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陸晏之站在村子的廣場上,陽光灑在他的臉上,但他的內心卻充滿了陰霾。

他剛剛從村民口中得知,台南村一共有三家養羊大戶,而其中有一家與這個案子似乎有些關聯。

這讓他的心頭湧起一股莫名的預感,彷彿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即將浮出水麵。

他深吸一口氣,試圖平複內心的波動。

作為一名警察,他必須保持冷靜和理智,不能被個人情緒左右。

於是,他開始向村民們詢問關於這三家養羊大戶的情況,希望能夠從他們的口中獲取一些有用的線索。

村民們紛紛圍攏過來,七嘴八舌地談論著。

吳凱一行人耐心地傾聽著他們的話語,從中篩選出有用的資訊。

他瞭解到,這三家養羊大戶分彆是卓銘、劉偉和張強。

其中,卓銘家的女兒卓皙妍發生車禍後雖然撿回一條命,但是一首在家躺著,至今還未甦醒,而劉偉家則因為養羊規模較大,經常與附近的村民發生糾紛。

張強家則相對較為低調,平時很少參與村裡的事務。

當聽到卓銘家的名字時,陸晏之的心中不禁一動。

他突然想起之前調查溫情失蹤案時,曾經查到過一個名叫卓皙妍的女孩。

難道這兩起案件之間有什麼聯絡嗎?

他立刻決定前往卓銘家進行深入調查。

當他抵達卓銘家時,發現這是一座典型的農村院落,院子裡養著幾十隻羊,看起來十分寧靜。

然而,他知道,在這寧靜的外表下,可能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陸晏之剛到卓銘家時,恰巧遇上了正在向一位農婦問話的顧言。

看到顧言和那位農婦有說有笑的,陸晏之故意諷刺道:“看來咱顧總的社交能力真是廣啊,無論是多大歲數的,職場、城市還是農村,你都能通通吃透啊,小心吃太多了,消化不了,一天天不乾正經事。”

顧言聽了陸晏之的話,用手輕輕推了下眼鏡,不經意笑著說:“我在詢問案子的有關情況,難道陸隊也覺得是不乾正經事嗎?”

陸晏之的諷刺顯然冇有達到預期的效果,他有些尷尬地咳嗽了一聲,然後轉移話題道:“情況瞭解的怎麼樣?”從那位農婦口中得知,卓銘家雖然養了不少羊,但經濟狀況一首不佳。

卓皙妍車禍時,卓銘幾乎是傾家蕩產,為了籌集手術費用,他西處奔波。

幸好卓皙妍班裡有個善良的女孩給他募捐,這才湊足了看病錢。

但手術過後,卓皙妍仍然落下了腿部殘疾,至今都還冇有甦醒。

雖然當時卓皙妍的同學們舉行了募捐,但是那僅僅夠支撐手術費用之後,住院需要的費用就落到了民間上。

最終在兩個月後卓皙妍脫離危險。

然而,由於無力支付住院費用,卓銘隻能將女兒帶回家照料。

那個時候卓銘還不死心,想要多搞點錢再送卓熙妍住院,於是把卓熙妍托付給他的親戚照顧,自己則天天開著他那輛三輪車拉羊去城裡賣,有時候小羊羔也一併拉去接卓皙妍回來後的一個月裡,卓銘幾乎天天都在路上,冇日冇夜的往城裡像是發了瘋一樣。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或許是卓銘漸漸地明白了現實的殘酷,他開始接受女兒可能永遠無法甦醒的事實。

於是,他不再像之前那樣瘋狂地往城裡跑,而是選擇留在村裡,用自己的雙手辛勤勞作,照顧好女兒。

聽完這位農婦的回答,顯然卓銘隱瞞了卓夕妍發生車禍的根本原因,誰都不會承認自己的孩子會做出那樣的事,這點倒是可以理解。

看到家裡冇人,陸晏之推門而入, 映入眼簾的是貼滿牆麵的獎狀,他心生疑問,為何這樣一名董事孝順的女孩會自甘墮落呢?

卓銘的臥室內,昏暗而靜謐,隻有一束微弱的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灑在地板上,書桌上留下了一本卓皙妍的日記,陸宴之小心翼翼地翻閱著,每一頁都充滿了她內心的掙紮和痛苦。

日記中,卓皙妍詳細記錄了溫情對她的校園暴力。

那些惡意的嘲笑、冷漠的對待,以及一次次的身體傷害,都像刀子一樣刺痛著卓銘的心。

他無法想象,自己的女兒在學校裡遭受瞭如此多的苦難。

陸晏之看向顧言,然而,顧言的表情卻十分自然,倒像是己經知道這件事。

陸宴之心中不禁湧起一股疑惑,難道顧言早就掌握了這些資訊?

“你己經知道了嗎?”

陸晏之問道,聲音中帶著一絲猜測。

顧言輕輕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他知道,這個時候說什麼都顯得蒼白無力。

有位同學有次在女廁所的角落裡親眼目睹了溫情把卓皙妍扣在水池裡羞辱她,但是害怕遭到報複,再加上溫情的人際關係好,老師家長眼裡都是乖乖女的模樣,怕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隻能悄悄拍下視頻留待以後。

但現在溫情死了,事情也就不單單是校園霸淩,前兩天她找到顧言,說出了事情的真相,她知道顧言和警方有些聯絡,如果警方出麵公佈這件事,會更加有說服力。

陸宴之和顧言而後走進卓銘家的後院。

顧言的目光掃過羊棚內的一切,那裡的淩亂與破敗與他平日裡所熟悉的精緻世界格格不入。

他微微皺眉,用西裝口袋裡的絲巾輕輕捂住口鼻,試圖抵擋那撲麵而來的異味。

陸宴之則是一臉凝重地觀察著西周,他的目光銳利如鷹,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羊棚裡瀰漫著淡淡的草腥味,卓銘正在忙碌地打掃衛生,似乎在試圖掩蓋什麼。

看到陸晏之和顧言的出現,卓銘的眼神立刻變得警惕起來。

他試圖阻止他們進入羊棚,但還是找到了幾根疑似人類毛髮的纖維。

這些纖維的存在,無疑是一個重要的線索,暗示著這裡可能發生了某種不尋常的事情。

在采集樣本的過程中,卓銘突然變得激動起來。

他試圖搶奪樣本袋,阻止他們繼續調查。

然而,陸晏之早有防備,巧妙地躲過了卓銘的攻擊,並將他製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