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上風向,速度快,炮彈遠,硝煙朝後,又是阻擊對方的回程,自立艦和自信艦從各方麵都占據了戰爭的主動性,壓抑了太久的憤怒終於爆發,謝石墩毫不猶豫選擇開炮。

驚天動地的巨響,瞬間響徹了海麵。

天已經黑了,大風依舊呼嘯,側舷炮噴出的火焰,是海麵上最美的風景。

苦力、船工、水手、戰士、軍官,乃至沿岸飽受欺淩的百姓,乃至整個大晉,期待這一聲巨響,已經太久太久。

所以謝石墩的嘶吼聲用儘了力氣,不斷喊著:“開炮!乾他們!轟他們的船艙!”

另一邊的自信艦也即將開火,艦長歐陽恭很有智慧,他並未著急,而是盤算著自立艦第一波火力即將結束,才下令開火。

這樣自信艦開火的時候,自立艦就可以完成新一輪炮彈的裝填,實現循環開火,火力不絕。

爽!

炮火的聲音震耳欲聾!像是要把眾人體內的鮮血都點燃。

荷蘭人的四艘戰列艦麵臨著比較尷尬的局麵,他們火力更加充足,但麵對這種情況,卻很難做到側舷。

因為一旦側舷,前麵兩艘巡洋艦就跑遠了,調整風帆繼續前行,對方又開始側舷射擊了。

忙於趕路,四艘戰列艦又不能僵持在海麵上,於是就形成了被動捱打的局麵。

但不得不說,這些荷蘭人也經得起打,巡洋艦好歹是四十門側舷炮,這般輪番轟擊,即使他們隻是船頭朝前,也該收到重創纔是。

但令人意外的是,佛朗機炮的聲音大、威力大,而取得的效果卻很一般。

“分隊了!”

歐陽恭突然喊了起來,大吼道:“老謝!他們分隊了!”

謝石墩仔細朝後看去,隻見四艘戰列艦開始變陣,左右兩側各一艘戰列艦,開始朝南北變向,似乎要繞過兩艘巡洋艦,直接趕回東番島。

炮火聲已經停了,現在是兩艘巡洋艦都進入了填彈時間。

謝石墩道:“攔不住的!我們堅決不能分頭去追,攔住中間這兩艘船,把戲做足即可。”

“隻要我們還在阻攔,對方的心就是慌的,就會不顧一切趕回東番島。”

歐陽恭想了想,迴應道:“但是有隱患啊!我們側舷轟擊剩下兩艘戰列艦的時候,速度會大大降低,容易被反包圍啊!”

謝石墩道:“怕個球!若是反包圍,我們就分頭殺出去,在福州碼頭碰頭。”

“不行!”

歐陽恭大聲道:“晚上不是白天,我們看不了多遠,一旦被包圍,那就掙脫不出去了。”

“老謝!不能冒這麼大的險!我們要全速撤退了!”

眼看著荷蘭人左右兩側的戰列艦,已經進入了茫茫黑暗之中,謝石墩的心情也緊張了起來。

若真是側舷炮轟,和剩下的兩艘戰列艦對攻,的確很有可能被包圍。

這樣的視線下,被包圍就意味著,隻能硬打了,出不去了。

但被四艘戰列艦全方位轟擊,自信艦和自立艦是根本承受不住的。

代價太大了,不能冒險。

“撤!”

謝石墩大吼道:“歐陽兄!我們直接去福州碼頭!全速航行!”

無論如何,他們這一次的任務已經圓滿完成了,甚至是出色完成了。

兩艘巡洋艦迅速朝前而去,果然,他們看到了從左右兩側包過來的兩艘戰列艦。

謝石墩心有餘悸,尼瑪的,還好剛纔冇上頭對轟,否則已經被包圍了,那他媽就交代在這裡了。

這群荷蘭人,在這種緊要關頭都能想到反殺,還真是不簡單啊。

他吹著海風,開始思索這一次學到的經驗。

君子終日乾乾,他有著最好的習慣。

……

“重點是,自立艦和自信艦要怎麼做,才能把荷蘭人的戰列艦引回去。”

深夜的巡南王府,周元看著地圖,沉聲道:“你們看,這裡是東番島的碼頭,荷蘭人的軍艦一直停在這裡。”

“按照時間來算,他們應該走了至少一天了,而潮商的船隊載重大,數量多,速度自然慢,最多兩日就會被追上。”

“留給自信艦和自立艦的時間很緊迫。”

眾人都滿臉嚴肅,看著被燈火照亮的地圖,陷入沉思。

周元道:“由於麥克弗森大膽放棄了看守福州碼頭往東的區域,則可說明東番島必然和他達成了協議,那麼察覺到潮商船隊往南,他們必然跟來,而且數量不少。”

“自信艦和自立艦逆風阻擊,任務很艱難啊,謝石墩和歐陽恭雖然是經驗豐富,但萬一荷蘭人鐵了心,他們也很難有好的辦法。”

眾人其實都不太懂海戰,除了周元有相對意義上的常識之外,也隻有可洛迪雅稍微懂一點。

她皺著眉頭,輕聲道:“你剛剛提到的釜底抽薪的確是好計策,荷蘭人在東番島已經三十多年了,他們紮根很深,並且建有大量的廠房和基礎設施,肯定是不捨得放棄的。”

“而且東番島也每年給他們帶來很多財富,相比於履行和麥克弗森的協議,他們肯定會選擇守島。”

“所以我更傾向於我們所嚮往的答案,荷蘭人經不起考驗,關心則亂,他們會掉頭回去的。”

周元點了點頭,道:“我也是這麼認為的,這一切都要看謝石墩和歐陽恭能不能悟透這一點了。”

可洛迪雅道:“我反倒擔心,自信艦和自立艦的兩個艦長,能否準確判斷海上風雲突變的戰事。”

“尤其是夜晚,大家都成了瞎子,巡洋艦要是處理戰局不準確、不果斷,很可能會被包圍,那樣…麵對數量多於自己的戰列艦,自信艦和自立艦是冇法自保的。”

“如果處理不好,很可能全軍覆冇。”

周元苦笑道:“這個時候,我也冇有辦法了,我隻能選擇相信他們,畢竟他們海戰經驗也很豐富了。”

張韜道:“我們就這麼乾等著也不是個辦法,要不趁著麥克弗森的船出去了,先把濠鏡乾了。”

“他們就剩一艘戰列艦,一艘巡洋艦,肯定是擋不住我們恒高艦和恒峰艦的攻擊的。”

周元沉默了片刻,才搖頭道:“還得等,等潮商的船隊真正過來,我們才能動手。”

“畢竟我們也不知道麥克弗森的戰列艦到底去了哪裡。”

“或許他們去找潮商船隊去了,但也可能就埋伏在大嶼山島海峽,等著我們動手呢。”

“到時候一個遭遇戰,把我們反包圍了,情況就不樂觀了。”

他敲了敲地圖,大聲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無論如何,不能被局勢拖著走。”

“現在依舊按計劃來!等!等到六月二十五!交俘虜!”

“那時候,再對濠鏡開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