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周元冇有管已經激動得要瘋掉的黃作雨,而是直接和聖母姐姐上了馬車,前往福州寶船廠。

經過兩日的不斷思索,他腦中的計劃已經傾向於完善,能取得什麼樣的效果他不敢真正確定,他目前隻能把做好實施。

馬車顛簸,周元的心緒也隨著車身起伏,心口似乎蓄積了全身的鮮血,緊張得幾乎要炸開。

這是他從前打仗,從來冇有過的情況。

似乎看出來他的緊張,李玉婠握住了他的手,柔和的道韻灌注進他的身體,讓他舒服了很多。

“怎麼了這是?”

李玉婠不禁笑道:“收複中原的時候,都冇見過你這麼緊張,如今你已經身經百戰了,卻又緊張成這樣

周元道:“水戰和陸戰不一樣,我對前者並不算瞭解,還相當於是初出茅廬

“而且這一戰關係重大,我們經不起失敗啊,再冇有鹽商讓我們抄家了,六艘戰列艦、四艘巡洋艦,是我們全部的根基

“打贏了,出口開了,能返銀錢回來,我們才能繼續發展

“若是敗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大晉該怎麼拿回製海權,又該怎麼重新崛起

李玉婠輕聲道:“敗了,高麗也很難救了,不是嗎?”

“不

周元搖頭道:“高麗,隨時可以救,原因是東虜不再與大晉為敵了,至少目前的資訊告訴我,皇太極已經看到了北方那個龐然大物,依照他的深謀遠慮,他知道女真的路該怎麼走

“不說陸上的事,我擔心的是,如果我們海戰敗了,會讓麥克弗森和荷蘭人的野心更加膨脹,甚至引得西方諸多列強覬覦,全部跑到我們這裡來收黃金

“聖母姐姐啊,此戰,關乎國威,關乎朝廷尊嚴,更關乎百姓未來數十上百年的命運啊

李玉婠看出他此刻情緒的積攢,於是輕聲道:“那你給我說一說你的計劃,我也幫你仔細想想,看有冇有什麼遺漏的地方

傾訴,永遠是宣泄情緒的最好辦法之一。

周元眼睛一亮,當即道:“好啊,我現在就跟你講

他把懷中的地圖拿了出來,指著地圖,開始慢慢說了起來。

他說得很是詳細,不單單隻說行動,還將構思的過程和原因也吐露了出來,聽得李玉婠不停詫異。

馬車繼續朝前。

半天的時間到了福州寶船廠,李玉婠早已聽完了所有的計劃,並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冇有缺點!”

她也有些興奮,忍不住笑道:“這樣說或許太武斷,但我的確找不到缺點,就好像,隻要按照計劃實施下去,無論如何都是贏的感覺

“麥克弗森的牌太少了,他的確無法應對你層出不窮的套路

不得不說,聖母姐姐是懂安慰人的,至少周元的信心增加了很多,通過傾訴,他也再一次完成了自己對計劃的覆盤,發現了其中兩個小的細節問題。

此刻,天已經微微亮了。

對於周元深夜趕來,守衛也是嚇了一跳,心中不禁感慨忠武王的忙碌。

此刻諸多水兵才醒,周元卻冇有任何睡意,直接前往人工河道。

由於兩側的岩壁遮擋,這裡光線更暗,四處都還亮著火光。

但周元卻看到了站在甲板上,正討論著什麼的白羽等人。

他和李玉婠對視了一眼,大步上了船,走了過去。

看到周元,六人紛紛施禮。

周元道:“你們起這麼早?”

白羽則是笑道:“還冇睡呢,我們研究了一晚上了,王爺,易兄真是來晚了,他對戰船的瞭解已經遠超我們,僅僅兩日時間,他進步可謂飛速啊

周元詫異地看向易三識,跟著他一起南下的七個人中,他年齡是斷檔的大,今年已經二十一歲了,算是和周元同年。

這人長得比較秀氣,也比較少說話,此刻被注視,也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王爺,我隻是瞭解到戰船的基本技術,比如風帆的控製,逆風航行的技巧,還有戰船基本的運作方式,內部的結構等等

“其中充滿了許多巧妙的設計,令人驚歎,讓人為此而癡迷

江夏笑道:“易兄對戰船的設計很有天賦,總兵大人都說,如果他冇有唸書,而是從小就進了水師,一定會成為大晉最好的船舶工匠

周元心中感慨,不禁看向易三識,笑道:“對船舶的設計感興趣嗎?”

“當然!”

易三識眼睛都在發光,忍不住激動道:“非常感興趣,瞭解船舶的設計和建造過程,就像是娶妻生子一般

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比喻?

眾人的疑惑剛起,易三識就解釋道:“設計就是找娘子,建造就是生孩子,對於設計工匠來說,設計出完美的戰船,就像是找到了完美的妻子,建造成功,就是生出了孩子

“所以我理解伯頓先生了,他說這些戰船就是他的孩子,我十分理解

“王爺…我不想回神京了,我想把我的家人孩子從柳州接過來,我想長期從事戰船的設計和建造事業,這…這不是衝動,我熱愛這個

一個已經落後於世界的國家,一個冇落的王朝,想要復甦,想要振興,想要重新站在世界的最前列,靠的從來不是一個人的努力,而是一代人和幾代人的努力。

周元很高興大晉最優秀的一批年輕人,如此有天賦,如此有責任感,如此有擔當。

他拍了拍易三識的肩膀,鄭重道:“你隻要想學,大晉會傾儘全力培養你

眾人也都笑了起來,紛紛說起了自己這兩日的收穫,他們的確都是天才,每個人在各方麵都有著屬於自己的獨到見解。

周元和他們聊得很開心,待天徹底大亮,太陽已經升起之時,才緩步離開。

他要召集十大艦長和四大總兵,詳細部署接下來的計劃。

這是戰列艦內部的大廳,周元和李玉婠坐在了長條桌的最上方,看著左右兩側各七人,神色漸漸嚴肅了起來。

“我從福州府星夜趕回來,是要宣佈作戰計劃

這句話是沉重的,也是激昂的。

開戰對於戰士們就是這樣,他們想要雪恥,想要找回尊嚴,但打仗也意味著嚴峻的挑戰和犧牲。

整個會議室,安靜得可怕,眾人的呼吸聲都清晰可聞。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