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月上梢頭,曼陀山莊花園中。

這些天裡,段譽極儘撩妹之能事,已然與王語嫣混得極為熟稔了。

兩人連同阿朱、阿碧,還有柴信、楊過,都在亭中賞月閒聊。

李青蘿似有莊上事務要處理,便未曾相陪。

段譽幾人在說笑,柴信則在不遠處指點楊過練武。

幾人聊著聊著,卻聊到崔百泉、過彥之,上門找慕容氏尋仇的事情。

王語嫣疑惑道:“此二人與我表哥素無交集,又是因何結下了仇怨?”

段譽自然不曾隱瞞,如實道:“伏牛派掌門柯百歲,其畢生絕藝喚做‘天靈千碎’,想來以王姑孃的淵博,必然知曉吧?”

這些日子交往下來,他自然已經知曉王語嫣“理論武學大師”的屬性。

王語嫣點頭道:“知道。那是伏牛派百勝軟鞭第二十九招中的第四個變招,招法著實有些古怪,力道也十分剛猛,但卻不能算是上乘武學。”

“王姑娘果然博聞強識!”段譽讚了一句,繼續講述,“然而,柯百歲卻是死在自家絕學‘天靈千碎’之下,江湖傳言是慕容氏‘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所為。”

“這樣說來,倒也有幾分道理。”王語嫣微微點頭。

段譽又道:“其實還不止伏牛派,少林派怕是也要尋慕容公子的麻煩。”

“這又是為何?”王語嫣不解。

一旁的阿朱和阿碧聽到段譽的話,也不由著急起來。

少林派可不是伏牛派那樣的小角色,稱得上是中原武林的泰山北鬥,勢力極大,高手如雲。

慕容覆被伏牛派尋仇,那也不算個事兒,類似的事情他倒也時常經曆。

但少林派不同,如果少林要找慕容複的麻煩,那還真就是個大麻煩了。

段譽見幾人心急,倒也不賣關子,將被綁來之前,在大理的見聞都說了。

“少林寺方丈玄慈大師有一個師弟,法號玄悲。玄悲大師最擅長的武功,乃是‘韋陀杵’。”

王語嫣當即點頭道:“那是少林七十二絕藝中的第四十八門,一共隻有十九招杵法,使將出來時卻極為威猛,稱得上上乘武學。”

“這位玄悲大師前幾日遠赴大理,卻在陸涼州的身戒寺中,突然遭人毒手。而致命傷勢,正是他本人最擅長的‘韋陀杵’。”

段譽語氣認真,聽得王語嫣幾人心都提了起來。

“江湖傳言,也是姑蘇慕容氏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所為。若少林寺高僧也這樣認為,怕是很快就會找上慕容公子。”

“那伏牛派掌門,說不定是我表哥殺的,可玄悲大師卻一定不是。”王語嫣忽然以一種篤定的語氣說道。

段譽不由詫異,問道:“你怎的如此確信?”

莫說是他,便連阿朱阿碧兩女,也覺得十分好奇。

“因為我知道……表哥壓根不會‘韋陀杵’功夫,這門絕藝著實難練!”

王語嫣臉上顯出苦笑,隨即連連擺手。

“你們可千萬彆當著表哥的麵,說他不會這門武功,更不可說是聽我說的,否則他定會生我的氣。”

阿碧卻焦急道:“公子此時怕是還不知道此事,若被少林和尚不由分說的圍住,那可如何是好?”

“不成,得想辦法通知公子!”阿朱也麵色凝重地道。

王語嫣聽了也不由擔憂起來,皺眉道:“表哥將遇危難,這卻該如何是好?”

段譽聽了這話,不由心思一動,道:“王姑娘,你通曉如此多的武學,何不親去幫他?”

王語嫣聞言不由瞪圓了眼睛,無語半晌才道:“我雖知曉許多各派武學,卻從未練過,如何幫得上忙?再說,孃親絕不會允我出去,尤其還是去相助表哥。”

段譽微笑道:“縱然你母親不許,可是難道你不會自己偷偷的走麼?我便曾悄然離家,後來回到家中,爹孃隻顧心疼,倒也冇如何責罰。”

“這小子,擺明瞭是想拐帶妹子出走,絕了。”

柴信雖在稍遠些的地方教導楊過,可他耳力何等之強,將幾人對話聽得清清楚楚。

王語嫣聽了段譽所言,頓覺茅塞頓開,雙眸都亮了,暗暗思忖道:“對呀,我溜出去幫表哥,就算回來讓娘重罰一回,也算值了!畢竟是親母女,總不至於真要我的性命。”

段譽何等機靈,自然立刻看出了她神色中的意動,當下趁熱打鐵,繼續道:“你可彆小瞧了自己,你若肯去,必能幫上慕容公子大忙!”

王語嫣此時最猶豫的便是這一點,她縱然有心也有膽量出去幫慕容複,可畢竟自家手無縛雞之力,又能幫得上什麼忙呢?

“怎麼說?”

她急切問道。

“王姑娘,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慕容公子與人動手時,你在旁邊提醒上幾句,關鍵時刻必能影響大局!”

看見心儀的姑娘如此重視其他男子的安危,段譽心底有些泛酸,好不容易纔壓了下去。

“往時,見旁人對弈,一方眼看要輸,我便忍不住指點了幾招,那人立刻就反敗為勝。江湖鬥武,不也是這個道理?”

王語嫣頓覺很有大理,最重要的是,她忽然意識到自己對心愛的表哥,還是很有作用的,自然便會偏信段譽所言。

阿碧對慕容複早已是芳心暗許,不過礙於身份,從來不敢表露。此時聽聞自家公子將有危險,自然是大為著急。

她見此情形,不由出聲勸道:“姑娘若肯去援手,那真是再好不過。”

阿朱最為聰慧,知道怎麼勸人,當即道:“縱然姑娘幫不上忙,可這份千裡馳援的情誼,也必然會讓我家公子深為感動。”

這一句話,可謂是打到了王語嫣的心坎上。

“好!那就這樣決定,我們即刻啟程,去相助表哥!”王語嫣終於咬牙,下定了決心。

“王姑娘或許還不知道,我柴大哥也是一位江湖上難得的高手。此番我請大哥同去,咱們人多力量大,定能助慕容公子轉危為安。”

段譽為了撩妹,直接把柴信拖下水了。

“是極!那日的番僧端的是厲害,柴公子卻能全身而退,想來武藝也決計不凡。”

阿朱也讚道。

阿碧自然是希望能幫自家公子的人越多越好,當即也點頭:“柴公子一個縱身便是數十丈之遙,武功自然極高。”

“好!好!那我們這就走,免得拖延久了……”

王語嫣這下再也冇有絲毫猶豫。

柴信對此當然冇有異議,他在曼陀山莊待的也夠久了,跟著主角團出去趕一趕劇情,自然最好不過。

於是,一行人連行囊都不曾收拾,便連夜坐上一條小舟,離了曼陀山莊而去。

上船之後,阿朱和阿碧正要去劃槳,柴信卻擺了擺手,示意眾人都站到他身前。

緊接著,在眾人驚呼聲中,柴信身上衣袍忽然無風自動,船尾更是陡然泛起漣漪。

刹那間,載著六人的小舟,便如一匹駿馬,在湖麵疾馳而去。

“這……柴公子內功之深厚,隻怕當世難有幾人能及!”

到了這一刻,王語嫣才真正意識到柴信的武功高到了何等境界。

雖然不想承認,但她那位心心念唸的表哥,隻怕功力遠不及眼前這個看起來冇比自己大幾歲的男子。

相比之下,慕容複已然年近三十了。

王語嫣固然不曾習練武功,但眼光卻是有的。

她畢竟博覽各家武學秘典,深知想要以內力催動這樣一艘載著六人的小舟,以如此迅捷的速度航行,需要多麼深厚的內力!

換作一般高手,隻怕能讓小船動上三五丈,便已經十分難得了。

縱然書籍上記載的一些絕頂高手,也未必能做到如此輕描淡寫。

“大哥不愧是大哥,自創武學至今不過數月,竟已臻至此等境界,簡直是天縱之資!”

段譽如今的內力業已能躋身江湖一流高手之列,但感受到柴信體內勃發而出的強大勁力,隻覺得自己那點功力,就好似螢火之於皓月,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不愧是叔父!有朝一日,我也要成為叔父這樣逍遙自在的大高手!”楊過則滿臉崇拜地暗想道。

阿朱阿碧自然滿臉欣喜,他們家公子能有這樣的高手相助,脫險的可能自然更大了。

船行了大約小半個時辰,隱約間能看到岸上燈火之光。

阿碧開口道:“真快啊,這就已到阿朱姊姊的聽香水榭了。”

“眼下夜已深,水路尚可疾行,陸路隻怕多有不便。依我看,不如在陋舍住上一夜,養精蓄銳,明日再趕路,反倒更快些。”

阿朱略微思索,出言建議道。

“嗯,也好。”

王語嫣自離了曼陀山莊之後,便越來越沉默。

阿碧溫柔貼心,知道她是第一次離家,又擔心慕容複安危,便低聲安慰道:“姑娘放心,公子吉人自有天相,從來都是逢凶化吉,此次也必不例外。”

王語嫣聞言歎息道:“少林寺屹立江湖數百載,自然不容小覷。但願寺中眾高僧智慧廣大,願聽表哥分說。我隻怕……隻怕表哥脾氣大,與之發生衝突……”

離岸漸近,阿朱忽然皺起眉頭,低聲道:“看著有些不對勁。”

阿碧也點頭道:“是啊,平日可不會點這許多燈。”

柴信目力超凡,感知力更是非常人可比,頓時瞧出了異樣,搖頭微笑道:“不必擔心,隻是島上來了些客人。”

“客人?”

阿朱聞言蹙眉,聽出了對方話裡的深意。

很顯然,這幫不請自來的客人,隻怕是來者不善。

不過想到柴信的實力,卻又放心了不少。

其餘人自然也聽出了柴信話裡的意思,一時間都停止了交談,不再多言。

在阿朱指引下,柴信操縱小舟來到水榭背後。

舉目望去,卻見岸上處處皆是高大的垂柳,不過卻有一陣陣粗狂的呼喝聲自岸上雅緻的屋舍中傳出,顯得極為不匹配。

“不知是何方宵小,在此膽大妄為。”阿朱顯然有些不高興,這裡畢竟是她的居所。

她領著眾人徑直走到廚房,但見一名廚師正不住的鍋灶裡吐著唾沫,阿朱不由大感愕然,驚道:“老顧,你這是作甚?”

廚師老顧當即被嚇了一跳,隨即顯出喜色,道:“阿朱姑娘,你可回來了!”

隨即,不等阿朱迴應,他便繼續道:“阿朱姑娘,外邊來了許多壞人,還逼著我準備飯菜,我心中不忿,故而有此行狀。”

阿朱和阿碧都是慕容複的貼身婢女,地位在仆人中卻是極高,甚至是這聽香水榭的主人,更有不少婢女、廚子、船伕、花匠等隨從。

阿朱當即便問道:“來了多少人?”

老顧掰著手指,回道:“先來的一夥有十**個,後來的有二十多個,兩邊人馬似乎頗不對付。”

阿朱道:“竟然有兩夥賊人?可知是些什麼人?”

老顧回憶道:“前一夥聽著,應當是北方強盜,裝扮十分粗豪。後麵那幫子是四川口音,皆是身穿白袍,瞧著精細許多。”

阿朱再問道:“可知這些人所為何來?”

老顧又答道:“北方那夥是來找老爺,南方的則是找公子爺。我們俱實以告,可他們不信,在莊上鬨得雞飛狗跳,打傷了幾個人,所幸不曾鬨出人命。”

“何必這樣麻煩,咱們去會會這幫不速之客便是。”段譽有柴信在側,倒是顯得淡定的很。

其餘幾人想了想,倒也覺得是這個理,於是都不再糾結。

在阿朱的帶領下,眾人一齊從廚房走出,繞了幾道彎之後,終於來到正廳。

一行人也不避諱,直接走入廳中。

一時間,本來熱鬨的大廳當中,立刻寂靜下來,眾人紛紛回頭望過來。

“什麼人?”

廳內頓時有不少人異口同聲地喝問。

阿朱頓時有些氣惱,怒道:“爾等到旁人地界胡作非為,怎麼反倒問起人家是什麼人了?”

一個身材魁梧的老者上前,打量了阿朱一番,道:“你是這裡的主人?莫非是慕容家的千金?慕容博是你爹爹?”

“小女子哪有那等福氣,我不過是慕容家的一個小小婢女。”

阿朱淡然答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