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不能停止對戰爭的分析。

任何的傲慢,在風雲突變的局勢下,都會演變成失敗的緣由。

這三天半的時間,周元並冇有顧著和聖母姐姐卿卿我我,也冇有心情去挑逗可洛迪雅。

他不斷在思索這一次戰爭的細節,不斷去預想戰爭發展的方向,以免出現意外情況時,找不到應對之策。

海上明月落,海上紅日起,時間對於周元來說,像是永遠都不夠用,吃飯的時候,他都在抱著地圖仔細思索著。

六月十九的傍晚,他終於到達了惠州府的碼頭,這裡依舊寬敞,隻是空曠,隻是無人,四處凋敝,充滿了蕭條的意味。

靠海吃海的百姓,正在進行一場艱苦的忍耐。

踏足大地,周元千般滋味湧上心頭,兩年前,他南下閩粵,也是在這裡下的船。

那時候,他揹負著個人的榮辱與前途。

此時此刻,他揹負著民族的命運與國家的前途。

壓力倍增,心中羈絆更多,人是否還能保持絕對的清醒?

兩世之恥在這裡浮演,曆史的回聲似乎穿越了次元的壁壘,在這裡滾滾不絕。

“我喜歡這裡。”

周元輕聲道:“閩粵大地,有著豐富燦爛的文化,傳統賦予他們莊重與務實,大海賦予他們灑脫與樂觀。”

“這裡的百姓是動與靜的結合,是禮與情的交織,所以包容,所以熱情。如果要我選擇定居之處,這裡一定很靠前。”

夕陽已逝,大地隻留下殘紅,海風的熱量已經消退,四周顯得格外淒涼。

李玉婠撩起了擋在眼前的長髮,緊緊跟在他的身邊,輕聲道:“我們接下來去哪裡?直接去香州,還是留在惠州府?”

周元搖頭道:“留在這裡冇有意義,恒高艦和恒峰艦要繼續向西,開往大鵬所西岸碼頭,時刻待命。”

“神雀已經派人過去了,到時候命令傳達,兩大戰列艦便要立刻行動,從香1港島以南海域,經大濠島殺向濠鏡。”

“我要去香州坐鎮主場,親自指揮這一戰。”

話音剛落,前方已經有人喊了起來。

“王爺!王爺!”

數十個官兵簇擁著幾個官員,急匆匆從遠處跑來,顯然是剛好趕到這裡。

領頭之人身穿紅色官袍,挺著肚子,卻一路小跑,急得滿頭大汗。

還未走近,他便深深作揖:“廣東巡撫張韜,迎接來遲,還請王爺恕罪。”

看著密密麻麻一群人,周元疑惑道:“你們怎麼來了?”

張韜道:“接到王爺飛鴿傳書,下官不敢怠慢,便冇有立刻去香州,而是先來惠州府迎接王爺。”

說完話,他就忍不住抬起頭來,看到了海上那兩艘龐大的戰船,一時間也不禁傻住了。

這不是妥妥的佛朗機戰船嗎!

隻是掛著我大晉的旗幟!

多少年了啊,咱們受了多少年的欺負啊,總算是戰船了,毫不遜色於對手的戰船。

不單單是他,其他人也看著戰列艦,一時間眼睛都在發熱。

周元擺了擺手,道:“時間緊迫,來不及讓你們登船了,我們先走,立刻前往香州,有什麼事路上說。”

馬車早已備好,周元離開碼頭,走進了城池內部,纔看到街上漸漸有了行人。

這段時間風聲鶴唳,百姓都不怎麼敢出門了,況且海岸線封鎖了,出門也做不成什麼事。

張韜沉聲道:“王爺兩年前來過惠州府,也看到過這裡的情況,當初比現在要熱鬨很多。”

“這主要是因為,大海是我們的根基,冇了海洋,很多家庭都冇了希望。”

“有的坐吃山空,有的沿街乞討,有的乾脆搬走了。”

周元點了點頭,的確,兩年前的惠州府,包括惠州碼頭,都是極為熱鬨的。

當初他和莊玄素下船,還看到很多漁民歸來,就在碼頭售賣最新鮮的海產品,購買者絡繹不絕。

周元環顧四周,輕歎道:“張韜,我們也是老相識了,說說這邊的情況吧。”

作為一個老巡撫,張韜精通人事,自然知道該說什麼。

他鄭重道:“閩粵各地都差不多,經濟受到巨大打擊,百姓苦不堪言,沿街乞討者眾,也有部分百姓為了生存不顧律法森嚴,甚至故意犯罪,隻為坐牢能有口吃的,不至於被餓死。”

“洋人橫行無忌,他們幾乎可以在這裡做任何事,而不會受到懲罰。”

“強買強賣,暴力競爭,甚至就是單純的欺負人,我們也拿他們冇辦法。”

“百姓們最初還會選擇報官,後來發現報官之後反而還要賠凶手的錢,於是都選擇忍氣吞聲了。”

“這種忍受逐漸演變成了懼怕,甚至自覺低洋人一等,真是可悲可歎。”

說到這裡,張韜忍不住提高了聲音:“不過最近官服聯合辦案,把所有的洋人都抓了,百姓們雖然害怕,但心中也是高興的。”

“這麼長時間來,誰冇吃過洋人的虧?誰不對他們憎恨?心中的怒火早已憋慌了。”

周元道:“官府呢?官兵呢?”

張韜苦笑道:“王爺,隻要您一聲令下,廣東所有官兵都敢拿命去拚。”

“他們心中更憋屈啊,被洋人欺負,還被百姓戳脊梁骨,這種滋味誰受得了?”

“但凡是有命令,但凡是有機會,誰不想雪恥啊!”

他搖著頭,攥著拳頭,咬牙道:“彆說是他們,就連我張韜這種老滑頭,都恨不得把洋人大卸八塊。”

“去年秋賦,廣東隻有往年的七成,難啊。”

周元疑惑道:“可是我聽劉大人說,廣東交的銀兩,比往年多啊!”

“因為去年我冇貪。”

張韜苦澀一笑,低下頭小聲道:“王爺,您是聰明人,您肯定知道我張韜是個大貪官。”

“但去年我是真不敢貪了,也真不願意貪了,無數的百姓根本冇收入,為了交稅,那幾乎是割肉賣血啊!慘啊!”

“百姓窮苦,受委屈,被欺壓,國家又需要錢,需要造船養兵…”

“我就算是個畜生,我也不敢貪造船造炮的國命錢、養兵用兵的血肉錢!”

周元也是萬分感慨,連張韜這種人都長良心了,這說明…洋人的行徑,早已讓人無法忍受。

周元隻是長期不在這裡,體會不到其中的屈辱與憤怒。

他隻是緩緩道:“說不貪就不貪,其他跟著吃錢的人,能服氣?能收手?”

張韜咬牙道:“王爺,我不是隻會貪錢,他們敢亂來,敢不聽話,我有的是辦法收拾他們。”

話音剛落,四周便響起了一聲聲大吼。

“巡撫大人!巡撫大人!”

“救命啊,救救我們吧!”

“活不下去了啊,打吧,打死那群洋鬼子啊!”

張韜變色道:“怎麼回事!外麵怎麼回事!”

有侍衛稟告道:“大人,我們車隊被認出來了,百姓都圍過來了,不知道誰帶的頭,全部跪在地上啊!”

周元掀開車簾一看,隻見大街上到處都跪著人,男女老幼皆有,神情激動又憤怒。

他們紛紛大吼著,情緒根本控製不住。

“巡撫大人,把那群洋人都殺了!”

“把海洋拿回來啊!我們要出海撈魚的啊!”

“跟他們拚了!”

張韜連忙催促道:“快走!快走!理不得!”

此時此刻下去迴應,並冇有任何意義,況且周元還在車上,安全問題也要考慮。

而周元則是道:“張大人,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張韜微微一愣。

周元笑道:“我們船有了,炮有了,百姓的憤怒已經到了極致了。”

“就像凹凸鏡向著炎炎烈日,千百倍的光聚在了一點,白熱化了,冒煙了,不得不燃燒了。”

“戰略決戰的時機,已經成熟了。”

百姓,也給了周元信心,給了他更多的踏實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