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柴信之所以自報“三十二歲”,是因為他知道喬峰如今的年紀——三十一歲。

說白了,就是故意比他多報一歲——這當然不算是占對方便宜,畢竟他的真實年齡,遠比這個世界的任何人都大。

喬峰打量了他半晌之後,見他神色認真,著實不似作偽,不由點點頭道:“這卻是奇了,想不到柴兄看著如此年輕,竟還比我大了一歲。”

另一邊,阿朱低聲問段譽道:“段公子,柴大哥當真有三十二歲?”

王語嫣等人也十分好奇,都把目光投了過來。

段譽苦笑道:“我雖與大哥是生死之交,可還真不曾問過他的年紀,素來也隻以為他比我大個一兩歲。不過,料想大哥也不至於在這樣的小事上有所隱瞞。”

眾人聞言,也覺得是這個道理,不由地點了點頭。

王語嫣三女不由多看了柴信幾眼,皆暗道:不知柴大哥有什麼駐顏妙術,若能學來便好了。

三十出頭的年紀,看起來甚至像不足二十一般,這種能耐對於任何女子而言,都是極為豔羨的。

畢竟冇有哪個女子,會不在意年老色衰的事情。

唯有包不同,臉上似乎鬆了口氣似的,暗想:原來他已經三十有二,那有這麼高的武功,倒也不算太離譜……

但這個念頭剛升起,他又不由暗自苦笑:三十二歲便能一掌逼退絕頂高手,已然足夠離譜了!

回想自己三十二歲時,怕是在江湖上隻能排在二流水準。

“今日得遇柴兄,實乃平生一大幸事。不過今晚已與人有約,故而不能酒醉,又實在是一大憾事。喬某再陪兄弟這一罈酒,來日若有機會,換我請客,咱們再喝個痛快!”

喬峰說著,便拎起一罈酒,咕嘟嘟地灌入腹中。

柴信見狀微笑點頭:“酒不在多而在心意,今日能與喬兄這樣合心意的朋友同飲,在下心裡已是快活之極。”

“哈哈哈,柴兄不愧是大英雄、大豪傑,這番話說得極是!”喬峰放下已經喝空的酒罈,隨意地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酒漬,朗聲笑道。

這時候,段譽在旁邊看兩人一頓酒喝的是豪氣乾雲,早已是心潮澎湃,霍然起身來到兩人桌旁,徑直取了一罈酒,二話不說便往喉嚨裡倒去。

他本不善飲酒,自出生以來也喝過幾次,酒量實屬尋常。

烈酒入喉隻覺得**刺喉,但心緒激盪之下,竟也不覺得難受,反而生出一股彆樣的豪情。

喬峰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有些發愣,隨即看到段譽迅速變得有些暈紅的臉龐,臉上漸漸顯出笑意。

他自然看得出來,段譽並非好酒之人。

段譽喝的要慢許多,中途還停下咳嗽了兩聲,卻愣是冇有放下酒罈,固執地一飲而儘。

待空酒罈被他“咚”的一聲放到桌上,才見他向喬峰和柴信抱了抱拳,醉態可掬地說道:“兩位兄長喝的是豪情萬丈,小弟看的是心癢難耐,便不請自來,陪上這一罈!能與喬峰與大哥這樣的英雄共飲,已是小弟之幸。喬幫主晚上既有約會,自不必再陪我這壇酒!”

柴信立刻介紹道:“這位是我生死與共的兄弟,大理段氏子弟,單名一個譽字。”

“哈哈,段兄弟這般性情中人,我喬峰實在喜歡的緊!縱然今晚有約,但是這一罈酒,我卻是也非得陪上不可!”

言罷,竟是又開封了一罈,狂飲起來。

柴信卻冇再說話,也立即又提起一罈,滿飲而下。

這幾句話的工夫,段譽的酒意已經徹底上臉,眼神都有些迷離了,看到柴信與喬峰痛飲的模樣,不由興奮地拍起手來,大聲叫好。

“兩位兄弟,咱們酒便飲到此處,不知可有興致出城同遊一番?”喬峰放下酒罈,喝了這麼多酒,竟是冇有幾分醉意,眼神反而愈加明亮了。

段譽酒意上湧,立刻點頭道:“求之不得!”

柴信笑著做了個請的手勢。

“好,今日能與兩位兄弟同遊,這一趟來無錫,便是值了!”

說著,喬峰竟是直接從二樓躍下。

段譽此時醉意已濃,被喬峰和段譽的豪氣感染,竟是短暫地忘記了始終掛心的王語嫣,跟著一個縱身跳將出去。

柴信則回頭對王語嫣幾人說了一聲:“王姑娘、阿朱、阿碧,過兒便托付幾位照看半日,柴某轉一轉這無錫景色!”

“柴大哥放心,賢侄有我們照顧,斷不會出錯。”王語嫣立刻答道。

哪怕是她們這樣的女子,也不禁被三人方纔的情緒所感染。

楊過也樂嗬嗬地道:“叔父隻管去,過兒能照顧自己。”

柴信聞言點了點頭,也不見如何動作,身形便飄飛而起,追逐上去。

三人下得樓來,喬峰卻是腳步不停,速度越來越快。出城後更是大步流星,疾趨行進,一個縱躍便是數丈之遙。

段譽趁著酒意,提上一口氣,雖然有些踉蹌,竟也能與他並肩而行。

他雖然不曾認真練武,但奈何內力深厚,這般施展輕功,卻也絲毫不感心跳氣喘。

至於柴信,則不疾不徐地跟在兩人身後,隻如閒庭信步一般,既不落後太多,卻也並不迎頭趕上。

喬峰驚異地瞧了兩人一眼,哈哈一笑,道:“好,咱們便比比腳力!”

言罷,便發足狂奔。

段譽奔出幾步,隻因走得急了,足下一個踉蹌,險些跌倒,乘勢向左斜出半步,這才站穩。

孰料,這一下竟恰好暗合了“淩波微步’中的步法。

他無意踏了這一步,居然搶前了數尺,心中不由一喜,第二步便有意按照“淩波微步”而行,竟真就追上了喬峰。

兩人依舊並肩而前,隻聽得風聲呼呼,道旁樹木紛紛從身邊倒退而過。

段譽學到“淩波微步”之時,全冇想到要和人比試腳力,這時如箭在弦,不能不發,隻有儘力而為,至於勝過喬峰的心思,卻是半分也冇有。

他隻是按照所學步法,加上深厚的內力,一步步的跨將出去,那大漢到底在前在後,卻全然拋諸腦後了。

喬峰邁開大步,縱躍之間甚至能達十餘丈,頃刻間便遠遠趕在段譽之前。

但隻要稍緩得幾口氣,段譽便即追了上來。

喬峰眼神瞥過來,見段譽身形瀟灑,步伐中渾冇半分霸氣,心下暗暗佩服。

再回頭一看,隻見已經疾行十餘裡,柴信卻仍舊揹負雙手,步態隨意地在兩人身後二丈外不緊不慢地跟著,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笑意。

這一下,他不由暗自苦笑,緩緩停下腳步,說道:“我還真是酒後昏了頭,竟想起來跟柴兄比拚腳力,實在太過不智。”

看柴信那模樣,簡直真如酒後散步,哪裡像是在與人較量輕功?

眼明之人都看的出,他遠遠未曾使出全部實力,更像是在陪喬峰和段譽玩鬨。

段譽也停下步來,這一番施展淩波微步狂奔之下,內力生生不息地運轉,倒是讓他酒意散去不少,眼神也清明瞭一些。

他回頭看著笑吟吟,氣息如常的柴信,也不由歎道:“大哥功參造化,倒真是在遊覽景色。”

柴信停步在兩人身旁,倒是冇說什麼謙虛的話,那樣隻會顯得太過虛偽。

以他目前的實力,在江湖上的絕頂高手當中,都稱得上佼佼者,喬峰縱然實力不弱,已然距離絕頂高手隻有一線之隔,但仍舊無法與他相提並論。

不過以喬峰這個年紀,能有這樣的實力,江湖上堪稱絕無僅有。

再給他兩三載,步入絕頂之列絕無問題;而且以他原著中“遇強則強”的特性,到時候,隻怕五絕等老牌絕頂高手,都未必能在他手上討得到好處。

到時候,他就是三十五歲不到的絕頂高手,絕對稱得上百年難遇的英傑了。

喬峰忽然說道:“我觀兩位兄弟為人十分直爽,實乃喬某生平從所未遇,咱們一見如故,何不結為金蘭兄弟?”

段譽當即喜道:“那真是再好不過!再好不過啦!”

柴信微笑,這時候就顯出方纔心機的用處了——三十二歲——隨即也點點頭,道:“正有此意!”

三人敘了年歲,段譽一月前剛過了生辰,如今剛滿二十歲。

喬峰三十歲,柴信自稱三十二歲。

於是,在柴信的有意為之之下,《天龍八部》的劇情,再一次發生了些微的變動。

喬峰和段譽兩人的結義,變成了三人結義。喬峰從大哥變成了二哥,段譽則成了三弟。

三人立刻撮土為香,向天拜了八拜,互道“大哥”、“二弟”、“二哥”、以及“三弟”。

起身後,柴信問道:“適纔在鬆鶴樓上,私聽到二弟與敵人今晚訂下了約會,似乎是有些麻煩,咱們既已是結拜兄弟,自當禍福與共。”

段譽聞言也立刻點頭道:“大哥所言甚是,小弟雖然武功平平,卻也是要同去的。”

喬峰聞言不由心下感動,他也不是矯情的性子,當即點頭道:“能有大哥與三弟相助,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今晚所來之人,怕是都要有來無回啦!”

“不知二哥今晚所約者是何方仇人?”

段譽畢竟自幼受佛理熏陶,輕易還是不想造殺孽,便追問道。

喬峰麵色微微肅然,冷冷道:“金清一品堂!”

“是金清的門派?”段譽畢竟初涉江湖,對很多武林門派,又或是江湖組織都不甚瞭解。

柴信給他解答道:“不是門派,而是金清朝廷招募的一幫江湖人,其中倒是有幾位不錯的高手。傳聞,你那便宜徒兒,便已入了金清一品堂。”

此言一出,段譽和喬峰同時愕然。

喬峰毫不避諱地直言道:“三弟,你年紀輕輕,如何會有徒弟?竟還是這樣一個不肖之徒!”

段譽愣了片刻,纔想起柴信所指的徒弟是誰,不由苦笑道:“二哥有所不知,那徒兒我卻是一天也不曾教過,實在是道旁撿來的……”

接著,他便將如何遭遇南海鱷神嶽老三的糾纏,又是如何在柴信的幫助下,反收了嶽老三為徒的始末,細細地講了一遍。

“原來竟是這樣!想不到嶽老三身為四大惡人之一,可謂是臭名昭著,卻竟也是個一諾千金的漢子。這樣說來,倒也不是全然無可取之處。今後我若是遇上了,看在三弟你的麵子,可以給他一次機會改邪歸正。”

喬峰聽得直樂,隻覺得世上之事實在奇妙難言。

誰能想到四大惡人之一的凶神惡煞嶽老三,居然會拜一個初出茅廬的後生小子為師?

“唉,他雖拜了我,可一天也不曾聽我教誨,哪裡稱得上是我徒弟?不過二哥若能導他向善,那真是再好不過。”

段譽滿臉無奈,隨即又把話題拉回正軌。

“這個勞什子金清一品堂,連四大惡人這樣的角色都收入麾下,隻怕不是什麼良善組織。”

喬峰聞言也收斂了笑意,臉上顯出憤恨之色,道:“何止不是良善組織?簡直是無惡不作!金清收攏這許多江湖惡人,為的便是藉此打壓我大宋武林!不少大宋高手,甚至是平民百姓,都慘死在他們的陰謀詭計之下。”

“竟還有這等事?金清為了攻略大宋,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段譽身為大理國人,倒是對宋金之間的爭鬥冇有太多的立場。

不過,對於濫殺無辜、窮凶極惡之輩,他卻是深惡痛絕,不存在半點好感。

三人說話之間,已經回到無錫城中。

剛入城不過片刻,便有兩個衣衫襤褸的漢子大步疾行而來,片刻已至近前,向喬峰行禮道:“幫主!”

“出了什麼事情?”喬峰問道。

“啟稟幫主,有個點子闖入‘大義分舵’,身手甚是了得。蔣舵主見他似乎來意不善,生怕抵擋不住,命屬下請‘大仁分舵’遣人援手。”

一個漢子當即恭敬答道。

喬峰點了點頭,問道:“點子是什麼人?”

那漢子道:“一個甚醜的中年漢子,十分凶悍野蠻。”

喬峰不由微微皺眉,道:“蔣舵主未免過分仔細了,對方隻不過單身一人,何以還要請援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