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說話間,嶽老三便將手中提著的女子向旁邊草地上輕輕一拋,同時取下揹著的巨大剪刀,反手便向身後刺去。

“這傢夥,果然比司空玄、左子穆強得多,那四個靈鷲宮女使,也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這甫一交手,柴信就察覺到,嶽老三不愧是原著中著墨頗多的角色,實力確實不可小覷。

心念電轉之間,他的步伐變幻,迅速切換了一個方位,輕易躲過鱷魚剪的刺擊。

近日來,他不僅耗費時間將《道玄功》完善,連《淩波微步》也已被他改造,更加適合自己。

輾轉騰挪之間,已經看不出跟淩波微步有幾分相似,但腳步轉動之間,卻更顯輕靈與灑脫。

方位變幻的同時,柴信的右掌上泛起瑩潤光澤,以一個刁鑽的角度,拍向嶽老三的肩膀。

“好小子,有點門道!”

嶽老三未曾想到,自己這信心滿滿的一記反剪,竟被人如此輕易地躲過。

不僅如此,對方居然趁勢變招,掌勢淩厲刁鑽,讓他都心生警兆。

話音起時,他趕忙轉身,險險避過右肩,同時左掌運起內力,跟對方的右掌拚在一處。

“砰!”

雙掌碰撞之間,一聲悶響如驚雷炸起,一觸即分。

僅是刹那間的交鋒,兩人便都察覺到彼此掌力深厚,柴信連退六步,終於穩住身形;嶽老三也冇比他強多少,退了有五步半。

“單從功力而言,這嶽老三隻怕已經很接近一流高手,大約二十六七年的程度。”

這一掌之下,柴信已經對嶽老三的實力有了大致的評估。

不過,他的功力雖然比多方弱了十年左右,但彼此的綜合戰力,卻隻在伯仲之間。

《道玄功》修煉出的內力本就極不尋常,十七年功力對上尋常二十餘年功力,也不會落絲毫下風。

再加上嶽老三的身法輕功比之柴信弱了不止一籌,兩人即便正麵相爭,柴信也有取勝的信心。

“你是何人,如何偷襲你家嶽二爺?”

嶽老三站穩身姿,定睛瞧向柴信,圓眼之中不由顯出幾分驚詫之色。

他這纔看清,這與自己交手之人,竟然如此年輕,看起來不過二十歲上下。

這般年紀,便能有如此功力和身手,簡直是世所罕見。

他腦瓜子轉得嗡嗡響,卻愣是想不起來,江湖上幾時多了這麼一位年輕高手。

“這小子,看年紀也不比姓段的小子大,怎會有這樣強的功力?”

嶽老三想不明白,但卻不妨礙他怒氣上湧。

“怎麼不說話?長得倒是有幾分人樣,卻怎乾這偷襲的卑鄙勾當?”

柴信負手而立,望著嶽老三道:“我受人之托,前來解救那女子。嶽老三,你若就此離去,我也不與你為難。”

眼下他已經清楚嶽老三的實力,跟自己大約是六四開,想要搏出個勝負,怕是要兩百招開外。

萬一雙方交手過程中,四大惡人中的其他幾人趕到,他隻怕還得跑路。

“你是這小娘皮什麼人,也來救她?莫非我那徒兒進了鎮子,便是尋你相助?”

嶽老三雖然不算聰明,可也不是笨蛋,猜測到了此事怕是與段譽有關。

方纔段譽進鎮子的時候,他手上提著個姑娘,若是跟進去,必然會引起關注,當即便要暴露蹤跡。

他現在就想讓段譽多著急一段時間,然後再現身,逼著對方拜師,自然不想讓對方迅速找到自己的行蹤。

因此,他隻是在鎮外等著,並未看到段譽跟柴信的接觸。

此時柴信說出此行目的,他也便猜到了此事定與段譽脫不了乾係。

“嶽老三,你好歹也是個響噹噹的漢子,這樣為難一個重傷未愈的小姑娘,若傳了出去,豈不叫天下人笑話?”

柴信冇去接嶽老三的話,而是以言語相激。

“有能耐的,不如放了這姑娘,與我一戰,如何?”

嶽老三雖以惡人自居,卻是相當在乎自己的臉麵,被柴信這樣嘲諷,而且人家句句說得還都冇錯,一時間不由有些理虧。

但他卻肯這樣輕易便放過木婉清,畢竟這是拿捏段譽最直接有效的手段。

“你這乳臭未乾的小子,又算老幾?你想跟嶽二爺打,嶽二爺便要跟你打麼?跟你打架又冇好處,莫不是當我傻!”

方纔那一次交手,他也見識到了柴信的實力,並不在自己之下。

跟這樣的高手交手,一個不慎或許就會重傷,冇好處的情況下,他才樂意呢!

“哈哈哈!你跟我要好處?也好,你這般行徑,不過是想收段兄弟為徒……這樣吧,就比十招!若你能十招之內碰著我的衣角,我便替你去跟段兄弟說,讓他拜你為師,如何?”

柴信淡然一笑,眼神輕蔑地看著嶽老三,滿臉的自信之色。

“就十招而已,你不會都不敢比吧?放心吧,我不會傷你性命!”

他這般囂張做派,自然是故意表現,想要藉此激將,讓嶽老三應下這場賭鬥。

“啊呀呀!你小子好生張狂,竟敢放這樣的豪言!縱然是我家老大,也不敢說我十招之內都摸不著他的衣角!”

果不其然,嶽老三即便不笨,卻也不算是腦袋多麼靈光的傢夥,被他這麼一刺激,氣得鬍鬚都要炸開了。

他嘰嘰喳喳地怒聲叫著,在原地轉了好幾個圈,忽然停下來指著柴信,道:“說好了,十招之內,隻要我碰著你了,就算你輸?”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柴信仍是揚著下巴,一副居高臨下的模樣。

嶽老三上前一步,咬牙道:“你若輸了,能讓段譽肯拜我為師?”

“你若不信,我喊他過來。”

柴信一邊說話,一邊看向另一側。

雙方剛纔打鬥與交流的動靜可不算小,段譽就算再怎麼遲鈍,也已經發現了。

“段兄,我與嶽老三立下了賭約,隻要他能贏過我,你就拜他為師。如何?”

望著走到近前的段譽,柴信朗聲開口。

段譽先前被嶽老三那一聲“什麼人”所驚,回頭觀望時,便瞧見了柴信與之對掌的一幕。

他心下大為吃驚,冇有想到短短十幾日的工夫,柴信的武功居然就精進瞭如此之多。

嶽老三的功夫他是見過的,陡峭無比的懸崖,尚且能如履平地;木婉清那能殺靈鷲宮聖使的暗器,在對方麵前,就如小兒玩具一般,毫無用處。

雖然他隻是初涉江湖,可到底也經曆過不少廝殺了。

神農幫與無量劍派的爭鬥,木婉清與蘇州王氏的交鋒,當中也見過不少殺人如麻的人物。

但是,那些人表現出的武力,跟嶽老三的差距,連他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能夠正麵與嶽老三對拚一掌,並且麵色如常,連呼吸都未有一絲紊亂,這意味著什麼?

段譽是個極聰明的人,自然心裡明白。

可正是因為明白,才越發讓他感到難以置信。

他跟柴信被乾光豪、葛師妹逼得墜落懸崖那一幕,至今還曆曆在目。

如果柴信當時有這樣的身手,又豈會險些喪命?

“難道柴大哥真是千古罕有的絕世天才?短短十幾日之內,不僅創出了絕世武學,更是連功力都突飛猛進……”

段譽這幾日自己修煉北冥神功、淩波微步,自覺精進不錯,甚至還有些沾沾自喜,此時回想起來,不由地大感汗顏。

“柴大哥,你知道我的,我並不熱衷習武……不過,若是為了救木姑娘,這事情我便應下了。”

眼看柴信如此大義,為了幫自己,都跟嶽老三敵對上了,以段譽的個性,此時自然也不會選擇當縮頭烏龜。

“嶽老三,你聽到了,他已經答應了。”柴信扭頭看向嶽老三,笑眯眯地道。

“那好,我就跟你比試比試。你這小子未免太狂傲了些!縱然你實力確實不錯,可若說整整十招,我連你衣角都碰不到,那也太瞧不起嶽老二了!”

說著,嶽老三便開始舞動手中的鱷魚剪。

“且慢!”

柴信卻猛地抬起手,阻攔道。

“怎麼了,莫不是事到臨頭,害怕了?你個慫娃子,剛纔還胡吹大氣,這麼快就怕了?怕了也無妨,你隻消跪下給嶽二爺磕個頭,看在你年紀尚淺的份上,嶽二爺便放你一馬!”

嶽老三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滿是橫肉的臉上儘是得意之色。

“怕?當然不是。我隻是想問問你,既然是賭鬥,我們已出了賭注,你呢?隻說我們輸瞭如何,可冇說你輸了該如何。”

柴信重新抱起手臂,淡淡地道。

嶽老三當即瞪眼道:“是你上趕著要與嶽二爺賭鬥,想救那小妮子,我已答應,你若贏了就放她走。怎麼如今,反過來還找我要旁的好處?”

這老小子倒是真不笨,立刻就抓住了關鍵。

柴信聞言卻麵露詫異之色,反問道:“就算我不救那姑娘,難道你堂堂南海鱷神,江湖上有名的好漢,會殺一個身受重傷的小姑娘嗎?”

這一問,率先把嶽老三架到了“好漢”的位置上,讓他無從否認。

嶽老三雖以惡名為榮,但卻也堅信自己是個“好漢”。他心目中的好漢,不是所謂的好人,而是說出去要讓人又驚又怕的響噹噹的人物。

此前他要殺段譽和木婉清時,便是被兩人類似的說辭給扭轉了想法。

“這……嶽二爺英雄好漢,當然不會殺無力反抗的弱女子!”嶽老三糾結片刻,便果斷點頭道。

“既然你本就不會害那姑娘,我又須救她?那這個賭注便不能作數,你得重新說一個!”

柴信理所當然地道。

嶽老三聽得有些茫然,歪著頭道:“那你說說看吧,想要什麼賭注?”

“我這個人很公平。既然我輸了,段兄弟就要拜你為師;那麼反過來,如果你輸了,便拜我段兄弟為師!如何?”

柴信終於圖窮匕見。

此言一出,不僅是嶽老三,連段譽都呆了一下。

“你讓我拜這小子為師?”

“我可不想收他為徒!”

兩人幾乎同時開口。

“怎麼了,你這是不敢賭,怕輸給我?就你這點膽量,還想跟葉二孃爭,還想當嶽老二?我看你這輩子都是當老三的命!”

柴信先給段譽使了個眼色,讓對方不要多言,同時一開口,便句句直戳嶽老三的痛處。

嶽老三到目前為止,生平最大願望有二:其一,是收段譽為徒;其二,便是代替葉二孃,成為四大惡人當中的老二。

所以,他行走江湖之時,纔會常以“嶽老二”自稱,很不喜歡聽旁人喊他嶽老三。

柴信喊他嶽老三這麼多遍,他都不曾跳腳,已然足以說明他對柴信實力的認可了。

“你……你……誰怕你了!答應就答應,若是我輸了,就拜他為師!”

嶽老三性烈如火,最受不得激,柴信的話讓他瞬間忘了所有顧慮,直接答應了下來。

“既然如此,那咱們就擊掌為誓!拜師之後,須尊師重道,不可行忤逆之舉,誰若是有違誓言,便是烏龜王八蛋!”

柴信步步緊逼,不給嶽老三耍賴的機會。

“好!那就擊掌為誓,我嶽二爺可不會當烏龜王八蛋!”

嶽老三上前幾步,跟柴信擊了一掌,然後便要開始賭鬥。

柴信卻再次攔住他,道:“你還要跟我段兄弟擊個掌,畢竟稍後拜師收徒的是你們兩個。”

“好!”

嶽老三也不拖泥帶水,直接跟段譽也擊了個掌。

“柴大哥,我這一時間,竟不知是該盼著你贏,還是盼著你輸了……”

擊掌過後,段譽臉上顯出無奈之色。

他是既不想拜嶽老三為師,也不想收這麼個大惡人為徒。

“哈哈哈,放心吧,我肯定不會輸。你且退開,容我跟他賭鬥。”

柴信笑道。

段譽點點頭,依言退了開去,走時還不忘扶起木婉清。

“嶽老三,可以開始了。記住,你隻有十招的機會!”

柴信負手站在原地,望著嶽老三道。

嶽老三嘿嘿一笑,森然道:“你也得記住,十招不能還手,否則你便輸了……看剪!”

言罷,整個人如一頭大鱷貼地發起衝鋒,目標直指柴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