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動作太慢了!”

在嶽老三身形變動的刹那,柴信已經率先動了。

經過改造的淩波微步,幾乎已經麵目全非,從一種靈活敏捷的身法,蛻變成了一種出神入化的輕功。

看起來僅僅隻是腳步微挪,但柴信整個人卻直接向右側橫移出丈許。

嶽老三這一剪雖然來勢洶洶,而且發動攻擊的所在,稱得上是近在咫尺,但愣是失之毫厘,未能碰到柴信一片衣角。

“好小子,竟是比泥鰍還滑溜!”

嶽老三雖然脾氣暴烈,而且頭腦反應略顯遲鈍,但畢竟是個武道行家,眼力還是有的。

方纔柴信那動作不大的一小步,竟能橫移出如此之遠,稱得上是他生平僅見。

就算是他的老大,人稱“惡貫滿盈”的四大惡人之首段延慶,隻怕在身法上,也要比這年輕人遜色一些。

或許四大惡人之末的“窮凶極惡”雲中鶴,能夠仗著稍強的功力,在輕功上略勝過柴信一籌,卻也絕不會勝過太多。

而且雲中鶴的輕功,強在變化莫測,輕靈如鶴,跟柴信又大有不同。

柴信這輕功,則頗具鵬飛萬裡之勢,更顯大氣堂皇,已經與淩波微步的“翩若驚鴻、矯若遊龍”,有了本質的差彆。

“嶽老三,你若是就這點能耐,還是趁早跪地磕頭,拜我段兄弟為師吧!看在段兄弟的麵子上,我或可指點你一二,也讓你長進快些!”

五步之外,柴信仍舊是負手而立,滿臉笑意地調侃道。

“你彆得意,這纔是第一招,後麵還有九招!嶽二爺必定把你揍成豬頭!”

嶽老三最見不得旁人得意洋洋的模樣,忍不住咬牙切齒,狀若瘋魔般持剪刀再次攻上。

“第二招!第三招!四!五!六!七!”

不遠處,段譽一邊扶著木婉清,一邊觀望著兩人的戰鬥,同時口中大聲技術。

“七招了!嶽老三,這已經是第七招,你果真連柴大哥的衣角都不曾碰到,還剩最後三招,我看你是不能成啦!快趁早認輸了罷!”

儘管他既不想拜嶽老三為師,也不想收其為徒,但相較之下,自然還是更加不想拜師。

畢竟一旦成了人家徒弟,那可就要唯命是從了。

到時候,他大理鎮南王世子段譽,拜四大惡人之嶽老三為師的訊息,一旦傳了出去,隻怕不僅是他自己,整個大理段氏的顏麵和威望,都要徹底掃地,為天下人恥笑!

再者說,眼下這種情況,如果柴信無法獲勝,他們接下來的境遇隻怕會相當不妙。

“姓段的小子,你休要在此胡扯!我堂堂嶽老二,怎麼會輸給這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你好好看著,我定打得他屁滾尿流,要你心甘情願拜我為師!”

嶽老三氣得鼻孔都要冒煙了,哇呀呀地怪叫著,拚儘全身功力,向著不遠處怡然自得的柴信再度攻去。

這幾招下來,他輾轉騰挪,耗費的力氣可真是不小,但柴信卻表現得遊刃有餘,舉手投足之間儘顯輕鬆寫意之態,兩相對比之下,差距實在有些明顯。

其實這並非他實力當真如此不濟,而是落入了誤區。

他最大的優勢,是功力比柴信深厚一些,如果兩人正麵硬拚,勝負也難料。

哪怕柴信與他打遊擊,隻要他巋然不動,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拳一掌結結實實地還擊,打到最後,說不得反而是前者消耗過大,率先敗下陣來。

可他現在這般,拚命去搶攻身法遠在他之上的柴信,則真正是以己之短攻敵所長,又豈能有絲毫勝算?

柴信正是看明白了這一點,纔有意給他下套,定下了這看似容易的“十招之約”。

實際上,也唯有嶽老三這樣的實誠人,才能中這樣的圈套。

“哈哈哈!老三,你怎連一個小輩都收拾不下?枉你還想跟二姊爭老二的名分?”

卻在這時,一道聲音忽尖忽粗的嗓音突兀地響起,隨即一個白影自遠處林中倏忽即至。

“第八招了!嶽老三,還剩最後兩招!”

幾乎同一時間,段譽興奮地喊聲也響了起來。

原來,嶽老三又是一招落空,臉上已然開始有氣急敗壞之色浮現。

尤其是聽到那白影所言,更是氣得吱哇亂叫,大罵道:“雲老四你給老子閉嘴!憑你也敢在老子麵前張狂,當心我剪碎你的舌頭!”

來者不是旁人,正是四大惡人排在最末的雲中鶴。

此人功力要比嶽老三遜色一些,但卻以輕功聞名天下,是一個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盜。

“老三,你要是不行了就吱一聲,好歹是自家兄弟,隻要你開口相求,我定會幫你一把!”

雲中鶴說話的語氣滿是嘲諷之意,說著還桀桀大笑起來。

他笑得時候,如竹竿般細高的身子不住顫動,一張大馬臉亦是抖個不停,醜得讓人不忍直視。

“滾你個大頭蛋,莫要在此攪鬨!”

嶽老三久攻無果,正在惱怒之時,又被這樣嘲諷,自然更加氣悶。

“嶽老三,十招之約將滿,你還是早作打算,快向我段兄弟磕頭拜師吧!”

柴信淡淡地瞥了一眼雲中鶴,目光最終還是落在了嶽老三身上。

“老三,你要拜哪個為師?是旁邊那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子?哈哈,天下竟有這等奇聞?不對啊,你要是拜了那小子為師,豈不是拉低了我四大惡人的輩分?”

雲中鶴聽得詫異,隨即眼睛瞄在了段譽攙扶的木婉清的身上。

這個色中餓鬼,不知道禍害了多少良家女,稱得上是閱女無數。

木婉清此時雖然以黑紗遮麵,但僅透過其婀娜的身姿,以及顯露在外的部分白嫩肌膚,就已經撩撥得這傢夥心神盪漾。

“美人!這小妮子定是個大美人!想不到我雲中鶴如此好運,在這荒山野嶺之中,也能有這般豔遇!”

雲中鶴當時就按捺不住了,身形一動便向段譽兩人掠了過去。

這時候,嶽老三第九招恰好擊出。

“小心!”

柴信一腳踏在地上,整個人如騰空之大魚,不僅躲開了嶽老三的攻擊,還同時向著雲中鶴截擊而去。

“嶽老三,你我說好單打獨鬥,怎的還請幫手?這便是你南海鱷神的風範?”

說話之間,他已經後發先至,擋在段譽身前。

倒不是他的速度比雲中鶴更快,而是段譽與他的距離更近一些。

“小子,憑你也想壞我好事?找死!”

雲中鶴雖見得柴信與嶽老三相鬥的過程,心裡也暗暗震驚於對方的身法之玄妙高絕。

但卻並未曾與之交手,還以為隻是個尤擅輕功的武林後起之秀。

在他看來,柴信年紀輕輕,能將輕功身法鍛鍊到如此地步,已然極為難得。

但要說到內功,卻是絕然離不開水磨的工夫,漫長歲月的打熬。

柴信看起來不過二十歲上下的年紀,縱然打孃胎便開始習武,一刻也不曾歇息,滿打滿算又能有多少年公裡?

他雲中鶴已年過四十,在江湖上也有些名頭,縱然不已內功深厚著稱,可也不至於比一個二十歲的小年輕遜色吧?

這些念頭隻在刹那之間閃過,說話間他手臂彈動,登時一隻寒芒閃爍的鐵杖鋼爪,自袍袖中探出,瞄準柴信的胸膛,便毫不猶豫地刺了下去。

“小子,你怎能憑空汙衊嶽二爺?我可冇喊幫手!老四,這是我跟那小子的賭鬥,你不要摻和!”

嶽老三見到這一幕,心下不由大急。

他這個人最看重信諾,同時也在乎自家名聲,無論如何也不願讓人說自己以多欺少,不講規矩。

一邊喊著,他腳下也猛地一跺,往柴信這邊趕來。

柴信對雲中鶴的出手早有防備,雙掌乍然齊出,表麵光澤氤氳,一掌捏住鋼爪後的鐵桿,另一掌則勢若奔雷,直取雲中鶴麵門。

雲中鶴著實未曾想到,麵前這個年輕的小子,居然能徒手捏住自己的兵刃,同時還展開反擊!

尤其是那捏著兵刃的右手,簡直如鐵鉗一般,硬生生夾住了他的鐵桿鋼爪,莫大的內力襲來,竟絲毫不比自己遜色!

“這小子內力竟如此渾厚,哪兒冒出來的怪胎!”

雲中鶴心下大驚,知道自己方纔小覷了對方,眼看其左掌直奔自家麵門而來,倉促間趕忙揮出右掌應對。

可惜,他這一掌畢竟是急切間拍出,隻來得及攔截到柴信的手腕。

不過,倒也改變了柴信左掌的走向

那本該拍在麵門的手掌,按在了對方的左肩上。

“砰!”

這一掌力道不小,雖未讓雲中鶴肩胛骨斷裂,卻也令其持杖的左手猛地一抖,不得不撤回兵刃。

這個時候,嶽老三也已趕了上來。

“老四,你且退開,不可壞了老子的名聲!”

嶽老三大聲嗬斥。

同時,手中鱷魚剪自雲中鶴腳底劃過。

“老三,你莫不是瘋了?不幫我倒也罷了,怎的還幫著旁人對付我?”

雲中鶴趕忙躲避,側身跳開丈許,長臉上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我嶽老二向來說一不二,與這小子的賭鬥尚未分出勝負,豈能容你從中作梗?”

嶽老二以剪拄地,滿臉的義正言辭,同時伸手指了指木婉清。

“何況這小妮子是我徒弟媳婦兒,無論如何不能容你這老小子染指!”

“徒弟媳婦兒?你那徒兒不是死了嗎,他竟有這樣貌美的媳婦兒?哎呀,他死都死了,這小媳婦兒年紀輕輕成了寡婦,豈不可惜?”

雲中鶴聞言眼睛一亮,看向木婉清的神情愈發猥瑣,色眯眯地好像要把人生吞了。

“我雲中鶴最見不得美人受孤苦,必須要好生憐惜!”

“放你孃的狗臭屁!孫三霸那小子死了,我這是看中了一個更好的徒弟,這丫頭是我新徒弟的媳婦兒!你那賊爪子要是敢亂伸,看我不把它剁了!”

嶽老三雖是個惡人,但也是個護短的主兒,這會他已經認定段譽是他的徒兒,自然會加以維護。

“老三,你!”

雲中鶴雖有賊心,可這會兒他還真不敢繼續發作。

方纔與柴信交手一記之後,便知對方實力很是不弱,甚至隱隱還要強過自己。

再加上一個嶽老三從中作梗,他就更是半點勝算也不會有。

隻能將色心暫時按下,另作他謀。

“罷了,為一個女人傷了咱們兄弟情誼,不值當!老三,我就給你這個麵子。”

雲中鶴臉色變得極快,方纔還十分憤怒,這會兒已經滿臉微笑。

他這是故意哄嶽老三,說些漂亮話罷了。

嶽老三倒是實誠,人家這麼說了,他也就信了,前一秒還帶著怒氣的臉上,頓時喜笑顏開:“哈哈哈,你這老小子今兒倒是難得的識相!”

說著,他扭過頭看向柴信:“小子,咱們賭鬥還差一招,再來吧!”

說到這裡,他臉色都有些難看了。

方纔已經連施九招,可卻連柴信的影子都冇碰著,眼下還剩一招,他又還能有幾分勝算?

縱然他頭腦簡單,也非常清楚這一點。

可他卻是個實誠人,既然已經定下賭約,便不會想著毀約。

“嶽老三,你倒是個漢子。不過呢,我看你剛纔搞錯了身份。我段兄弟可不會是你的徒兒,木姑娘更不會是你的徒弟媳婦兒……”

柴信笑眯眯地開口,看向嶽老三的神情中多了一絲淡淡的欣賞。

“你呀,應該喊他們師父、師孃!哈哈哈!”

“你這小子,胡說八道!老子可不會輸!”

嶽老三氣得吹鬍子瞪眼,一腳猛然踏在地上,塵土飛揚之間,整個人如炮彈般向柴信衝去。

“哈哈哈,願賭服輸,趕緊拜師吧!”

柴信渾然無懼,朗聲大笑間身形變幻。

嶽老三含怒一擊,終究還是落了空!

“十招已滿,勝負已分!嶽老三,還不跪地拜師,更待何時?”

柴信飄然落地,衣袂舞動,豐神俊朗,如神仙中人。

“啊啊啊!氣煞我也!我堂堂嶽老二,竟會敗於你這個小兒之手!”

嶽老三氣得狂吼,但又不得不服輸。

“嶽老三,你莫不是想反悔?可彆忘了,誰要是反悔,就是烏龜王八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