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六脈神劍是段家不傳之秘,堪稱當世頂尖武學,是“一陽指”修煉到一定境界後,方可修煉的上乘功夫。

一陽指本來就是以剛猛霸道著稱,作為其進階武學的六脈神劍,更是一門至陽至剛的武功。

雖然名為“神劍”,本質上卻仍是指法。

不過是將內力凝成實質,從特點經絡及穴道迸發出來,隔空殺傷敵人。

正因如此,想要修煉六脈神劍,必須要有極其深厚的內功。

若是能力不足,根本不可能修煉成功。

饒是以大理天龍寺眾多高僧的功力,卻也隻能各自修煉單獨“一脈”神劍,然後六脈合一,方能勉強施展出幾分真正六脈神劍的威力。

但若是跟真正完全版的六脈神劍相比,卻還是差了許多。

若非如此,天龍寺眾多高僧,也不至於會在武學交鋒上,落敗於鳩摩智所修煉的“火焰刀掌法”。

從這一點也能看出,想要修成真正的六脈神劍,對內功修為的要求極為苛刻。

自從這門武功被創出以來,還冇有除了創造者之外的第二人,真正修煉成功。

實際上,從金庸所寫的多部武俠小說來看,除了六脈神劍的開創者,也隻有段譽修成了這門功夫。

而段譽之所以能在原著當中,年紀輕輕便修成了六脈神劍,還要歸功於得自琅嬛玉洞的《北冥神功》。

他以北冥神功之力,汲取了眾多武林高手的內力,這才使得自身內功早早地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否則若是讓他一步一個腳印的去苦修,就憑他十九歲還冇正經學過一天武,便基本上冇有修成六脈神劍的可能。

如今的段譽,命運已然在柴信的影響下改變了不少。

不過大體脈絡卻仍舊基本與原著一致,誤打誤撞之下吸收了不少人的功力,年紀輕輕功力已能與許多一流高手比肩。

他如今雖然隻是初步修成了六脈神劍,遠未達到收發隨心的純熟境界,但隻要激發出來,威力卻絕然不低。

此刻,他為了替柴信擋下包不同這個討人嫌的傢夥,卻是福至心靈,隻覺得體內經脈霍然貫通,一股雄渾內力自丹田而起,從手太陰肺經輸送至右手大拇指。

緊接著,一道剛猛淩厲的無形指力,猶如一道利劍,自其大拇指勃發而出。

以包不同的對敵經驗,若是全神戒備之下,或許還能避開段譽的這一式少商劍。

但他此刻正是盛怒之下,更是全力對柴信出手的時候,縱然有心想躲,身形掠在半空中,卻也無處借力。

更何況,怒氣上頭的他,也失去了一流高手本應具備的敏銳感知。

眼看著段譽這個在他眼裡油頭粉麵的小子,居然敢正麵攔截自己,一股輕蔑之心頓時湧現。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可怪不得三爺出手狠辣……”

他自以為是的話語隻說到半截,便戛然而止。

“砰!”

隻聽一聲悶響震徹廳內,眾人各異的表情儘皆變得呆滯起來,隨即又浮現出難以置信的震驚之色。

誰也冇有想到,段譽這個一直以來都表現的平平常常的小子,居然能爆發出如此強橫的威勢!

不僅在電光石火之間,後發先至地攔截住了包不同的攻勢,甚至還僅僅用了一指,便將對方直接轟的倒飛而回!

以比攻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回去的包不同,那懸在半空的臉上,夾雜著強烈的驚詫與駭然,甚至蓋過了從右掌上傳來的鑽心劇痛。

很快,那股劇痛不僅出現在右掌,更是順著手臂,直接衝入了右半邊身軀,令其難以抑製地咳出一團鮮血!

殷紅的血色灑在青石磚鋪就的地麵上,浸染出一片刺眼的痕跡。

“你……好霸道的……指力!”

包不同嘴角溢血,聲若蚊蠅地吐出這樣一句話,便兩眼一閉,腦袋歪到了一邊。

“包三哥!”

“包三爺!”

王語嫣、阿朱,以及阿碧見狀,終於從震驚中回神,滿臉擔憂與焦急地衝了過去,三人合力將包不同抬到椅子上。

“放心吧,他隻是昏過去了。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雖然強勢霸道之極,但我段兄弟修煉時日畢竟尚短,還不至於能一指頭就戳死一位一流高手。”

柴信腳步輕動,在眾人目瞪口呆的驚駭目光中,身形竟如幻影一般,刹那間掠至包不同身旁。

隻見他手指在包不同身上輕點了幾下,然後淡然道:“傷勢已經穩固,想來慕容家也不乏療傷的靈丹妙藥,給他服下幾粒,靜養數日即可恢複。”

說話間,包不同忽然一聲輕咳,醒轉過來。

“包三哥,你怎麼樣了?來,把這藥丸服下。”

阿朱從懷中取出一個青色的瓷瓶,倒出幾粒藥丸,喂包不同服下。

包不同服下藥丸之後,趕忙運功調息片刻,蒼白之極的臉色,終於好看了一些。

他此時麵色灰白,一副敗軍之將的模樣,再也冇了平日裡的乖戾與張揚,竟是扭過頭去,不知該如何麵對眾人的目光。

“包三哥,你太沖動了。我早已同你說了,柴大哥和段公子不是騙子。段公子尚且已有如此武功,柴大哥又豈會是欺世盜名之輩?”

王語嫣歎了口氣,柔聲打起了圓場。

“何況柴大哥義薄雲天,聽聞表哥將有危險,便答應隨我們前去援手。”

阿朱也勸道:“都是自己人,此番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

“罷了。既然這裡不歡迎我們,倒也不必強留在此。賢弟,你怎麼打算?”柴信回頭看向段譽。

段譽雖然捨不得離開心心念唸的王姑娘,但卻也是個極重義氣之人,何況先前包不同言行著實過分,便點頭道:“大哥說的是。”

“柴大哥、段公子,這隻是誤會而已,還請不要介懷,語嫣代包三哥,向兩位賠不是!”

王語嫣自然不希望柴信和段譽離開,當即便起身阻攔,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

一方麵,她擔心慕容複安危,自然希望這兩位高手留下;另一方麵,這些日子相處下來,她也確實認可了柴信和段譽的為人,不想雙方就這樣鬨得不歡而散。

“是啊柴大哥、段公子,你們救了我和阿碧,公子爺知曉以後,必會以禮相待。方纔隻是些許誤會,包三哥也已知錯,還請不要放在心上。”

阿朱也上前說和,和王語嫣一起微微低頭下拜。

阿碧雖然什麼都冇說,卻也一起上前行禮。

這時,包不同竟也強自從椅子上撐起來,用十分乾澀的嗓音說道:“包不同行事冒昧,如今自食苦果,請兩位少俠見諒。不知我家公子爺將遇何險,萬乞告知。”

先前他認定柴信和段譽年紀輕輕,必然是沽名釣譽之輩,來到慕容世家,也是為了行坑蒙拐騙之事。

因此,不論王語嫣三女如何解釋,他都是半句也聽不進去,隻覺得她們江湖閱曆太淺,定是被矇騙了。

直到被段譽一指擊敗,甚至幾乎重傷,才讓他終於清醒,意識到眼前兩個年輕人雖然年輕,相貌也生得極為俊朗,最起碼不會是無能草包。

若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毛頭小子,告訴包不同慕容複將有危險,他自然半個字都不會相信。

可若是兩個實力還要在自己之上的高手這麼說,也就由不得他心底不生疑慮了。

倒也不必因他前倨而後恭的態度過於嘲笑,這世上九成的人,大抵都是如此。

凡是有實力、有地位、有名望的人所言,總會讓更多人覺得信服;若換成個一事無成之輩,自然也就不會有誰放在心上。

段譽本就有些舍不下王語嫣,此時又見三女這樣低姿態的請求,不由又犯了憐香惜玉的老毛病,剛抬起的腳步,便再度生了根。

“何以前倨後恭,轉變如此之大?”

他轉過身來,看似是在詰問和嘲諷,但其實已經動了留下來的心思。

柴信對他也算瞭解,便微不可察地微微一笑,走到不遠處的椅子上坐下,卻也不提離開的事情了。

此來的目的就是摻和劇情,眼下還冇真正摻和到主線,為何就要離開?

先前的所作所為,不過是有意拿捏罷了。

包不同這貨在原著中就是個嘴臭之極,除了慕容複及其身邊人,幾乎目空一切的貨色。

柴信心知如果不給對方一些厲害瞧瞧,後麵即便是同行,隻怕也會麻煩不斷,故而纔有先前的舉動。

如果他真想當場取了包不同的性命,根本不必如此麻煩,以他的功力,隻需一招即可做到。

“包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萬請恕罪。”包不同澀聲回道。

他為了慕容複的安危,倒也真豁得出去。

段譽本也不是什麼小肚雞腸的人,方纔不過是著實氣憤,纔有譏諷之語。

此時見他這般謙恭的道歉,又被自己一指擊傷至此,氣便消了大半。

“也罷,我就將事由告訴你……”

於是他將在大理聽到的事情,再度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包不同的臉色登時便凝重了起來,甚至顧不上自己的傷勢,強撐著站起身,向柴信和段譽深深作了一揖。

“包不同有眼不識泰山,錯將兩位少俠認作歹人,實是有眼無珠。還請兩位看在王姑娘和阿朱、阿碧兩位妹子麵上,去幫一幫我家公子爺。包某頓首!”

說著,竟然真便跪倒要拜。

這傢夥的性子且不論,單是這份忠義之心,確實頗為難得。

段譽最見不得人顯出可憐樣,當即又心軟了,趕忙上前將包不同扶住,歎道:“罷了,咱們就如阿朱姊姊所言一般,權當不打不相識吧。”

“段公子如此大義,真是羞煞包某……”包不同姿態一低再低。

這會兒,他臉上的慚愧與懊悔,卻無半分作假。

他比王語嫣三女更加清楚,少林寺在江湖上是何等地位,又擁有何等強大的勢力。

若那些大和尚真打算跟慕容複尋仇,哪怕他們姑蘇慕容氏自詡高門,卻也決計招架不住。

而且在這個當口,他卻因一時無名之火,得罪了兩位少年高手,還將自己給弄了一身不輕的傷勢。

這要是慕容複遇險,他又哪裡還有餘力去相助?

更不要說,他還險些又給自家公子爺招來兩個大敵!

“我們本就是要去幫慕容公子的,包三爺真是何苦來哉。”段譽忍不住再歎了一聲。

隨即,他把目光轉向柴信,問道:“大哥,你意下如何?”

如果柴信仍然覺得不痛快,不肯去幫慕容複,他半點也不會有不滿,但卻仍會選擇孤身前去。

阿碧見狀立即出言哀求道:“我知柴大哥實乃寬宏仁義之人,此番若肯相助,阿碧願當牛做馬以報恩德!”

王語嫣、阿朱雖未開口,臉上卻也流露出乞求之色。

“我向來不敢以‘寬宏仁義’四字自居,實際上恰好相反,我一貫睚眥必報。行走江湖,求的就是一個快意恩仇,無愧於心!”

柴信可不會被道德綁架,他神色依舊淡淡,說出的話也讓眾人心中不由一沉。

“不過,包不同之過已受到懲戒,此事就此作罷。至於援助慕容公子之事……我不會錯過這樣一個熱鬨。隻不過,事情真相未解之前,我也不會輕易相助。”

聽到這裡,王語嫣幾人臉上又換上了欣喜之色。

雖然柴信說了不會輕易相助,但是在她們心裡,對方始終是個俠義之人。

而且她們心裡,也堅信慕容複絕不會加害少林寺的高僧。

故而,真相大白之後,她們覺得以柴信的為人,斷然不會坐視慕容覆被圍攻。

再者說,有柴信這樣一個大高手坐鎮,眾人的安全起碼有了很大保障。

“柴大俠高義,包某代我家公子謝過了!此事之後,包某必當著公子的麵,再向大俠賠罪!”

幾句話的工夫,包不同的態度一再轉變,連口中的稱呼也一再拔高。

柴信卻不看他,隻是麵色不改地坐在那裡。

“包三哥,你有傷在身,還是在家裡養傷吧。有段公子和柴大哥相助,表哥定會安然無恙的。”

王語嫣出言相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