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說話的聲音清麗而冷淡,顯然是個女子,眾人循聲望去,卻是被段譽攙扶在側,始終未發一言的木婉清。

南海鱷神本在糾結,聞言不由大怒:“你這小妮子又知道什麼?我嶽老二一口唾沫一個釘,又豈會食言!拜師便拜師罷,這烏龜兒子王八蛋,老子是決計不肯做的。”

話音未落,便突然跪倒在地,咚咚咚咚,咚咚咚咚,竟是向段譽連磕了八個響頭,同時大聲叫道:“師父,弟子嶽老二給你磕頭。”

不論怎麼說,這嶽老三能做到遵守賭約,其實已經勝過江湖上的不少所謂英雄豪傑。

做完這些之後,嶽老三毫不猶豫地站起來,轉身便要施展輕功離開此地。

說到底,他雖然已經服輸,並且拜段譽為師,可畢竟覺得此事丟人,不想再在這裡久留。

“嶽老三,咱們事先可是說好了,拜師之後要尊師重道。現在你師父都還冇發話讓你走,你便要轉身離去,這卻又是什麼道理?”

柴信負手在旁靜靜觀看,這會兒卻突然再度開口。

“難道你真不把說過的話放在心上,想當烏龜兒子王八蛋?”

聽到高這番話,嶽老三剛想抬起的右腳,不得不定在了原地,轉過身看向段譽,滿臉通紅地抱拳道:“師父,弟子可否先行退下?”

段譽本來不想收一個大惡人當徒弟,但此時看到嶽老三吃癟的模樣,不由又覺得有些快慰。

於是,他暫且放開木婉清,走到對方身前。

“嶽老三,你既然入了我門下,從今以後便要聽從教誨!如若不然,我會昭告天下,你是個欺師滅祖的無恥之徒!”

段譽也是個極聰明的人,經過這段時間跟嶽老三的接觸,已然明白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最怕的事情又是什麼。

對於嶽老三這樣的人而言,或許連生死都可以不那麼看重。

他最為看重的事情,其實就是名聲。

而且他和大多數人的價值觀完全不同,所在乎的名聲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好名聲”。

實際上,他希望自己能夠維持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江湖豪傑的形象。

同時,他又特彆信守承諾,無論如何不肯被人視為背信棄義、食言而肥的卑鄙無恥之徒。

因此,如果段譽用常規的話去對嶽老三進行威脅和警告,以對方的個性或許根本不會放在心上。

比如“敢不尊師重道就打死”之類的話,對一般人或許會具有震懾力,但對嶽老三而言,卻與廢話無異。

果不其然,嶽老三一聽到段譽的這個威脅,臉色立刻就變了。

他囁嚅了半晌。義正言辭的道:“我嶽老二是什麼人?說了尊師重道,就決計不會食言而肥。師傅儘管放心就是。”

“既然你已經拜我為師,成了我門下弟子。那我這個當師傅的,就有責任要好好教導你。”

話說到這裡。段譽的態度開始有了真正的轉變。好

一開始,他並不想收月老三為徒,即使方纔已經承認對方是自己的徒弟,可其根本原因也是為了戲弄對方。

但是現在,當他真正承認嶽老三是他的徒弟之後,忽然感覺到肩上多了一副不輕的擔子。

他忽然覺得,如果能夠引導一個舉世聞名的大惡人向善,或許會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他現在已經是嶽老三的師父,如果嶽老三在外麵胡作非為,那麼他這個當師父8的也會麵上無光,責任重大。

即便江湖上知道他和嶽老三師徒關係的人會很少,可是段譽卻也不是自欺欺人的人。

起碼他自己知道,嶽老三是他的徒弟,而且已經磕了頭。我的

就算以後嶽老三在外麵乾壞事兒,不嗯會有人主動聯絡到他身上,可他自己還是不會覺得有一定的責任。

所謂“教不嚴,師之惰”,即使段譽和嶽老三之間的師徒關係,本身就是源自一個有些荒唐的約定,以及一個不太靠譜的目的。

又所謂“天地君親師”,這是古人最為看重的五種關係。

在段譽看來,哪怕隻是一句戲言,或是帶有特殊目的而結成的師徒關係,也必須要慎重對待。

他這個做師父的,有義務教導弟子向善。

“這小子。,竟還真擺起了當師傅的譜兒!”

嶽老三聽著段譽的話,不由暗自不滿,可是礙於自己已經是段譽的弟子,而且有過遵從師命的承諾,卻又不得不按捺下想要砍死對方的衝動。

“從今以後,你不得再做任何惡事。尤其不能濫殺無辜,不能隨意欺壓弱小。你如果不聽為師的話,那江湖上很快就會流傳出你是烏龜兒子王八蛋的訊息。”

段譽走到鏡前拍了拍嶽老三的肩膀,麵色認真的說道。

“你!我嶽老二名列四大惡人,如何能不做惡事?你這臭小……師父,未免也太不識相了些!”

嶽老三憤怒地抬起手,險些就要抽在段譽的臉上,可是猶豫片刻之後,終究是冇有落下去。

這個在四大惡人中排行第三的傢夥,還有一個極其不符合其身份的特點:尊師重道。

他的尊師重道,並不是由於先前立下的誓言和約定。

實際上在原著當中,他就有過許多類似“師父可以清理門戶,但徒弟絕不可以害師父”的言論。

比如,他在原著當中的死亡,就是為了救段譽這個便宜師父,死在了四大惡人之首,段延慶的柺杖之下。

一個夢想就是當大惡人的傢夥,居然會犧牲自己拯救旁人,可見嶽老三對於師徒關係的看重,還要遠超許多所謂的仁義之輩。

“嶽老三,既然你已經輸了,而且已經拜我兄弟為師,那你就應該聽師父的話。難道你們南海派,教導出的都是一些欺師滅祖的孽障?”

柴信也在一旁出言相激。

嶽老三頓時被戳中了要害,險些蹦了起來,大怒道:“胡說八道些什麼?我嶽二爺豈會是七師滅祖之徒?”

“很好,既然你不是欺師滅祖之輩,那就好好聽著我的教導。從今以後,你必須多做善事,並且不能再與其他惡人為伍!”

段譽並冇有因為嶽老三顯露出的憤怒,而產生任何畏懼的情緒,而更加認真嚴肅的盯著對方。

“如果看到有人行凶作惡,還要在保全自己的前提下,儘量阻止。你明白嗎?”

“你說什麼?這是讓我凶神惡煞嶽老二,從此以後當個好人?那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嶽老三自幼便立下大誌,要成為天底下最大的大惡人!”

聽了這些話,嶽老三徹底無法冷靜了,暴怒之下不斷在原地蹦跳,卻仍是不敢對段譽動手。

“雖然我已經知曉,這輩子隻怕都不大可能超越老大,成為天下第一惡人,但最起碼也要成為天下第二惡人!我嶽老三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當好人!”

“這麼說,那你是想當烏龜兒子王八蛋了?”

柴信語氣淡淡地說道。

僅僅這一句話,便直接讓嶽老三徹底泄了氣。

他生平最接受不了的就是欺師滅祖,或者是被人看作卑鄙無恥、不守承諾的烏龜兒子王八蛋。

“不!我不是烏龜兒子王八蛋!我不是烏龜兒子王八蛋!我不是!我絕不是!”

嶽老三不住地喃喃著,鱷魚剪從手中滑落都毫無所覺,顯然已經陷入了某種近似癲狂的狀態之中。

“老三,你跟他們瞎鬨什麼?我看這幫小子就是冇安好心,你是被他們騙了!何不跟我聯手,將他們全部弄死,自然就冇人知道,你向這小子磕頭拜師的事情了?”

許久都冇有說話的雲中鶴,突然在這時開口了,語氣中充滿了冰冷的殺意。

不過當他的目光走向木婉清時,卻依舊滿是不加掩飾的**。

“嶽老三,你可彆聽他的!我看你敢做敢當。輸了之後便拜果真拜我為師,還當你是個響噹噹的漢子。難道你真是欺師滅祖、說話如放屁的卑鄙小人?”

聽到雲中鶴的話,段譽不由大為擔心,趕忙大聲嗬斥。

“就算你不想做好人,也不會想做烏龜兒子,王八蛋吧?你現在要是殺了我,那就不僅是其師滅族。更是敢坐不敢當的天下第一懦夫!”

“天下第一懦夫……段兄啊,你這名號取的當真不錯。我看,還真挺適合你這徒弟的!”

柴信聞言哈哈大笑。在旁邊煽風點火,添油加醋。

“放屁!你們都是在放屁!我堂堂南海鱷神,怎麼可能會欺師滅祖?更不可能是天下第一懦夫!”

嶽老三對這句話激得回了神,從神神叨叨的自語中回過神來,扭頭死死盯著雲中鶴。

“雲老四,你當老子不知道你什麼意思?你這是想害死我師傅,然後霸占我師孃,又能害我成天下第一懦夫。到時候,你就可以當雲老三了,以為我會猜不到嗎?”

他撿起掉在地上的剪刀,便向雲中鶴刺了過去。

此時他正在情緒激盪之時,柴信他打不到,段譽他不敢打,再加上雲中鶴又主動出言招惹,正是撞到了槍口上。

“嶽老三,你這是瘋了?我這是想幫你的忙!你非但不知感恩,竟還要恩將仇報?”

雲中鶴趕忙閃躲,臉上全是莫名其妙的神色。

他實在無法理解嶽老三的想法,在這種情況下,居然不能明辨敵我,還向他動手了。

這傢夥腦子裡裝的,難道都是水麼?

柴信見到這一幕,眼睛不由亮了,走到段譽身邊道:“你命令嶽老三,讓他助我拿下雲中鶴!這個采花大盜無惡不作,今日既然碰著,就決不能輕易放過!”

他說話的語氣義正言辭,彷彿一位心懷大義的俠客,聽得段譽和木婉清兩眼放光對,不住點頭。

但實際上他最直接的目的,就是想要雲中鶴那一身功力罷了。

當然,也是因為雲中鶴的所作所為過於讓他鄙視,所以纔會如此直接了當的,就想要對其下手。

采花大盜,聽起來是似乎是個頗具美感的稱號。

但實際上,卻意味著擁有這個稱號的人,不知禍害了多少黃花閨女,或是良家婦人。

在封建的古代,那些被禍害的女子,往往都隻有一個結局——死。

而且即便是死了,也會揹負著罵名,受儘屈辱和白眼。

這其中固然有封建糟粕思想的緣故,但究其根本,罪孽還是出在作案人身上。

雲中鶴這種渣滓,即便是放在後世的監獄中,也是人人唾棄,人人喊打的對象。

“徒兒,你做的很不錯,現在就開始為民除害了!你放心,為師現在便請你柴師伯出手相助,幫你擒下這個大淫賊!記住,也要對你柴師伯心懷敬意,不得有絲毫忤逆之念!”

段譽趕忙向著嶽老三大吼。

嶽老三頓時頭大,本來是純粹就是想拿雲中鶴當發泄的靶子,怎麼到了段譽的嘴裡,就成了行俠仗義,為民除害了?

我想當個壞人怎麼就這麼難?

還有,那個討厭的小子,怎麼就成了我的師伯了?

我明明恨他恨得要死,要不是知道自己幾斤幾兩,早就跟他拚了,怎麼現在還要我們合力對付雲中鶴?

根本不由他多想,隻見眼前人影一閃,柴信已經加入了戰局。

雲中鶴本來還能仗著身法優勢,在嶽老三的攻勢下能夠短時間內不落下風。

可再加上一個無論是身法、功力都不弱於他的柴信,哪還能有掙紮的餘地?

冇幾招下來,他就大汗淋漓,覺得死期將至了。

“老三,咱們好歹同為四大惡人,有一份兄弟情誼,你當真要為了這幾個外人,對我趕儘殺絕麼?而且此事若傳到老大耳朵裡,你又該如何交待?”

雲中鶴自知再這樣下去必然撐不住幾招,不得已之下隻能再度向嶽老三發起攻心。

其實不用他說,在交手過程中,嶽老三不知多少次想對柴信動手。

隻是每當他生出這種念頭,段譽就會在遠處大喊:“徒兒,好生配合你不柴師伯,拿下這個淫賊!”

木婉清也跟著喊:“嶽老三,你要是不聽師父的話,那可就是卑鄙無恥,言而無信的烏龜兒子王八蛋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