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鮮血與炮火,不是浪漫,是複仇的快感。

恒高艦、恒峰艦上的戰士,又何嘗不是等這一刻太久了。

周元的命令,讓他們體內蓄積多年的怒水轟然決堤,一發不可收拾。

兩艘八十門側舷炮戰列艦,開足了最大的火力,無數的炮彈轟了過去,把那小小的島嶼全部覆蓋。

肉眼可見,上麵的建築物化作廢墟,一切都被火焰覆蓋。

飽和式轟炸,不計較消耗,這是周元的命令。

一切的恐懼,都來自於炮火的不足。

這一次,周元要把所有人對洋人的恐懼打碎!炸燬!

無數的百姓看到這一幕,驚愕,呆滯,痛哭,歡呼,萬般情緒,都在這一刻展現得淋漓儘致。

兩艘戰列艦,足足轟了半個時辰,把濠鏡徹底打成了廢墟。

碼頭上站滿了人,那巨大的炮火轟擊聲,已經不再讓百姓恐懼,因為那是自己的炮彈,自己的戰列艦。

恒高艦回來了,停靠在了碼頭上。

周元看向無數的百姓,大聲道:“鄉親們!同胞們!香州交給你們建設!而我…要登上大船,出征大海,把失去的一切,都給大家拿回來!”

“香州!拜托大家了!”

“廣東!拜托大家了!”

“隻要我們勤勞,隻要我們堅持,好日子一定會回來的。”

“很多年後,這裡會成為天下最繁榮富庶之地,被無數人嚮往,也能包容無數人前來生活。”

說完話,周元提著天子劍,走上了戰列艦。

他們要出征大海了。

這一戰,遠遠冇有結束。

無數的百姓高呼著,跪在地上,恭送著周元的離去。

不要跪?這句話說出來冇有意義。

周元知道這三個字比打勝仗更加艱難,這三個字,該由太學宮去完成。

他隻是對張韜說道:“廣州府、香州、惠州各地的洋人,全部弄出來殺了,當著所有百姓的麵,像今天這樣。”

“用他們的血,喚醒百姓的血性,讓他們知道尊嚴。”

張韜深深吸了口氣,聲音有些哽咽:“下官!一定辦好此事!”

周元道:“依舊封鎖碼頭,冇有我的命令,暫時不能出海,包括濠鏡也不能去。”

張韜點頭道:“屬下明白!”

周元深深看了一眼染血的碼頭,高舉天子劍,大吼道:“出征!大海!”

恒高艦,緩緩開動。

關陸對著周元揮手,兩個親密的戰友,再次分彆。

他們都有自己的事要做。

站在甲板上,恒高艦的艦長聶再榮前來彙報。

作為戰列艦的艦長,每一個人的履曆都足夠豐富,聶再榮也不例外,他本是雲南鶴慶府人,父親是藥材商人,故而自小跟隨父親走遍天下,最終到了福建泉州府定居。

十六歲參軍,從最普通的水工做起,一步一步成為戰士,成為小頭目,成為軍官。

即使是出身低微,也擋不住他崛起的步伐,這是天才的象征。

麵對年齡遠小於自己的周元,他完全冇有輕視之心,隻有發自內心的敬佩。

他做事向來沉穩,聲音也充滿嚴肅:“元帥,我們的人上了濠鏡,上麵冇有人,一具屍體都冇有,這裡是一座空島。”

“我們傾瀉了這麼多彈藥進去,幾乎是白打了。”

最後一句話,他隱隱有些心痛,因為他深深知道這些炮彈有多麼來之不易。

周元卻道:“意料之中,我們的目標太明顯了,麥克弗森嗅到危機,並提前撤離,是正常的舉動。”

“我們炮轟濠鏡,一方麵是要摧毀他們的基礎設施,一方麵是要讓百姓們看看,我們並不比洋人差。”

“不要在意炮彈數量,我們庫存很多,打冇了還可以再造。”

“隻要我們拿回製海權,我們就會有花不完的錢。”

說到這裡,周元笑道:“所以,聶艦長,你說我們下一步該去哪裡呢?”

聶再榮沉聲道:“往南!和恒勇艦、恒攀艦彙合。”

“我們想要利用潮商的船隊,各個擊破麥克弗森,炮轟濠鏡。麥克弗森未必不會利用我們這個想法,用濠鏡拖住我們,然後全力截殺潮商船隊。”

“那邊或許已經打起來了。”

周元讚賞地看了他一眼,道:“全速出發,往東方走!”

聶再榮微微一愣,瞪眼道:“往東?那潮商船隊…”

周元笑道:“誰告訴你潮商船隊在南方呢?的確,按照航速來說,他們此刻已經該在濠鏡正南方向的海域上了。”

“但事實上…我曾給付波下過命令,到達濠鏡正東方向四百裡海域,就要停下來等候。”

“出發吧,艦長,我們冇有時間可以耽誤了。”

聶再榮深深吸了口氣,當即道:“屬下遵命。”

於是恒高艦和恒峰艦,極速朝著東方駛去。

……

“一瓶好的葡萄酒,它的價值取決於酒的本身,而不是酒瓶,後者不過隻是個容器罷了。”

站在甲板上,麥克弗森看著前方遼闊的海景,緩緩道:“濠鏡對於我們來說重要嗎?當然重要,它離岸近,廣東珠江流域又是繁華的港口城市,我們可以大肆掠奪,賺不完的錢。”

“但這僅限於以前,當大晉也有了戰列艦那一刻,濠鏡就冇有意義了,因為那裡賺不到錢了。”

“放棄是最好的選擇,我們不需要因為守島,而付出任何代價。”

他聲音很平靜,輕聲道:“至於那裡的基礎設施,說實話,那點錢算什麼?潮商隨便一艘船,就都賺回來了。”

“周元想要利用潮商的船隊,給我下誘餌,逼我分兵,然後各個擊破,攻打濠鏡。”

“那我就把濠鏡給他,他打濠鏡那座空島的時候,我正好…把潮商船隊收拾了。”

“這對於他來說,應該是相當大的驚喜。”

佩德羅的麵色並不好看。

他皺眉道:“可是總督閣下,我們的戰列艦和巡洋艦都裝滿了人,總不能一直飄在海上吧?”

麥克弗森笑道:“騎士,你以為大晉就濠鏡一個島嗎?其實有些地方,比濠鏡更適合生存呢。”

“你瞧,我們的巡洋艦回來了,想必已經找到潮商船隊所在的位置了,畢竟我們的戰列艦會給我們信號的。”

他輕輕敲著酒杯,道:“這就是戰爭,周元看到濠鏡是空島,必然明白我已經看穿他的意圖,他也清楚了我的意圖,並會全力朝南趕來。”

“隻可惜啊,我半夜悄悄就走咯,比他提前半天出發。”

“這半天時間,是他永遠也找補不回來的。”

“等他到的時候,我三艘戰列艦、兩艘巡洋艦,已經把潮商船隊打劫了一遍了。”

麥克弗森忍不住笑道:“我都可以想象到,周元到時候冷著臉生悶氣的表情,那應該很是滑稽。”

巡洋艦迅速靠攏,站在甲板上的艦長大聲道:“總督閣下!南方海域冇能發現潮商的船隊!”

麥克弗森笑容瞬間凝固。

他呆在原地,眼神急轉,然後突然道:“可惡!周元留了個心眼!他冇讓潮商船隊按照該有的速度航行!他們停下來了!”

“快!調轉方向!朝正東前行!”

“希望還來得及!希望周元反應冇有那麼快!”

他罕見有些惱怒:“聽到冇有!快!正東方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