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曼陀山莊麵積不小,仆役丫鬟也為數眾多,而且其中不少都通曉武藝。

若是一般江湖人士踏足此地,想要不被髮覺地在其中隨意走動,自然千難萬難。

但以柴信的能耐,卻是輕鬆至極。

他如今的輕功,說是到了登峰造極之境,也毫不誇張。

隻憑山莊裡這些人的武功,他便是從他們麵前掠過,對方也未必能察覺。

稍微費了一些工夫,柴信便找到了琅嬛福地的所在,避過守衛的目光,安然潛入其中。

這裡的格局倒是跟無量山中幾乎一般無二,一排排書架林立,不過上麵卻不再是空無一物,而是擺滿了各類書籍。

每個書架上都貼有標簽,如“少林派”、“崆峒派”、“丐幫”……

隻不過,如少林派的《易筋經》,丐幫的《降龍十八掌》,以及大理段氏的《一陽指》和《六脈神劍》,這裡依舊冇有。

這也不奇怪,畢竟是各派核心絕學,在本派當中能夠修煉之人,無不是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哪怕是逍遙派,想要得到那些絕學,也仍是難如登天。

不過,此間有的各派武學,對柴信而言已然夠用了。

他立刻先來到一個標著“本門秘傳”的書架上,找到了《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陽掌》、《白虹掌力》、《北冥神功》、《八荒六和唯我獨尊功》、《小無相功》、《傳音搜魂**》、《淩波微步》、《生死符》,共九本秘笈。

這九本秘笈,可以說彙集了逍遙派上乘武學,乃至於鎮派絕學。

這些絕學,其實逍遙三老都隻會其中一部分。或者說,他們年幼時,都由師父因材施教,傳授了不同的武功。

比如說無崖子,所修便是《北冥神功》、《天山六陽掌》,以及《淩波微步》。

像《白虹掌力》和《生死符》等,他想來是不曾修煉的。

之所以會有秘笈在此,料想也是他繼任掌門大位之後,一併繼承了本派所有藏書。

當然,以他那時的武功,想來也不會再去刻意苦修其他武學,實在冇有必要。

就像柴信現在一般,之所以蒐集天下武學,目的不過是為了觸類旁通,令自己能夠在自身武道上,有所領悟罷了。

若是無崖子四五十歲了,還跑去練什麼《白虹掌力》,又或是丐幫的《降龍十八掌》,那纔是本末倒置,忽視了自身應有之領悟。

其實,像鳩摩智那般,自身武功已經登堂入室,還去求天下各派的核心絕學,無異於緣木求魚,說是邪道也不為過。

隻可惜,此類人江湖上曆來不少,如躲在少林寺藏經閣數十載的蕭遠山和慕容博,以及為了一本《九陰真經》,大打出手的歐陽鋒、黃藥師等絕頂人物,不都是這般麼?

可真正的宗師人物,如王重陽、張三豐、掃地僧之流,何曾去覬覦過旁人武學?

實際上,以他們的武力,這世上又有哪個門派,能夠擋得住他們親自上門巧取豪奪?

但他們從未有過那種念頭,更不要說是行為。

對那些宗師級的人物而言,世間再冇有什麼武學,能比堅持自己的“道”更重要。

因此,王重陽將《九陰真經》帶入墳墓,並非一己之私,而是欲止武林紛爭;掃地僧纔會視蕭遠山、慕容博二人的“偷師”行為,如同入了魔道。

柴信在極短時間內,將書架上的各派絕學,幾乎全翻了一遍。以他過目不忘的能耐,自然也全都銘記於心、

隨後,他便悄然離開琅嬛福地,回了婢女給他安排的廂房。

盤膝坐在榻上,柴信開始回憶方纔閱讀的大量武學秘笈,認認真真地吸收與領悟,並欲從其中窺見一線天機。

正當此時,忽聞門外一陣長籲短歎,雖然聲音極輕,但以他的耳力,卻將話語聽了個分明。

“表哥整日想著複興大燕,卻從未將心思放在我身上,此番又攜眾出訪,不知幾時方能歸來……”

聽了這話,柴信心下瞭然,已然清楚此人是誰。

但他卻無心理會,便立即收迴心神,繼續整理腦中各派武學資料。

然而,冇過多時,便又是一陣腳步聲傳來。

“王夫人果真是雅人,這曼陀山莊的格局如此精緻,實在稱得上是人間仙境……”

聲音之中醉意頗濃,柴信一聽便知是段譽。

此時夜色漸深,王夫人終於放過段譽,命人帶他往廂房休息。

段譽被一個仆役攙扶著,由一名婢女引路,行走間不忘打量此間景緻,時不時發出幾聲讚歎。

忽然,他停下腳步,雙眼直勾勾地望向前方,隻覺酒意加上激盪的情緒一激,雙膝竟有些發軟,不由自主跪倒在地。

好在他內力深湛,終究是撐住了,否則幾乎便要磕下頭去,口中卻終於叫了出來:“神仙姊姊,我……我想你好苦!弟子段譽,拜見師父。”

卻見遠處亭中立著一位少女,遙望空懸明月,皎潔月光之下,她那清麗絕倫的容貌讓段譽看得清清楚楚。

若隻是姿色絕佳,倒也不至於讓段譽這般失態,隻是那少女的相貌,竟然和無量山石洞中的玉像一模一樣。

尤其是在潔白月光映照之下,肌膚晶瑩剔透,竟宛然如一座玉像!

在段譽看來,那王夫人已然和玉像頗為相似了,可到底年紀不同,容貌也比玉像遜色一些。

但眼前這少女,除了服飾與玉像不同之外,無論是臉型、五官,還是身段姿態,竟然無一處不像,簡直好似是那玉像複活了。

一時間,段譽隻覺得自己身處夢境之中,魂牽夢縈的玉像居然化作了活人,萬般言語凝噎在喉,竟再說不出來。

那少女,自然便是李青蘿之女,王語嫣。

王語嫣本在兩名婢女陪同之下賞月,思念著表哥慕容複,壓根不曾注意到段譽何時現身。

此時見他突兀跪拜,還口稱“師父”,王語嫣頓時被嚇了一跳,還道來了個瘋子,禁不住輕呼一聲,向後退了兩步,驚道:“你……你是何人?”

段譽聽到她說話,這才豁然清醒,從地上站起身來,疾步向亭中而來。

整個過程當中,他的目光一直凝視著王語嫣,隨著距離越來越近,看得也更加清楚了些。

他終於察覺到,眼前少女與那洞中玉像還是有些不同的。

玉像氣質固然出塵,卻嫵媚動人,頗有勾魂攝魄之態,

但眼前的少女卻端莊中帶有一絲稚氣,嫻靜優雅,顯然是個文靜內向的大家閨秀。

相比之下,反倒是玉像看起來比之眼前的少女更加活些。

段譽意識到自己方纔唐突了佳人,立即收拾一番心情,用儘量平靜的語氣說道:“自那日在石洞之中,拜見神仙姊姊仙姿,已然自慶福緣深厚。不想今日竟還能親眼見到姊姊容顏。世間真有仙子,古人誠不我欺!”

王語嫣實在鬨不明白他在說些什麼,於是看向段譽身旁的侍女,問道:“阿芸,他在說些什麼?他是誰?”

婢女阿芸躬身答道:“這位便是夫人宴請的貴客,從大理國來的段公子。”

言罷,她又快走幾步,來到王語嫣近前,附耳道:“此人自稱是大理鎮南王世子,席間言談倒也淵博而知禮,許是吃酒太過,此時有些醉了。”

“我娘宴請的客人?大理鎮南王世子?”

王語嫣聽得有些發怔。

她自然也是清楚自家母親脾性的,向來心狠手辣不說,對大理國人更是深惡痛絕,尤其是段姓男子,更是欲除之而後快。

怎的今日,卻如此盛情地宴請一位來自大理的段姓男子,還是大理鎮南王世子?

不得不說,事情有些反常。

“小子段譽,正是大理人氏。”

段譽內力不凡,這麼近的距離,其實也聽清那婢女與王語嫣的耳語,情知自己著實失態了。

於是乾脆暗運《六脈神劍》功力,愣是將酒精自指尖逼了出來,沿著褲腿無聲淌下。

他趕忙再運內功,將褲腿上的酒液儘數蒸乾,免得萬一被當成了尿褲子了,那就更加唐突佳人,也實在尷尬窘迫之至了。

豁然間,一股酒香彌散開來,段譽的精神立刻清醒了許多。

還在四下裡種滿了各式各樣的花卉,花香四溢之下,倒也掩蓋了大部分酒氣,除了攙扶著段譽的仆役有些奇怪地聳了聳鼻子,其餘人倒也無所察覺。

“原來是段公子,倒是語嫣失禮了,萬望見諒。”

王語嫣隻是略感詫異,倒也冇去深究母親的想法,畢竟一門心思還牽掛著他的表哥。

“妙極!妙極!語笑嫣然,和藹可親!王姑娘此名,果是名副其實!”

段譽酒意去了之後,說話間也恢複了一些大理皇室子弟的風度,不再如原先那般魂不守舍的不著調。

“名字嘛,總是要取得好聽些的。史上那些大奸大惡之輩,名字也是挺美的。曹操不見得有什麼德操,朱全忠更是大大的不忠。”

王語嫣見他神態正常起來,也不由鬆了口氣,隻當他方纔確實是醉意上湧,酒後失態,於是便微笑道。

段譽聽得她這句玩笑話,那言語間透露出的一絲俏皮之意,倒是與玉像更多了幾分相似,不由心中又是一蕩。

正想再與佳人多說些話,卻聽王語嫣略帶歉意地開口道:“夜色已深,也該歇息了,段公子請便。”

段譽雖心中不捨,卻也不好挽留,畢竟是初次見麵,而且還孤男寡女,花前月下,確實有些不妥。

因此,他也隻能道:“是極,王姑娘請便。”

看王語嫣離開後,他倒也不著急了,暗想:“既然已經遇著,便是上天註定的緣分,何必急於一時?”

於是,便在婢女引領下,進入廂房歇息。

這一切,自然都被在房內參悟的柴信聽了個清清楚楚。

不過他卻也懶得理會這些,壓根冇有放在心上。

一夜無話,轉眼已至次日清晨。

李青蘿早早地命人準備好了各式精緻的早點,讓柴信等人前去用餐。

隨即,飯桌上便出現了極為有趣的一幕。

李青蘿與段譽互相試探,一個不住旁敲側擊,詢問對方父親的近況;另一個,則也在拐彎抹角地打聽對方女兒的訊息。

“段公子,你家中近來可好?父母是否康健,關係是否和睦?”

“王夫人,府上可有子女,何不請出來一見?”

“段公子,你打算在此待上多久?何時啟程回大理?”

“王夫人,家中子女多大年紀?可曾婚配?”

……

如此一番對話,莫說是柴信,就算是年紀尚小的楊過,也察覺出了不對勁。

不過兩人都本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隻顧專心吃早飯,假裝冇看出兩人的古怪。

漸漸地,李青蘿和段譽也感受到了一些不妥,於是各自話語都少了許多,愈發客套起來。

總而言之,在李青蘿的熱情挽留,以及段譽的熱切配合之下,柴信他們便打算在曼陀山莊住上一陣子。

柴信倒也冇有異議,他剛從琅嬛福地得了各派許多秘笈,正是需要消化的時候。

在此小住個十天八天,待一切歸納清楚,再繼續趕路不遲。

何況他行走江湖,本就冇有明確目標,說是隨遇而安也不為過。

如今跟在段譽、王語嫣這樣的《天龍八部》重要角色跟前,恰好還可以更多的參與劇情,正與他的本意完美契合。

很快,小半個月便過去了。

柴信早已將所得的武學資料儘皆整理吃透,並且開始領悟出獨屬於自己的武學。

另一邊,段譽倒也如願以償地跟王語嫣熟稔了不少。曼陀山莊的各處花園裡,時常能看到兩人一起蒔花弄草,有說有笑的場麵。

不過讓段譽有些失落的是,他已經察覺到,王語嫣心中似乎已經有了人——那個時常被她提及的表哥,慕容複。

對段譽來說,這確實是個強力的情敵。

慕容複本就是江湖上有名的年輕俊彥,最重要的是,跟王語嫣還是青梅竹馬。

不過他也僅是稍有失落,便又重新振作——不論如何,能與王語嫣相遇,於他而言就已經是一樁美事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