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還在追!已經氣急敗壞了!”

謝石墩已經到達了福州碼頭,卻看到後方四艘戰列艦迅速而來,顯然已經要做好炮轟碼頭的準備了。

和戰列艦對轟,隻有傻子纔會這麼做,謝石墩幾乎冇有任何猶豫,便大吼道:“歐陽兄,我們得走!”

歐陽恭道:“那這裡怎麼辦?”

“管不了那麼多!”

謝石墩道:“就算我們留下來,也擋不住四艘戰列艦的猛攻,讓水師的兄弟都撤,都遠離碼頭。”

“這些木船,他們想炸就炸吧,給他們毀了也無所謂,反正都已經被淘汰了。”

歐陽恭是福建本地的人,此刻要麵對這麼多木船被毀的局麵,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

“多好的船啊!卻要被他們給毀了!”

他在甲板上急得跺腳,卻冇法子。

“他們到了!不能等了!”

謝石墩大聲道:“撤!快啊!水師立刻離岸,船留給他們,保命要緊。”

“歐陽兄,我們往東南方向靠,給他們壓力,逼他們回防。”

自立艦率先揚帆,水手發力,緩緩開動。

歐陽恭一聲歎息,最終還是隻有下令撤退。

兩艘巡洋艦迅速駛離,閩粵水師大軍,也迅速逃離船艙,紛紛上了碼頭,朝內岸跑去,迴避炮火。

巨響聲,頓時傳遍天地。

四艘戰列艦,每一艘是八十門炮,即使是單側同時發射,那威力也足以驚天動地了。

密集的炮彈,朝著數十艘軍艦轟炸而去,可怕的場麵讓人頭皮發麻。

大火也燃了起來,碼頭都化作火海,連大地都被洗禮了一遍。

福州府的百姓們隔得很遠,但卻也遠遠看到了這邊的情況。

他們一個個傻在原地,麵色蒼白而麻木,喃喃唸叨著——洋人太強大了,我們永遠也打不贏。

這些沿岸的百姓,早已受夠了洋人的苦,本來想著有了船,還能和洋人打一打,冇想到如今人家又打到碼頭來了,又把船給你炸爛了,燒燬了。

他們絕望,他們心中隻有無儘的恐懼。

而粵海水師的戰士們,卻有完全不同的心情。

他們看著數十艘船被轟爛,一時間人都呆住了,愣愣地站在原地,看著前方的火焰,鼻頭髮酸。

他們是水軍,船就是他們的刀,他們的劍,他們的戰甲與武器。

他們本來懷著激動的心情,打算為兩年前的戰敗而雪恥。

他們等了今天很久了。

但他們卻隻能拋下自己的船,眼睜睜看著這一切被對方毀滅。

“我…我他孃的跟他們拚了!”

有小年輕朝前衝去,卻被拉了回來。

“讓我們去吧!哪怕隻剩下一艘船!哪怕我們死!讓我們拚一次吧!”

有剛入伍的新兵怒吼著,也有老兵們在大喊大叫,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船被燒燬,這種滋味有誰能懂?

歐陽恭懂,他站在自信艦的甲板上,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一時間眼淚都止不住。

“洋鬼子!老子跟你們冇完!一群畜生啊!多好的船…多好的船啊…”

他攥緊了拳頭,真恨不得立刻掉頭,和對方死拚。

火焰依舊在燃燒。

光芒照亮了岸上水師戰士的臉。

他們的臉上隻有悲痛,隻有憤怒。

他們像是失去了母親的孩子,孤零零地站在那裡,看著自己的母親船一點一點化為灰燼。

戰敗的痛苦?無能的狂怒?還是沉默到極致的絕望?百味雜陳的心情,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嘿這群兵痞子就跟那兒傻杵著!”

“平時不是厲害得很嘛,怎麼不敢去跟洋人打啊!”

“就欺負咱老百姓可以,現在一個個全他孃的當縮頭烏龜。”

“就憑你們也打得過洋人?人家三四艘船就把你們卵包都嚇縮進去咯!”

一些百姓在後麵已經罵了起來,有的陰陽怪氣,有的是跳著腳罵,指著鼻子罵。

有新兵聽不下去了,操起刀就朝著百姓衝去,怒吼道:“你們說什麼!這怪我們嗎!這怪…啪!”

清脆的響聲傳來,水師的都統一巴掌狠狠打在了新兵的臉上。

新兵抬頭看去,看到了一張漆黑的、佈滿皺紋的臉。

水師都統沉聲道:“把你的憤怒給我收起來,將來對付洋鬼子用。”

“任何時候,都不能把刀朝向自己的同胞!”

新兵委屈道:“可是他們…”

“他們說的冇錯!”

水師都統一字一句道:“每一個字,每一句話,我們都要認。”

“我們是軍人,吃了敗仗,吃了虧,還怕百姓說啊?敢做難道不敢當?”

“滾回去!”

新兵低著頭,小心翼翼回到了隊伍之中。

水師都統大步走了過去,諸多戰士也紛紛施禮,打起了招呼。

他並冇有理會,而是看向那碼頭岸邊,熊熊燃燒的火焰。

他麵無表情,隻是大聲道:“都不許走!在這裡看著!在這裡聽著!”

“看我們的船是怎麼冇的,聽我們的百姓是怎麼罵的。”

“我要你們深深感受到這種恥辱和憤怒,我要你們把所有的怒火都燒起來,把這片汪洋燒透,把海水燒得沸騰!”

“直到那個時候,纔是我們找回尊嚴的時候。”

……

龐大的船隊繼續朝前,雖然有些慌張,但看到恒勇艦和恒攀艦都在左前方護航,許多船員才覺得踏實了很多。

但他們踏實,可不代表付波等人踏實。

因為麥克弗森的兩艘戰列艦和巡洋艦,一直就在側麵跟著自己,不開火不攻擊,卻也一直甩不掉。

“他們倒像是成了我們的護航艦了。”

付波冷笑著,收起了手中的單筒望遠鏡。

易三識低聲道:“艦長,對方這是什麼意思?不阻擊我們,又為何一直跟著我們?”

付波道:“不知道,我們隻需要按照王爺的命令列事即可,打旗語讓他們滾,若是不滾,我們也不出手,一直耗下去便是。”

“當然,我更希望他們動手,因為老子早已忍不住想揍他們了。”

袁知明道:“想揍就揍吧!他們也不過三艘船,拿我們冇法子的。”

付波看向他,沉聲道:“小子,如果你想做點事情,想未來有點成就,就一定要記住一句話。”

“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

“元帥說了,對方不開火,就與之對峙,這是極為明確的命令。”

“因為心中的怒火,一時意氣,便要開火,違背軍令,釀成不可估量的後果,這個責任誰擔得起?”

袁知明臉色一紅,卻還是作揖道:“多謝艦長教誨,屬下知錯了。”

聽得進去話,就是好苗子。

付波點頭笑道:“我們的怒火,早晚會燃燒在這片汪洋上,而且…就這幾天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