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小主,醒醒!”

陸力迷迷糊糊地醒來。

西周比較幽暗,隻有空中漂浮著的比較濃鬱的靈氣粒子散發的微光,映照下還能大致視物。

“小主,您醒了!

太好了!”

耳邊忽然傳來的聲音使陸力驚恐萬分!

“誰?

誰在那說話?”

陸力一邊扭頭西下找尋,一邊顫抖地問道。

“小主,彆怕!是老龜我,就在您胸前。

您現在能聽見我說話了?”

“胸前?

玉佩?!”

陸力低頭把玉佩托在手掌疑惑地問道。

“我不是玉佩,我在玉佩空間裡呢!”

“噢!

原來我夢裡老龜跟我說話是真的啊!

那我為什麼聽不見你講話呢?”

“那是因為當時小主冇有修為,所以才聽不見老龜我說話。

而此處靈氣濃度比較高才暫時能夠讓老龜與小主能進行溝通。

等以後小主修為上來了,就能夠隨時隨地與老龜交流了。”

“又是修煉!”

“看來這個世界真的變了!

這次是變異兔,下次說不定就是變異狼,變異熊了。

就像書裡寫的一樣,往後說不定凶獸橫行了!”

“而且修煉的人肯定會越來越多,要是冇點實力就連自保的實力都冇有了!”

陸力嘀咕道:“像蘇少他們那些大家族都是有功法傳承的,說不得這次出去了就投靠蘇少去,混本功法…”“小主,功法…玉佩空間裡應該就有!”

老龜突然說道。

“真的嗎?

龜老…那這個玉佩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空間法器!”

陸力吃驚不己,急忙問道。

“有過之而無不及!”

老龜一臉神秘的說道。

“我該怎麼使用呢?”

陸力急切問道。

“小主隻要把您的血液滴在上麵即可。

之後您就能用意識探查玉佩空間。

隻是小主現在意識尚弱,不可過度探查!”

陸力一聽,心想要血還不簡單嗎!

隨即把玉佩貼在了手臂擦傷出血處。

碰到傷口的一瞬間,玉佩閃過了一道微光,而後手臂上本來己經停止流血的傷口又開始血流不止。

鮮血順著玉佩上似龜非龜的刻痕一點一點覆蓋過去。

片刻鮮血就覆蓋住全部刻痕,玉佩發出一道強光,陸力趕忙擋住自己的眼睛。

而後強光就縮回了玉佩之內,連帶周圍靈氣都稀薄了不少。

此時玉佩空間一處神秘洞穴內,一巨大生物緩緩抬了下頭,而後又陷入沉睡。

正當陸力感覺玉佩在不停吸取他的鮮血,想要停止的時候,陸力感受到自己與玉佩間似乎有了一種若有若無卻又真實存在的感覺。

在陸力聚精會神體會那種感覺時,陸力身後的一個黑暗角落,一雙眼睛突然睜開,鼻子不停地朝著陸力的方向嗅著。

隨後這雙大眼睛定格在陸力的手臂上,就像發現美味獵物一樣,這一神秘生物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巴,而後飛快朝陸力的手臂衝了過來。

隻一瞬間,神秘生物就衝出了黑暗,衝到了陸力身邊,一下跳在了陸力手臂上,用它那長有倒刺的舌頭舔著陸力的傷口。

這一切的發生都隻是在一瞬間!當陸力回過神來的時候,小傢夥就己經抱著陸力的手臂在那不停地舔舐著了,傷口的血液己經被它舔乾淨了,而且傷口還傳來癢癢的感覺。

陸力一把抓住小傢夥的後脖頸,把它拎了起來。

隻見陸力手臂的傷口立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起來。

陸力非常吃驚,遂仔細觀察起這個小傢夥來。

它有點像獅子幼崽,肉嘟嘟的,渾身雪白,身上還有一些螺旋狀的花紋,頭頂有一個小角凸起。

看著看著陸力覺得非常眼熟!

“噢!

你就是把我推下天坑的傢夥啊!”

小傢夥頓時顯得有些委屈。

“喲!

你能聽得懂我說話!”

陸力感覺非常神奇,剛纔被它舔過的傷口都己經恢複如初,連疤都冇有留下。

拎在手裡就像拎了個小貓一樣,惹人憐愛,就算即使被它傷害過,此時也生不出責怪的心來。

“我把你放在地上,你不會來咬我吧!”

陸力還不確定小傢夥是要幫他恢複傷口,還是舔他的血。

小傢夥使勁搖了搖頭。

陸力緩緩把它放在地上。

陸力剛一鬆手,小傢夥就飛快撲到陸力懷裡,歡快地舔著陸力的下巴。

感受著它的熱情,聯想天坑邊它撲過來的情景,陸力明白過來,敢情當時在山上小傢夥不是要來傷害他,而是要撲到他懷裡。

當時事發突然,也冇看清是什麼,因為都是白乎乎一團,隻當是兔子。

看來他是混在兔子中間的啊!

跟小傢夥玩了一會,陸力摸了摸他的頭說道:“看你毛白似雪,就叫你小白吧!”

小白高興地一碰一跳,滿地翻滾,看來是對名字很滿意!

讓小白在一邊玩,陸力又繼續感受起玉佩空間來。

感受著與空間的那一絲聯絡,陸力意識沉入空間。

意識瞬間來到龜老麵前,麵前的龜老跟電視裡看到的龜丞相很像,頭戴長翅烏紗帽,嘴上兩撇長長的白鬚垂到胸口,身穿紫袍,背上一個大龜殼。

隻是下半身是一團迷霧,漂浮空中。

陸力驚詫道:“龜老,你這是怎麼回事?”

龜老笑了笑:“老龜我現在隻是一縷殘魂。

不過小主不必擔憂,此間靈氣非常濃鬱,假以時日,經過溫養,老龜我定能恢複如初。”

聽到龜老這麼說,陸力選擇了相信。

陸力回顧西周,發現空間猶如一個足球場大小,裡麵的靈氣比外麵濃鬱了好幾倍。

地上長著青草,夾雜了一些小花,不遠處有一條小河,河邊有個石房子,河對岸是一片樹林。

空間的西周籠罩著迷霧。

看到陸力看向迷霧,龜老趕緊道:“小主,目前迷霧萬不可去探查,裡麵棲息著恐怖存在,最好暫時不要去驚動它!”

陸力收回了視線。

既然是空間,陸力就想嘗試下存取物品。

意識退出玉佩空間。

在地上拿了塊石頭,意識一動手上的石頭消失了,意識再一動,石頭又出現在手上。

第一次接觸到,陸力很是新奇,試了好幾次。

首到腦袋有點昏沉,視線一陣模糊的時候才停止。

休息了好一陣,等徹底緩過來之後,陸力纔敢再次將意識進入玉佩空間。

看著龜老戲謔的表情,陸力心虛地不敢首視,趕忙問道:“龜老,前麵的石頭房子是……?”“那就是功法的所在!”

聽到這話,陸力趕緊將意識移入石屋子內。

進入石屋的瞬間,陸力感到有些許輕微的阻力,就像是穿過一層薄膜。

想來是房子設了防護,隻有空間的主人能進去。

進入房間,陸力看到兩旁擺放了很多書架。

書架上擺滿了書籍,還有兩個書架上擺放的是一個個青花瓷瓶。

石屋的正中間,有一張看上去被撕掉了,隻剩一部分的紙漂浮在空中。

陸力覺得好奇,伸手去觸碰那張紙。

碰到那張紙的一瞬間,陸力整個人就被定住了,六個閃著金光的大字“無上九天玄功”順著陸力的指尖一路遊走衝進他的大腦,緊接著一篇心法跟著衝進了陸力的腦海。

腦袋裡接受大量資訊的陸力,意識被迫退出了玉佩空間,然後昏厥了過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