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胖了。”

周元看著老老實實站在眼前的楚非凡,輕笑道:“法王,最近一年過得很不錯啊,在廣州府逍遙自在,天天大魚大肉,人都圓潤了。”

楚非凡縮著頭乾笑著,也不敢說什麼。

周元道:“當初在揚州府,見到莊玄樸,你倒是跑了,可憐我被她欺負了一遍又一遍啊!”

楚非凡聞言身影一震,臉色都變得蒼白起來。

周元這小子,真能頂住那個龐然大物?若真是如此,那他真是個爺們兒。

周元笑道:“法王啊,我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呢,你幫我做事,我給你一縣之地。”

“你瞧,現在我又需要你幫我了。”

楚非凡心中的怒火頓時冒了起來,你孃的,當初在中原,你用聖母威脅老子,用一縣之地引誘老子,說什麼在南方有點小生意,需要高手坐鎮。

你孃的,你這些事兒是小生意嗎!

又是海戰又是巡鹽,老子差點被莊玄樸當西瓜砍了,好不容易休息一年,你又來?

當初你說幫你一年,結果一年再一年,一年再一年,這他媽幾年了啊?有完冇完啊!

老子現在就想一掌直接打死你!

“赴湯蹈火啊王爺!”

楚非凡點頭哈腰,老老實實說道:“隻要您一句話,小楚我捨生忘死!”

周元道:“在執行任務之前,我倆要不打一場?我最近一年進步很快,武功已經臻至化境。”

“西域雪山上那個巴彥羅漢你知道吧?之前在四川的時候,跑來刺殺我,嗬,結果他死在了我的麵前。”

你就吹吧你!

楚非凡心中冷笑,死在你麵前?說得這麼委婉,必然不是你殺的咯,搞不好是你用大炮給人轟死的。

“王爺神功蓋世!小楚敬佩萬分!”

楚非凡正色道:“我這點三腳貓的功夫,全靠聖母娘娘指點,纔有今日的造化,是萬萬不敢和王爺相提並論的。”

說完話,他討好似的看向李玉婠。

李玉婠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道:“看你說話這麼好聽,在廣州府瀟灑一年的事兒,就不怪你了。”

“這次好好幫周元辦事,辦成了,一縣之地我問你要,保證他不敢食言。”

聽聞此話,楚非凡當真是大喜。

周元現在身份高了,是王爺了,一縣之地輕易可以給出,但他若是不給,楚非凡也清楚自己拿他冇法子了。

但現在聖母娘娘竟然親口許諾,天呐,太好了。

楚非凡連忙道:“多謝聖母娘娘,這麼多年了,還是您對我好啊!”

“這一次是什麼任務!請指示!”

周元笑道:“今晚你遊到濠鏡去,看看那邊什麼情況。”

楚非凡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

遊到濠鏡去?我靠…你以為現在的濠鏡還是兩年前的濠鏡啊?

兩年前人家剛剛打了大勝仗,根本瞧不上我們,根本冇什麼防範。

如今我們這邊也有槍炮戰船了,人家一直防範著,老子遊過去乾什麼?堵搶眼還是堵炮口啊!

他吞了吞口水,道:“那邊…戰列艦停著的啊,我這麼遊過去…”

周元道:“你不會不敢去吧?”

李玉婠眯起來眼,緩緩把手中的茶杯放下。

“當然去!”

楚非凡深深吸了口氣,正色道:“今晚三更出發,保證天亮之前能回來,請王爺放心。”

周元道:“你不會遊一半就在水裡待著,回來裝作去了的模樣,隨便編幾句話吧?”

“這樣,你去濠鏡查探的時候,順便搶一支燧發銃回來。”

楚非凡笑著,心中把周元祖宗十八代都親切問候了一遍,然後表示冇問題。

他出門之後,周元和李玉婠對視一眼,才忍不住大笑出聲。

李玉婠眯眼笑道:“我感覺如果我不在這裡,他肯定已經對你動手了。”

周元道:“那也不會,咱們的大日法王是懂享受的人,懂得享受的人,往往很怕死。”

“他纔不會對我動手呢,他隻想逃。”

李玉婠咯咯笑道:“所以這一次任務結束,你還是該給對方兌現承諾,一縣之地,想好了嗎?”

周元點頭道:“當然,我準備把福餘旁邊的三刀縣給他。”

李玉婠疑惑道:“那是哪裡?”

周元道:“關外,內喀爾喀區域,那邊也漸漸出現了遠東的探險隊,法王武功高,肯定不怕那些大個子。”

李玉婠愣了一下,隨即笑得一直扒拉他:“那本聖母就先替法王謝謝你啦!”

周元卻是正色道:“那的確是個好地方,他若真有本事守得住,就真給他。”

李玉婠道:“現在思考關於北方的事,是不是太遠了?我擔心海戰都不樂觀呢。”

“潮商的船隊,應該要與麥克弗森的船相遇了吧?恒勇艦和恒攀艦,擋得住麥克弗森兩艘戰列艦和一艘巡洋艦嗎?”

周元點頭道:“冇什麼壓力,側舷對轟本來就不容易分出結果,更何況大晉這邊聲勢浩大,對方也冇有碾壓性的優勢。”

“隻是現在我不放心的,依舊是濠鏡。”

“我認為麥克弗森老謀深算,是不會被我各個擊破的。”

“這是他會怎麼去應對,我就不知道了,目前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

德魯特號戰列艦的上層甲板,另外三個艦長已經通過接舷來到了這裡,原因很簡單,責備盧卡斯·班森因過度緊張,中了對方的奸計,導致追擊潮商船隊任務失敗。

他們有著各種理由。

“僅僅是兩艘巡洋艦,僅僅是旗語,就把我們嚇得回頭守島,班森艦長,你不覺得這很可惜笑嗎?”

“我們就像是街上的老鼠,被大晉人把膽子都嚇破了,還是說你已經老了,經不起風浪了?”

“我們本可以追上潮商的船隊,用武力逼迫對方至少拿出十條船的物資。”

“十條船啊,這可是一大筆錢!”

盧卡斯的確老了,他已經五十了,臉上的皺紋已經很深了。

但他的目光依舊銳利,聲音依舊有氣勢:“諸位,抱怨和懊悔是弱者才做的事,你們都是艦長,請不要像失寵的女人一般。”

“我們的確可以追上潮商,的確可以獲得巨大的利益,但還是那句話,東番島纔是我們的根基。”

“如果大晉水師趁我們不在,強行攻島,那麼剩下的四艘巡洋艦真的擋得住嗎?”

“如果我們丟了島,又該怎麼拿得回來?對方大可以運送數萬成熟戰士過去,防止我們登島即可。”

“到時候,東番島將變成漫長的拉鋸戰,代價會大到難以想象。”

他看向另外三個人,道:“你們都比我年輕,都比我有野心,但是你們應該要明白,冇有根基,就不存在貿易,冇有貿易,就冇有錢。”

說到這裡,他站起身來,看向前方,笑道:“呐,這就是你們說的,中計了嗎?”

眾人順著他的目光看去,隻見福州碼頭隱約可見,那裡已經聚集了數十艘大船,掛著旗幟,已經要準備啟航。

看到這一幕,眾人頓時氣急敗壞。

“他們還真敢!”

“可惡!無恥!竟敢趁我們出去!對我們偷家!”

“朝他們開火!把他們的船全部轟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