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原來是大名鼎鼎的喬峰,喬幫主!今日一見,果然更勝聞名!今日能請喬幫主這般英雄豪傑,何其幸哉!來,喬兄,今日酒水管夠!”

柴信麵不改色地又拎起一罈酒。

他並未裝作不知道喬峰是誰的模樣,畢竟喬幫主的大名響徹江湖,但凡是在江湖上混的,有幾個不曉?

倘若他假裝不知道喬峰這個名字,隻會顯得過於虛偽,讓對方看輕。

喬峰聞言笑容更盛,朗聲道:“今日能與慕容兄相會,也是喬某平生之幸!慕容兄果然如傳聞一般,不僅形貌豐神如玉,氣度更是非常人可及!”

顯然,從柴信出現在鬆鶴樓二樓的時候,他就認錯了人,將其當成了慕容複。

喬峰這話一出口,段譽那邊桌上的眾人不由一怔,隨即皆是流露出愕然的神情。

柴信也是神情一陣愕然,隨即趕忙擺手道:“喬兄怕不是認錯人了?”

此言倒是讓喬峰也是一愣,眼睛微瞪道:“兄台難道不是傳說中的南慕容,慕容複?”

“喬兄果然是認錯了人……哈哈,在下柴信,不過是一介江湖散人,焉能與慕容公子相提並論?”

柴信大笑著否認。

殊不知,喬峰聽了他自報名字,神色愈發驚異,隨即驚喜道:“莫不是前日於臨安城外,一掌逼退了閹狗曹正淳的大英雄柴信?”

他這話一出,柴信此番是真有些驚訝了。

自己的名聲居然傳的這麼快,連遠在洛陽的喬峰,都有耳聞了?

要知道,洛陽如今已是在蒙遼治下,被攻占足有數十年來。

丐幫北派的總部卻在洛陽附近,以保護漢人百姓為己任,同時默默積蓄力量,等待宋廷有朝一日揮師北上,收複失地。

說起來,喬峰正是丐幫北派的幫主;而丐幫南派的幫主,乃是天下五絕之一,北丐洪七公。

在這個世界,洪七公之所以被稱為“北丐”,隻是相對於“南帝”段智興而言,並非身處北地。

不過,丐幫之所以分為南北兩派,倒不是因為內部分裂。

而是當年蒙遼聯合金清攻宋,丐幫南北各部分舵在戰亂中不利於統籌作戰,於是便由當時的幫主及眾位長老共同決議。

選出一位副幫主南下,帶領部分丐幫精英,去集結丐幫在南部各分舵的勢力,同時護送逃避戰亂的大批百姓南下。

那位副幫主,乃是由當時的幫主及眾長老一起推舉而出,名正言順的南派第一位幫主。

算起來,洪七公已是南派第三位幫主了,在任時間比喬峰長的多。

即便是今天,丐幫南北兩派仍舊親如一家,彼此互通有無,共同為漢人百姓而以各自的方式努力。

此次喬峰南來赴約,本就有不少南派精英前來助陣。

正是由於丐幫南北兩派依然宛若一體,故而訊息傳遞也極為靈通。

天下第一大幫,可絕不是說說而已。

哪怕像包不同、王語嫣這些身在江南的人,尚未得知臨安城外那一戰,可丐幫的訊息,卻早已傳往北地了。

喬峰這一句話,頓時讓原本喧鬨的酒樓,瞬間寂靜了許多。

若說這大宋地界,誰的名聲最響亮?

不是當朝皇帝,也不是哪位文臣武將,更不是江湖上的各派掌門……正是東廠督主曹正淳!

毫不誇張地說,曹正淳的名聲,甚至還要在刻意為自己造勢多年的鐵膽神王趙無視之上!

當然,曹正淳的名聲,純是惡名。用“可止小兒夜啼”之言來形容,都絲毫不為過。

無論朝廷官員,還是販夫走卒,又或是江湖中人,都在暗地裡叫曹正淳為“閹狗”。

幾乎所有大宋境內的百姓,都對曹正淳這個名字深惡痛絕,恨不得寢其皮、食其肉、飲其血!

當然,平日在公共場合,誰也不敢提“閹狗”兩個字,更不敢編排痛斥曹正淳的罪責。

畢竟知道,東廠和錦衣衛冇彆的能耐,打不過蒙遼也乾不過金清,可為主子蒐羅民間各種流言作為罪證,炮製宋境百姓的本事,卻是史無前例的高!

誰要是敢當街說一句曹正淳的壞話,那些鷹犬便會立刻嗅著味道趕來,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拿人下獄。

喬峰之名固然也極為響亮,但是竟敢在酒樓裡當眾直斥曹正淳為“閹狗”,卻還是讓場間不少人感到心驚肉跳,先前歡呼起鬨的高興勁兒,都僵在了臉上。

許多人甚至低下頭,開始不聲不響地離開酒樓,生怕待會兒東廠和錦衣衛就派人來,自己會遭受牽連。

那始終在旁服侍,並樂嗬嗬地看著熱鬨的店小二,更是帶著滿臉無奈苦笑道:“這位大爺,還請萬萬慎言,小店可不想待會兒就被拆了……”

“哈哈哈,你這小子睜著眼睛說瞎話,欺負我外地人不懂麼?誰不知道鬆鶴樓屹立無錫已近百年,若因客人說了幾句話,便能被人拆了,哪還能營業到今日?”

喬峰從懷裡取出幾塊碎銀,丟到店小二手中。

“這是打賞你奉酒之勞,少說些亂七八糟的話!”

店小二見到銀子,臉上的無奈頓時消失不見,轉而化作了滿臉的欣喜之色。

很顯然,喬峰說的完全正確,這家看似裝修已經十分老舊的酒樓,其背景並不像看上去這樣簡單。

“兩位大爺請隨意,小的就不在這兒攪擾您二位的興致了。有什麼事情,儘情招呼便是。”

說著,店小二便直接帶著其他幾位侍者退了下去。

就這麼幾句話的工夫,酒樓中的客人已經所剩無幾。或者更準確地說,已然隻剩下段譽他們那桌,以及柴信和喬峰這桌。

鬆鶴樓從熱鬨喧囂變成寂靜無聲,快的讓人匪夷所思。

望著那小二下樓的背影,段譽等人才從先前聽到喬峰所言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哪怕是段譽這位大理鎮南王世子,也對曹正淳之惡名早有耳聞,更是從父親和伯父口中得知,對方是一位極為強大的絕頂高手。

保定帝段正明甚至對段譽直言,自己不是曹正淳的對手。

整個大理上下,或許也隻有已經出家為僧的一燈大師,也就是段譽的同族伯父段智興,才能與曹正淳匹敵。

段智興是段正明的族兄,也是其前一任的皇帝。

不過皇帝隻做了五年皇帝,不知為何便往天龍寺出家了。

段智興並無子嗣,於是便將皇位傳給了血緣最近,且最為沉穩的族弟段正明。

(本段純屬小說杜撰,與實際曆史完全不符。)

有趣的是,段正明也至今無子,眼看著不出幾年,也要將皇位傳給自己的堂弟。

正因如此,段正淳纔是大理“皇太弟”,段譽纔會被視為大理皇室未來的接班人。

而且段正明還跟段譽說了,即便是一燈大師,和段正淳相比,也很難說誰武功更高,大抵應該在五五之間。

換句話說,曹正淳應對是不弱於江湖五絕的真正絕頂高手!

但是聽喬峰剛纔所言,自家大哥居然在幾日前,一掌逼退了這樣一位凶名赫赫的絕頂高手?

段譽直到此時才意識到,終究還是小覷了自己這位大哥!

至於旁邊的王語嫣、阿朱、阿碧三女,更是驚得瞪大了眼睛,嬌嫩的紅唇微微張開,表情出奇的一致。

至於楊過,則是一臉自豪兼崇拜的模樣。

當然,麵色最為震驚的,當屬包不同。

包不同怎麼也冇想到,這個先前被他視為“小白臉”、“江湖騙子”的年輕人,實力居然高到了這種程度!

段譽先前一指擊傷他,雖然讓他認同了對方的實力不在自己之下,但也並未真正認為其遠超自己。

畢竟當時他實在是大意了,冇有把段譽和柴信放在眼裡,出手之時自然未曾動用全力。

猝不及防之下,才一招即傷。

他自忖如果全力施為,與段譽以命相搏,自己至少有六成勝算——段譽對江湖經驗的匱乏,簡直寫在臉上,任誰都能看得明明白白。

江湖搏殺,功力固然是重中之重,但如果實戰經驗太差,強者敗亡於弱者之手,也並非不可想象的事情。

在包不同的料想中,柴信的武功即便很高,也絕不會比段譽高出太多,畢竟年紀擺在那裡。

但是現在得知了對方居然曾一掌擊退曹正淳……

回想起自己先前的狂妄與自負,包不同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若喬峰所言屬實,那麼彆說是他,就算是他家公子爺——即便他不想承認——也絕不會是柴信的對手。

實際上,就算慕容複加上他們四位家臣聯手,能在曹正淳那樣的絕頂高手掌下自保,便足以自傲了!

“曹正淳……據傳自幼修煉《天罡童子功》,功力超過五十年……柴大哥,居然能一掌將之擊退?太不可思議了!”

王語嫣許久纔回過神來,語氣之中仍舊滿是震驚。

阿朱也道:“想來喬幫主之言,應當不會有虛。丐幫畢竟是天下第一大幫,幫眾遍及天下,連蒙遼和金清都有他們的人,訊息極為靈通。”

阿碧臉上卻顯出喜色,歡欣道:“如此說來,有柴大哥援手,公子必當無恙。”

聽她這麼說,王語嫣和阿碧也立刻高興起來。

隻是包不同聽了這些話,臉上神情卻顯得有些低落,暗道:“但願公子爺得知此事之後,不要被催損了信心……說起來,這樣的妖孽人物,誰在他麵前又能保持平常心?”

他簡直無法想象,一個看起來不過二十歲的年輕人,到底是怎麼修煉出這樣一身登峰造極的武功的。

“想不到在下之名,竟能被喬幫主得知,實在是榮幸之至。丐幫訊息果然靈通,我半月前在臨安的一戰,喬兄遠在洛陽,竟也知道了。”

柴信微笑道。

喬峰見他神態自若,絲毫冇有得意或自矜的模樣,心下不由越發讚賞。

“柴兄或許不知,你的英雄之名,早已在江湖上傳開啦!我丐幫諸多弟子,都對兄弟敬若神明,做夢都想見上一麵!柴兄義薄雲天,於曹閹狗手下救出陷空島白氏兄弟,他們兩位可是到處盛讚兄弟之名。”

喬峰說到這裡,臉上佩服之色愈重。

“說起來喬某早有殺那閹狗之心,可惜一來相距遙遠,二來自知未必是其對手,故而至今尚無行動。柴兄此番挫了那老賊的氣焰,可為天下百姓出了口惡氣。”

柴信聞言微笑不語,他心裡暗道:若你知曉我有意放了曹正淳一馬,不知你又會作何感想。

片刻後,他才轉移話題道:“不知……方纔喬兄為何會將我認作慕容公子?”

聽他這麼問,王語嫣幾人也不由顯出傾聽之色,顯然都十分好奇。

“我素聞姑蘇慕容氏的大名,此次南來,便是為他而來。聽說慕容複儒雅英俊,約莫二十八、九歲年紀,本應比柴兄看起來要大好幾歲。”

喬峰說到這裡,不由有些汗顏。

“但我冇想到江南除了慕容複之外,另有一位武功高強、容貌俊雅的青年公子。這才認錯了人,好生慚愧。”

“哈哈哈!原來如此。不過,喬兄還有一件事情說錯了……”柴信大笑道。

喬峰頓時挑眉,詫異道:“請柴兄直言,若喬某當真說錯,這便賠罪。”

“喬兄這話卻是嚴重了,隻是一件不打緊的事情……那就是我的年紀。”柴信笑眯眯地道。

他的真實年紀,自己都懶得記了,此時自然不會說出來。何況即使說出來了,人家也絕不會信。

“哦?不知柴兄貴庚?”喬峰有些好奇了。

但他隻是在想,難道柴信的年紀比想象的還要小一些?

柴信不假思索地道:“我今年,已是三十有二。”

“什麼!柴兄莫要玩笑!似柴兄這般樣貌,便說是十七八歲,我也是信的。但說什麼三十幾歲,那絕無可能!”

喬峰完一副不信的樣子。

彆說是他,就連段譽幾人聽了,都險些噴出剛飲下的酒水,比先前聽到柴信一掌逼退曹正淳還要震驚。

“在下所言句句屬實,至於外表……或許是天生如此吧,自十七八歲以後,也確實冇怎麼有過變化。”

柴信攤手道。

他這句話,倒是一句實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