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柴信,千萬彆鬆手!”

一道焦急的嗓音響起,同時傳入柴信耳中的,還有陣陣隆隆的巨響,以及紛亂無比的驚呼與尖叫。

他皺著眉頭睜開眼,一張溫和清秀的青年臉龐映入眼簾,滿是擔憂與著急。

“葉凡?”

看到這張臉的瞬間,柴信的腦海中便自動跳出了一個名字。

“快上來,青銅棺要砸下來了!”

不遠處,一位麵相憨厚的男青年也冒險上前,抓住了柴信的另一條胳膊。

“張子陵?”

又一個名字浮現心田。

柴信怔愣了一瞬,這才注意到腳下居然是一個深不見底的大裂縫,自己此時正伏在裂縫邊緣,整個人幾乎懸空!

再順著張子陵的目光往後上方一瞧,頓時看到一口堪比卡車的巨型青銅棺,正在頭頂的山崖上搖搖欲墜!

“臥槽!”

他顧不上思考怎麼突然從公司宿舍來到了這裡,趕忙在兩人的拉扯下拚命往上爬。

三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柴信纔在青銅巨棺墜落之前,爬出了裂縫。

“跑!”

顧不上休息,葉凡與張子陵同時大喝一聲,各自扯著柴允的一條胳膊,近乎拖拽般拉著他往遠處狂奔。

“轟隆!”

跑出去不過四五米,便聽身後傳來一聲巨響,地麵驟然震顫,使得三人皆是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

“九龍拉棺?葉凡?張子陵?這難道是……遮天世界?我在做夢嗎?”

柴信一邊驚魂未定地劇烈喘息著,一邊努力搜尋著記憶。

“難道是穿越了?”

他原本是一家公司的職員,記憶中剛纔還在宿舍樓旁,打量著一塊從天而降的殘缺玉石。

注意力剛被玉石吸引,眼前便是一黑,再度睜眼時,已然換了世界。

“玉石!”

在想到那塊殘玉的瞬間,柴信震驚地發現,那塊殘缺的玉石居然浮現在了自己的腦海中!

冇等他凝神細看,便覺腳下又有劇震傳來,緊接著整個身體都不由自主地向後倒去。

隨即眼前又是一黑,再度失去了意識。

他冇有看見的是,先前所站立的那片山脊已然整體坍塌,包括葉凡、張子陵等眾人,都與他一同跌入了那口神秘莫測的青銅巨棺之中!

柴信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一個重生為異世界同名少年的夢。

從幼年、小學、中學,一直到大學。

父母的關懷與嚴厲,同學好友間的青蔥歲月。

直到大學畢業三年後,他和當年的同學再次相聚,共同登上泰山,卻目睹九龍拉棺自天外降臨……

他很倒黴地被一塊山石砸中後腦,直接失去意識。

夢裡的一切都無比真實。

“原來如此,今日方知我是我……”

半夢半醒之間,柴信已然明白了一切。

“原來我並非剛穿越到這個世界,而是直到今天,才終於覺醒了前世記憶……”

不論前世還是今生,其實都是同一個靈魂,隻是今日遭逢大變,才終於憶起前世種種。

識海中的殘缺古玉靜靜懸浮,似乎冇有任何神異之處。

古玉通體呈青白色,表麵隱約有諸般雕飾與紋路,似乎曆經了無儘久遠的歲月,早已磨損嚴重,無法看得真切。

“這一方古玉,應當就是我穿越至此的緣由了。”

既然能夠出現在識海中,那麼無論這古玉看起來多麼普通,都絕對不會是凡物。

正當柴信仔細打量著古玉時,忽然感到身體猛地一震,彷彿從空中墜地。

緊接著,一陣爭吵傳入腦海。

“我又冇說丟下柴信不管,隻是現在外麵情況不明,他又昏迷不醒,帶著他出去豈不是更危險?”

一個略顯尖細的青年嗓音響起,柴信聽出來了,是李長青。

“哼,難道就把他一個人丟在這破棺材裡?李長青,你可真是一點同學情分也不顧!”

有個粗獷厚重的嗓音立即反駁,這應該是龐博的聲音。

按理說此次聚會他並未前來,不應該出現在這裡。不過柴信看過原著,卻是知曉其中原委。

龐博原本家中有事,故而無法參加聚會。但眾同學臨時起意,延長了聚會時間,並相約登泰山。

處理完家事,他得知訊息便也趕來,恰巧同被九龍拉棺裹挾其中。

“冇錯,無論如何不能讓柴信孤身一人待在棺中。”

這憨厚的語氣,定是張子陵無疑。

“這樣吧,我留下照看柴信。”

葉凡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沉靜。

聽到這些議論,柴信心裡頓時有數。

大學時期,葉凡、龐博、張子陵,還有他,四個人不僅是同班同學,而且還是同寢室友。

同吃同住了整整四年,而且都是校足球隊的成員,感情不可謂不深。

這點從先前葉凡與張子陵冒死也要救他,不忍見他墜入地縫,便可見一斑。

現在九龍拉棺似乎已經停下,眾人在是否帶著昏迷的他一起出去的問題上,產生了分歧。

葉凡三人自然不會對他放任不管,可李長青那夥人在校時就與他們不對付,所以有不同意見。

“你想怎麼做那是你的事情,彆牽扯到我們就好。”

始終冷眼旁觀的劉雲誌突然開口,聲音十分低沉。

“彼此彼此。”

葉凡的語氣依舊平靜。

“哎呀!這是哪裡?”

柴信聽到這裡,便知道不能再裝昏,扶著腦袋坐了起來。

他這陡然坐起出聲倒是嚇了眾人一跳,許多人甚至本能地退後了幾步。

“柴火,你小子總算醒了!”

龐博是個膽大的,第一時間過來扶起他,話音裡滿是驚喜。

柴火,是讀大學時,他給柴信起的外號。

“感覺怎麼樣?”

“有冇有不舒服?”

葉凡和張子陵也出言關心。

柴信在龐博地攙扶下站了起來,這才注意到自己躺在了幾件柔軟的外套上。藉著外界照進來的微弱光線,他看到葉凡三人此時都隻穿了一件內襯。

“冇什麼不舒服。隻是……這是哪裡?發生什麼事了?龐博你怎麼也在?”

他不動聲色,假裝對當前的處境一無所知。

“我們摔進棺材裡了……”

龐博難得地露出苦笑,開始給柴信介紹情況。

(htts://

read3();-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