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護龍山莊。

趙無視身穿蟒袍,坐在大殿上的寶座上。

他看著手中的字條,古井無波的眼神之中,透出了一股濃濃的驚詫。

“海棠和一刀動作竟如此之快,不僅幾個時辰之內,就查到了太後所在,還成功將其營救回功了!烏丸和利秀,一個離死不遠,一個更是已經魂飛冥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哪怕冷靜沉著如他,在看到麾下情報機構給出的情報時,也不由覺得不可思議。

且不說上官海棠和歸海一刀,是如何快速查到太後下落的。

隻說烏丸和假利秀的實力,趙無視心中是有數的,憑自己的這兩位義子,幾乎冇有多少勝算。

更不要說,打得對方一死一重傷,那就更讓人難以相信了。

“出雲國使團一事,再查!”

他取過身側幾案上的毛筆和紙張,寫下這樣一句話,掀開座椅扶手上的龍首機關,投了下去。

這護龍山莊之下,便藏著當今整個大宋最為嚴謹,也是最為龐大的情報機構。

這個情報機構,正是趙無視一手創立,幾乎可以調查到很多文臣武將不為人知的私密之事,對於江湖上的許多事情,也知之甚詳。

當然,總有一些事情,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強大的情報機構,也調查不出來的。

比如柴信突然出現,摻和了烏丸和段天涯的戰鬥,並將烏丸廢掉的事情。

任憑護龍山莊的情報機構再如何無孔不入,想要查出真相,也仍然是難如登天。

“烏丸不惜違揹我的命令,深夜潛入護龍山莊,想必是重要的事情要彙報……到底發生了什麼,讓他如此慌張?”

將紙張投下去之後,趙無視並未停止思索,手掌不斷摩挲著寶座扶手上的龍首。

“以天涯的實力,按理說不可能將烏丸重傷至瀕死,這其中必然發生了什麼超乎想象的事情!”

想到這裡,他忽然對著空蕩的大殿輕輕一揮手。

“參見王爺!”

不知從哪個角落裡,突然閃出一道黑衣身影,麵龐都遮掩在黑佈下,恭恭敬敬地拜伏在殿中。

趙無視看著他,淡淡地道:“速命張進酒前來見孤。”

“是!”

那黑影恭聲應是,隨即身影再度消失不見。

“這件事情著實詭異,或許牽扯不小,還是讓張進酒出手吧。天下第一神探,是時候派上用場了。”

趙無視思維縝密,再加上麾下情報機構傳遞來的許多蛛絲馬跡,已經隱約猜到了出雲國使團下榻的驛館中,很可能出現了一個意料之外的人。

而且,這個人的實力必然很強。

對於這樣一個實力強大的不速之客,以趙無視習慣於萬事儘在掌控的個性,必然要查個清清楚楚,否則都無法閤眼睡覺。

冇多一會兒,一道身影搖搖晃晃地自殿外而來,踉蹌的好像隨時都能跌倒,可又始終不曾真正跌倒。

“將進酒,杯莫停,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那人身穿一襲粗布青衣,手上拎著個酒葫蘆,念唸叨叨地便走進了大殿之中。

“草民張進酒,見過王爺!不知王爺深夜召草民前來,有何吩咐?”

張進酒似乎處於半醉半醒之中,不過言辭倒還算清楚,並無顛倒與混亂。

趙無視顯然對這位天下第一神探的習性早有瞭解,見狀倒也神色平靜,並未覺得對方有不敬之意。

他淡淡地開口道:“張進酒,發生在出雲國驛館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聽到這個問題,張進酒略顯渾濁的眼神,迅速變得清明瞭不少,繼而又迅速恢複渾濁。

“若草民理解的不錯,想來王爺所問,並不是關乎莊主與歸海一刀救駕之事吧?以王爺的能力,再加上與莊主和一刀的關係,想來定然比草民更清楚內情。”

張進酒口中的莊主,自然便是天下第一莊莊主上官海棠。

“那麼,王爺所問,應該隻有段天涯與烏丸之事了。段天涯追緝烏丸至驛館,本應不敵落敗,卻突兀失蹤。反倒是實力更勝一籌的烏丸重傷垂死……”

說到這裡,他忽然頓了頓,仰頭飲了一口葫蘆中的酒,才繼續開口。

“依草民所料,這當中必然有第三人出現,並直接左右了戰局。”

趙無視聽了,麵無表情地道:“這些孤都知道,說些孤不知道的的事情。”

張進酒聞言嘿嘿一笑,道:“王爺或許不知,驛館中出雲國使團的成員,以及烏丸本人,全都突然間功力儘失。”

“嗯?功力儘失?”

直到這一刻,趙無視的神情第一次有了變化,雙眼微微眯起,威嚴的麵龐上浮現出一抹冷冽之意。

有關這點,他的情報機構倒並未傳遞上來。

至於上官海棠和歸海一刀,其實到目前為止隻是派人傳了幾句話,並未前來彙報詳細情況。

畢竟兩人眼下最重要的事情,還是護送太後回宮。

驛館之中的那些功力儘失之人,也都被上官海棠命人嚴加看管了起來。

這一點,哪怕是護龍山莊的情報機構,短時間內也未能查到。

畢竟上官海棠作為天下第一莊莊主,到底還是有一些心腹親信的。

那些心腹之人,跟她是過命的交情,哪怕是趙無視,也不好明著滲透。

真要那麼做,反倒會讓他和上官海棠之間產生不必要的裂痕。

當然,這其實也是趙無視對自己的教育足夠自信。

他完全相信,他的義女上官海棠,是絕不會在任何事情上刻意對他隱瞞的。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上官海棠命心腹看守那些功力儘失之人,也隻是想不被外人知曉這個訊息,卻不是為了隱瞞趙無視。

到目前為止,上官海棠對義父趙無視的忠心,還是毫無保留的。

等兩人見麵時,她自然會將情況事無钜細地稟告。

聽到張進酒說使團所有人都“功力儘失”之時,趙無視心底的驚詫,其實比表現出來的還要強烈。

因為他自己修煉了“吸功**”,對於這種讓人功力儘失的手段,會有極為敏感的感知。

當年,他就曾經吸乾了八大門派整整一百零八位高手的內力!

正是憑著當年那一役的積累,他才能功參造化,時至今日已經無人知其真正底細。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訊息麼?”沉默片刻後,趙無視很快恢複如常,再度平淡地開口。

張進酒攤手道:“草民實力不濟,連段天涯尚且不如,根本接近不了當時的驛館,自然隻能知道這麼多。”

這話裡透露出來的意思,顯然是烏丸與段天涯,還有柴信交手時,他就在驛館附近。

最起碼,遠遠瞥到了一些情況。

“既然如此,那你就速速去查,查清那個不速之客的身份。孤給你十二個時辰,能辦到麼?”

趙無視肅然問道。

張進酒伸手揉了揉眉心,有些無奈地道:“此事實在凶險,草民若繼續追查,隻怕會性命不保呀!”

“事成之後,孤贈你一罈大內百年窖藏之禦酒。另外,你若擔心自身安危,孤可命天下第一護衛保你周全。”

趙無視並未在意張進酒言語間的隱隱抗拒,反倒十分大方地給對方開出了條件。

一罈宮廷窖藏的百年陳釀,拿到市麵上少說也價值萬兩白銀,而且對於張進酒這等好酒之人而言,縱然是真有萬兩白銀擺在麵前,也不會比這樣一罈酒更具吸引力。

何況還趙無視還承諾派天下第一護衛給張進酒做護衛,這手筆就更加不小了。

“哈哈,王爺果然大氣,既然如此,草民若是再不遵命,未免太不識抬舉!十二個時辰內,草民來取那壇百年陳釀。”

言罷,張進酒微微一禮,便轉身瀟灑離去,口中喃喃的詩句再度響起。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複醒;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很快,他那搖搖晃晃的身軀,便迅速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趙無視凝視著他的背影,隨即對著空空如也的大殿低聲道:“調天下第一護衛,保張進酒一日之安。”

“是!”

空氣中傳來一聲迴應,隨即又是破空聲響起,似乎有人迅速離開,傳命去了。

正當這個時候,一個侍衛來到大殿外,語氣恭敬地高聲道:“啟稟王爺,宮中有人傳令,請王爺即刻入宮一敘!”

“知道了。”

對於這個訊息,趙無視心中並無意外。

太後被營救回宮這麼大的事情,救駕之人還是他的兩名義子,第一時間召見他,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這次的事情雖然有些出乎預料,但基本目標卻全部達成了,倒也不算太壞。”

趙無視冇有猶豫,直接從寶座上起身,往殿外而去。

冇有前呼後擁,甚至冇有車輦相送,他直接施展輕功,不一會兒便來到宮門外。

雖然此時夜色已深,按理說宮門早已關閉,更不許任何人進出。

但守衛者看到來人是趙無視,卻毫不猶豫地恭敬行禮,然後迅速打開了宮門。

誰不知趙無視是先皇托孤之重臣,不僅身為皇叔,更是手持先皇禦賜的尚方寶劍和丹書鐵券,有劍履上殿之優待。

深夜入宮對這位而言,根本算不上什麼大事。

更何況此次還有皇帝的旨意,宮門守衛早已接到。

“臣趙無視,拜見陛下、拜見太後!”

垂拱殿外,趙無視躬身行禮,語氣恭敬而不失氣度。

“皇叔不必多禮,快進殿來吧!”

殿內傳出一個平和的青年聲音,正是當朝皇帝,趙昇。

“臣遵旨。”

趙無視答應一聲,邁步往殿內而去。

殿上有兩人高坐,其一自然是趙昇,還有一個則是剛被救回來的太後。

皇帝和太後身側不遠,則是東廠督主曹正淳。

除了這三人之外,殿內還有兩個趙無視非常熟悉的身影——上官海棠和歸海一刀。

待趙無視再次向皇帝和太後行禮之後,上官海棠和歸海一刀,也齊齊向他行禮。

“拜見義父!”

趙無視看了兩位義子一眼,輕輕點了點頭,並未說什麼,轉而向著太後躬身:“臣見太後安然無恙,心中甚感歡喜,此真乃天眷皇家!”

太後早已換上華貴的服飾,聞言笑嗬嗬地道:“哀家此番獲救,還要多謝皇叔。若非皇叔調教出兩個如此優秀的義子,哀家這回怕是真要凶多吉少了。”

“太後謬讚了,這本是身為臣子應儘的職責。臣倒是覺得他們動作還是太慢,才讓太後受了許多苦。臣萬死!”

趙無視麵色嚴肅地請罪。

見義父如此,兩個義子當然不可能無動於衷,也紛紛躬身道:“臣等萬死!”

趙無視這麼做,自然不可能是真的要請罪。

事實上,護龍山莊這次的表現,不可謂不出色。

太後被擄出宮,總共不到一個時辰,他們便順利破案,併成功救駕,說是無可挑剔也不為過。

他之所以主動請罪,實際上是在給殿中的一個人難堪。

那個人自然便是曹正淳。

“皇叔太過謙遜!今日之事起於宮禁之中,該是東廠與錦衣衛之過,又與皇叔何乾?”

趙奢見狀趕忙伸手虛扶,以示對趙無視的尊重和感激。

“不錯,若非皇叔教子有方,哀家隻怕性命難料。哀家還要重重賞賜,皇叔切不可自責,更不要責備兩位卿家。”

太後也趕忙勸慰道。

皇帝和太後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曹正淳哪裡還能裝聾作啞?

他身為東廠督主,肩負著宮禁之中的安全,今日卻讓賊人混入宮中,還擄走了太後……

此等罪責,若不是皇帝還有不少要倚重他的地方,隻怕都足以誅九族了!

“今日之事,罪過皆在老奴一人。請陛下降罪!請太後降罪!”

曹正淳趕忙誠惶誠恐地跪下,心裡卻恨透了趙無視。

早先他已經被皇帝虐了一頓,好不容易終於等到太後被營救回宮,自以為老天眷顧,總算能逃過一劫,卻不料趙無視直接給他來了一記絕殺。

看似是在自責,實則卻是在提醒皇帝和太後,誰纔是此次事件中,真正失職之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