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談判結束,周元背對著陽光,大步走出對方的炮火覆蓋區,麥克弗森也上了戰船。

兩人都冇有回頭,他們隻是在分析著這一次談判所得到的資訊,但很顯然,無論是對於周元來說,還是對於麥克弗森來說,都不太樂觀。

大大小小的官員已經圍了上來,周元需要安靜,於是擺了擺手道:“目前來說冇有收穫,都散了吧,有訊息我會找你們

他迅速朝前走去,李玉婠跟在他的身旁,輕聲道:“我看你們談的很好啊,而且也商量好了香州放人,福州出貨啊,怎麼會冇收穫?”

周元沉默了片刻,才道:“麥克弗森並不在意這一千多人,我感受到了他情緒上的冷漠,我們雖然達成了口頭上的協議,但顯然這樣的協議不值得信任

“這個老狐狸,他隻怕這些人影響他在本國的政治地位,其他的他根本不在意

“兩天,我們最多隻有兩天時間,兩天之內,麥克弗森會搞定荷蘭人

李玉婠疑惑道:“什麼意思?你是說麥克弗森會說服荷蘭人,不參與此次紛爭?”

周元道:“主要是不接受傳信,這邊的事傳不到葡萄牙,那這一千多人麥克弗森就能隨時放棄,把鍋甩在我們的頭上,把黃金白銀帶回葡萄牙,就能功過相抵

李玉婠皺眉道:“那我們之後怎麼辦?我們有六艘戰列艦,四艘巡洋艦,難道也不敢出口嗎?”

“我的意思是,由三艘戰列艦巡航保護大船,麥克弗森不可能上來直接拚命吧

周元思索了片刻,才道:“可以試試,但效果可能不會太好

“如今看來,我一千多人的俘虜,無法讓麥克弗森妥協了,他更看重利益,更看重黃金白銀

“準備準備吧,我要試探一下他內心對這件事的尺度

“黃作雨呢?跟來冇有?”

李玉婠笑道:“他現在就是你的跟屁蟲,你去哪裡,他就會跟到哪裡,每天哭一場,求你救命呢

周元道:“潮商確實是撐不住了,不怪他,讓他來福建佈政司見我

李玉婠應了一聲,緩步走了。

坐在佈政司衙門的偏廳之中,周元看著外麵的陽光,陷入了沉思。

麥克弗森…對他的瞭解太少了,隻知道這個人的辦事風格很沉穩,心機藏得很深,表麵是個老好人,看不出喜怒。

對於作戰,他是激進還是謹慎?關於時局,他是保守還是進取?

從支援皇太極的事情上來看,關於大局,他傾向於進取的態度,渴望占據主動性,來慢慢建立優勢。

但今天他的表現很保守,這是周元擔心的最大因素,他擔心麥克弗森在憋大招。

“王爺!王爺啊!”

黃作雨連忙走了進來,撲騰一下又跪了下去,大聲道:“救命啊王爺,您是不是想到辦法了啊!”

周元皺眉道:“站起來說話,哭哭啼啼的像什麼話

黃作雨道:“吃不飽飯啊,站不起來啊!”

孃的,這廝也真是豁出去老臉了,已經開始耍賴皮了。

周元淡笑道:“不起來,怎麼裝貨?”

“嘭!”

黃作雨直接彈射而起,驚喜道:“王爺!成了?可以裝貨出海了?”

“小的現在就去準備!連夜裝貨!我們幾百個苦力搞個通宵,裝滿三艘大船冇問題!”

周元緩緩道:“不要急,裝兩艘船即可,不要裝太滿,保持大船的速度與機動性,因為這一次,我們隻是試探

“試探?”

黃作雨臉色頓時垮了下來,苦澀道:“這怎麼試探啊…”

周元道:“我們現在摸不準麥克弗森的態度,香州交人的時候拖著,這邊大船直接出海,往東前往島寇之國

“但我們很可能遭到麥克弗森的阻攔,也可能遭到東番島荷蘭人的阻攔,一切說不準,所以要謹慎

黃作雨滿臉無奈,隻能輕輕歎一口氣,道:“明白了,我…我這就下去做準備,一切聽王爺的

這種情況,他也知道周元已經在儘力了。

周元沉思片刻,然後喊道:“關陸,進來

在門外候著的關陸走了進來,麵色凝重。

周元道:“香州那邊關押了多少人?”

關陸想了想,才沉聲道:“兩百出頭

周元道:“把人押解至香州碼頭,但不要進入炮火覆蓋區,讓佛朗機人自己下船來領

“如果他們不肯下船,就僵持著,儘量拖延時間,等我們這邊的訊息

“這件事你親自去辦,我擔心洛雲赫把握不好尺度

關陸微微眯眼,森然道:“要不要組織王府官兵,埋伏於香州城內,待佛朗機人下船,便將其圍殺?”

周元搖頭笑道:“麥克弗森聰明得很,就算下船,也最多三五十人,那冇意義

“但是…人,不能給,你明白嗎?”

關陸愣了愣,隨即笑了起來,點頭道:“屬下明白了

這一次談判,並非冇有收穫,至少在與麥克弗森的交談中,周元逐漸摸清楚了自己心中的計劃。

他開始圍繞著出口、人質和協議,去進行一些關於計劃的構架和調整,爭取找到突破口。

“海岸線封鎖一定要到位!”

周元囑咐道:“告訴張韜和鄒學清,任何人都不允許靠近海岸,哪怕是靠海捕魚的漁民

“在這一段時間,我必須要切斷麥克弗森與陸地上的聯絡,確保他不知道我們戰列艦和巡洋艦的數量

“福州寶船廠的人,也禁止外出,把這個秘密守住

說到這裡,他微微眯眼道:“同時,安排一下經驗老道的人員,隱秘傳播戰列艦和巡洋艦的數量,四艘戰列艦,兩艘巡洋艦

“這個數量是我希望麥克弗森會相信

關陸皺了皺眉,道:“也不對,大人,麥克弗森是老兵了,又擁有這麼大的人脈資源,他一定非常清楚建造戰列艦與巡洋艦的工期,應該算得出我們有多少船

周元道:“但他不知道的是,我們有無數的苦工,我們徹夜不停的建造,我們參與建造的人數,是葡萄牙的數倍,我們的效率更高,進展更快

“所以四艘戰列艦和兩艘巡洋艦,是符合麥克弗森的估算的,他想不到我們有這麼多

“到時候,剩下的兩艘戰列艦和四艘巡洋艦,會有奇效

關陸道:“那屬下立刻前往香州,爭取早日能到

周元沉聲道:“彆坐馬車了,直接騎馬,沿路驛站換乘,星夜疾馳,我給你六天時間

“六天之後,也就是六月二十號的中午,你要開始人質的交接

關陸麵露苦澀,福州至香州,官道兩千裡,隻給六天時間,這是要累死人啊。

不過這種忙碌的生活他早已習慣,豁出去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