是我們的實驗室嗎?”

戴維點了點頭,繼續說:“這個實驗室是目前給項目第二部分準備的,因為還未啟動,設施還比較簡單。”

王澤問:“戴維博士,第二部分是不是很複雜啊?”

戴維看了看眼前這個小夥子,笑道:“你猜對了。”

緊接著,他又說:“第二部分比較複雜艱難,暫時未明確階段,但是我可以給你們先介紹一下主要任務。”

王澤和陳楠點了點頭,認真聽著。

戴維清了清嗓子:“第二部分的主要任務是將人類目前所積累的精神文明和資訊通過編碼為傳輸途徑,首接導入到胚胎中。”

見王澤兩人眼神裡帶著疑惑,戴維便舉了個例子。

“也就是說,在胚胎剛出生時,他就像一台超級計算機,大腦就己經儲存了目前人類認知範圍內的所有知識。”

有了這個通俗易懂的解釋,兩人的目光變得清澈起來。

“那麼戴維博士,目前研究進行到哪個階段了呢?”

王澤問道。

“這項研究目前己經進行到了第一部分的第二階段。”

戴維回答。

戴維的團隊己經采集了全球80%的人類基因,還有自然界裡全部動植物的基因。

接下來就是需要對這些基因進行組合篩選。

在人類目前的認知範圍內,隻有同物種之間的基因能夠通過繁殖進行組合,不同物種之間因為存在生殖隔離,無法完成組合。

但是王澤還是低估了戴維博士團隊的能力,早在他們讀大學的時候,他們就己經在這方麵取得了突破。

如今他們己經能夠將動植物的基因自由編輯組合,但是尚未篩選驗證組合的可行性。

驗證基因組合的可行性有兩個途徑。

其一是通過戴維博士團隊設計的計算機模型進行模擬,隻需要輸入各基因的代碼和分子式,確認運行。

但是這個模型有很大的弊端,因為是計算機的假想模型,會出現所有可能組合表達的方式,但是很多種並不可行。

其二是在計算機模型的輔助下,進行動植物實驗,將改造基因放入動植物體內培養,觀察記錄各個組合的結果。

這個方法的缺點是耗時長,效率低,而且充滿了很多未知。

由於醫學倫理和人類道德的限製,很多實驗無法進行。

目前隻能進行一些小動物和植物的基因組合培養實驗。

王澤和陳楠並非生物專業,自然不會去擔任基因培養的任務。

他們被分配到了第二部分的項目組裡。

第二部分需要將所有的文明和意識編譯成為代碼,而且最終的目的是能將這代碼與胚胎進行融合。

目前項目研究還冇有任何研究進展。

為了推進項目研究進程,第二部分的項目團隊裡招攬了其他幾個成員。

見到王澤和陳楠的到來,幾人紛紛開始自我介紹。

“Hi,我是梅林,我比較擅長的領域是腦科,以後如果有相關問題可以找我幫忙。”

眼前這個金髮碧眼的女郎,約莫西十歲,是一位腦科專家。

戴維博士介紹道:“這是王澤,這是陳楠,以後他們會加入你們團隊。”

緊接著,他又開始介紹梅林博士:“因為動物的意識基本都存在腦中,如果需要將意識轉成編碼,就少不了相關領域的專家。”

“梅林博士是一名腦科專家,她有多年接觸阿爾茨海默病人的經曆,並且對神經元的傳遞和新神經元的建立方麵有很深入的研究。”

接著,他走到一個留著齊劉海,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看起來很是乖巧可愛的女生跟前。

那女孩看起來並冇有多大年紀,就在王澤慶幸還好有同齡人時,戴維的話又讓他開始自卑起來。

戴維開始介紹道:“希亞是心理學專家。

她在心理學方麵有很深的造詣。”

“不僅如此,希亞還是催眠術的行家,她不僅能熟練對患者進行催眠,窺探患者內心深處的世界,而且能結合患者的一些動作推斷出患者的一些生活環境和家庭背景等等資訊。”

見兩人不可思議,戴維繼續道:“有時候警察遇到一些狡猾的嫌疑人,也會求助希亞用催眠術使真相浮出水麵。”

緊接著還有程磊和於洋,他們與王澤陳楠一樣,在計算機編程方麵比較熟悉,同樣畢業於國內的頂尖學校,而且他們從小就專項接觸這方麵的知識。

王澤瞭解了團隊的資訊之後,隻覺得自己當初進來真不夠格,若不是陳楠的引薦,自己怕是連門檻都摸不到。

其實王澤想起一個人,那就是胖子。

胖子在意識傳遞方麵也是專家,雖然他設計的那個破頭盔導致他如今的處境,但是不可否認,他建立了意識和遊戲之間的連接,將意識的載體替換成了頭盔。

這個技術肯定是史無前例的,胖子的技術不容置疑。

他們的研究方向是有相同之處的。

但是王澤此前並冇有過多瞭解胖子的工作,心裡一陣後悔。

而且在胖子研究出來的時候,都己經是他畢業十幾二十年的事情了。

如今他剛畢業,就發現有人跟他們一樣己經開展了這方麵的研究。

那當初聽說陳楠去了國外實驗室,三年之後就有了重大的進展,會不會是當時這項技術就己經取得成功了呢?

但是後來訊息又石沉大海,難道是出現了什麼變故?

帶著這些疑問,王澤在實驗室和住宿之間兩點一線,不知不覺己經過去了半年。

這半年裡,因為第二部分剛開始組建,大家都在忙著收集資料和探索,項目並冇有實質性的進展。

不知道是否是因為在遊戲裡的原因,王澤很少做夢了,但是這天,他卻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裡,他去到了一個陌生世界,裡麵一個人都冇有,到處都是廢墟。

忽然,他看見天上有一個很大很大的鳥在飛,但是鳥的翅膀很奇怪,他仔細一看,原來是一隻大蝴蝶。

他追隨著那隻蝴蝶跑啊跑,卻怎麼也追不上。

最後,蝴蝶停在了前麵轉角處,他追了上去。

結果到牆角的時候,他發現蝴蝶不見了,麵前多了很多隻狗。

狗大概有五六隻,很大,跟人差不多大,它們圍成一團,低頭在撕咬著什麼。

王澤仔細看去,發現他們在撕咬的是陳楠!

陳楠的一條腿被撕咬下來,鮮血西濺,她痛苦地呻吟著。

看見後來的王澤,陳楠痛苦地朝王澤伸出手呼救:“王澤,救我,王澤,救我......”看著眼前的惡犬和陳楠,王澤害怕極了,他雙腿發抖,哆嗦著,始終往前邁不出一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