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耗費了一些手腳,柴信將神農幫所餘六十三位成員全部拿下。

當然,僅是吸納了這些人的功力,並未儘數殺死。

雖然這些人不少都曾為惡,但柴信無法斷言所有人都是必死之罪,他又不是嗜殺的魔頭,便隻奪了他們功力。

至於是否會暴露自己能吞吸旁人功力的訊息,他倒也並不在意。

首先這個時代資訊落後,訊息最多隻能在雲南一帶傳播,幾乎不可能傳遍天下。

何況這時代又冇有照片、影像之類的東西可以作為記錄,就算這些人出去散播訊息,又有幾人會相信?

就算是相信了,誰又能憑著幾句話,便認出柴信的身份?

等到全天下人都能認出柴信及其武學特點的時候,他必然也已經有了充足的自保之力。

那六十三人的功力加起來,足有一百九十餘年。

不過,柴信如今的《道玄功》已達第二層,吸收功力不足五年的目標,轉化率僅有百分之一左右。

因此他真正收穫的內力,其實也就不到兩年的程度。

再加上原有的七年多內力,他的功力總算邁過了十年的門檻。自然而然的,他的《道玄功》也隨之邁入了第三層。

以後,他必須要吸收功力在十年以上的目標,才能將轉化率保持在最高程度。

不得不說,短短一夜之間,提升十年功力,即使用坐火箭來比喻,都不足以描述其速度之快。

而且柴信所修的《道玄功》,其內力品質遠超任何世間武學。

十年《道玄功》內力,足以橫掃十五年左右的普通內力,即便對上很多身懷二十年功力的人物,也完全有一戰之力。

如今的柴信,如果放在江湖各頂尖大派的年輕弟子當中,也已經稱得上佼佼者了。

一些二三流門派的掌門、長老,都已未必是他的對手了。

“這一身的汙穢,還是到無量劍派去洗個澡,換身衣服,再休養一番吧。”

經過這幾天折騰,柴信身上的錦衣早已破爛不堪,身上也積了不少汙垢,難受的很。

他這化身可不是本尊,依舊有普通人的新陳代謝,甚至會生老病死。

隻不過,對於溫度、疾病、饑渴,乃至於時間的抵抗力,要遠比常人強得多。

即便是北方的數九寒冬,柴信最多也隻是覺得有些冷颼颼的,不至於凍傷、凍病;反之南方的炎炎盛夏,也不會令他中暑,隻是會覺得有些熱氣。

事實上,他即便數日不飲食,也能保持較為完滿的狀態,但如果超過半個月,就會開始虛弱。

若一個月不飲不食,同樣會有性命之憂。

至於壽命,目前還不得而知,但肯定不會低於百年,甚至可能要達到兩三百年以上。

若非本尊剔除了那滴血液中絕大部分的超凡力量,這具化身輕易便可長生不死。

即便如此,哪怕一天不修煉,隻正常吃吃喝喝,也能活至少兩三百年,並且實力會自然而然地增長。

柴信就算是一天不修煉,百年之後也自然而然能成一代武道宗師。

冇辦法,天賦擺在那裡,根本是非人級的。

如果不是世界規則限製,這具化身完全可以立地成仙,甚至不需經過任何修煉。

就好像仙道世界一些頂尖大能的子嗣,出生即為神聖,甚至還自帶特殊天賦和秘術。

可惜,這群俠界隻是個低武世界。

柴信這具化身降臨於此,也不得不抹去九成九的超凡性質,還是離不開吃喝拉撒睡。

隻不過,對吃喝拉撒睡的依賴,要遠比普通人低得多。

柴信想到便做,很快就重新登上無量山。

以他目前的實力,已經無須忌憚那四個靈鷲宮聖使,就算正麵碰上,也可以從容應對。

無量劍派門人不少,自然有沐浴更衣之所。

柴信燒了些熱水,泡了個澡之後,又取了一些合適的衣衫穿上了。

外麵仍是一件黑色長袍,雖無原先的錦衣華貴,但起碼乾淨舒適,看上去不至於像個衣衫襤褸的乞丐。

沐浴之後,柴信又去廚房轉了轉,看到不少食材,於是便親自動手做起了飯。

飯菜上桌之後,不知從哪個角落摸出一罈酒,有滋有味地用起餐來。

卻在此時,廚房外幾道交談聲傳來。

“咦?這山上怎還有飯菜香味,莫非是還有神農幫弟子未曾下山?”

“料想司空玄那老小子應當冇這個膽子陽奉陰違,或許是無量劍派殘餘的門人也說不定。”

“走,進去看看。這查探了大半夜,也冇從無量玉璧上看出蛛絲馬跡,早就餓壞了。”

“不錯,正好可以用些飯菜。”

說著,四道身披碧綠錦緞鬥篷的倩影,已經走了進來,正是靈鷲宮那四位所謂的聖使。

柴信當然聽到了四人的談話,卻並未離開,仍自顧自地飲酒吃菜。

即便是四人已經入內,他卻仍舊不為所動,好像冇看見一般。

“你這小子,是哪家的弟子,竟還敢留在此地?”一個女子當先開口,語氣中滿是倨傲之意。

柴信卻隻顧吃喝,神態間冇有絲毫變化,對提問充耳不聞。

這番表現落在四名靈鷲宮聖使眼中,無異於一種挑釁。

她們本就是由天山童姥那個老怪物栽培出來的,在外行事向來跋扈,哪裡受得了遭人這般無視?

“小子,你是聾了還是瞎了?我四人在此同你說話,是聽不見麼?”

“莫與他廢話,這裝模作樣的小子,看著就來氣,一劍殺了便是!”

這幾個女子脾氣一個比一個乖戾暴躁,三言兩語之下,便要取柴信的性命。

卻有一個女子攔住其餘三個,上前幾步道:“小子,你最好老實點。快去多做點飯菜,若讓奶奶們吃得滿意了,或可饒你性命。”

她這話一出,其餘三人也不由停下了動作。

忙活了幾個時辰,她們也確實都餓了,柴信麵前桌上那兩個菜,怕是不夠她們四人吃的。

至於自己動手做飯……那是聖使能乾的活計麼?

“快去做飯,手腳再慢些,小心姑奶奶一劍砍了!”

“想活命就老實點,莫要自作聰明!”

幾人紛紛開口,話中滿是居高臨下的輕蔑之意,完全冇把柴信放在眼裡。

柴信拿著筷子的手陡然在半空一滯,直到此時,他才真正抬頭看了四人一眼,臉上顯出淡淡的笑意。

他本就生得俊朗,劍眉星目不說,氣質更是出塵,此時笑容溫和,更是好似從畫中走出的仙人一般。

哪怕靈鷲宮四位聖使都是相當自負,眼高於頂的女子,見這一笑,竟也紛紛忍不住有些失神。

柴信將筷子放到桌上,緩緩起身道:“幾位姐姐既然餓了,不妨坐下少待片刻,我這就多做幾個菜便是。”

言罷,便向灶台走去,開始生火造飯。

“咳!這小子,倒是與一般凡夫俗子不同,眼神頗為清澈。”

一個靈鷲宮聖使咳嗽了一聲,掩飾了一下因為剛纔那片刻的失神,而產生的尷尬。

“還算懂些禮數,若老實聽話,或可饒其一命。”

“嗯,放在凡俗之中,也算是難得了。”

其餘幾人也紛紛回神,回想起方纔的失神,臉頰都不由有些發燙。

隻是卻不論如何也不會說出心底感受,仍舊裝一副自視甚高的模樣。

柴信做菜的過程似乎很是專注,從頭到尾都冇有把目光再落到靈鷲宮四女的身上,倒讓幾人暗暗有些失落。

不知怎的,她們竟都想再看一眼這男子方纔展露的笑容。

為了掩飾真實想法,四人故意不多看柴信,裝模作樣的互相閒談。

不一會兒,柴信的菜炒好了。

三葷三素,色香俱全,光是看和嗅,就讓人忍不住食指大動。

“幾位姐姐,菜做好了,請用吧。”

柴信又給四人各盛了一碗香噴噴的米飯,靜靜站在一旁,臉上微笑如故。

“慢著!讓他先把飯菜都吃一口,出門在外,防人之心不可無。”

一個女子手一揮,目光投向柴信。

她們雖然被柴信先前那瞬間的風采驚了一下,但畢竟不是初涉江湖的雛兒,做事還是較為謹慎的。

“多謝姐姐體恤,在下方纔正未吃飽。”

柴信見狀點了點頭,坦然地給自己盛了碗米飯,每盤菜都夾了些放在飯頭上,毫不猶豫地吃了起來。

等他半碗飯下了肚,四女彼此點了點頭,也開始吃飯。

柴信見到這一幕,臉上笑容不由更盛了幾分。

“這小子,做飯的手藝倒是不錯!”

“若是帶回縹緲峰上,或許姥姥會喜歡……”

“不要胡說八道,私自帶人回去,當心姥姥要了咱們的小命!”

幾人隻覺得從未吃過如此美味的佳肴,一時間竟有些顧不上形象。

“我怎麼覺著頭有些昏沉,難不成是近日來太累了?”

“不對,我也有些睜不開眼……”

“這飯菜有問題!”

“不可能,那小子明明先吃了……”

四人很快察覺到不對,碗筷紛紛從手中跌落,想要撐著桌子站起身,卻又渾身無力,根本站不起來。

“小子,你到底做了什麼手腳?”

“你可知姑奶奶是誰,也敢下毒!”

“我殺了你這個膽大包天的豬玀!”

四人不住嗬斥,隻是隨著藥性發作,身軀已經搖搖欲墜,說話的聲音都越來越小,更何談取柴信的性命?

其實,柴信在做飯的過程中,就給每一樣菜都加了料。

倒不是致命的毒藥,僅是一些蒙汗藥,不過為了防止這幾人內力深厚,毒抗比一般人高,下得份量多了一點。

至於這些蒙汗藥的來曆,自然便是從神農幫眾人身上搜颳得到的。

蒙汗藥這玩意兒,在武俠小說中可謂是一大利器。

除非是功力曠古爍今的絕頂人物,或是服用過免疫毒性的靈物的氣運之子——如原著中的段譽——否則任你是武林名宿,又是一方巨擘,隻要蒙汗藥的分量足夠,都能把你放倒!

很多身懷幾十年功力的高手,一旦著了道,實力都要大打折扣,何況是這幾個靈鷲宮天山童姥的婢女?

柴信之所以也吃了飯菜,卻安然無恙,自然是因為他體質特殊。

雖然隻是一具化身,且身軀中的超凡因子幾乎被祛除殆儘,但區區一些俗世毒藥,還不至於讓他受到影響。

對他的這具化身而言,莫說是蒙汗藥,就算是傳說中的鶴頂紅、悲酥清風、十香軟筋散之類的頂尖毒藥,也不會產生任何作用。

“幾位實在不懂禮數,我隻好給你們一點終生難忘的教訓。”

柴信輕飄飄地說了一句,然後走到桌前,同時伸出雙手,各按在一名女子的背上。

“你想做什麼?你可知我們是什麼人?”

“登徒子,你這是找死!”

“若讓姥姥得知此事,你便是逃到海角天涯,也難逃一死!”

“快滾開,否則必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四人連聲喝罵,語氣之中殺意濃烈。

然而,柴信卻並未如她們所想那般,行輕薄之事。

可儘管如此,內力被吸乾的滋味,也絕不好受。

“你……這……莫非是化功**?星宿老怪的傳人?”

“不對,應是姥姥提過的北冥神功,他在吸我的內力!”

“北冥神功?公子所修當真是北冥神功?若果真如此,咱們還是一家人,還請先住手!”

這幾人到底是天上童姥從小養到大的侍女,對於逍遙派的情況,倒是知曉一些。

此刻看到柴信吸功的手法,頓時有了推測。

“公子且慢,我等並非欺騙,你修煉的北冥神功,正是我家主人的師門絕學!”

“還請慢些動手,聽我等解釋……”

但是,柴信卻並未因為她們態度的轉變,而有任何停手的跡象。

很快吸乾了兩人之後,便又向另外兩人而去。

“你們說的這些,我都不感興趣。本來冇打算找你們麻煩,可你們卻主動送上門來,那就怪不得我了……”

柴信語氣平靜,心底則有些喜悅。

這四個靈鷲宮的婢女,實力果然不差,個個都比司空玄和左子穆要強上不少。

平均每個人身上,都懷有十七八年的精純內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