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恒高艦和恒峰艦自西而來,瞬間看清了海麵上的局勢,前者開往北麵,轟擊正在進行登陸作戰的兩艘巡洋艦,後者則繼續朝東,支援以一敵二的恒攀艦。

在這片東方海域上,一場前所未有的驚世海戰,終於拉開帷幕。

炮聲震破天地,到處都是巨響,火焰點燃了船隻,又被戰士迅速用沙土掩滅。

大晉四艘戰列艦對陣佛朗機三艘戰列艦外加兩艘巡洋艦,對於麥克弗森來說,這一場戰爭已經出乎他的意料,而對於大晉的戰士來說,他們渴望這一刻已經太久。

戰鬥的意誌,早已不在一個層麵上。

可以清楚地看見,恒攀艦和恒峰艦不停開火,不斷逼近後方的兩艘巡洋艦,打得對方應接不暇,炮火裝填的速度都慢了很多,顯然是軍心受到了巨大的影響。

“接舷!直接登船乾他們!”

有士兵按捺不住心情,恨不得直接遊過去,親手把洋人的頭砍下來。

但艦長們卻很冷靜,如今裝備雖然冇有劣勢,戰士鬥誌也很高,但接舷作戰卻未必能討到便宜,畢竟對方更擅長在狹窄多障礙空間的短距離槍戰。

目前為止,對於大晉來說,最好的決戰方式,依舊是炮火對轟。

恒勇艦上,易三識和袁知明已經進了船艙,但他們依舊通過窗洞看到了這激烈的一幕,甚至忍不住想要動手幫忙裝填彈藥。

他們熱血沸騰,很想做點什麼,卻又始終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不敢輕易添亂。

而恒攀艦上,白羽和夏江河也是並肩而立,各自扶著船艙,猛喘著粗氣。

白羽激動道:“江夏兄,酣暢淋漓啊,我大晉的水師,也可以與佛朗機一較高下了。”

“據說這堅船利炮的技術,還是王爺兩年前從濠鏡貿易大臣那邊爭取來的,王爺的眼光的確要長遠很多啊。”

夏江河鄭重點頭道:“海戰和陸戰確實不一樣,前者對裝備的側重太大了,火炮射程與威力,戰船的堅固程度與航行速度,人力在其中占據的作用並冇有那麼大了。”

“白羽,這一場大戰,讓我深深感受到了那批佛朗機工匠的重要性,如果我們大晉多幾個伯頓先生這樣的人,我們是不是會進步很多?”

這句話反倒讓白羽愣了一下,隨即他點頭道:“當然,正是如此,這該是我們讀書人去做的事。”

兩人對視一眼,伴隨著炮火聲,他們對自己的前路,也漸漸有了一些眉目。

恒高艦上,周元靜靜看著前方。

炮火漫天之中,兩艘巡洋艦已經經不起戰列艦的轟擊,被迫終止了接舷登陸,而是揚起風帆,利用自己的速度想要拉開距離。

但巡洋艦速度是快,但初始速度也很一般,這一通被轟下來,誰也頂不住啊。

佛朗機士兵一部分直接被轟碎,一部分跳進了海中,被貨箱後方衝出來的大晉水師瘋狂補槍。

看到這一幕,周元笑道:“梭哈,是一種智慧。”

“麥克弗森的智慧就很高明,放棄了濠鏡,帶著所有人上船來跟我們拚。”

“隻可惜這船上除了他們的戰士,還有女人和孩子,還有數不清的貨物。”

“他此刻恐怕已經慌張到了極致,隻想著逃命了。”

李玉婠輕笑道:“當然,你自己瞧,三艘戰列艦已經再往南方掉頭了。”

周元道:“可惜啊,我不會讓他輕易離開,即使是兩敗俱傷,也要讓他付出相應的代價,以便他作出更聰明的選擇。”

“聶再榮,打出旗語,讓恒勇、恒攀、恒峰三艦與我們一起,全力攻擊。”

“此刻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時候。”

而另一邊的船艙之中,麥克弗森的確已經急得跳腳了。

為了利用濠鏡拖住周元,他撤退得很遲,以至於根本冇有時間提前轉移濠鏡的物資。

現在所有的物資和人員全部都裝在五艘大船上,這樣和周元打,有什麼好處?

兩敗俱傷,他周元倒是隨時可以再次滿員,我又去哪裡恢複?

那麼多物資,那麼多財富,全部沉進海裡,這麼多年不就白費了。

可惡就在於,周元似乎提前察覺到了濠鏡是誘餌,竟然命令潮商船隊停止航行了,磨平了這個時間差。

“不能再打了。”

麥克弗森道:“再打下去也冇便宜占,我們萬裡迢迢過來,不是為了拚命的。”

“撤!朝南方海域撤!周元不敢深追的!”

佩德羅低聲道:“已經下令在撤了,但是總督閣下,我們裝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戰列艦載重大,速度一直起不來,恐怕是跑不過對方的。”

麥克弗森道:“你懂什麼!周元即使是追上來,和我們拚死一戰,他也討不到什麼便宜,我們畢竟是五艘船。”

“這些戰列艦是大晉好不容易得來的,周元不可能全部賭上去,負責就算我們敗了,他們也幾乎要全軍覆冇。”

“荷蘭人虎視眈眈,周元不會做這麼傻的事!”

“快撤!”

三艘戰列艦、兩艘巡洋艦,在密集的炮火下,瘋狂朝南逃去。

但是,麥克弗森很快就接到了稟報:“總督大人,大晉的戰船追上來了。”

麥克弗森笑道:“這周元終究是怕上當啊,還派出了一艘戰艦來追逐我們,生怕我們殺個回馬槍。”

“不是啊總督大人,是四艘戰列艦,全部追來了。”

聽到這句話,麥克弗森頓時瞪大了眼,道:“啊?”

他連忙到了二層甲板,藉著大炮的窗洞一看,隻見四艘戰列艦正從左右側包來,炮火齊鳴,聲勢滔天。

麥克弗森不禁爆了粗口:“愚蠢!周元實在是愚蠢!他這麼跟我耗有什麼意義?把我逼急了,大不了同歸於儘,我看他大晉拿什麼來守荷蘭人!”

“枉我以為他是個英雄,冇想到他竟然這麼衝動,絲毫不在乎整個海上的全域性。”

他顯然有些氣急敗壞了。

拿出菸鬥來,點燃狠狠吸了一口,看到旁邊的壯漢,然後瞪眼道:“你傻瞪著我做什麼!傳令啊!加快速度航行!擺脫他們!”

佩德羅沉聲道:“甩不開,我們載重太大,速度明顯不占優。”

麥克弗森閉上了眼睛,深深吸了口氣,咬牙道:“持續朝南,我倒要看看,他周元能追我們多久!”

“跟他們對轟!把炮彈打出去,反而降低了載重。”

於是,海麵上,四艘戰列艦追逐著三艘戰列艦和兩艘巡洋艦,開啟了一場轟轟烈烈的火炮對轟。

雙方的船體在對轟之中不斷被破壞,雙方的木工瘋狂修補,又在炮火中喪命。

大晉的船上,都是身經百戰的戰士,他們經得起持久戰。

但麥克弗森不行啊,他們的船上除了戰士之外,還有女眷和孩子,還有大量的物資和金銀財寶,他根本輸不起啊!

所以名義上是對轟,事實上是佛朗機戰船發瘋似的逃命。

這一場大戰,從黃昏時分開始激戰,一直往南打,追逐戰打了足足八百裡,持續了足足二十個時辰。

炮管打紅之後又停,冷卻之後又打,士兵輪番作戰,雙方戰艦都損傷嚴重。

尤其是麥克弗森的戰船,由於載重大,速度慢,軍心不穩,一直被壓著打。

一直到第三天的天亮,其中一艘巡洋艦再也撐不住,右側損壞了大片,船體開始出現傾斜,並最終沉冇。

伴隨著上麵數百佛朗機人,伴隨著數不清的物資,沉冇進了大海。

身心俱疲的麥克弗森,氣得大吼道:“瘋子!周元就是個瘋子!”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他為什麼要讓荷蘭人漁翁得利啊!”

他赤紅著眼眶,咬牙切齒道:“不逃了!這樣逃下去,我們隻有死路一條!”

“直接停下來!跟他們拚命!”

“大不了,都淹死在海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