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六月二十五,清晨,紅日初升。

香州碼頭,濠鏡兩岸,都被血色籠罩。

廣東巡撫張韜、廣東提點刑獄司、巡南王洛雲赫等一眾大佬,以及數百王府兵,押解著兩百多個佛朗機俘虜,來到了香州碼頭。

與此同時,後方數萬百姓也跟著過來看熱鬨,男女老幼皆有。

香州並不是大城,但由於沿海,其實也有十來萬之多。

但洋寇的數次侵襲,讓這裡的百姓飽受創傷,該走的也都走了,搬遷的搬遷,逃亡的逃亡,這裡僅存這幾萬人了。

當週元從王府中走出的時候,幾乎冇有人認識他。

但他們認識那一麵旗幟,上麵“忠武”二字龍飛鳳舞,縈繞著龍圖,表示著他的身份。

這一次,他要的就是高調。

“這排場!這旗幟…是忠武王!”

“是大元帥啊!是周王爺!”

有識字的讀書人已經喊了起來,四周的百姓這才激動了起來,紛紛圍了過來。

雲州平亂,兩江堅守,千裡勤王,收複中原,香州抗擊洋寇,大雪炮轟敵酋,江南巡演,鎮守大同,踏平草原,封狼居胥,鎮壓西南…

大晉誰人冇聽說過這般人物!

尤其是香州,他們這些年來飽受欺辱,唯一一次勝利,便是忠武王在香州的時候,逼得對方談判換俘。

有數百勞工,就是這麼被救出來的。

他們尊敬周元,遠勝於巡南王。

“王爺啊!您可算來了!”

“那群洋鬼子欺負我們呐,強買強賣,逼我們給他們免費乾活,不去就要捱打啊。”

“我們可活不下去了啊,祖祖輩輩都在這裡,走也不敢走啊。”

“王爺救命啊,把那群洋鬼子趕出去吧!”

密密麻麻的百姓,嗚呼哀嚎,痛呼著這些年的委屈與痛苦。

他們像是找到了唯一的依靠,圍堵著周元一行人,甚至有人忍不住跪了下去。

周元冇有坐馬車,他要的就是這樣的場麵,他要所有人知道,他周元來了,大晉朝廷還記得這裡。

看著四周密集的百姓,周元高舉雙手,示意眾人安靜。

他大聲道:“諸位父老鄉親!諸位同胞!香州之痛,閩粵之痛,我周元親眼所見,知之甚詳,感同身受。”

“我既然來了,就絕不會坐視不理,更不會再讓鄉親們受洋人欺淩!”

“諸位若是信得過我,就都跟我去碼頭看一看!今天,就是我為大家討回公道的時候!”

他說完話,便大步朝前走去。

如夢初醒的百姓,似乎被這簡單的幾句話點燃了,或者說,他們的心早已燃了起來,周元隻是放開了他們心中的桎梏。

於是,浩浩蕩蕩的人群,便這麼到了碼頭。

太陽已經到了半空,張韜等人也圍了過來,兩百多個洋人俘虜,就站在碼頭上,都被捆綁著雙手雙腳,連在一起,由府兵看守著。

關陸道:“濠鏡冇有動靜,麥克弗森還冇有來,恒高艦和恒峰艦已經通知到位,正在朝這邊進發,很快就要到。”

周元笑了笑,道:“我們做我們的事,彆管其他。”

他大步朝前走去,跟在他身旁的是李玉婠,張韜、洛雲赫和廣東提點刑獄司則是跟在他的身後。

他們到了碼頭的空地處,站在了陽光之下。

而陽光下,形形色色的百姓形容枯槁,落魄不堪,這是沿海百姓的真實寫照。

吃不飽飯,穿不暖衣,飽受欺淩,以至於神色消沉,目光渾濁。

隻是那渾濁的目光下,卻隱隱藏著一股怒火。

他們看著周元,看著大晉的英雄,亦是他們心中的英雄。

而周元也看著他們,心中的怒火也漸漸燃起。

他運足了內力,大聲吼道:“諸位鄉親!諸位同胞!自從濠鏡被占領以來,佛朗機人是怎麼對我們的?”

“搶我們的魚獲,劫我們的商船,搜乾淨我們的錢財,欺壓我們的漁民。”

“他們仗著堅船利炮,霸占我們的海洋,宛如流寇匪盜,無惡不作。”

“粵海戰爭失敗後,他們更是登陸入侵,屠殺我們的同胞,奸侮我們的婦女,搶奪我們的錢財,焚燒我們的房屋。”

“你們在場諸位,每一個都是受害者!”

冇有人迴應,每一個人都是安靜的,隻有海風在嗚咽,像是哭泣聲,像是嘶吼聲。

周元道:“後來,通商口岸建立了,他們名正言順登上了岸,好似從前發生的血案都過去了。”

“他們趾高氣昂,囂張跋扈,不讓我們出海,低價收購我們的貨物,強買強賣,實在不行就打砸、就搶燒。”

“他們把我們當成豬狗!當成他們圈養的畜生!”

說到這裡,周元用儘了全力,大吼道:“他們以為我們不敢反抗!”

已經有年輕的百姓吼了起來,紅了眼眶。

周元吼道:“他們以為我們會一直忍受!”

怒吼聲越來越多,越來越大,逐漸形成了海嘯一般的怒吼聲。

周元繼續吼道:“可是,華1夏數千年曆史,億兆同胞走到今天,心中是有骨氣的!”

“我們…會用鮮血和生命,捍衛我們的尊嚴,洗雪我們的恥辱!”

他霍然回頭,大聲道:“廣東巡撫何在!”

張韜連忙站了出來,半跪而下,大聲道:“下官在!”

周元道:“請天子劍!”

“請天子劍!”

烈日之下,大喊聲中,天子劍被托舉了上來。

周元握住金色的劍,高高舉起,大聲道:“以天子之名!以大晉皇朝的名義!為香州受難的百姓!討回公道!為閩粵兩地及沿海諸省所有受苦受難的百姓!討回公道!”

“以洋人的鮮血!洗雪恥辱!”

金色的劍,迎著金色的陽光。

周元吼道:“同胞們!洋人!該不該殺!”

“殺!”

“殺!”

“殺!”

男女老幼,無數的人在朝前走,紅了眼眶,嘶啞著聲音,發出歇斯底裡的怒吼。

“砍他們的頭!讓他們的鮮血!染紅碼頭!”

隨著周元的怒吼聲,府兵們拔出了刀,開始砍頭。

洋人們慌了,怒了,絕望了。

他們喊著,罵著,威脅著,又求饒著。

冇有用,曾經大晉的百姓承受過什麼,他們就必須償還過什麼。

“殺!”

人頭滾滾!鮮血滿地!

紅日之下,香州的碼頭被染紅,百姓們的眼睛被染紅。

一切都成了紅色。

在紅色的世界中,兩艘戰列艦緩緩駛來,巨大的船身,像是要鎮壓這片修羅地獄。

“戰船來了!”

“洋人的戰船來了!”

“跟他們拚了!”

“老子豁出去了!”

百姓驚懼,但憤怒卻大過了驚懼,他們第一時間想的不是逃,而是拚命。

這就是…血性的力量!

周元大吼道:“看到船上的旗幟了嗎!是我們大晉的皇旗!這是我們的船!”

無數的百姓,瞪大了雙眼。

周元則是喊道:“我們要報仇!不單單是殺這些洋人!我們還要拿回濠鏡!拿回我們自己的海洋!”

“恒高艦!恒峰艦!聽本帥的命令!炮轟濠鏡!”

“飽和式轟炸!不要給本帥省彈藥!全部炸出去!把濠鏡上麵的一切,都炸成齏粉!”

怒吼聲中,百姓的驚駭目光中,兩艘龐大的戰列艦迅速越過狹窄的海峽。

他們到了濠鏡的岸邊,炮火轟擊,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

濠鏡,一瞬間被無數炮彈覆蓋,化作一片火海。

這是大晉壓抑多年的憤怒,這是所有人心中的怒吼與火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