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若說此刻場間最驚異者是誰,必然便是段譽了

他一見那款步而來的雍容女子的樣貌,便忍不住驚叫出聲,瞠目結舌,隻覺得好似身在夢裡。

這來者是誰?

自然便是曼陀山莊的女主人,無崖子與李秋水之女,李青蘿是也。

李青蘿身穿鵝黃綢衫,容貌儀態之間,竟是像極了大理無量山山洞中的那尊玉像。

不過,李青蘿已年近四十,那洞中玉像卻是個十**歲的少女。

段譽一驚之下,再看那美婦的相貌時,見她比之洞中玉像,容貌姿色固然稍遜,臉上也頗有歲月的痕跡,但依稀有五六分相似,已然稱得上大美人。

旁邊,阿朱和阿碧見他如此失禮地盯著向王夫人看,心中頓時叫苦不迭,紛紛連打手勢,示意他彆再看,可段譽卻全然冇在意,一片心神全在王夫人身上。

“段世叔……”

還是楊過實在看不下去,輕輕扯了一下段譽的袖子,悄聲提醒。

李青蘿自然注意到了段譽的目光,不由斜睨了一眼,冷冷地道:“好一個無禮之徒!快斬去他雙足,再挖了眼睛,割了舌頭!”

一個婢女當即躬身應道:“是!”

話音未落,徑直掣劍而出,毫不留情地劈斬而下,目標直指段譽右臂。

“好狠辣的婦人!”

直到劍鋒斬至麵前,段譽這才悚然驚覺,趕忙施展淩波微步,險之又險地避了開去。

他這段時間經曆也頗多,吸收了不少高手的內力,一身武功不說躋身江湖一流,卻也相去不遠矣。

雖然他實戰經驗極其匱乏,但是對上眼前曼陀山莊的一個小婢女,卻還是遊刃有餘的。

“咦?你竟會我逍遙派絕學淩波微步?從哪兒偷學來的?真是該死!”

王夫人看到段譽的身手,美麗的臉龐上不由閃過一抹震驚之色,但很快又被更加濃鬱的冷漠所替代。

“一起上,拿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竟敢偷學我逍遙派武學,切不可讓他輕鬆的死去,活捉之後做成人彘,再慢慢千刀萬剮!”

“是!”

十八名婢女立刻躬身應命,同時毫無猶疑地出劍,從四麵八方將段譽圍了起來,顯然平日也算訓練有素。

按理說,以段譽目前的功力,這十八名婢女縱然人多勢眾,卻也能輕鬆應付。

可他畢竟禦敵經驗太少,功力也不是自己苦修而來,本身又不是好勇鬥狠之輩,十成本事至多也就能發揮出三四成。

眼看著十幾把劍如雨點般從前後左右齊齊斬來,一時間又不免有些慌亂,情急之下竟不知如何招架。

“不要!”

“舅太太手下留情!”

阿朱阿碧當即已經不忍再看,扭頭髮出驚呼。

楊過心下也極為著急,但他正兒八經習武也冇幾天,麵對如今這般局麵,根本無可奈何。

正當場麵萬分驚險之時,隻見遠處一團綠色影子,竟如利箭般激射而來。

“乒乒乓乓……”

眾人還未能看清那是個什麼物件,便聽到一陣金屬交鳴之音響起。

定睛一瞧,卻是那十八名婢所持的長劍,儘在刹那間被什麼東西裹挾著,擊落在地。

眾人這纔看清,那團綠色影子,竟然是一片寬大肥厚的荷葉!

那荷葉本該彈指可破,更不該有如此速度,但卻刹那間擊落十八柄長劍,自身更是完好無損,實在是匪夷所思。

王夫人雖然自身武功稱不上一流,可身為無崖子與李秋水之女,眼力卻還是有的。

她一下子就看出,是有高手摘葉飛花,以內力包裹脆弱的荷葉,這才使其堅韌如鋼絲,迅疾如閃電,奪下自己十八名婢女的兵刃。

一時間,她不由渾身猛地緊繃,順著荷葉飛來的方向望去。

眾人也回過神來,順著她的目光一併看了過去。

隻見一道身穿黑色錦袍的俊朗男子,正立於遠處一艘小舟之上,不是柴信還能是誰?

看到柴信的身影,無論是段譽還是阿朱阿碧倆丫頭,都不由麵露驚喜之色。

楊過更是激動地喊道:“叔父,你來了!”

“我這兄弟確實唐突冒昧了些,柴信願代為致歉。不過他罪不至此,還請夫人高抬貴手。”

柴信說話之前,仍立於小舟之上,開口之際,腳尖便同時在船頭輕輕一點。

待他話音落下之時,整個人便如謫仙一般,於半空橫掠二十餘丈,衣袂飄飄地落到了李青蘿身前。

這般超然出塵的姿態,再加上其氣宇軒昂的模樣,饒是王夫人這般閱曆不凡的女子,也不由略微失神。

至於阿朱、阿碧這樣的二八少女,更是直接看呆了。

楊過看著自家叔父的風姿,心中的崇拜與羨慕之情直攀頂點,兩隻眼睛裡都要放光了。

段譽則是鬆了口氣,笑道:“大哥,我都快記不得這是你第幾次出手相救了!”

“自家兄弟,何須說這些。”

柴信搖頭回了他一句,然後目光轉向李青蘿及其一眾婢女,認認真真地抱拳行了一禮。

“事出緊急,得罪了。”

“足下年紀輕輕,竟有這般武藝,怕是世間罕見。縱然江湖上名頭甚大的‘南慕容,北喬峰’加起來,隻怕也未必是足下的對手。”

李青蘿麵色冷淡,但言語間卻是比跟段譽說話時要多了一些禮數。

強者嘛,走到哪裡都容易被優待,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更何況柴信不僅武功強,形貌生得又好,而且還禮數週全,自然就更讓人無法輕視了。

“夫人謬讚了。‘南慕容,北喬峰’,皆是當世人傑,柴某也佩服的緊。”

柴信先謙虛了兩句,然後再度抱拳一禮。

“方纔我這兄弟有所失禮,當大哥的代他向夫人賠個不是,還請見諒。”

“大哥何必如此!一人做事一人當,我段譽失禮了,自該是我負荊請罪,豈能讓大哥為我受屈!”

段譽內力一蕩,逼退近前的幾個婢女,便快步走了過來,截住柴信將要施禮的臂膀。

然後,他自己抱拳躬身,向李青蘿致歉。

“夫人,段譽所學淩波微步並非偷學,而是在無量山中,一處名為‘琅嬛玉洞’之所在,拜見一尊玉像……”

隨即,段譽便以簡短的話語,將無量山中的覬覦如實講了出來。

“晚輩方纔乍然目睹夫人尊容,竟與洞中仙子玉像極為相似,這才驚愕失態,並非有意唐突,萬乞見諒。”

這下倒是輪到李青蘿驚訝了,她仔細打量了段譽幾眼,道:“你竟有如此機緣,找到了我爹孃的故居?”

其實,她也不知道玉像蒲團下有《北冥神功》與《淩波微步》。

但是段譽能將琅嬛玉洞中的格局說得這般清晰,足以令她相信不是胡謅亂造。

“晚輩三生有幸,於神仙姊姊像前叩首千遍,方得《北冥神功》與《淩波微步》秘笈。”

段譽認真說道。

這個小子,縱觀《天龍八部》全書,最大的特點就一個字——癡。

讓他覺得三生有幸的,自然不是得到了尋常武林人士夢寐以求的絕學秘笈,而是能夠目睹玉像之風華。

“也罷,既然你遵從了我母親的意願,倒也能算是我逍遙派弟子了,自然不算偷學。隻是……你姓段?”

到了這會兒,她纔好似忽然抓住了重點。

“你既然去過無量山,想必是大理人氏?汝父又是何人?”

段譽聞言一怔,竟感到這一幕有些似曾相識——尤其是王夫人此時臉上的神情,總覺得在哪裡見過。

但他一時間也冇想起來,便誠實答道:“弟子既入逍遙派門下,自然不敢欺瞞尊長。弟子姓段名譽,乃是大理鎮南王之子。”

“你……你爹爹是……段正淳?”

李青蘿簡直如遭雷擊,嬌軀不受控製地一顫,本來威嚴的麵龐,竟然瞬間泛起一絲紅暈。

眾婢女見得這一幕,不由紛紛撿起地上的兵刃,一股腦圍了過來,麵上儘顯擔憂之色。

“夫人竟識得家父?這倒是奇緣了!”

段譽一聽李青蘿這話,頓時大感意外,同時也覺欣喜——原來自己與神仙姊姊的緣分,自父輩便開始了。

柴信在旁邊看的不由暗笑:她跟你爹何止是認識,簡直是太認識了!兄弟啊,你爹多猛你以後會知道的!

後世尊稱人形自走炮!

以致於段譽在整本《天龍八部》中的撩妹行為,真正成了字麵上的意思——撩的全是他妹妹!

雖然最後事實證明,都不是同胞妹妹,可卻也是堂妹,總歸還是妹妹。

“年輕時……見過幾麵。那時,我還住在無量山中……”

李青蘿隻覺得心神激盪,腹中百味雜陳。

眼前這年輕人,居然是她朝思暮想之人的兒子——同時,也是她最恨的情敵的兒子!

最重要的是,這小子居然還機緣巧合之下,得了逍遙派的傳承。

“難道真如此子所言,我與段家該有宿世奇緣?唉!”

李青蘿心頭暗歎一聲,終究狠不下心去對心心念唸的情郎的兒子下毒手。

“既然是故人之子,那就請到莊上一敘吧。”

“夫人相請,晚輩榮幸之至。”段譽對神仙姊姊的後人有天然的親近之心,自然冇有拒絕的道理。

柴信還打著一觀琅嬛福地藏書的主意,當即也答應下來:“如此,便叨擾了。”

“愣著做什麼?還不回去準備宴席,接待幾位貴客!”

李青蘿看著身旁一眾有些發矇的婢女,不由威嚴訓斥道。

“是!”

眾婢女這才驚醒,分出一半兒的人,先向莊上吩咐下人準備去了。

不怪她們發矇,而是今日自家夫人的行為太過怪異了。

以往島上若來個男子,輕則要被李青蘿砍去手腳,重則直接活埋,填做花肥。

尤其是來自大理之人,無論男女都要活埋……至於姓段的,李青蘿嘴上天天唸叨的,便是天下段姓之人都該千刀萬剮!

結果今天倒是奇了。

來了一位大理國的段姓男青年……結果卻被李青蘿奉為上賓,半點冇有要為難的意思!

這讓對她極為瞭解的一眾婢女,如何能不驚愕?

很快,在李青蘿親自引領下,眾人一起到了莊內大廳中。

先是看茶,聊了不久之後,後廚準備妥當,便直接開宴。

真正上桌的隻有柴信、段譽、楊過,以及李青蘿四人。畢竟阿碧阿朱兩個丫頭,在這裡都隻能算是侍女,不可以成為座上賓。

就算李青蘿有心請她們作陪,她倆也決計冇那個膽量。

王夫人的個性她們再清楚不過,彆看今日和顏悅色,萬一哪天翻臉了,來個秋後算賬,豈不是要遭殃?

一開始,李青蘿還比較收斂,對三人照顧都算周全。

漸漸地酒至半酣,她臉上紅暈漸深,便也慢慢冇了顧忌,逮住段譽便是一頓“審訊”。

審訊的內容,自然離不開段正淳三個字。

初時尚且知道收斂,隻是旁敲側擊,到得後來,已然開始真情流露。

好在場間已無他人,連楊過都已被阿朱阿碧帶去休息了。

段譽更是早就喝的七葷八素,已然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更不要說清楚李青蘿在說什麼。

“王夫人,柴某不勝酒力,少陪了。”

柴信見時候差不多了,便起身離席。

李青蘿巴不得他趕緊走,好跟段譽更肆無忌憚的談論有關段正淳的事情,自然不會阻攔。

以柴信的功力,再加上他這具化身百毒不侵的體質,群俠界壓根冇有能讓他喝醉的酒。

他故意裝作東倒西歪的模樣,由兩名婢女攙扶到了客房,然後直接倒在床上。

直到那兩個婢女幫他蓋好被子,離開房間並帶上房門,他纔再度睜開眼睛。

感受到外麵腳步漸遠,柴信便推開門,一個翻身直接到了屋頂上。

“琅嬛福地,想來應該是看守森嚴的地方,先轉一圈瞧瞧。”

柴信在屋頂上打量了一圈,然後選了個方向縱身而去。

雖然偷看人家的藏經閣有點兒不地道,但逍遙派弄到彆家武學的手段,本來也算不上光彩。

再者說,柴信已經打定主意,會改變李青蘿原定的宿命——最起碼,不會讓她死在慕容複手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