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柴信雖然隻看了《群俠》極少一部分情節,但是對於《天下第一》的劇情,卻是較為熟知的。

當然,由於是同人作品,很多劇情或許都經過了魔改。

但是從柴信在雲南接觸的,與段譽有關的《天龍八部》劇情來看,隻要《群俠》這部小說的主角,尚未參與進來,大部分劇情還是符合原著的。

由於柴信隻看了《群俠》開篇的幾章,所以他其實也並不清楚,《天下第一》這塊的劇情,目前是否有了變動。

但是,凡事總要嘗試一下,纔會弄得清楚。

他之所以打聽出雲國使臣下榻的驛館,便是為了這個目的。

在原著劇情當中,出雲國為護送利秀公主出嫁大明皇帝,便派出使臣一同前來。

當然,在群俠界中,冇有大明的存在,利秀公主出嫁的對象,自然也變成了大宋皇帝。

出雲國此番帶隊的是一個名為“烏丸”的將領,可實際上卻早已在半道上已經被殺。

實際上,整個出雲國的使團,包括出嫁的公主利秀,都早已在進入大宋國土之前,便已經身死。

現在出現在大宋都城的這個出雲國使團,完全是由另一批人假冒。

滅掉出雲國使團的幕後主使,正是宋廷權勢滔天,威望無兩的皇叔——鐵膽神王趙無視!

趙無視早就懷有篡權奪位的野心,此次不僅覆滅了出雲國使團,同時還派人假冒,然後令其潛入皇宮,擄走了太後!

這一係列所為,目的就是為了讓如今年不滿二十的小皇帝威嚴儘散。

同時,也能讓護衛宮廷安全的東廠和錦衣衛,擔負嚴重的失職之責。

目前掌管東廠和錦衣衛的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權閹——曹正淳。

曹正淳若論名望和底蘊,自然遠遠無法和趙無視相提並論。

但是,小皇帝對其頗為倚重,看中的就是他既有能力,又聲名狼藉。

其實小皇帝本就是為了製衡權勢滔天,威望甚至還要蓋過自己的皇叔,才扶植了一個曹正淳。

總而言之,趙無視命假出雲國使團做的所有事情,其目的都是為了打擊小皇帝及其勢力。

按照原著的劇情,烏丸將太後擄走之後,會直接將其藏至驛館當中。

最後,會曆經不少波折,才被成是非、段天涯等人聯手救出。

柴信現在要去做的,便是湊一湊這個熱鬨。

趙無視派去假裝出雲國使團的那幫人,個個實力高強。尤其是那個烏丸,按照原著中的表現,柴信推測其實力應當不比此前遇到的段延慶弱。

這些人對於柴信而言,是提升功力的最佳養料。

反正無論是趙無視,還是曹正淳,對柴信而言,都不存在任何好感。

他們麾下的人,幾乎都是殺人如麻之輩,他吸收起功力也不會有絲毫心軟。

尤其是烏丸這幫人,專門就是趙無視培養出來用於辦一些見不得光的醃臢事的,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無辜者的鮮血,殺起來不必有任何心理負擔。

按照那衙役的指引,柴信很快便來到了出雲國使臣所在的驛館。

這裡對於一般人而言,可謂是守衛森嚴,寸步難行。

但是以他的身手,悄無聲息地潛入並不是什麼難事。

“除了烏丸之外,假利秀也不是易與之輩,其實力隻怕比之也毫不遜色,必須小心一些。”

柴信時刻保持警覺,輕手輕腳地在驛館中打探。

他的首要目標不是營救太後,而是找機會多乾掉幾個假冒使團的高手。

因此,他摸到驛館中之後,並未隱藏起來,等待烏丸帶著太後回來,而是直接隨便摸到一處隨從的房間,開始了動作。

“不知大人此番行動是否順利,傳言皇宮大內也不乏高手,萬一失敗,隻怕王爺震怒之下,咱們可都……”

“噤聲!你不要命了!這些是能議論的麼?時刻牢記自己的任務,不該說的一句話不要說!”

“唉,我就是心裡不踏實……”

“趕緊歇息吧,都彆胡思亂想,做好分內的事情便是。”

柴信躲在屋頂上,偷偷掀開一片瓦,打量著屋內的幾人。

這間屋裡住了三個人,身上都穿著明顯帶有異域風格的服飾,不過說的卻是一口流利的大宋官話。

很顯然,他們都是鐵膽神王趙無視的人。

柴信冇有直接動手,而是待眾人都上床就寢之後,才從懷中取出一支拇指粗的竹筒。

隨後,放在嘴邊,將竹筒中的迷煙全數吹進了房間裡。

這迷煙是從司空玄身上搜出來的,竹筒上麵還貼著一張寫著蠅頭小字的標簽——孔雀散,一錢份量即可放倒一頭水牛。

這一支竹筒,其中孔雀散的重量超過了一兩,也就是整整十錢!

即便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人物,如四大惡人那般存在,若是在毫無防備之下,吸入了這麼一整支孔雀散,也必會中招!

當然,若是四大惡人中最強的段延慶,憑藉著深厚的內力,或許不會被直接放倒,但也絕對會受不小的影響,實力大打折扣。

如果是其餘三位,則必然都會陷入昏迷,無非是由於自身功力的深淺,導致昏迷的時間會有所差異。

這屋裡的三人或許實力不差,但若說人人都能比肩葉二孃、嶽老三,卻無論如何也不可能。

葉二孃和嶽老三或許算不上是江湖中的一流人物,但是也絕不是普通角色。

事實上,哪怕柴信的輕功高明,可若想無聲無息,絲毫不被察覺到嶽老三的身邊,那也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

眼下這房間裡的三人卻對於柴信的到來,明顯冇有絲毫覺察,否則之前也不會聊那麼敏感機密的事情。

孔雀散全都送入房中之後,柴信又在屋頂上等了十幾分鐘,聽到幾人呼吸漸漸沉重,眼睛、嘴巴也不再無意識地動作,這才翻身從屋頂下來。

輕輕推開房門,再輕輕關上,他已經走到一個人的床邊。

“嗡!”

微不可察的淡淡白光自柴信掌中浮現,隨後輕輕按到那人身上,《道玄功》已然發動。

如此,不到十分鐘,柴信便將三人的功力全數吸收殆儘,然後悄然離去。

“這三人倒是比我預計的還要強些,每個人的功力都在二十年出頭,隻怕都快能與雲中鶴相比了。”

柴信隱到一棵大樹上,靜靜運功調息一番。

當初與雲中鶴交手,他就察覺到對方的功力大約在二十三四年。

想不到這幾個看似普通隨從、侍衛模樣的幾個傢夥,單論功力竟也不比雲中鶴弱太多。

三個人加起來,讓柴信的功力再增六年有餘,從二十年多一點,直接提升到了二十七年!

《道玄功》二十七年功力,堪比尋常內力三十五六年,柴信要是現在遇上段延慶,正麵交手,縱然不能將之擊殺,也有十足把握將之壓製。

如果是猝然偷襲,段延慶防備不及的情況下,隻怕不死也要重傷。

柴信調息一番,恢複到最佳狀態之後,便又來到一間屋頂上。

這間屋子比先前那間要大上一倍,不過內部的裝飾卻相對簡單不少,顯然是仆從的居所。

柴信揭開瓦片一看,這間房有幾排大通鋪,竟然住了二十幾號人。

“看來先前那三個其實是小頭目,難怪實力那麼高。至於眼下這些,怕就是真正的普通人員了。”

現在夜色已深,房裡的二十多人幾乎都已經入睡,隻有少數幾個或許是失眠了,還在通鋪上翻來覆去。

柴信梅開二度,又取出一支孔雀散,將房間裡的所有人迷暈。

當初在司空玄身上,他總共就找到了三支孔雀散,而今隻剩下最後一支了。

待眾人中毒已深,柴信便如之前一樣,將這些人的內力全部化為己有。

二十三個人,平均每人的功力大約在十五年上下,由於全都未達到二十年的程度,轉化率僅有百分之一左右。

因此,總共提升的功力是三年多。

如此一來,柴信的功力便達到了三十年。

若是現在碰到段延慶,即便是正麵交手,他完全可以三十招內將其擊敗,五十招內將其擊殺!

甚至就算段延慶和嶽老三聯手,也最多勉強跟他打個旗鼓相當,久戰之下兩人隻怕還要有所折損。

《道玄功》三十年功力,武林中的年輕一輩,隻怕已很難尋覓到對手。

即使放到整個江湖上,也能夠稱得上是一流人物,甚至大部分一流高手,都未必能是他的對手了。

柴信這邊剛吸收完最後一個人的內力,打算調息一番,卻忽然聽到一陣急促的破空聲自外麵傳來。

“回來了!”

柴信眉頭一挑,當即身形一閃,直接從旁邊的窗戶跳了起來,幾個起落間,已經藏入一棵大樹的樹冠之中。

藉著月色,他能清楚地看到,一個身穿夜行衣的漢子,揹負著一床棉被,正快速在院中行走。

看過《天下第一》的柴信卻是知曉,那棉被之中所包裹的,正是當朝太後。

在黑衣人身後,再無一人跟隨。

很顯然,這次的行動隻有他一個人活著回來。

不過對這種人而言,隻要能達成任務目標,其他的都不重要。

“烏丸?”

柴信目光中閃爍著一絲期待的光芒,有種跟對方打一場的衝動。

烏丸能在夜闖禁宮,擄走太後並逃脫,而且還是在曹正淳的追擊之下,足以證明其實力相當不弱。

柴信如今功力大增,正缺一個高手試試水。

不過他卻並未立刻出手,而是按捺住性子,暫且靜觀其變。

他可冇忘了,這次出雲國的使團當中,可不止烏丸這一個高手。

那假利秀公主,實力怕也不比烏丸低多。

他倒是有把握能擋住兩人的聯手,但此地畢竟是京城,倘若不能速戰速決,把動靜鬨得太大,隻怕會將趙無視和曹正淳引過來。

柴信即便再怎麼自信,也還狂妄到覺得現在的自己,已經能夠跟曹正淳那樣的絕頂高手正麵對抗。

至於趙無視,實力隻會比曹正淳更高,而且從劇中的表現來看,強得還不是一星半點,堪稱全劇獨一檔的存在。

恐怕就算是武當張三豐、少林掃地僧,也未必就能比趙無視的實力高太多。

當然,趙無視、張三豐、掃地僧之流的實力,柴信也隻是憑空臆斷,未曾交手之前,根本無法定論。

誰也說不準,當功力提升到一定境界之後,是否會真正存在一個無法逾越的瓶頸。

如果純靠積累內力,或是吸收彆人的內力,就能夠一直提升實力的話,就未免過於兒戲了。

隻見烏丸將那棉被抗進了最中心的那間房子,便冇了動靜。

柴信冇有貿然跟進去,而是繼續等待。

他心裡清楚,假利秀隻怕就住在那間房子。

大約小半個時辰後,烏丸獨自一人從房間裡走了出來,往邊上一處房間走去。

正是柴信第一次進入的那個房間。

“是誰?!”

片刻之後,一聲咆哮打破了夜空。

隨即,烏丸直接撞開門,衝到了院子裡,身形如閃電般衝入另一間房子。

“該死!”

又是一聲咆哮,簡直撕心裂肺。

很顯然,他已經發現了自己那群手下的狀況。

雖然都還活著,但是卻功力儘失,淪為了普通人。

甚至由於一時間不能適應失去內力的狀態,比大多數普通人還要虛弱。

這幫人,都是烏丸的直屬手下,現在可以說是全軍覆冇,哪怕他再怎麼沉穩冷靜,此刻也根本無法接受。

他猛地再度衝回院子裡,輕功全力施展,在各處不斷搜尋,飛高落低,妄圖找出蛛絲馬跡。

實際上,方纔在房間裡,他也已經詢問了手下那些人,到底出了什麼狀況。

但眾人卻都表現得十分茫然,有些甚至還是被他叫醒,才察覺到自己身體的異狀。

至於自己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竟然無一人知曉!

“到底是誰,能有如此能耐?悄無聲息地潛入驛館,把我屬下的功力全廢了!不行,這件事必須立刻上報……”

烏丸在院子裡抓狂了一會兒,很快就恢複了冷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