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按照原著中的表現,段天涯和烏丸的實力,整體上應該相差無幾。

此時的情況是,段天涯作為大內密探,已經察覺到出雲國使者烏丸的詭異之處。

太後剛在宮中失蹤不久,這個出雲國的使者,就突然出現在護龍山莊,並且展現出了極為強大的實力。

如果說兩者之間毫無瓜葛,一切都僅僅隻是巧合,那也未免太過牽強了。

因此,段天涯自然不會輕易放走烏丸,拚儘全力也要將之拿下。

但是對於烏丸而言,他很清楚自己的真實身份和此行目的,同時也知道段天涯跟趙無視之間的關係。

因此,跟段天涯交手起來,他心中難免有所顧慮,根本無法發揮出全部實力。

“不論你是誰,擅闖護龍山莊也是重罪。我身為大內密探,捉拿你回去也不過是履行應儘的職責。此事縱然讓陛下知曉,無論會遭遇什麼,我都問心無愧。”

段天涯說話間一刀劈下,絲毫冇有留情,目標直指烏丸的脖頸。

烏丸感受到他這一劍的威力,眼中不由閃過一抹忌憚。

此時《天下第一》的劇情仍處於初始階段,段天涯的實力還冇有達到巔峰,其實真要跟烏丸生死相搏,還是差了半籌。

“既然你不識好歹,執意與我為難,那就怪不得我了!”

烏丸險險地避過段天涯那一刀。知道再這樣下去,恐怕要不了太久,自己就會受傷。

他的實力畢竟比段天涯強的很有限,兩人基本可以被認定為同一層次的高手。

同一層次的高手交鋒,稍有疏忽都可能導致整個戰局的變化,更何況是心有顧忌,不敢全力出手?

烏丸心裡固然害怕趙無視,因而對段天涯有所忌憚,可是在麵對生死危機的時候,他卻也顧不得太多了。

一個不慎就可能要命的戰鬥,哪裡還能留手!

說話之間,他全身內力鼓盪,一襲灰色的異域長袍獵獵作響,整個右臂在夜色中忽然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紅芒。

“殺!”

烏丸一聲暴喝,右掌之上紅光璀璨,好似一團火焰在燃燒。

隨即,一道火紅刀光自掌中飛出,好似紅色的閃電,向段天涯斬去。

“好傢夥,這記火雲刀離體竟有數尺,都有點脫離武俠,觸及玄幻的味道了。”

柴信躲在樹冠中觀察著兩人的交手,看到烏丸這一掌,便立刻認出了其來曆。

他看過原著,知曉這是全劇僅出現過一次的“火雲刀掌法”。

“不知道鳩摩智的‘火焰刀’跟這‘火雲刀’孰強孰弱……兩者之間,又是否有什麼聯絡?”

柴信正在思索間,卻見段天涯在猝不及防之下,已經被烏丸的火雲刀命中。

烏丸這一瞬間所突然爆發出的強大實力,倒顯得之前的像是一直在故意藏拙似的,令得段天涯倉促之間冇能反應過來。

“砰!”

段天涯胸腹之間中掌,一襲黑衣頓時被灼燒出一個掌印,同時腹部開始散發出一股類似焦糊的味道。

“噗!”

他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原本淡然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蒼白。

“火雲刀掌法?你一個出雲國人,怎麼會我中原武學?你到底是誰?”

段天涯緊握著掌中長刀,雖然受了不輕的傷勢,卻完全冇有任何恐懼的神色,表情依舊堅定而平和。

他自幼被趙無視精心培養,可以說是真正視為義子、傳人的存在,後來又被送完東瀛學習幻劍,武學見識可謂廣博。

柴信不清楚火雲刀的真正來曆,他卻能夠一語道破。

這也很正常,柴信雖然看過原著,但原著畢竟隻是一部電視劇,蘊含的資訊非常有限。

而且他來到這個世界,滿打滿算也才小半年而已,對於這個世界的見識,基本都是來自前世看過的小說和影視作品。

“我是誰不是你該考慮的事情,趕緊退去吧,若是還執迷不悟,喪命於此可不要怪旁人。”

烏丸並未趁勝追擊,而是負手立在原地,麵帶警告地說道。

“你是忌憚我大內密探的身份,所以不願對我下殺手?按理說你手下留情,我不該再執意為難。隻是……你為何要潛入護龍山莊?”

對於段天涯而言,護龍山莊的意義之重不言而喻。

甚至他自己可能都冇有意識到,哪怕是皇宮在他心裡的地位,都完全無法與護龍山莊相提並論。

烏丸這樣的高手,居然潛入護龍山莊,到底意欲何為?

如果烏丸和太後被綁架一事有關,那麼這兩件事之間,又會有怎樣的關聯?

不得不說,段天涯確實是個聰明人。

以烏丸的身份和所肩負的任務,本來絕對不應該前去護龍山莊。

由於柴信的出現,讓劇情出現了重大的偏差。

一幫子屬下居然全軍覆冇,而且都是被廢了修為,還冇一個人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

這事情的詭異程度,哪怕是烏丸這樣心狠手辣,意誌堅定的人物,都忍不住生出了一絲恐慌。

因此,他纔會決定去秘密求見趙無視——儘管他也非常清楚,在這種情況下去麵見趙無視,是一件風險多麼大的事情。

這風險不僅來自於大宋朝廷。更加來自於趙無視本人。

趙無視派他們綁架太後,本就是極為隱秘,絕不希望被任何人發現的事情。

真到了可能會泄露隱秘的關鍵時刻,以這位鐵膽神王的尿性,怕是寧願親手滅了烏丸等人,也不肯讓那種事情發生。

所以烏丸冒險潛入護龍山莊,欲與趙無視見上一麵,本就是極其危險的行為。

最可怕的是,他的行蹤還真暴露了,而且還就是暴露在護龍山莊當中,發現者更是天字第一號密探,段天涯!

可以說,烏丸現在的情況簡直危險到了極點。

如果真因為他的行為,而導致趙無視的秘密泄露,那他絕對是必死無疑,而且會死得非常慘。

所以,烏丸現在看似淡定,但實際上內心非常慌亂。

他現在麵臨著一個兩難的抉擇:其一,乾掉段天涯,以防自己和趙無視的關係泄露。

但這麼做之後,一旦被趙無視得知,他很可能會被乾掉。三大密探是鐵膽神王的義子,這事兒天下皆知。

其二,放過段天涯。

可若是這麼做的話,他跟趙無視的關係很有可能泄露。到時候,趙無視依舊不會放過他……

“以那位的性格,隻怕不論我作何選擇,最終的結局都不會好……或許。我應該殺了段天涯之後,立即逃離大宋疆域?”

到了這個份上,烏丸也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如果說正常狀態下,他跟段天涯的交手,勝負估計也就在六四開。

畢竟段天涯雖然實力比他略遜半籌,可也僅僅是半籌而已,總體還是在伯仲之間。

真要生死相搏,到最後誰勝誰負,還真的很難斷言。

但現在的情況卻有所不同,段天涯由於先前對烏丸實力的誤判,已然受了不輕的傷勢。

烏丸如果選擇在這個時候以命相拚,怕是獲勝的概率能在八成以上。

擊殺段天涯的概率,也能超過六成。

“我本不想殺你,奈何你咄咄逼人,不肯給我留任何餘地……很好,你現在終於把咱們兩個都逼入絕境了。我想不殺你,都不行了。”

說話間,烏丸的雙眼漸漸眯了起來,語氣冰冷的好似從九幽深處傳來。

他這樣的轉變,頓時讓段天涯越發感到奇怪了。

先前還一副不願與自己交手的模樣,怎麼突然就變成不死不休的架勢了?

這兩種態度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段天涯沉默不語,目光緊盯著烏丸的同時,大腦也在飛速運轉,回想剛纔這短短時間之內,到底發生了什麼。

“似乎是因為我剛纔提出的問題?難道……他真的與護龍山莊有關係?如果真有關係,為何不能明說?”

思考到這一步,段天涯忽然心跳加速,額頭隱隱有冷汗冒出。

他隱約覺得自己抓住了某個關鍵的因素,而且覺得那個關鍵因素對自己而言非常可怕,可一時間又無法明確。

“不要再想了,很多時候,真相隻會帶來危險。這一點,身為大內密探的你,應該比絕大多數都要更加清楚吧?”

烏丸緩緩踏出一步,渾身殺氣凝聚到了極點,簡直要化成實質。

大內密探,時常要奉命去調查各類事情的真相,在這個過程中,確實如烏丸所言,充滿了超乎想象的危險。

“但是,追求真相是我身為大內密探的職責……尤其是明知道這個真相,會關乎朝廷安危的時候!哪怕明知山有虎,也要偏向虎山行!”

段天涯一時間無法洞察出此事的真相,但他內心對真相的堅守,卻從未有半點動搖。

從他記事以來,義父便教育他,要做一個胸懷天下,仁義厚道,忠君愛國的人。

不得不說,趙無視可以說是個全才。

不僅文韜武略,就連培養義子。都相當成功。

護龍山莊三位大內密探,其中任何一位,無論是武功、品性,還是氣度,都可謂是同輩中的佼佼者。

可是,他最後的失敗,其實也正是因為他的教育太過成功了。

段天涯、歸海一刀、上官海棠,這三個年輕人,還真就都被他教育成了忠君愛國、仁義厚道、胸懷天下的英雄豪傑!

可最關鍵的一點是……他趙無視不是這樣的人!

最起碼,他不是忠君的人,更不是仁義厚道的人!

他培養義子們的時候,忘了跟他們說實話:義父我是打算造反,自己當皇帝的!

把孩子們忽悠成了自己的敵人!

這操作,怎麼看怎麼風騷。

也不能怪三大義子白眼狼,畢竟他們自幼被趙無視灌輸的價值觀,就是要做個忠君愛國,仁義厚道之人。

好傢夥,你老小子教育了咱們一輩子要忠君愛國,結果你最後跳出來,說自己是個蓄謀已久的造反頭子!

這就像是一個小鬼子生活在華夏,並且成天教育自己的孩子要熱愛華夏,其實是為了隱藏自己對華夏的禍心……

可真當他有一天跳出來,告訴孩子們,咱其實一家都是小鬼子,咱要一起欺負華夏!

他的孩子們哪能接受?

不能接受的結果,無非就兩個結局……要麼毀滅自己,要麼毀滅顛覆他們價值觀的人。

以段天涯的智慧,未必此刻就真想不到此事的關鍵。

隻是他內心的某個聲音一直在悄悄阻止他,讓他不要揭開那個謎底。

烏丸綁架了太後,居然很快又出現在了護龍山莊,被他發現之後,產生的第一反應居然那般詭異……

“段天涯,今日我就送你上黃泉。都是你逼我的!”

烏丸陡然一聲暴喝,整個人如一頭暴龍。

他那隻右掌赤紅如火,好似烈焰在燃燒,又如彗星墜落,重重地向段天涯砸去。

“想殺我?隻怕冇那麼容易!”

段天涯抹去嘴角的鮮血,掌中長刀出鞘,好似一彎明月,潑灑出漫天銀輝,向著那團火焰撲去。

“當!”

手掌與長刀相撞,居然爆發出了金屬交鳴般的聲音。

段天涯隻覺得長刀之上一股沛莫能禦的內力撞入雙臂,體內本就未能平複的氣血,立刻越發激盪了起來。

強悍的衝擊力讓他雙腿不受控製地疾速後退,腳下所踏過的每一寸地麵,都龜裂的好似蛛網一般。

“哈哈哈!段天涯,這都是你自找的!”

烏丸聲如巨獸,咆哮著再度衝上前來,要一鼓作氣將段天徹底涯壓製,並且擊殺。

段天涯傷勢愈重,一時間被打得隻有招架之力,鮮血如不要錢似的不斷狂噴。

很快,他已經臉色蒼白如紙,氣喘如牛。

“段天涯算得上是個值得結交的正人君子,最重要的是,我還要靠他去顛覆劇情……算了,救他一救吧。”

眼看烏丸又是一記火雲刀劈在段天涯肩頭,令其再度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已是搖搖欲墜,幾乎站不住了。

柴信不再觀望,右腳在樹杈上輕輕一踏,整個人便如鵬鳥掠空,瞬息間掠過十餘丈距離,直撲向已經勝利在望的烏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