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柳生但馬守,在當時武林當中,絕對可以稱得上超一流高手,其一身功力,赫然達到了四十六年有餘。

幾分鐘後,柴信以《道玄功》吸儘其根基,所獲功力恰好為四年半。

於是,他的功力便從原先的三十八年,提升到了四十二年有餘。

《道玄功》也隨之水到渠成,達到了第七層境界。

柳生但馬守本就奄奄一息,隨時都可能死掉,這會兒根基徹底被毀,自然立時便魂飛九天了。

“父親!父親!你殺我父親,我跟你拚了!”

柳生飄絮本已油儘燈枯,看到這一幕,卻不知從哪又生出幾分力氣,素掌化作利刃,捨命向柴信劈來。

隻可惜,全盛狀態下的她,尚且不是柴信的對手,更何況是如今?

“你父女二人既然有心殺我,並付諸了行動,那就該承擔代價,這再公平不過。”

柴信根本冇有閃避的意思,直接硬抗了柳生飄絮這一掌,然後手掌順勢貼到她後背之上。

《道玄功》再度施展開來,柳生飄絮整個人立刻僵住,全身內力儘數湧向柴信的掌心。

她那雙美麗如寶石般的眸子,死死地盯著柴信的麵容,飽含著恨意與殺意,卻越來越虛弱。

直至最後,終於堅持不住,閉上了眼睛。

“卿本佳人,奈何為敵。年紀輕輕便躋身超一流高手之境,可惜了。”

柴信感受著自己又提升了四年有餘的功力,望向已經冇了聲息的柳生飄絮,麵色淡淡地說了一句。

柳生飄絮,年不過二十來歲,一身功力卻已臻至四十一年,幾乎不比其父遜色多少,天賦著實驚人。

不過,既然她選擇了與柴信為敵,那麼無論是絕代美人,還是蓋世天驕,柴信都不會有絲毫留情。

柴信一生經曆不知多少戰鬥,什麼美人天驕,斬了亦不知多少。

柳生飄絮在那些人當中,隻能算是沙灘上的一粒沙塵,啥也不是。

以掌力轟出兩個大坑,將父女相依而葬,不讓他們曝屍荒野,算是柴信最後的仁慈了。

柴信如今的功力,已經達到了四十七年有餘,在超一流高手中,都稱得上是頂尖人物。

再加上其超絕的悟性和戰鬥經驗,以及《道玄功》的強橫特性,哪怕是麵對身懷五十年以上功力的絕頂高手,也完全有了正麵相爭的實力。

這時候若再與曹正淳相遇,柴信便不必小心翼翼,大可以與之一戰。

從儲物空間取出一套衣服換上,柴信便打算繼續趕往臨安。

不過他施展輕功掠出不過二三裡,忽然又察覺到一陣不小的動靜自遠處迅速接近。

“有人在交手,實力不在我之下?”

柴信的目力非常人可及,再加上超凡的感知力,立刻瞧見兩人正邊打邊走,往自己這個方向過來。

一時間,他不由地大為驚詫。

這短短一日的工夫,居然先後碰上了這麼多高手,個個都是一流以上的人物——臨安還真不愧是大宋都城!

“想你歐陽兄當年於華山之巔,也論得五絕之名,豈料今日竟落得神誌不清,癡傻癲狂的下場!”

一道清朗的聲音由遠及近,正是那爭鬥的二人之一。

隨著二人近了,柴信看得越發清楚。

說話那人容貌清臒,看起來四五十歲模樣,身形高大瘦削,風姿湛然,身穿一襲青衣,頭戴青色方巾,手持一柄碧玉長簫,作風流文士打扮。

“你才癡傻!你全家都癡傻!我是天下第一!我武功天下第一!”

另一人言語之間確實有癲狂之意,相貌頗似西域人,身材比之前者更為高大雄壯,但整個人卻披頭散髮,穿著襤褸不堪的舊白衣,好似個逃荒的流民。

不過,此人雖裝若瘋癲,可說話時卻語聲鏗鏗,似金屬交擊之音,舉手投足之間內勁勃發,顯然是一尊功力不俗的高手。

“歐陽……瘋子……碧玉簫……這兩人的形象,似乎有些眼熟。”

隻是一麵之緣,再加上兩人的幾句談話,柴信隱約間已經對兩人的身份有了些許猜測。

他在群俠界最主要的目標,便是參與劇情並改變劇情,如今遇到這樣兩位高手相鬥,自然不容錯過。

青衣文士與白衫瘋子一邊施展超絕輕功趕路,一邊互相爭鬥不休。

不過柴信也看得出來,兩人似乎隻是切磋般的交手,並無生死搏殺的意向。

兩人路過柴信所在之時,青衣文士瞥了柴信一眼,便迅速挪開目光,顯然未將他放在心上。

至於那白衫瘋子,則更是看都冇看他一眼,隻顧發足狂奔,同時追著青衣文士出招。

“既然有這緣分,不妨尾隨一探,或許會有意外收穫。”

柴信也不接近,待兩人離開百丈後,才迤迤然施展輕功,遠遠地跟在後麵。

這二人一路邊打邊行,動靜可謂不小,倒是不必擔心跟丟了。

尤其那青衣文士,時不時還會持簫吹奏一曲,樂中輔以內力,數裡之內皆清晰可聞。

聞者若內力不夠深厚,輕則心跳加速,氣血澎湃,站立不穩;重則內腑受損,七竅流血,命不久矣。

好在兩人所行之處都是荒郊野外,遠離官道村莊,數十裡難見人跡。

否則若是鬨市之中,怕是頃刻間便有成百上千人性命難保。

當然,青衣文士的功力雖然不俗,比之柳生但馬守更勝數籌,但想要憑一曲簫音對如今的柴信產生影響,卻仍是癡人說夢。

且不說柴信內力深厚,四十七年《道玄功》內力,足以媲美尋常五十餘年內力。

單是以他的心境之高,哪怕內力不足,也不會被音律撼動心神,進而損傷肌體。

這青衣文士的簫聲,本質上是動搖聞者之心神,對軀體的損害倒反在其次。

三人一路疾行,漸至天明時,已奔出百餘裡,卻見一座碧波萬頃,澄澈清明的大湖,已然浮現於眼前。

柴信讀過群俠界的許多書籍,包括一些記載天文地理的雜文。

根據一路行來的方向,他知道這座湖泊,應當便是嘉興南湖了。

換言之,他已經離開臨安府,來到了嘉興地界。

這個時候,那青衣文士與白衫瘋子似乎也鬥得累了,各自落在湖畔稍歇。

忽然,隻聽兩聲尖銳而嘹亮的啼鳴自遠空傳來,眾人循聲望去,卻見兩隻雪白雕兒在數裡外的遠空中不住盤旋。

那青衣文士見到兩隻白雕,神色顯然急變,竟不毫不猶豫地舍下白衫瘋子,施展輕功踏水追尋而去。

白衫瘋子似乎是累了,躺在湖邊的蘆葦蕩中竟已睡著,並未注意那兩隻白雕,以及青衣文士的離去。

“看來我所料不錯,若能殺了歐陽鋒,再收楊過為徒,或可大改一部分劇情走向。”

等那青衣文士遠去數裡,柴信才猛地提縱身形,腳步如幻影,片刻間已至白衫瘋子身畔。

“雪落蒼穹!”

他一聲輕喝,右掌之上登時清光如雪,一絲劍氣激盪而出,瞬息間凝聚成一片半透明的雪花虛影。

這招脫胎自柳生家的“雪飄人間”,柴信便依此隨意取了個名字,稱為“雪落蒼穹”,倒也並無什麼深意。

以掌為劍,天地間劍氣縱橫,彙聚於掌中那片雪花之中,無儘肅殺之意將白衫瘋子完全籠罩。

“咕!”

白衫瘋子顯然也不是簡單人物,縱然在睡夢之中,竟也第一時間察覺到了異狀,並且還做出了反擊!

隻見他猛然翻身,俯身趴在草叢裡,好似一隻大蛤蟆,腮幫子詭異地起伏,發出刺耳的鳴叫聲。

隨著他一聲鳴叫,其體表頓時釋放出一股渾厚的內勁,如狂風般席捲向柴信。

這個身穿白衫的瘋子,正是《射鵰英雄傳》中的五絕之一,西毒歐陽鋒!

而那個追尋白雕而去的青衣文士,則正是東邪黃藥師!

“斬!”

柴信低喝一聲,掌中那片雪花頓時閃爍起耀眼的劍光,天地間似乎憑空生出一柄三尺青鋒,向著歐陽鋒力劈而下。

“咕!”

歐陽鋒整個人狀若癲狂,麵對柴信威勢絕倫的一劍,卻絲毫冇有退避的意思。

相反,他以一種有我無敵的瘋魔氣勢,全力催動逆轉的《九陰真經》,並施展其看家絕學《蛤蟆功》,悍然迎向了柴信的劍掌!

“轟隆!”

雙方攻勢對撞,立時產生了恐怖的爆炸。

整座南湖之上,一個個巨大的水花憑空爆開,無窮水流沖天而上,又揮灑而下,一時間竟宛若暴雨一般。

數裡外,黃藥師正以彈指神通助其外孫女郭芙,教訓前來嘉興陸家尋仇的赤練仙子李莫愁。

當然,他並未直接現身,隻是在暗處施以援手。

以他五絕之一的身份,若非李莫愁行事太過,對幾個十歲左右的孩童下殺手,也不屑如此為之。

可是這一刻,包括他在內,場間所有人都停了手。

眾人齊刷刷地扭頭,望向數裡外南湖的方向。

那一連串驚天的炸響,不能不引人注目。

儘管相隔數裡,可由於中間並無山頭與建築阻隔,眾人倒也可以清晰看見,那一朵朵炸起十數丈高的巨大水花!

“好強的劍氣,何人與歐陽鋒大戰?”

黃藥師何等人物,感知自然比旁人都清晰得多。

他立刻就意識到了,是有人在與歐陽鋒交手。

歐陽鋒可不是尋常角色,雖然因逆練九陰,如今已近乎半瘋半傻,可錯有錯著,其一身實力反倒比往昔更強。

哪怕是黃藥師這等自傲之人,也不敢言能夠勝過對方。

感受到湖畔交戰之激烈,黃藥師不由大為驚詫,當世能與歐陽鋒戰到如此境地之人,又有幾個?

更他匪夷所思的是,那個施展無雙劍氣的人,似乎還壓製了歐陽鋒一頭!

他有心去探一探情況,可眼下尚且不足十歲的郭芙,正在老瞎子柯鎮惡帶領下,與李莫愁交上了手。

哪怕黃藥師性情再如何乖戾,也不可能坐視自家外孫女身處險境,而去關注旁人的大戰。

動念之間,他已有決斷。

隻見他玉簫一抬,送到唇邊,頓時樂聲響起。

曲聲悠揚婉轉,忽而如靜謐海麵,忽而又如驚濤駭浪,落入場間眾人耳中,不由心旌搖曳。

“碧海潮生曲?哈哈哈,芙兒,快運轉內息,捂上耳朵,你外祖父到了!”

一個手持鐵柺,雙目全瞎的跛腳老者趕忙伸手拉住身前一個女童,大聲喊道。

這個雪白頭髮的老者,便是江南七怪之首,飛天蝙蝠柯鎮惡。

不等他話音落下,眾人便隻覺得隨著簫聲響起,自身好似忽然墜入汪洋中的一葉扁舟,不受控製地隨波逐流了起來。

聽到柯鎮惡的呼喊,不僅是郭芙,場間眾人立刻都捂起了耳朵,同時暗自調息。

眾人圍攻的正中,是一個身穿道袍的妙齡道姑。

這道姑看起來不過雙十年華,體態輕盈,膚若凝脂,麵似桃花,美得不可方物,堪稱人間絕色。

隻是那一雙眸子之中,蘊藏的卻不是溫柔的春水,而是殘酷狠厲的無邊殺意。

這道姑不是旁人,正是江湖上頗具凶名的赤練仙子——李莫愁。

李莫愁雖然看著好似少女般嬌豔,可實際上卻已年至三十,早就不是初涉江湖的雛兒了。

對於江湖上一些高手的名諱與絕學,自然都瞭然於胸。

她甫一聽到柯鎮惡所言“碧海潮生曲”五個字,好看的柳眉立時一挑,嬌軀都不由自主地為之一顫!

那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五絕之一,無可爭議的絕頂高手!

她雖然自詡江湖一流,可正因如此,才更有自知之明,清楚知道自身與絕頂高手之間的鴻溝究竟是何等之大!

顧不上去搶奪程英和陸無雙兩個女童,李莫愁趕忙抬起一雙素手,將自己的耳朵堵住,同時開始運轉內功。

隻可惜,她和黃藥師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旁人堵住雙耳,再運轉內息,便可緩解大部分“碧海潮生曲”帶來的影響。

可她卻不同,因為她正是黃藥師吹奏此曲所要針對的目標!

即便是音律武學,施展者依舊可以通過氣機鎖定,將絕大部分功力灌注於真正的目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