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一行人到達香州的時候,正是深夜。

張韜本來想安排周元住進香州的衙門,但周元卻表示府衙人雜,到時候會影響他隻會,於是直奔巡南王府。

深夜打擾,洛雲赫在正廳迎接眾人,麵色嚴肅,眉頭緊鎖,似乎在為某些事而憂慮。

看到周元,他端起了茶杯,沉聲道:“忠武王,本王敬你一杯,潑天大功而封王,你這個王爺,比本王這個巡南王,要貴重得多。”

“但身份並不是我尊敬你的理由,我之所以尊敬你,是因為你來香州不是耍威風的,而是要打洋人的。”

“我洛雲赫雖然是承爵之王,但家父畢竟是戎馬出身,我耳濡目染,胸中自有熱血。”

“如今洋寇猖獗,欺人太甚,隻要是誰打洋人,我洛雲赫必然幫幫場子!”

張韜等人聞言,都不禁肅然起敬,說著恭維的話。

唯有周元瞭然於胸,彆看洛雲赫現在把話說得很漂亮,事實上這廝也隻會說場麵話了。

他裝高深、擺威嚴是一把好手,但指不定心裡想著什麼呢。

說不定為了怕漏怯,下邊還穿著尿不濕。

周元擺了擺手,道:“洛世叔不必客氣了,很晚了,都休息吧。”

洛雲赫聞言,心中反而鬆了口氣,隻要不找自己麻煩,什麼都好說。

他正興沖沖準備安排,侍衛又跑了進來,稟告道:“王爺,有箇中年漢子說要見王爺,有要事相商。”

洛雲赫滿肚子都是火氣,大晚上的,周元來騷擾我也認了,畢竟地位擺在那裡,中年漢子是什麼東西?無名無姓也敢來!

他大聲道:“什麼中年漢子!長什麼樣!”

侍衛道:“圓臉,身形普通,長得比較醜。”

周元微微一愣,隨即道:“是關陸到了!”

於是,關陸大步走進王府,看到了周元。

他風塵仆仆,累得要死要活,狀態很不好,看到周元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使勁揉了揉眼睛。

周元笑道:“關陸啊,一路辛苦了。”

關陸傻在了原地,然後瞪眼道:“不對,我是穿越到兩年前了嗎?大人,你怎麼把自己變到巡南王府來的!”

周元道:“我也是一路趕過來的。”

關陸鬆了口氣,道:“我還以為遇到靈異事件了呢,大人後發而先至,實在是辛苦了。”

周元搖頭道:“不辛苦,坐戰列艦過來的,三天半就到了,一路吹海風看海景,兩個美女相伴左右,很舒服。”

關陸看向可洛迪雅和李玉婠,然後使勁晃了晃自己的腦袋。

他歎了口氣。

他累了。

他現在隻想睡覺。

“大人,明日再說!”

他擺了擺手,道:“都先補個覺吧,大幕漸起,未來這幾天夠我們忙的。”

看他倒黴的模樣,周元忍不住大笑出聲:“哈哈哈!帶關陸大人下去睡覺!都休息了!”

他緩緩道:“不錯,大幕漸起。”

……

六月二十,中午,陽光正好。

潮商數十艘紅頭船全部停在了福州府的碼頭上,每一艘船的船頭,還掛著紅綢。

鞭炮聲再次響起,潮商各大家族的核心人物全部到齊,三跪九叩祭拜媽祖。

兩年的積累,滿滿數十艘船的貨物,他們要銷往南洋諸國。

一路海途,不求一帆風順,但求有驚無險。

黃作雨看到壯觀的一幕,一時間也是紅了眼眶。

苦苦支撐,終於看到了希望。

隻盼潮商能夠把這件事辦成,隻盼他們能帶著真金白銀,平安歸來。

隻盼忠武王能真的打敗洋人,開海通商,讓潮商撥得頭籌,開啟真正的海上貿易事業。

如果一切都成了,這兩年受的苦,挨的罵,承擔的壓力,又算得了什麼呢。

他跪在了地上,呢喃道:“媽祖娘,請您保佑我們的船隊平安歸來,請您保佑我們大晉的軍隊,可以戰勝一切外敵啊!”

片刻之後,兩艘龐然大物從海麵而來,迅速靠近,氣勢如虹。

無數船員、水手和圍觀的百姓,都嚇得倉皇逃竄。

而黃作雨卻看到了船頭的皇旗。

他大吼道:“不要慌!是我們的船!是我們大晉的戰列艦!”

“都跑什麼!我們自己的戰列艦啊!”

不知道為何,他喊到最後,語氣都不禁哽嚥了起來。

是啊,這是我們的戰列艦!

我們也有這個東西了!

我們不必再看彆人的臉色,受彆人的欺負了。

“且看看上麵的皇旗!”

“真是我們的船啊!”

“我們大晉也有這個東西了?”

眾人紛紛喊了起來,一時間場麵熱鬨非凡。

黃作雨看著天上的陽光,心情逐漸激動,然後扯著嗓子大喊道:“揚帆!起航!”

無數的水手吆喝了起來,風帆被他們拉起,在號角聲中,數十艘紅頭船,緩緩開動。

兩艘戰列艦,帶領著這一支龐大的船隊,朝著西南方向駛去。

這宏偉壯觀的一幕,終究還是讓許多人流出了淚水。

而恒勇艦上,袁知明和易三識並肩而立,兩個年輕人也是頭一次看到這麼壯觀的景象,一時間都有些激動。

尤其是易三識,他喃喃道:“袁兄,你說這數十艘船,若都是戰列艦,那該有多好啊!”

袁知明卻是苦笑道:“易兄,據說我們十艘船就花了三千多萬兩銀子,這足有六七十艘船,那得花多少銀子啊。”

易三識搖頭道:“不,冇那麼貴。福州寶船廠花了三千多萬兩白銀,隻有一部分花在了船上。”

“其他部分,主要是用在選址開荒、興建廠區、鍊鐵鍊鋼、製造相應大小型器具等一係列基礎設施上,還有燧發槍和佛朗機炮的製造,子彈與炮彈的製造。”

“由於我們是初次建造,即使是有國外工匠的教授,也難免造成大量的浪費與返工,白白耗費了銀錢。”

“但今後,我們不需要再興建廠區了,不需要把錢花在基礎設施上了,我們的工匠也有經驗了。”

“今後我們的成本,不會再那麼高昂。”

說到這裡,易三識忍不住笑了起來:“我感覺,我們的戰列艦,開出興化府海灣的時候,就已經揭開了一個大幕。”

“或許是海戰的大幕,也或許…是我大晉海軍再次崛起的大幕!”

“此刻,大幕漸起,而你我將一起見證這偉大的過程,真是不勝光榮啊!”

袁知明也被他說激動了,不禁大笑道:“好!易兄說得好啊!”

“大幕漸起,大戲開場,我們大晉在這片大海中扮演的角色,將被徹底改寫!”

“能見證這個過程,真是榮幸。”

他拿出了懷中的子母燧發銃,道:“我也分到了一支,等大戰起了,我也殺洋鬼子,給沿海的百姓們報仇!”

兩個年輕人對視著,臉上充滿了信心和力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