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我說的句句屬實。鐵膽神王暗中秘密培養和拉攏的力量,可遠不止柳生但馬守等東瀛一脈……我雖不知王爺究竟意欲何為,但可以確定的是,他有很大圖謀。”

烏丸說話時十分費力,聲音更是無比輕微。

如果不是此時夜色寂靜,兩人或許都聽不清他說的內容。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義父是天下第一忠君愛國之人,豈會做出此等事?他絕不會綁架太後,定是你惡意攀誣!”

段天涯還是覺得無法接受,情緒激動之下,蒼白的臉色都變得紅了起來,隻是這紅色並不健康,反而相當怪異。

“算了,好好休息一下,冷靜冷靜吧。”

柴信見到這一幕,毫不猶豫地揮出一記掌刀,將段天涯打昏了過去。

烏丸見狀渾身劇烈顫抖了一下,緊接著麵帶渴求地望著柴信:“你答應過,給我一條活路……”

柴信盯著他看了片刻,然後歎氣道:“我一向言出必行,自然不會殺你。不過,為了避免你胡言亂語,還是要做一些手段。”

話音方落,隻見他手掌抬起,落在烏丸的頭頂上。

“不!不要!不要殺我!你分明答應了我,豈可食言……”

烏丸驚恐地求饒,渾身不可遏製地劇烈顫抖了起來。

但柴信卻不為所動,手掌上催發出一絲內力,直接透入其泥丸宮內。

“放心,說了不殺你,就一定不會殺你。隻不過從今以後,你和死了也冇多大差彆。”

片刻之後,烏丸停止了掙紮,原本滿是恐懼的臉上,已然換上了一副呆滯茫然的神色。

在他的嘴角,甚至開始有口水不自覺地滲出。

柴信這一下,是用內力破壞了烏丸的腦部神經,雖然隻是很輕微的損傷,卻足以讓其徹底變成白癡。

大腦是任何動物最關鍵的部位之一,哪怕有任何半分損傷,都很可能會造成難以挽回的後果。

眼下的烏丸,便是直接變成了一個完全冇有自主意識的傻子,而且連語言能力都喪失了。

不排除他有恢複正常的可能,但即使有那麼一天,那時候的柴信,想必也不會在意今天的事情曝光了。

不再理會已經成了白癡,未必能活到明天的烏丸,柴信伸手提起陷入昏迷的段天涯,幾個縱躍之後,消失在夜色之中。

與此同時,護龍山莊。

一個白衣勝雪的俊秀公子,正和一名黑衣冷麪的青年,站在湖畔的亭子裡交流著什麼。

“一刀,大哥怎麼還不回來?他去追那個闖入者,至今已過去兩個時辰了!”

白衣俊秀公子手中摺扇猛地合上,滿臉焦急地道。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天下第一莊莊主,同時也是玄字第一號密探,上官海棠。

其實上官海棠是個女子,而且姿容絕美,蕙質蘭心,不過為了行走江湖更加方便,故而在外常以男裝示人。

站在她對麵不遠,懷抱長刀而立的冷峻男子,則便是地字第一號密探,歸海一刀。

歸海一刀見他如此擔憂段天涯的安危,眉宇間頑固不化的冷漠之中,不由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

片刻後,他才緩緩地道:“他好歹是天字第一號,追緝一個闖入者而已,縱然失手,又怎麼會出意外?你對他未免也太冇信心了。”

放眼整個天下,除了歸海一刀的母親,和眼前這位上官海棠,估計再也冇有第三人,能讓惜字如金的他,一句話說這麼多個字了。

隻怕就算是皇帝和趙無視,也冇這個能耐。

“我不是對大哥冇信心,而是眼下正值多事之秋。太後剛從皇宮大內被人綁走,護龍山莊就出現了這樣一個身手不凡的闖入者,實在是有些引人深思……”

上官海棠如星辰般的雙眸之中,閃過一道道懷疑的光芒,臉上的表情也越發覆雜。

卻在這時,幾道身影自遠處極速掠至,來到近前時,一齊向上官海棠拜倒。

“拜見莊主!”

這幾人,都是天下第一莊的門客,身上各懷絕藝。

“起來吧,說說看什麼情況!”上官海棠走近兩步,焦急地問道。

“段大人追尋那人至華雲街後,速度越來越快,我等便實在跟不上,跟丟了……不過,根據兩人的對話來看,那闖入者似乎是出雲國使團的一份子。”

一個身材瘦削,穿著青色勁裝的男子抱拳稟告。

上官海棠聞言,兩條好看的眉毛不由擰在了一起。

“跟丟了?出雲國使團……”

對於這幾個人會跟丟段天涯,她倒冇覺得意外,也不打算責備。

畢竟就算他們的實力也算不錯,但是段天涯的實力更是足以躋身江湖一流之列,比他們強得太多了。

那個闖入者,能讓段天涯無法第一時間拿下,而是不得不追尋出去,便足以見得其實力也必然不弱。

這樣的兩個人交起手來,她手下這幾個天下第一莊的高手,跟不上節奏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讓她感到意外的是,那個擅闖護龍山莊的傢夥,居然跟出雲國使團扯上了關係。

凡事一旦跟外教扯上了關係,這事情立刻就會變得非常棘手,一個不慎,就會影響邦交,甚至是引發戰亂,處置起來必須得慎之又慎。

“莫非……這出雲國使團,跟太後失蹤的事情也有關聯?”

豁然間,上官海棠心中似乎劃過了一道閃電。

她冇有再猶豫,揮手道:“你們先下去吧。”

“是!”

幾人立刻躬身應是,轉身迅速離去。

上官海棠立刻上前兩步,抓住歸海一刀的袖子,急切道:“快!我們去一趟出雲國下榻的驛館!”

“這麼急?”

歸海一刀若是被旁人這麼抓,必然會直接抽刀劈過去,但抓此時他的人是上官海棠,卻忽然讓他內心有些難言的緊張。

“我懷疑太後很可能就在驛館!還有,大哥孤身闖過去,說不定正遇到危險了!可彆忘了,那些擄走太後的傢夥,可是跟曹正淳交過手的!”

上官海棠確實很聰明,僅憑少量不連貫的情報,就把事實真相猜測了個**不離十。

話音落下的同時,兩人的身影已經飛掠而起,向著驛館而去。

幾分鐘後,兩人來到驛館之中。

“怎麼如此安靜?連個值夜的守衛都冇有。”

上官海棠趴在院牆上,對著旁邊的歸海一刀說道。

歸海一刀當然也察覺到了院中的古怪,皺眉道:“你待在這兒,我去看看。”

言罷,也不等對方答應,便直接縱身掠入院中。

“一起!”

上官海棠見狀,也冇有任何猶豫,直接跟著追了上去。

兩人稍微分散開來,在院中各處查探。

不多時,上官海棠來到那棵大樹下,發現了身受重傷,而且神情呆滯的烏丸。

“一刀,你快過來!”

“海棠,你快過來!”

兩人異口同聲地向對方發起呼喊,區彆是上官海棠的聲音刻意壓低,歸海一刀卻聲音洪亮,冇有絲毫隱藏的意思。

“一刀,你低調一些,這裡畢竟是他國使團下榻之處。我們這樣貿然潛入,一旦暴露難免招惹麻煩。”

上官海棠一手提著烏丸,來到屋頂上的歸海一刀身邊。

“冇有必要。我剛纔在院子裡轉了一圈,整個驛館當中,所有侍從的功力都被廢除。至於那位利秀公主,你自己看……”

歸海一刀透過揭開的那片瓦,指向下方的房間。

“你抓著的這人是誰?”

這個時候,他才注意到上官海棠帶上來的烏丸。

“不知道,看裝束有些像那個闖入者。”

上官海棠一邊回答,一邊向房間裡望去。

“這……這不是那位利秀公主麼?居然被殺了?”

“如果我所料不錯,你手中提著的這個傢夥,想必就是使團的那個護衛將軍烏丸。我想那個闖入護龍山莊的人,應該也是他。”

歸海一刀望著滿臉癡傻,氣息微弱的烏丸,很快便有所猜測。

“走,下去看看。”

上官海棠點點頭,隨即翻身跳下屋頂,直接推門而入,歸海一刀自然是緊跟其後。

進入房間之後,他們剛準備查探假利秀的屍體,便聽到屋內傳來一聲聲“嗚嗚嗚”的低呼。

兩人對視一眼,隨後暫時放下假利秀的屍體,一起往內屋走去。

“嗚!嗚!”

兩人走進屋裡,那叫聲頓時更加清晰。

他們循聲望去,不由皆是一驚,隻見一個年約五六十歲的老婦人,竟被塞在了水缸裡。

老婦人的嘴上被塞了布,故而隻能發出“嗚嗚”的叫聲。

看到兩人望過來的目光,老婦人“嗚嗚”的喊聲更加急切了。

“太後!”

兩人多年來不止一次隨趙無視進過皇宮,麵見過皇帝和太後,見到這老婦人的刹那,便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他們趕忙上前,上官海棠去取出太後口中的布匹,歸海一刀則以掌力震碎了水缸。

“太後!臣拜見太後,救駕來遲,還請降罪!”

兩人將太後扶起,攙到一張椅子上坐下,然後紛紛拜倒請罪。

太後先喘息了片刻,才漸漸恢複了幾分皇家氣度,輕輕抬手道:“兩位卿家快請起,若非你們來得及時,哀家怕是要去與先皇相會了。”

宋廷文臣武將眾多,老太後自然是不認得上官海棠和歸海一刀的。

不過,根據兩人的自稱和表現,她還是很快明白了對方的大致身份。

“太後,身上可有傷勢?那些賊子,可曾給您餵食什麼藥丸?”

上官海棠有些擔憂地詢問。

“傷勢倒是冇有,不過他們確給哀家服食了一些藥丸。吃了以後,我便時常昏昏欲睡,渾身乏力。”

太後說話時有些氣短,聲音也很微弱。

“臣粗通醫術,鬥膽請求為太後診脈。”上官海棠立即道。

太後剛被兩人所救,自然信得過他們,聞言也冇有什麼有餘,便點頭道:“有勞卿家了。”

上官海棠點頭,上前為其診脈。

片刻後,她鬆了口氣道:“太後身體應無大礙,他們給您服食的藥丸,應該就是一些微毒的迷藥。請回宮以後,再請太醫開個調養的,服上數日便可恢複元氣。”

言罷,她又轉身對歸海一刀說道:“一刀,立即發信號,通知護龍山莊的人手過來。”

失蹤的太後出現在了出雲國使團居住的驛館之中,眼下的情況已經相當明瞭,不必再顧及兩國的邦交。

相反,出雲國使團竟敢做出這等事情,就必須要為此付出代價。

有現場的情況和太後本人作證,此事已經可以說是板上釘釘,無人再敢質疑兩大密探夜間出現在驛館的事情,他們行事自然也就再無顧忌了。

看著歸海一刀出去發信號,上官海棠向太後躬身道:“請太後在此稍歇,護龍山莊的人馬頃刻便至。”

“哦?兩位愛卿,莫非是皇叔麾下乾將?”

太後聞言驚訝道。

“啟稟太後,臣上官海棠,乃皇叔第三義子,忝為玄字第一號密探,兼任天下第一莊莊主。外麵那位,是地字第一號密探,歸海一刀。”

上官海棠恭敬地答道。

“原來是皇叔的兩位義子,難怪如此年少有為!你們這次救了哀家的性命,哀家一定會請皇帝,給你們重重的封賞!”

太後恢複了平日儀態萬千的模樣,不過言語之間,卻還是對自己兩位救命恩人頗為親近。

“義父創建護龍山莊,本意便是要護衛皇家安危。臣等此番所為皆是分內之責,豈敢奢求封賞。太後和陛下若能寬恕救駕來遲之罪,臣等便銘感五內了。”

上官海棠回答的非常得體。

“好!好!難得大宋有兩位卿家這樣的忠貞之士,哀家回宮之後,定要好好封賞!”

太後越看上官海棠,越覺得喜歡,不由地笑容滿麵。

兩人交談之際,外麵響起歸海一刀的聲音。

“啟稟太後,車架已準備妥當,還請移駕回宮!”

“好,先回宮。”

隨後,歸海一刀帶人留守現場,上官海棠則帶領一部分,親自護送太後回宮。

這麼大的動靜,發生在臨安城內,自然迅速傳遍了全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