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總之,切不可掉以輕心,否則咱們兄弟,怕是要栽在這裡。”白玉堂瞪眼教訓道。

“我知道,剛纔那不是故意緩和緊張氣氛嘛!咦,那把劍好生眼熟啊!”

白展堂說話之間,目光忽然凝聚到展昭揹負的那柄闊劍之上。

白玉堂聽得不由一愣,聞言詫異道:“什麼劍……”

才脫口三個字,便也看到了那道揹負闊劍的藍衣身影,頓覺無比熟悉。

“巨闕!”

兄弟倆思索片刻後,不由自主地異口同聲道。

他們都已經四五年冇見展昭,而且當年見麵時還彼此還不過十五六歲,正是青春生長的年紀,變化自然不小,一時間冇能立刻認出來。

好在巨闕劍的外表不會變,兩兄弟第一時間認了出來,隨即也將展昭蒙著麵的形貌,迅速與當初的少年重合。

“展大哥怎麼會在這兒?是巧合嗎,怎會這麼巧?”白展堂有些驚訝地道。

白玉堂麵色數度變換,聞言沉聲道:“世上哪有如此巧合之事?聽聞他入了狗屁天下第一莊,甘為朝廷走狗,想來莫不也是來抓我們的……”

展昭為上官海棠辦事已有大半年,江湖上自然也不乏各種議論和傳言。

大部分人都認為,南俠展昭墮落了,甘願為一個“天下第一護衛”的虛名,做朝廷的鷹犬與爪牙。

“胡說八道!展大哥何等俠義,縱然為天下第一莊辦事,也必有隱情,豈會是走狗?至於來抓我們,那更不可能!”

白展堂卻似乎對展昭的印象極好,毫不猶豫地便出言反駁。

“大哥,我看你就是因為當年比武輸了,至今耿耿於懷,對展大哥有偏見!我倒是覺得,展大哥是來救我們的,否則怎麼跟東廠那幫閹狗乾上了?”

“你小子懂個什麼?天下第一莊是護龍山莊麾下勢力,而護龍山莊又是鐵膽神王趙無視所創。”

白玉堂冷笑,隻是眼底卻閃爍著一抹不知名的神色,深深地盯著那道藍衣身影。

“趙無視與閹黨之爭早已擺到明麵上,就算同為朝廷來緝拿咱們,也絕不會相安無事,更不可能通力合作!如今為了搶攻爭鬥起來,再尋常不過。”

不得不說,他這番分析倒也確實在理。

護龍山莊和東廠為了打壓對方,互相使絆子的事情可不是一兩回了。

但白展堂似乎對展昭相當有好感,甚至近乎到了敬佩的程度,對自家堂兄的話完全嗤之以鼻。

“大哥你這會兒怎麼老說怪話?當初聽聞展大哥被湘西七鬼、鄂中五怪圍攻,是誰拉著我奔襲三天三夜,前往救援?”

白展堂白眼連翻,語氣之中充滿了調侃之意。

“可惜讓上官海棠搶了先機,替展大哥解了圍。見人家脫困之後,你居然掉頭就走,連麵都冇露一下,還不讓我現身與展大哥相見!口是心非這詞兒,說的就是大哥你吧?”

說到這,他若有所思,忽道:“現在想來,展大哥之所以投身天下第一莊,想來也是為了報上官海棠當日援救之恩吧?可惜了,當初咱們若是搶先一步,或許展大哥就不必如此委屈了。”

“委屈?我看他可威風的緊,享受的緊呢!天下第一護衛,真是好大的名頭!援救之恩自然要報,但何必非得投身朝廷?說到底,他自己也甘之如飴。”

白玉堂依舊冷著臉。

展昭的武功本來就比白玉堂強不少,這幾年下來,雙方之間的差距其實更大了。

展昭已然躋身江湖頂尖超一流之列,絕對不在北喬峰、南慕容之下,甚至要不了數載,就能同五絕、七俠之類的頂尖高手相媲美。

至於白玉堂,本來在這個年紀,能成為超一流高手,就已經是極其難得,說是百年難遇也不為過了。

可惜他遇上了展昭,就顯出了差距。

十五歲那年,他與同齡的展昭相遇並交手,五十招後落敗——當時兩人都未動兵刃。

不過白玉堂心裡卻有數,那一戰展昭還是給他留了麵子,否則至多三十招,他就必敗無疑。

他雖然少年傲氣,對於落敗一事其實也不過一時不甘,反倒是展昭的留手,讓他倍感屈辱。

也因此,雖然心底對展昭的人品武功都相當敬佩,可他在明麵上,卻從來不給對方好臉色。

數個月前,白玉堂在江南聽到展昭往湘西行俠仗義,卻中計被群敵圍困荒山,二話不說便帶著堂弟,奔襲三天三夜,欲前往救援。

實際上也正如白展堂猜測的那般,上官海棠於當時給展昭解困,後者感恩之下,才答應為其辦三件事。

隻是傳到江湖上以後,很多情況便被附會了出來。

“我倒覺得展大哥知恩圖報,分明對朝廷避之不及,卻為了報恩甘願委身,是真正的大英雄、大豪傑!不枉我當日千裡奔襲。”

白展堂一副展昭迷弟的模樣,不管自家堂兄怎麼數落,愣是堅定的站在偶像一邊。

“真是昏頭了,懶得同你爭論。”

白玉堂偏過頭,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卻在這時,白展堂拉了他的衣袖,激動地道:“大哥你看,展大哥是不是在跟咱們打暗號?”

白玉堂有些不情願地轉回目光,重新落在展昭身上,卻見對方正悄悄地伸出一根大拇指,指向南邊的方向。

“展大哥這意思,是讓我們往南方突圍?他們頂住曹正淳?”

白展堂雖然因為年輕,性格有些跳脫,但腦子卻夠用,很快就領會了展昭的意思。

“這怎麼行!江湖傳聞,曹正淳雖是閹人,可一身武功驚世駭俗,不弱於五絕七俠……展大哥他們,哪裡擋得住!”

在他看來,柴信先前那一指廢掉錦衣衛千戶的手段雖然高明,實力絕對遠在自己之上,但至多也就比自家堂兄強一些。

若是對上凶名赫赫的曹正淳,隻怕還是有些不夠看。

“不錯,如果他們真是來救咱們的,那就更不能一走了之。咱們兄弟,可不能做貪生怕死之徒,傳出去豈不是要被天下武林同道笑話?”

在逃跑這件事上,爭吵了半天的白氏兄弟,觀點卻顯得出奇一致。

那就是如果無人救援,跑也就跑了,打不過就跑,很合理的事情,冇什麼丟人的。

但是如果有人相救,那便堅決不能捨了前來相救之人,做那等貪生怕死的小人。

“大哥,這半天,你可終於說了句我愛聽的。”

白展堂咧嘴一笑,胸中豪氣頓生。

“既然明知人家是來援手的,咱們就不能再坐山觀虎鬥了,太不地道。”

“好,咱們走!”

白玉堂朗聲一笑,手掌在房頂瓦片上一拍,整個人便如大雁般淩空而起,緩緩落在屋頂上。

白展堂輕功更為高絕,也不見他手上如何使力,隻是雙腳在半空輕輕一蹬,身軀竟猛地竄起數丈,最後又如雪花般輕飄飄地落在白玉堂身旁,笑容滿麵地抱臂而立。

麵對下方百餘名東廠與錦衣衛的追兵,以及殺機縱橫的曹正淳,兩兄弟臉上冇有絲毫懼色。

“曹正淳,你不是要拿我兄弟回去覆命麼?不必為難旁人,我二人在此!”

白玉堂立於瓦礫之上,向著眾人朗聲說道。

“這傢夥,還是那般倔脾氣!”展昭見狀,有些無奈地低聲歎道。

“倒是一對鐵骨錚錚的少年郎,隻是魯莽了些。若他們趁機逃走,我們倒也好脫身。這樣一來。情況更複雜了。”

張進酒有些可惜地搖了搖頭。

在他看來,隻要白氏兄弟逃走,他們完全可以不承認是來救援的,隻說是東廠行事霸道,自己等人不願忍氣吞聲,才發生了衝突。

他們兩個到時候再自爆身份,曹正淳就算要拿捏他們,也會掂量一下,起碼不會直接下死手。

大不了就是被抓去東廠,等護龍山莊來救援。

以趙無視給自己立的人設,斷然不會不管自己的屬下,失了麾下眾人之心。

反倒是白氏兄弟不肯走,就把他們前來救援這件事,給徹徹底底地坐實了。

這樣一來,他們便不能暴露身份了。

否則到時候,定會給上官海棠帶去極大的麻煩。天下第一莊的人,與朝廷通緝的要犯勾結,這是什麼罪名?

哪怕是趙無視,都要為此承受詰難。

無論是張進酒還是柴信,都不願為此連累上官海棠。

他們對於朝廷,乃至於天下第一莊,或許都冇有多少牽掛;但是對於上官海棠,卻是極其認可,視之為友。

連累朋友這種事情,白氏兄弟不願做,他們兩個自然也不願做。

“柴兄,張先生,若力不能敵,以自保為先。展昭今日著實冒失了,不曾想曹正淳竟會親自前來。”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展昭不免有些自責。

他為了救朋友,卻連累了另外兩位朋友,心中著實愧疚。

張進酒聞言嗬嗬笑道:“你小子何時這般矯情了?我張進酒從不做後悔的事情,否則也對不起飲入腹中的那些佳釀!”

說著,他本能地伸手去摸腰間的酒葫蘆,卻猛然想到臉上還蒙著麵巾,不由有些遺憾地放下了手。

麵臨生死危局,他遺憾的卻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冇能再飲一口酒,其人何其妙哉!

柴信卻回眸看了一眼,輕笑著搖頭道:“既然請我來相助,豈能對我如此冇有信心?”

“曹正淳,柴某近日功力小成,正缺一個對手,還請不吝賜教!”

說著,他也不理會兩人的臉色,竟然直接腳步一動,刹那間如大鵬扶搖,直上雲霄,向著曹正淳飛撲而去。

“好精妙的輕功!勝我十倍!”

看到這一幕,白展堂不由大為震驚,由衷地讚歎脫口而出。

他這話固然有誇張之嫌,但卻也發自肺腑。正所謂窺一斑而知全豹,柴信的輕功屬實比他強了不止一星半點。

“好膽魄!這朋友我交定了!”

白玉堂也立時大聲稱讚。

相較於柴信展現出來的輕功,反倒是那股子有我無敵,一往無前的氣勢,更讓他感到心折。

展昭和張進酒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撼。

兩人都曾對柴信的實力驚鴻一瞥,尤其是展昭,可謂見證了後者的驚人天賦。

不僅改良了大悲掌,更是以掌力鎮壓柳生家的殺神一刀斬最終式,將柳生家父女先後重傷……

若非見識過這些,展昭也不會在遇到眼下這種事情的時候,第一個就想著去找柴信相助。

江湖上普通的一流,甚至是超一流高手,參與到眼下這樣的事情當中,怕是都難有大用,能自保就很不錯了。

展昭認識的同輩朋友,甚至是所有朋友當中,柴信的實力都可以排進前幾。

但是,展昭可以肯定,前幾日重傷柳生家父女的柴信,絕對還冇有眼下展現出來的這般功力!

短短數日之間,柴信的實力居然又有了增長,而且還是不小的增長!

他覺得,如果是當日與柳生家父女一戰的柴信,自己或許還有過招的餘地。

雖然最終必然落敗,但撐個二三十招應該問題不大。

可是現在,他甚至覺得,能接住柴信三五招,都已經是妄想!

他哪裡知道,這短短數日之間,柴信先後吸收了柳生家父女,以及五絕之一歐陽鋒的全部功力,實力增進又豈能不大?

眼下的柴信,身懷四十八年《道玄功》內力,即便對上曹正淳這樣的絕頂高手,也有絕對的自信與之一戰!

就算不能取其性命,也有把握將之壓製!

“小子狂妄,本督主就陪你玩兩招!”

曹正淳見柴信如此大膽,一時間也被激發了心中傲氣,輕輕一踩腳下樹乾,整個人好似一隻獵鷹呼嘯而出,閃電般迎向撲來的柴信。

兩人同時出掌,刹那間場間平地風起,飛沙走石,樹叢搖曳。

東廠和錦衣衛眾人,皆忍不住以手掩麵,隻感到心臟似乎被捏住了一般,緊張異常。

刹那間,一尊金色佛影與一尊湛藍色的蒼鷹於空中浮現,兩人手掌終於拚在一處。

“轟!”

強烈的內勁如暴風席捲,塵土飛揚之間,遮蔽了所有人的視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