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依舊是陽光明媚的海麵,潮商的船隊聚集在濠鏡以東的海域,靜靜等待著時間。

按照周元給出的命令是,距離濠鏡大約四百裡的位置,便必須要停下,至少等待一日,才能繼續啟程。

作為粵海水師的老將,付波對南海可謂太熟悉了,每一個位置他都能把握得恰好好處。

隻是依舊有三隻跟屁蟲,一直跟在側麵,實在煞風景。

“不打也不走,我們停他們就停,這是為什麼?”

袁知明忍不住問了出來。

付波笑道:“你看他們船上的烽煙就明白了,這是在給援軍報位置呢。”

袁知明變色道:“佛朗機人還要派戰艦過來?我不是怕,我的意思是,他們不得留守力量保護濠鏡嗎?”

付波點了點頭,道:“這個問題問得好,按照常理來說,他們正應該留一部分力量保護濠鏡。”

“元帥恐怕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打算利用商船為誘餌,分割麥克弗森的力量。”

“但濠鏡和東番島卻又不一樣,濠鏡太特殊類,加上最近兩年新來的人,總共也就三千多人。”

“三千多人,五艘船足夠裝下了,他們有隨時撤離的可能性。”

“如果麥克弗森嗅到了危機,應該就會撤離,然後趁著時間的間隙,掉頭來打我們。”

袁知明道:“這麼說來,我們將麵對三艘戰列艦、兩艘巡洋艦,豈不是打不過。”

付波道:“所以你就要思考元帥的用意了,他為什麼讓我們停在濠鏡以東的海域,暫時不前進呢?”

“很顯然,元帥已經在提前防範對方這麼做了,所以故意讓我在這裡多停留一天。”

“麥克弗森隻能按照商船的航行速度估算我們該出現的位置,然後通過戰列艦給的烽煙定位,他肯定往南方海域去找,找不到之後,纔會往東。”

“時間一浪費,元帥就可以帶著恒高艦、恒峰艦支援而來。”

“小子,戰爭總是瞬息萬變的,你啊,還要學很多東西呢。”

說到這裡,付波伸了個懶腰,道:“準備好了嗎!我們終於要大乾一場了!”

伴隨著他的聲音,一直堵在南側的兩艘佛朗機戰列艦,突然掉頭開始朝東而去。

很顯然,他們要繞到商船的尾部進行攻擊,因為商船太多,載重太大,根本不可能輕易掉頭。

而與此同時,前方海域的儘頭,水天相接之處,兩艘戰船也迅速駛來。

一艘戰列艦,一艘巡洋艦,再與南側剩下的巡洋艦彙合。

至此,佛朗機在大晉沿海佈置的三艘戰列艦、兩艘巡洋艦,已經全部到齊。

前後同時攻擊,大晉的兩艘戰列艦,必然分身乏術。

更何況,對方還在分航。

兩艘巡洋艦以很快的速度,開始朝商船的北側饒。

如此以來,後方兩艘戰列艦,南側一艘戰列艦,北側兩艘巡洋艦,這怎麼擋?

易三識道:“拖時間!拖到元帥趕來!但是我們冇什麼手段啊!”

付波大笑道:“什麼叫冇手段?你以為佛朗機人就捨得直接開炮轟炸商船嗎?他們可是把那裡麵的貨,當成自己的財寶呢!”

“啥也彆管!轟他們南側的戰列艦即可!”

“後方的兩艘戰列艦,恒攀艦會去的!”

彆看他是笑著說的,但眼中卻是殺意滔天。

火炮甲板上的臨時隔斷早已拆除,並移至貨艙,爐灶早已熄火,炮彈與火藥早已運轉至炮位,甚至…連戰列艦搭載的小船都被放置在了水麵上,以免被炮火毀傷。

甲板上已經鋪上了黃沙,減少移動重物時顫聲的摩擦力,防護網已經鋪好,避免交戰中的雜物落下砸傷戰鬥人員。

甚至連木匠都已經到了水線層甲板外的走廊上,隨時準備堵漏搶險。

恒勇艦與恒攀艦,早已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隻待…

付波大吼道:“恒勇艦!開炮!”

伴隨著他的聲音,一聲聲巨響終於震徹而出,朝著南側的戰列艦轟去。

這預示著,與佛朗機真正的戰鬥,開始打響。

恒攀艦迅速朝後方而去,用炮火壓製,防止佛朗機兩艘戰列艦接舷控船。

佛朗機的指揮官不是傻子,當然不會蠢到冒著炮火搶船,他們直接與恒攀艦開啟了對轟。

強大的火力,讓這片海域都沸騰了起來。

而北側的巡洋艦,終於找到了機會。

他們當然冇有開火,這些茶葉、絲綢、瓷器,都是他們覬覦良久的財富。

直接接舷!上船殺人!

人殺了,船就是他們的了,貨當然也是他們的了。

他們的胃口不大,因為知道時間緊急,所以隻打算搶十艘船!

佛朗機的火槍兵跳了上去,但腳剛落地,便遭到了燧發銃的設計,一個個慘叫出聲,紛紛倒地。

“不是商人!不是苦工!是戰士!”

“不對,他們都有燧發銃!他們是大晉水師的人!”

他們用佛朗機語大聲痛罵著,驚呼著,由於防備不是很好,初次登船就陣亡了不少人。

而且這些漢兵似乎很有經驗,他們根本不呆在甲板上,而是埋伏在貨箱背後,不站出來對A,儘他媽扣陰槍。

一個佛朗機槍手氣急敗壞,直接跳到貨箱上,舉槍朝下方埋伏的大晉戰士射擊。

當然,他還冇來得及瞄準,一把砍刀就已經把他的雙腿砍斷,人直接給他拖了進去,幾刀子捅死。

“掩護!掩護登船!”

他們後方的戰士負責封鎖貨箱的射擊位置,前方的戰士則迅速跑過去,背靠在貨箱上,暫時當做掩體隱蔽,準備找機會過去對衝。

隻是他們還冇反應過來,貨箱間隙之中,便有長槍捅了出來,一時間腸子都流了一地。

當然,這並非全貌,依舊有貨船被入侵成功,開始了在船艙內部激烈的槍戰和捅刺兵器戰。

大晉水師的戰士都憋了太久了,此刻洋人殺了進來,他們就像是發瘋的猛獸,根本不顧生死,對著人就衝殺過去。

“洋鬼子,老子命不要了!”

有中年漢子肉身衝了上去,抗住了好幾發子彈,硬是用腰上的匕首,一連捅死好幾個人,才閉上了眼睛。

佛朗機士兵很疑惑,為什麼一向軟弱怕死的大晉人,突然間都不要命了?

是誰改變了他們?

這個問題不是佛朗機人可以想明白的。

而這一切並不重要,因為在廝殺聲中,遠處響起了炮聲。

皇旗招展,恒高艦和恒峰艦,已然殺來。

這一戰,誰包圍誰,還猶未可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