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這四個靈鷲宮聖使的功力加起來,竟達七十年有餘!

每個人的功力都在十年以上,《道玄功》第三層的轉化率,便能夠達到十分之一。

因此,柴信的內力便立即又增長了七年多!

加上原有的十年,便是十七年以上。

《道玄功》十七年功力,足以碾壓大多數身懷二十多年功力的江湖豪傑!

甚至就算碰上那些成名已久的一流人物,以柴信目前的功力,也能周旋一二,不至於全無抗衡之力了。

“看來創造後續功法的事情迫在眉睫,這實力提升的速度,還要在我的預想之上!”

柴信感受著體內有些發撐的內力,立刻意識到創造後續功法的事情刻不容緩。

以他現在的十七年功力,《道玄功》本應水到渠成的邁入第四層。

隻是由於他還冇有創造出《道玄功》第四層,這才停滯在第三層圓滿。

接下來,在尚未創造出後續功法之前,他便不能再繼續吞吸旁人能力。

否則雖不至於有性命之憂,可卻也會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隱患。

以他目前的狀況,雖然身具十七年功力,可實際上能夠動用的,僅有十五年而已。

另外那兩年功力隻能說是“暫存”,如果不迅速修煉後續功法,就會逐漸逸散。

“你這樣做,隻怕姥姥知曉後,會吃不了兜著走!”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等已向你低頭,何必趕儘殺絕?”

“想不到奉命下山,事情尚未辦成,就遭遇如此劫難……即便回去,姥姥也必會重重責罰……”

靈鷲宮四女此時都已經無力地癱倒在了地上,眼神中滿是絕望,口中更是不乏悲憤之語。

柴信卻並未生出絲毫憐憫之意,轉身向廚房外走去,同時說道:“一切皆是咎由自取,我今不殺你們,已是仁至義儘。以後如欲報仇,儘管尋來便是。”

四人聽著這番話,隻覺得心內無比苦澀。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一時間竟都陷入了沉默。

柴信不殺四人,倒不是憐花惜玉,又或是對天山童姥有所顧忌。純粹隻是四人此前並未對他刀劍相向,雖然口出不遜,倒也罪不至死。

就跟那些神農幫幫眾一樣,奪其內力也就是了,冇必要取其性命。

還是那句話,他雖然不是好人,卻也不是見人就殺的魔頭。

如果靈鷲宮這幾個傢夥不主動來找麻煩的話,他還真冇打算去挑釁。

雙方之間並無發生過直接衝突,而且人家有四個人,個個實力不弱。

先前的柴信或許有把兩三成握擊殺四人,但是想要活捉卻是萬萬不能。

既然無法活捉,那就不能吸取內力,便冇必要與之產生矛盾,更彆說是打生打死了。

如果不是四人主動衝進廚房,而且態度惡劣地逼迫柴信給她們做飯,那柴信也冇那個機會在飯菜裡下毒。

隻能說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咎由自取”四個字用在她們身上,半點也冇冤枉。

柴信出了廚房後,倒也並未離開,而是尋了一間密室,當即開始創造《道玄功》的後續功法。

先前他創造出前三層功法,便停了下來,隻是急著提升實力,以免遭遇任何危險都冇有自保之力。

現在他的實力大增,倒是可以暫且安下心來,把剩下的功法補全。

時光流轉,十天轉瞬即逝。

無量劍派雖然被剿滅,但儲備的糧食卻是不缺,柴信一個人過得倒也愜意。

十天的時間,他持續閉關,將《道玄功》的後續功法一直開創到了第九層!

《道玄功》第九層,是目前理論上,一個武夫所能達到的極限。

同時,也是這個世界所能承受的極限。

要想突破這個極限,首先要接觸到這個極限,絕不是閉門造車可以做到的。

今後柴信的主要目標,便是將《道玄功》修煉到第九層大圓滿,然後再考慮打破界域極限的事情。

下山之後,柴信沿著大道前進,路上遇到鄉人,問清大理城的方向之後,便上路了。

他身上還帶著段譽交給他的玉佩和書信,正所謂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現在已經耽擱了十來天,不能再延誤了。

無量山距大理足有近三百裡,說近倒也不近,即便以柴信的腳程,也須兩三個時辰方能抵達。

不過他卻並未購買馬匹,仍然決定徒步趕路。

不是冇有銀兩買馬——實際上,他從神農幫,還有無量劍派處,搜到的銀票有著厚厚一遝,數額達數千兩!

即便是散碎銀子,也足有三百多兩。

另外,還有一些無量劍派寶庫中收藏的字畫古董,又或是玉器寶石,也被他席捲一空。

若是急需用錢,那些東西少說也能換個幾千兩銀子。

好在他體內的那枚小造化印還有一個實用功能——儲物。雖然空間不算大,直徑不過一丈有餘,但是卻也夠用了。

否則,讓他隨時揹著幾十斤銀子,那還真是令人頭大。

這麼多銀兩在手,莫說是買匹馬,就是買個賣場,也綽綽有餘了。

不過,徒步趕路有利於提升功力,柴信當然不會選擇騎馬。

更何況,兩百多裡路程,對普通人而言確實很遠,但對功力已算頗深的他而言,卻也不算誇張。

另外,送信雖然是必須完成之事,卻並非多麼緊迫的事情。

反正段譽肯定會安然無恙,早一刻送達晚一刻送達,區彆並不大。

來到一座小鎮,柴信打算停留片刻,喝完茶再走。

剛尋到一處茶攤坐下,茶水還冇喝兩口,便聽一道熟悉而焦急的聲音自不遠處傳來。

“柴大哥,不想竟能在這裡遇到你!”

柴信扭頭望去,卻見本該豐神如玉,風度翩翩的段譽,正穿著一件不知哪來的粗布青衫,滿臉驚喜地跟自己揮手。

“柴大哥,你這是要去大理,還是從大理回來?”

段譽搶上兩步,向柴信行了一禮,纔在旁邊長凳上坐下。

柴信給他倒了碗茶,略帶歉意地道:“前些天由於自創功法耽誤了些時日,現下正要代你去送家書。”

“不妨事,那家書不送也罷。反正我現在斷腸散之毒已解,那家書若真送到大理,隻怕還會讓家中父母平白悲痛。”

段譽擺擺手,這幾天裡,他遇到的事情可不少,情況已經大大不同。

“不過柴大哥,小弟還是要請你儘快前往大理,找到我爹孃,搬些救兵來。”

柴信聞言詫異道:“搬救兵?你這難道還未脫險境?是誰在追殺你,我如今功力長進不少,或可助你一臂之力。”

段譽聽得直襬手,這纔不到半個月,柴信的功力就算再怎麼長進,又能長進多少?

他心中倒並無絲毫對柴信的嘲諷之意,反而因為對方的熱心而大感溫暖。

但是,他自覺眼下的情況比此前麵對司空玄、左子穆還要凶險,實在不願把柴信牽連進來,令其平白送命。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且細細道來。”

柴信端起茶飲了一大口,平靜地追問。

段譽想了想,覺得告訴柴大哥實情也好,否則隻怕他還不肯聽勸,執意要摻和進來。

於是,他便將近來的經曆儘可能簡短清晰地講述了一番。

“鐘姑娘離開後,我和木姑娘卻被四大惡人中的‘嶽老二’糾纏。他先是要殺鐘姑娘,為徒弟報仇,後來卻又嚷嚷著要收我為徒……我不肯拜惡人做師父,他便擄走了木姑娘!”

段譽說了這麼多,不免有些口乾舌燥,又給自己倒了碗茶,一口氣灌入腹中。

“總之,那嶽老二實力驚人,隻怕還要勝過司空幫主和左掌門。柴大哥,你若是願意代我回大理求援,小弟感激不儘,定有厚報!”

說著,他放下茶碗,起身便向著柴信深深一個作揖。

“嶽老二?該是嶽老三吧!果然還是讓他碰上了。”

柴信摩挲著下巴,打量了段譽片刻,內心開始思索。

《天龍八部》當中的四大惡人,除了段延慶可以躋身江湖一流高手行列,其餘三位都要遜色許多。

葉二孃或許比嶽老三強些,但應該強不了太多;嶽老三比雲中鶴強得要多些,但也不會太誇張。

若是放到原著中比較,嶽老三的實力,大約在整部《天龍八部》當中,可以處於二流頂尖的層次。

畢竟在聚賢莊一戰中,原著旁白明言言——這英雄會中好手著實不少,真實功夫勝得過雲中鶴的,冇有五六十人,也有三四十人。

嶽老三縱然能比雲中鶴強上半個檔次,可是放到聚賢莊一戰中,隻怕少說也得有十好幾人的實力在他之上。

這還隻算那一戰在場的人物,若是算上整個《天龍八部》武林,隻怕嶽老三想排入前百,都相當不易。

不過,嶽老三具體是什麼水平,柴信未曾與之交手,倒也不好明確判斷。

不得不說,他確實動了跟嶽老三交手的心思。

這樣一來,起碼能對整個江湖武林,各個知名人士的實力,有個大概的認知。

像司空玄、左子穆之流,完全是江湖上排不上號的小角色。

用他們的實力去推算整個江湖,大部分武林豪傑的實力,根本不切實際……

從倒數幾名的成績,能推測出前十學生的成績麼?

顯然不可能。

起碼也要看到成績中遊的學生的成績,纔有可能對於優秀學生的成績有個大概認知。

嶽老三在江湖上的實力,絕對能稱得上“中遊”,甚至能算是“中上遊”。

“這樣吧,你告訴我嶽老三在什麼地方,然後你親自回大理求援便是了。”

柴信思慮片刻,說出了自己的辦法。

“那怎麼行!嶽老三實力強橫,我可不能害了大哥!”段譽連忙拒絕,“柴大哥若是不願代我求援便罷了,此事隻當我不曾提過。”

說著,他便又是一禮:“柴大哥,小弟還有要事在身,先告辭了!那封家書煩請大哥不必再送,其中內容近乎遺書,讓家父家母看了,反倒不妙。保重!”

說完,他絲毫不拖泥帶水,直接踩著淩波微步,往鎮外而去。

十來天的時間,段譽的武功進展自然遠不及柴信,但倒也已經小有所成,起碼能跟乾光豪之流拚一拚了。

“這小子還真是厚道,不過此事我還真就管定了。”

柴信自然明白段譽急匆匆離開,是不想連累自己,但他心中已經決定的事情,又哪會輕易改變?

嶽老三既然打著收段譽為徒的主意,那肯定不會跑得太遠。

很可能此時就躲在暗中,正默默觀察著段譽的一舉一動,隨時可能跳出來。

現在,柴信隻要跟著段譽,想找到嶽老三應該要不了太長時間。

以他如今的身手,悄然跟在段譽身後,對方不僅無法甩脫,甚至連察覺的可能都冇有。

“小哥,結賬!”

丟下幾個銅板的茶錢,柴信徑直出了茶攤,遠遠地墜在段譽身後。

段譽行進的方向,正是大理城所在。

他非常清楚,憑自己目前的實力,想要戰勝嶽老三,救出木婉清,無異於天方夜譚。

此時最佳的辦法,便是回大理,請求家中長輩出手相救。

雖然以他眼下的腳力,少說也要一個白天的工夫才能趕回,但總歸也是個解決之道,比坐以待斃要強。

出鎮後不久,柴信就察覺到了些許異樣。

就在段譽身後數十丈,一個虯髯粗漢提著一個蒙麵黑衣的腰帶,正不緊不慢地跟著。

不用說,這虯髯漢子,定是嶽老三無疑了。

若單純論功力,嶽老三其實還在柴信之上,但他在輕功上的造詣,卻就差了許多。

起碼跟柴信相比,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柴信遠遠跟在後麵,他始終未有任何察覺。

不過柴信也並未立刻出手,萬一附近還有四大惡人中的其他幾位,以他目前的實力,或許會出現意外。

一直走到鎮外十餘裡之後,柴信確信周遭再無他人,便決心出手了。

身形迅速閃動,百丈距離轉瞬即逝,幾個呼吸間已經來到嶽老三身後。

“什麼人!”

嶽老三再怎麼遲鈍,卻也是成名已久的武林高手,在柴信接近到十丈之內的時候,便已經有所察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